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编理万物。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8-25 10:47
点击:531
章节字数:320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她是谁?”


她是柳姨。


刚刚九一报了一堆“任务即将失败”的警告,让月白知晓了其身份,也吵得月白几乎要出手救人。可当季无念最后一剑挥出,那堆警告又成了“任务完成”的恭喜。虽然还是没进度,但月白至少脱离了让人烦躁的嘈杂。


然而、柳姨是谁?


季无念低下了头,视线中皮肉联动,那个黑色的东西又埋进了哪里、不见踪影。她没有想到月白会问这个问题,心中有疑惑有震惊,可最后都被一种苦涩淹没,慢慢浸到了嗓子口,又浮现于弯起的嘴角。


她笑,可是眼里无光,“她是柳云霁。”


“……那谁啊?”九一又迷茫了。


月白想了一圈,也只能问,“那是谁?”


季无念握紧佩剑的手没有半分松懈,似乎下一瞬便可再发一剑、凝厚冰层。可她的表情却放松了一些,要与月白调笑,“大人不知道?”


月白摇头。


“不知道也正常,”季无念笑笑,“她并不出名。”


月白看她,等她继续。


“她本是无极宫弟子,与元酒同辈,却并不出挑。修为筑基、再难上进。她后来换了一路,四处云游,要享受这繁华天下……”季无念往月白身边靠了靠,看着她笑,“这位姑娘玩儿得开,还玩儿出了个孩子来。”


“孩子?”


季无念点点头,干脆都告诉她,“她是沉凝生母。”


“卧槽?”打死九一都想不到这层关系,“怎么还有这种渊源?”


月白对此也是一无所知,继续问,“那她为何会在此处?”


“……运气不好。”季无念还是浅浅得笑,“她云游到了北地,误打误撞地撞进了藏雪密道,发现了一些秘密……还没逃出藏雪,却又被谢家所擒。他们发现不知为何杀她不死,就在此对她做了诸多试验。后来也有些控她不住,就把她扔在这儿守镜……”季无念摇了摇头,眼中愈冷,“久而久之……便成了这副模样……”


“……额,人体试验?”九一有些不舒服,“太惨了吧……”


这人不人鬼不鬼的……


月白往那冰里看了几眼,问她,“那时候、她已生了沉凝?”


“……没有多久吧。”季无念有些记不清了,话也说得模糊。


月白算算时间。三皇子叛乱时,沉凝不过十五六。若往前推,柳云霁这事儿发生时,季无念也就十五六,不是刚上三清,就是在皇宫中做她的长公主。后面诸多时日,柳云霁在这里,季无念在远方,是如何产生交集、让季无念称她一声“柳姨”?而再想想季无念送沉凝回无极的举动,和对他的诸多亲近……其中因果,这小狐狸还是有所保留。


月白想知道,还是一问,“这些事、你如何得知?”


“我有暗卫啊。”季无念笑开,“大人忘了么?”


“……这种一听就是鬼话的设定居然还在么?”九一都快忘了,“她怎么这么持之以恒……”


这种鬼话月白也听腻了,便问得再细一些,“那你与她、有何牵扯?”


月白不太这样刨根问底,但这次是“一换一”。季无念得到了她要的答案,也需要给月白一个解释。


“我曾受她恩惠,得她相助。”季无念遗去细节,“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没了。不会再说了。


那个恩惠是什么,月白不知道。但她知道这个恩惠足够让季无念前来冒险,也足够让她对沉凝诸多关照。


因为有恩惠,所以她不忍下手;因为有恩惠,所以她要下重手。


所有的警告、是季无念的挣扎,而最后一剑的狠厉,是她的决心。


月白看着季无念,对方还是笑着、还装可爱得一歪头。


眼睛扫过前路黑暗,又扫回一旁昏迷的几人,月白先问,“一会儿去哪儿?”


镜子已经拿到,怪物已被冰封,前路不明,而季无念自己寒气还未全消。


再往前走,并不明智。


“前?”九一没懂,“你们要上哪儿去?不都是死路了么?”


“……还有一条。”月白回他,“刚刚柳云霁出来的地方,还能往前。”


那甚至是月白之前没有探查到的一路,或许……有着和齐云峰类似的通道。


“……你知道什么叫不作死就不会死么?”九一苦哈哈的,“大佬、三思啊。”


月白没打算现在去,也希望季无念别脑子发热。刚刚要是没有月白护着,季无念在洞口就该被自己的寒气冻得受不住,如果她现在得寸进尺,月白不介意把她捆起来带走。


还好季仙长的识相属性还在,她只是看着还有蠕动的冰块内部,举起了佩剑。


“回鹤城,休整一下。”


周边寒气聚拢,季无念的剑上又闪出银光。


看样子,是打算再补几剑。


“补刀是个好习惯。”九一欣赏得说。


可月白走上前,又一次按住了她,问,“这几个人怎么办?”


