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冷不冷?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8-23 13:06
点击:516
章节字数:42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火光跳跃,光芒所及不过几丈,而后千万深邃、难触其底。月白感受着其中气息动荡,隐隐约约得还能听出什么声音。


有人来,但路上有阻。


“……这里很危险么?”九一虽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但月白好像很警惕的样子。他不太理解月白的作为,“你怎么不赶紧带着她走?”


平日月白最讨厌季无念这种冒险的行为,怎么今日还反其道而行之了?


“看看她怎么解。”月白回九一,也分神注意身后季无念动作。


她确实也觉得此处有些诡异,并不安全。可是这里有魂火、有神息、还有那人留下的结界,都是她可用的东西。再不济也可以带上季无念穿越而出,就算出了其他事、她也还有长夜在手。


后路很多,月白警惕、却并不担心。


反而是季无念对那结界……


月白知道季无念在魂力一途半点天赋没有,神息自然也觉察不到。那她对此处结界的感知就有些奇怪,难道她还看得懂背后的结印阵法……?


脚步轻抬,月白看着季无念一步跨过自己眼中金光,手中佩剑出现,划出数道银光。


……说什么解阵,那阵根本就没拦她。


眼见着那副荷塘月色被毁作鬼画符,月白突然有点同情起了设阵之人。而随着阵法毁去,此处的神息魔气似乎也没有那么浓郁了。


毁完阵的季无念拍了拍手,在幽蓝鬼火下得意洋洋,“破了。”


……破是破了……


“镜子,不拿?”


“拿了镜子会有东西冲过来,我可是真的打不过,”季无念走回月白身边,又牵起她的手,笑眯眯的,“还是去洞口等着抢吧。”


“……她打不过你还打不过么?”九一看不下去了,“这么折腾是干什么?”


……季无念可不就是爱折腾?


月白也不多说什么。既然季无念说自己打不过,她也不会硬赶着上去要出风头。


“那走吧。”


黑圈浮现,月白率先穿过,季无念跟着她消失。两人来到了这所谓洞口,看着像是通道的另一处尽头,四处都是岩壁,坑洼不平。月白寻了平整一些的地方,大氅一扔,盘腿坐下。


季无念挥手燃起一团篝火,在她身边。


说等就等。


月白闭上眼睛,神魂伸展而出,片刻即寻得那四人踪迹。有个青年人走在最前,眉间有抹额,神色有些凝重,后面三人跟随、看着比他轻松一些。四人此时已经到了最后笔直的通道,眼前已能看见尽头处闪耀的蓝火。


“那边有光。”那个青年人说,“应该就是那儿了。”


“走!”


四人行进到那稍微开阔些的地方。面对着季无念胡乱破坏、几乎看不出原型的杰作,其中一人拿出一块八卦盘。见其中指针转向壁上圆镜,那人使个眼色,“拿。”


另一人上前,未受阻碍。


蓝火跳跃,那人伸手,指尖触碰粗糙镜边,“咳噔”一声,圆镜就此摘下。


圆镜表面平整,周边背后是一整块的金属装饰,都刻了纹路。而翻过来看,背后还有与壁画两边相同形制的铭文。


拿下来的那人大概看不懂,还在蓝色光芒中左右翻动。


圆镜像扇子一样撩起微风,扰乱了四周的蓝色火焰,安宁的火苗跳动起来,顶上的微尘随之飘落而下。


一点,一片,一阵。


气息扰动,远处有奇怪的声响。


有人警觉,“快走!”


御剑而起,几人急速回飞,圆镜被那人抱在怀里,身后那四朵蓝火竟然紧紧跟随。


蓝芒所及之处灰尘扬飞,四周震荡越来越大。眼见着就回到弯折处,一道尖厉突起,似是要刺穿众人耳膜。


“嘶啊!!!!!”


刚刚只有一条的道路突然出现分叉,一切的振动与嘶吼都从未知处来。有人落在了后面,借着细微的火光看到了未知处的东西。


蓝色火光与黑暗的交界处,不断蠕动的肉块和其中流出的黏液若隐若现。那黏液顺着那些上下起伏的肉块快速流淌,灼烧着其他相连的部分……


有烟。


那人有瞬间的怔愣,眼中的东西突然变得清晰而巨大。挪动的肉块随着那东西的动作到处抖动,在蓝光中显得诡异非常。上面的黏液是一种很深的颜色,碰到身上便会灼出一个大洞。


“啊!!!”


前面三人听见尖叫,剑气不停,扫开之前遇到的机关残骸、拼命向前。他们没有看到那人被追上、贴住,积压、融化,露出肌肉、骨骼、内脏,最后的骨骸也成了滋滋中的燃料,只剩一点渣渣掉落在地上,又被那东西撵过。


月白看到了,觉得有点恶心。


“……那什么东西?”九一也有点被恶心到了,“你们还不赶紧走?”


月白耳中已经能听见通道那头传来的轰鸣声响,她睁开眼睛,季无念也正看着她。


此处的火光是温柔的橙橘色,映着季无念的笑容。她还有心情开玩笑,“徒儿如此醉心修炼,刻刻不停,为师很欣慰。”


“……”月白瞥向那延伸出去的黑暗,轻轻说道,“冲过来了。”


刚刚她说有东西会冲过来、打不过,这下来了、要怎么办呢?


