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谁接近谁?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8-24 11:49
点击:519
章节字数:383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被亲的月白大人很淡定,亲人的季小狐狸也很乖。


两人慢慢走往刚刚发生打斗的地方。季无念远远得看见那边闪着蓝光,一下拉住了月白手臂,“当心些。”


当心什么?


月白刚刚神魂扫过,并没有再发现什么异常。


不过看季无念面色沉重,月白也就拿了青峰出来,却被季无念说,“用冷剑。”


想想她刚刚所用一身寒气,确实冷剑更加适合。


月白听她的,手持冷剑缓慢前行,路过两个昏迷的人,多看了几眼。


论修为,常冕大概比季无念稍低一些,但谷岳人却是正正宗宗的元婴魔修。据说此人以前还和赵子琛交过手,也是魔修里有点名号的人物。如今这二人被季无念坑得晕在冰地里,一个翻了白眼,一个跪俯趴地。


……季小狐狸坑起人来也是、不分仙魔。


“……我觉得你或许也要担心一下自己。”九一心有余悸,然后又想,“算了,你也被坑得差不多了……”


月白不太想理他。


这四周都被冻得厚厚实实,或大或小的冰块砸在一起,让这拥挤的坑道更加难行。


寒冰折射着魂火蓝光,让前路变得十分诡异。


神魂扫过,月白大概明白了他们来的意义。


寻玉不满足于魔尊给的隐秘魔气,打算自己搜寻。不知是从哪儿得到了那八卦盘,似乎会对那魔气有所反应。寻到了这谢家,顺理成章得与对谢家不满的谢行搅在一起,来此盗宝。


这本是谢家的一处灵矿,在挖到那镜子后就不再使用,反而是作为密地,成了谢家禁忌。月白看这里洞口是雪山与岩壁的双面幻境,内里是黑暗冗长的狭窄密道,深处有镜子和神息结界,而一路过来、也可见诸多机关被破坏的痕迹……更不要说这里饲养的这个怪物,倒也可见此处不一般。


至于这怪物……


月白走到一块几乎有一人高的冰块旁,借着周围蓝光凝视其中血肉,有点模糊、都不平整。有些地方突出的肉块突出来,有些陷进去,就算被冻住了不能再动,也还是有些令人反胃。


“月白,当心些。”季无念走到她身边,手里还拿着佩剑。她的谨慎对着这四周飘动的蓝火,让她觉得不太舒服。


本该是呆在壁画处的东西,为什么会跟出来?


她拉住月白的手臂,紧的月白有些疼。


“……怎么这么紧张?”九一都感受到了,有点心慌,“难道这儿还有东西?”


月白也不太明白,拍了拍她的手,但没什么效用,只能出声,“疼。”


“……”季无念看她跟春游似的一点不紧张,也不知该说她什么,只能苦笑,“月白,你不觉得这鬼火诡异么?”


……鬼火?


“……还好。”月白绕了个圈,走到了冰块的另一面。


蓝火随行,替她照亮了刚刚阴暗的地方。


那处是刚刚那东西顶部的一块地方,里面似乎有毛发?


“……月白。”


“恩?”月白还往那冰块里面看一看。季无念把这东西冻得结结实实,冰层也厚,光透不进去。


蓝火划过季无念身前,就停在月白刚刚看过的地方,替她照亮了里面隐隐透出的黑色发丝。


“……你能……”


“哐当!”


一道剑气疾冲而出,寒芒霎时照亮声音来处。


白光转瞬即逝,但足够季无念看清来人。而之后蓝火飘动,直接照亮了那一块地方,也将谢行身影更持久得保留在她们视线里。


他的抹额不知道掉在了什么地方,灰头土脸,一身凌乱。此时他跌落在墙角,怀中抱着个圆盘,满脸警惕,身子却在发抖,也不知是冷的还是怕的。


“你、你们是何人!?”听着还有点怒意,虚张声势。


月白对他本人没什么兴趣,对他的问题也不太想答,威压一扫、那边直接就晕。闷响之中,他怀中的圆镜自然飘起,慢慢悠悠得移到了季无念面前。


季无念伸手接过。


月白就站在她身旁,看到镜子中的空无一人。


此处的幽暗、蓝火,一旁厚重的冰都有映照,可最该看到的持有者和她身边的月白、却消失在了镜面的世界里。


“……你们怎么消失了????”九一都看愣了,“这还是面灵异镜子么????”