“……”佩剑光芒暗下去,季无念左右看了看,对月白今日的多问感到奇怪,但还是回答,“扒光扔出去?”


她刚刚就没下杀手,想必此时也不会要他们性命。月白虽不知为何,但还是照做。手下一划,周边三个传送阵显光,片刻之后、只留一地衣衫。


季无念看了一眼,谷岳人的剑,常冕的刀都还留在原地,储物扳指也掉落一旁,月白大概真的只把人光溜溜得扔了出去。


……都是有修为的人,应该不会冻死。


“……月白,”季无念依旧不解,“你要做什么?”


月白没答,只是又问,“你还记得、她以前什么样子么?”


“恩?”九一觉得奇怪,“月白你问这个做什么?”


季无念愣了一下,浅笑回答,“不是很记得了……”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中间已经充斥了许多其他的记忆,季无念已经记不太清她的样子。


月白走到她身后,贴着她的手,卸了她的剑。将那镜子递给她,月白清冷的声音回荡在幽深的通道里,“能记起多少就多少。”


“……”季无念不知所以,拿着镜子被月白摆到了一旁稍微空些的地方,面对那块冰,背对自家大人。


四角魂火相随,将她们围在了中间。


“……月白、这是要做什么?”


“闭眼,回忆。”


“……月白……?”季无念还是搞不懂,想侧过头去,又被月白搂住、用手盖住了眼睛。


月白的声音软了一些,“听话。”


……都说到了这份儿上。


“月白,”季无念闭上眼睛,还是有些不放心,“这里并不……”安全。


“专心。”月白看她静不下心来,只能出声引导,“想一想、你是如何遇见得她……”


……说是遇见,不如说只是扫过一眼。她还记得柳云霁来拜过藏雪山门,只是她也没太注意,知道有那么个人罢了……


“你对她的印象……”


……很随性的人,喜欢游戏人间……


“你们之间的交谈……”


……有些模糊,似乎聊过男人、天下、游山玩水……


“她是如何对你有恩……”


……


“她帮你时、是什么样子……”


…………


“她说了什么话……”


………………


“做了什么事……”


……………………


季无念皱起眉头,并没有意识到身前镜中,显现出一个有些变形的人。


她的面容扭曲,身形弯折,眼中都是泪,口中叫着“逃”。


然其五指成爪,向前扑来。


尖利瞬时而至,刹那而转。


鲜血自其颈部喷涌而出,洒满其狰狞面容。


似恶鬼,似悲人。


“……救我儿。”


诅咒一般得许着愿。


被割破的地方挤出暴涌的血肉,粉红深红的间隙还有不知是什么的白……


月白用不着这些。


双手快速结印,四朵魂火跟着她的手势变化凝结疯长。


一火一阵,隔天阻地,自成方圆。


气息狂涌而来,却不成风、不扰气,聚于方阵之内、绕寒冰流转。


蓝魂为针,金气为线,血肉为锦,编理万物。


织人体,绣面容。


按图、印画,照应人心。


季无念给的描本太差,月白做了一些修饰,耗尽四朵魂火、又再损了一些自身魂力。


九一惊得说不出话,只能看完事的大佬靠在季无念背上,听着有些虚弱,“好了,睁眼。”


季无念依言而动,眼前一片漆黑。


身后升起一朵白光,照亮四周。


寒冰凝冻,血肉不存。


那些渣滓一样的东西汇聚成了季无念眼前躺着的人,轮廓干净,面容清晰,双手汇于身前,跟着胸口慢慢起伏。


“……”季无念说不出话,一脚踏前、就要去看。


身后的重量随着她的动作猛然滑落,惊得她连忙转身,将月白搂在怀里。


灵力探入,可看不出她伤在哪里。


白光让月白的脸色更加虚弱,她微微皱眉,眼皮很重。


那人的神息她能用,但到底不是自己的东西、消耗很大。


季无念看她在身边画出一个黑圈,赶紧把人搂紧,“你……”


“带上她……”月白头有些疼,眉头越皱越紧,看季无念的眼神也不太友善。她撑着季无念,有些站不稳,“走吧……”


一步还未踏前,人先被季无念打横抱起。


刚刚的激动和现在的心疼全搅在一起,季无念哭笑不得,只能亲亲某人的额头,“你休息,我善后。”


月白待在她怀里倒是安分,脸色还是不好看,“别惹事……”


“……知道了。”季无念亲了亲她的眼睛。


灵力散出,纯白的光包裹住刚出现的人,扫荡了地上被遗落的法宝。


季无念抱着月白穿过黑圈,留这里重归黑暗。


挂逼还是挂逼,就是肾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8/24 12:44 发表

大佬一出手就这么酷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