第134章 事不过三。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9-30 07:44
点击:409
章节字数:332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季无念这个仙长总是心血来潮。秦霜的眼睛能看见一些之后便总想着带她到处走走。之前一直不太方便,现在有了借口便想带她逛逛三清。月白也不想让秦霜一直窝着,便也跟随。季无念本就显眼,带个白发的孩子就更加。月白跟在身旁,自然又被注视。


这两天本就有不少新人上山来,流言传得更开、更奇。秦霜身份在月白女儿和季无念女儿之中反复转换,就连之前月白在三清现身一事、也有人说是为了要看女儿。最无辜的便是六离,反正怎么传、他都跑不掉。


“师兄,”季无念笑他,“当爹的感觉如何?”


六离无奈瞥她一眼,“你就这么闲?还有工夫去探听弟子谣言?”拜师礼过,季无念不收徒不教课,自然清闲下来。可六离的五时峰却是诸多弟子教学相长之地,忙得很。


“我可是与他们打得最近的仙长,”季无念得意洋洋,“不用我探听,都有人会来告诉我。”季无念是同一辈里年纪最小,声名最旺的,甚至有不少弟子是因她而来。其中最出名的,自然是那谢止。


“也是家中变故,”六离想起这人,“我看她安分不少。”


季无念挑了下眉毛,颇不在意,“谢家现在可没有盈余来养我啊……”


灵脉有损,灵矿崩塌,再加上之前谢楷身亡,谢家现在一团乱麻,谢秦只怕也是焦头烂额,没空再管他事。若是谢止现在惹事,可无人护她。


“说到谢家,”六离带着季无念往自己殿里走,路遇几个小弟子,点了点头,“之前无极控诉,说藏雪以人养怪、谢家也有参与……”


季无念耸了耸肩,“互相勾结,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左任保谢家灵矿,谢家供左任驱使……狼狈为奸、不过如此。


“只是没想到,藏雪竟会有此等事……”六离有些感叹,但话锋一转,“看他们似乎是要将此事皆归于左掌门身上,卸他掌门之职,要闻折枝继任。”


“闻折枝本就是他师兄,修为不输左任,”季无念不太记得闻折枝的样子,摸了摸下巴,“我记得……他好像看着更年轻些?”


“……”六离挥退了院中弟子,带季无念落座,伸手给她倒一杯清茶,“论声名威望,闻长老以前也不输左掌门。”


“藏雪还是聪明的。”弃车保帅,倒是比她想得要快。


只是这快得有些过分,让她觉得其中或许有些问题。左任不该如此简单得退场,或许、是出了什么变故……


“他的命,我要了。”


想到月白当时冷音,季无念拿起杯盏,任茶香扑鼻,浅笑喝下。


月白大人也不知是使了什么手段,令人好奇。


白衣仙长云纹加身、垂眸含笑,似流云停驻、清风止步。她本是清丽的人,因性情火热才像个太阳,可六离此时看她、却像看着缓缓流淌的河,表面无波、内中深沉。


“无念……”


他有什么想说,可话未出口,殿外便传来弟子惊呼,“季仙长!”


一弟子跑进来,“季仙长,你快回青临殿看看、叶二和谢止快要打起来了!”


“……?”季无念眨眨眼睛,“谁和谁?”


“叶二!和谢止!”那弟子赶紧重复一遍,“您快去看看吧!”


“……哦。”季无念翩翩然起身,不慌不忙。反倒是六离有些心急,“刚才说谢止安分一些,怎么这就……”他赶紧拉上季无念,“你别悠哉了,那谢止已经筑基、叶二指不定要吃苦头……快走!”


……走什么呀……就一个谢止、能让月白吃什么苦头?顶多就是费点心思想想怎么藏拙罢了。


这位师尊是一点儿也不担心,回到青临殿看一个滚滚对着谢止还有点儿失望。她落在月白身旁,还顺道抱起了一边的秦霜。她看着六离停住一人一兽的争斗,终于对那毛茸茸的小东西有点儿赞赏,“都能护院了、不错不错。”她往徒弟身边凑一点,“不枉你跑那么多趟百草峰。”


月白不爱出门,平日最多的活动便是去百草峰弄竹子、弄食材。晚晚现在吃得更多,赵棋也会给她送些来,洛长河偶尔也会带着竹子来找她。


今日两人也都在,见季无念凑过来,好好得行了个礼,然后目视自己的小伙伴又成了这位仙长的怀中人。


“……啧啧啧,”九一又开始啧嘴,“护得这叫一个牢啊……”直接隔在了月白和洛长河中间。


月白不理他,只管自己蹲下身来、迎接跑过来的大毛球。晚晚蹭在她身边,用背拱她。大脑袋向上昂起,让脖子处也能被月白抚摸。它叫声似喵似嗷,听着就在撒娇,而月白也心疼它,拍着它的背说,“晚晚辛苦了。”


就连季无念怀里的秦霜也伸出小手向下探,“晚晚!”小孩子的身体外倾,季无念也只能将她放下,看她扑到毛球背上,整个身子都在晚晚身上蹭。


……喜欢毛真的会传染、而她在这殿里的地位似乎又低了……


季无念想着无关紧要的事,那边六离却已经处理好了谢止。


“恶意争斗,蓄意伤人,”六离仙长难得严肃,“你即入三清,便该遵守门规,自己领罚去!”