哦、不对,好像这是个修仙世界、灵异是正常的……


“但为啥会消失啊??????”


月白到没有很惊讶,又回去研究身旁的冰块。


而在她看不到的角度,镜子里开始浮现出一个人的面容。


只有一个轮廓,其上疤痕满布,双眼空洞,几乎看不出是谁。


季无念向她笑,那人一点反应也没有,渐渐消失。


看着镜子中反射出的幽光,季无念又往旁边转了转,笑着说,“月白你看,这镜子照不出人。”


月白回她,“照不出你我罢了。”


看了看飘在月白身边的蓝火,季无念大概明白了什么。她笑着问,“你与此物有渊源?”


镜子照不出来,连鬼火都跟在她身边。


月白站直,看她笑意,自身眉目凉凉,眼有其意。


季无念走过来,停在月白身前、顺势搂着她的腰,笑道,“一换一?”


月白正好也有想问她的,便从她手中接过这面圆镜,翻过背去,向她展露背后铭文。


这铭文形制季无念知道、在诸多地方都见过,可她看不懂。


“什么意思?”


“月白。”


“……”季无念眨了眨眼睛,看看月白的脸又看看镜子发绿的背面。那上面的铭文形制奇特,但在花纹之中十分显眼,说得难听点、有点突兀。


“……你的?”


月白把镜子翻过来,自己看它背面,还有点不太想承认。


“我做的。”


九一都惊了,“啥?”


怎么这世界还有月白做的东西????


“……那这鬼火?”


……又是鬼火?


月白挑眉,“这是我自身魂力凝聚的魂火。”


“啥?”九一的声音更大了。


月白承认得大大方方,反倒是一直把人家魂火当做鬼火的季无念愣了一下,突然有些尴尬,“那、那为何……”会出现在那里?


“……被人偷走了。”


“偷走?”季无念疑惑。


月白点头。


“魂火还能偷?”九一有点不信。


“类似血晶的另一种形式罢了。”月白加了一句,“不过我很久不用了。”


事实上,这些魂火都是她扔在长夜中当装饰的东西。这镜子更是她幼时所做,才会傻乎乎得把自己名字往这丑镜子上刻。长大了觉得不太好见人,就被她扔在长夜里、许久不见天日。想来那人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偷了她的长夜之后,就拿她的东西出来玩儿、还搞得跟个祭坛似的。


“我不知道这些为何会在此处,”月白不打算和季无念说那些细节,“不如说、我也很惊讶。”


……你那可一点也不像惊讶的样子。


季无念倒是有注意到月白刚刚似乎有些不自在,可并没有往那处去想。她又问,“那照不出你我……”


“……此物对我无效。”毕竟是制作者。“至于你……”月白看她一眼,“比较特别吧。”


特别是一定的。


季无念浅浅一笑,“特别好看么?”


……可能是心防特别重。


“……说到底,”九一对于她俩的对话一脸懵,“这镜子到底干嘛的?”


月白回他,“看到持镜人心中的自身形象。”


这是基于月白读心的能力做出的小玩意儿,对自己自然是无效。而季无念的识海心底月白本人都探不进去,就更别说一面小小圆镜。


而这小小圆镜……


季无念伸出手,拂过其背后铭文,月白说、是她的名字。


“……那这镜子,真能产生那隐秘魔气么?”


月白看她,能见季无念如常的温暖笑容,却也能见她眼底的丝丝冰凉。


“不能。”月白否定,再解释,“此处气息浓郁,是因为你刚刚毁去的那个阵法。”那是属于那人的力量,所以才会有所联结。


……法阵。


那个法阵季无念只是见过别人受阻,她自己、从未激发过。


这也是她的特别之处,却不知是福是祸。


“那建这法阵之人,或许就是偷你法宝之人……”她向月白笑,“大人要寻他么?”


“慢慢找吧。”月白大概心中有了数,就算找不着人也不是很怕,“不着急。”


“谁啊……”九一越听越迷糊,感觉自己这个系统已经是个废的了。本来就没什么用,最近还总被关小黑屋,然后现在好像知道的还没宿主多的样子……


嘤嘤嘤。


“……找到了,要做什么呢?”


月白没多想,“揍一顿。”


“……”跟小孩打架似的回答从月白这张冷淡的嘴里说出来,让季无念笑出了声,“打得过么?”


这是个好问题。


“总有办法。”


虽然不知道她们在说谁,但九一对这个办法很有兴趣,“什么办法?”


太丢脸了,月白不想说。


好在季无念也不问。她只是逼近了月白,搂住她的同时也将她压在了身后的冰块上。


寒气太重,让月白皱起了眉头。


可她面前的季无念还在笑。


“月白,你接近我、是为了找他么?”


卧槽。


虽然九一什么都不知道,但这修罗场的氛围太浓,吓得他一个纯洁的系统瑟瑟发抖。


“……月白、好好答!”脑子里演出一场大剧的系统好害怕任务对象黑化,自家宿主被当场酱酱酿酿,“千万别说错话……”


……这个系统大概脑子有点问题。


月白不堪其扰,向他说了一声“闭嘴”,而后反问,“我接近你?”


“恩。”季无念理所当然得点头。


“你好好想想……”月白不喜欢背后冰凉,把面前的人推开了些,面色已然不善,“是谁把我打伤、还带回三清?”


月白声音冷,跟周边环境一样冻人,叫季无念愣了一愣。


她又问,“是谁一定要我留在山上养伤,还不许我下山?”


季无念张了张嘴,一句话没说出来又咽了回去。


月白再问,“又是谁当众宣称我已是其弟子,连条后路都没给我留?”


“……啊,”季无念又是一张嘴,“恩……”难以反驳。


“吃饭、练剑、修习,读书、弹琴、点星,到底是谁有事没事贴过来,要亲要抱?”月白逼前一步,看得季无念缩了缩脖子,还抿起了嘴。她干脆再近一些,上下扫过某人的脸,笑容浅浅,“师尊,我们之间、是谁接近谁?”


话里有些似有似无的怨气,让季无念有些想笑。


而且月白眼睛向下的时候,季无念的角度可以看到她眼睛变成一个好看的弧度,配着她嘴角的勾起,让季无念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


自己无端出错的一剑不重要,月白的不反抗不重要,之后月白的跟随也不重要。


谁接近谁这种问题,并不会影响季无念亲月白这个结果,随便吧。


眼见着季小狐狸又要耍赖……月白眯了眯眼,还是随她。


耍赖随她,转移话题自然也随她。搂着月白的季小狐狸眼珠子一转,“我问完了,月白你要问什么?”


腰上的手环得紧,身前被季无念贴着也暖,月白就没动。


她拿手敲了敲背后冰块。


黑色的发丝被惊动,在拥挤的冰层里连着皮肉缓慢挪移。


有些往里,有些往外,在褶皱和摩擦中,有个黑色的东西吸进了冰外的光。


一只眼睛。


季无念脸色突变,被月白按住了手。


佩剑冷芒中,月白轻声问。


“她是谁?”


吵架吵不过的时候,就用一招“倒打一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darkbazzl
darkbazzl 在 2020/08/23 19:42 发表

揍他,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被酱酱酿酿?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8/23 14:17 发表

倒打一耙能打中就赚,打不中就耍赖,怎么都不亏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