“我不服!”谢止一昂首,手里还是一个礼,“六离仙长,我是真心想与叶师姐切磋!”她手指向叶二方向一指,“若她能赢我,我一定不再纠缠!”


“你这根本是欺负人!”赵棋赶紧向前,“叶二修仙才一年多些,你都……”


“这么想打呀。”


尾音翘起,季无念这话说得愉悦。众人转身看她。只见她眼睛笑弯,嘴角高提,绵绵笑意伴着冷气与灵力向谢止扑去,“我来做你对手如何?”


“无念……”


“唰!”


六离没挡,他只是看着一道冰墙擦着谢止的指尖而过,贴着她的手臂、背部。墙面不平坦,有点点的尖厉刺出来,有些长、有些短,有些正好划过谢止的皮肤、有些正好抵在她的背部。


谢止伸出的手放不下来,被困在了冰柱之间。她只能转动眼球,在身侧的冰冻林里、隐约看见那位的身影。


白衣仙长周身寒雾,手中的剑不是平日用的习风,而是抽了叶二的封雨。寒芒闪在寒烟中,让这太阳一般的人也凉下来。她拨弄剑尖,浅笑轻言,“哎呀、看来赢了呢。”


不自觉得一口吞咽,谢止的眼神跟着季无念的剑尖转了一圈,又到了前方、又到了喉口前。


“谢家小姐承让,”季仙长笑得灿烂,剑尖向上、金属的冷凝打在她的下巴上,光是几下轻拍就能让她牙齿打颤。


“再有下次,我一定赢得更彻底些……”


背部尖点处的压力增大,刺得谢止生疼。


“无念。”六离按下她持剑的手,挥手撤去冰墙。


“……居然不看你笑话了诶。”九一在这边与月白说着,“要是之前、肯定还巴巴得都等着看你出手……”回忆往昔“峥嵘岁月”,九一觉得月白也是被折腾得很惨。“说来,”九一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月白并不能很好得回答出来。


那厢六离总算处理好谢止,还叫来了弟子直接将她带去领罚。驱散围观的弟子后,六离才与季无念说,“你这般威胁、不妥。”


“事不过三。”季无念伸个懒腰,“我给她机会了。”说完她走回叶二身旁。一把封雨回落剑鞘,被叶二握在手中。季无念空出的双手又重新抱起了秦霜,还让小孩子惊了一惊。


但抱她的人是无念,秦霜一会儿便又露出笑容,灰白的眼睛学起了无念的弯,双手绕在她颈上。


“这孩子,现在也很亲你了。”六离走过来,被叶二躬身行了个礼。他笑对这也才刚入门一年的弟子,“都该算叶二的功劳。”


叶二受之有愧,腼腆一笑,“仙长过奖。”


“若没有你,只怕她还得跟着无念餐风饮露。”六离眼神落回秦霜身上,见小姑娘一双灰眸向自己,是能看见的样子。他往前一步,在秦霜面前晃了晃手,见小孩子也会跟着自己的手转动头颈,还眼有疑惑,不由感慨,“你也是费心了。”


储灵坠好做,但其中灵力探知、又如何让孩子感受,就要费去诸多心思。六离自己没有想得太通,只能感慨季无念天赋异禀。


季无念耸了耸肩,将月白的这份功劳自己担下。


而说到秦霜,六离正好继续他刚刚想要说的话。他又把季无念单独叫到殿外,避开了叶二与秦霜,“无念,之前秦必楚找了我。明云事稳,他想把秦霜接回去。”


“……”季无念愣了一愣,“那些所谓名门大家、不找他们麻烦了吧?”


“本就是谢家带头,此事一出、也都散了。”六离说,“反而是之前不出声的鹿家挺身而出,站到了明云一侧。家主鹿澈此时亲自去了明云相助,压去了不少人。”


……恩、该是鹿溪的魂魄找全了。


苏扬的能力季无念知道,丛生也因为她的关系寻了不少修魂相关之物,再加上蝶庄人脉,又没有了柏怀从中作梗,帮着鹿家寻回鹿溪该不是难事。鹿溪那个小少爷季无念还记得,是有些张扬傲气,但并没有什么坏心。而且他对明云是真心崇拜,若残魂得存、再见家人,该也会心疼恩师遭遇吧……


可惜,死还是死了。


“无念?”


“等他真来再说吧。”季无念回过神来,对六离笑道,“秦必楚那个个性、哪里养得了孩子。”她又往殿里一看,“再说那孩子黏叶二黏得跟什么似的,才不会愿意跟他走呢。”


六离回笑,“也是先与你说一声,别到时候哭唧唧得舍不得。”


“哼。”季仙长昂首一挑,“才不会呢。”


秦必楚不会来。她也不会让他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