“恩。”季无念低头笑了笑,手掌在自己腿上一划,唤出了素琴,而佩剑相伴左右,闪着银光。她站起来,白色的剑光和橙色的火光交替闪在她的眼里,季无念难得的有几分认真,“一会儿、当心点。”


“叮。新任务触发。‘不能让她出去。’”


“恩?”九一疑惑,“怎么还要留你?”


留的大概不是她。


月白站起来,顺道收拾了一下这件有用的大氅,拍了几下才收起来。她能知道通道那边,在某个稍微宽敞些的地方,剩余三人竟停顿做了反击。一道绳索似的东西朝那怪物飞驰而去,要捆它双足。


然金色的绳索割破了那不知是肉块还是肉瘤的东西,被里面的黏液一碰、又是滋滋的灼烧声。


那怪物不停,又一道鞭子似的东西从狭小的空间中挤出,直朝三人而来。


“唰”得一声,一道魔气冲列而出,与那肉条怼在空中,瞬时将它碾得粉碎。


“嘶啊!!!!!”


炸裂的肉沫和粘稠的黏液混在一起,噼噼啪啪得全贴在周边空间,又是一阵腐蚀的声响。


“不能这样!” 头戴抹额的青年修为不足,难以用灵力筑起结界护身,手中长剑不断挥舞、才勉强躲过这肉沫血雨。


另外两人还来不及答,又是一道横扫而来,其中一人挥剑、生生得将那东西砍了下来。


“轰”得一声,被斩下的肉块掉落地上。怪物聚声尖叫,却见蓝芒中的截面咕噜咕噜得冒出东西来,深色变浅,里外起伏,竟是又生出了皮肤!


三人一震,却还没完。


那掉落地上的肉块也是截面流脓,可起伏的皮肉也动作更深,扭动间膨胀、膨胀中挣扎,连褶皱之中都是张力。


“跑!”


抹额青年快速先走,在那肉条炸裂之前逃进另一边坑道。殿后两人聚起一身魔气,要抵住爆炸时的风、还要挡住炸出来的血水,都是一震、几乎是被扔进了逃跑的方向。


可等不及他们反应,驭起法宝、逃命要紧。


蓝火相随,尖声不止,身边一阵阵得尘埃落下来,后面还有令人恐惧的风。


“嘶啊!!!”


叫声引出风压,三人疯狂前行、不知还有几个弯!


要出去!!


“铮。”


突而,琴声起。


最前面的谢行稍有怔愣,被后面的常冕和谷岳人超过。那两人哪里管他,急速向前,眼中却突然闪过一道白光,直直得向谷岳人猛冲而来。


他避而不及,被白光挑落怀中圆镜。圆镜掉落的声音被怪物的尖声覆盖,他只能看见那镜子被重量碾压、消失于视野。


不能停!


转身急走,谷岳人眼中只有常冕背影和不断照亮又逝去的岩壁。突然银光倒回,一下窜过他们身边,即至身前。


寒芒一涨,竟是要阻拦去路。


常冕突而受阻、身形一顿,身后一道疾风突进、他不得不回身以魔气相持,差点被怪物大力击飞。谷岳人处境相似,但他修为比常冕高些,好歹是止住了身形。


那怪物身形极快,若有此剑相阻,他们定逃不出去。


“怎么办?”常冕左右警戒,不得不问。


谷岳人还未作答,眼前又是一道银光闪过,直冲怪物而去。那肉条又来,伴随滋滋声响万钧而下,触剑光则碎、又散出那恶臭的黏液。


可此次酸腐不起,所落之物尽数凝结,成了散在地上的千万冰点。


“走!”谷岳人抓紧机会,转身又要跑。


银光一闪,佩剑又在其面前。


“妈.的。”谷岳人骂了一句,转身对着那怪物,“先解决它!”


若此物不除,这佩剑只怕不会放他们离开。


琴音起,谷常两人只得与佩剑相合,一同向那怪物攻去。


魔气挥洒,斩落血肉。那尖厉的叫声中又混入剑气纵横之声,还有什么疙疙瘩瘩的声响。被鬼火蓝光照射的地方映出了剑光寒芒,所过之处冰晶凝结、优雅得反射着此处冷光。


那皮肉滚动的怪物被一寸一寸削去,斩落的肉块成了冰,洒出的黏液成了霜。


“嘶啊!!!”


尖叫声撕心裂肺,盖住了琴声、盖不住剑芒。


谢行跌坐在远处角落,哆哆嗦嗦的看那怪物被一分一分斩去、冻起,可又快速从寒芒未及之处又伸出肉条来,速度极快、却快不过佩剑冷霜。


是个机会!


眼前肉块已不过一人大小,谷岳人一剑劈下、一分为二。


“啊!!!!!!”


尖厉声中黏液喷涌,谷岳人在那对面看到了佩剑寒芒。


冰晶散落,霜雪由对面而来,结晶在血肉里快速蔓延,瞬间吞没那些叫嚣着要生长出来的皮肤。


谷岳人嘴角一提,不错。


然下一瞬,佩剑持横,剑尖直至他眉心。


糟糕!


常冕眼见着谷岳人自半空掉落,还未看清那冰冻中的佩剑、身后又被什么东西重击,一下子也失去了意识。


四声闷沉,两人两块,掉落冰面,砸出了几道冰裂纹。


半空之中,佩剑散落晶芒,习风扬起冰霜。


远处的季无念吐出一口寒气,被月白喂了一颗药。


“冷不冷?”月白问她。


季无念笑了笑,“有点。”


她的红衣成了白色,头发上也全是霜。笑容大概还算暖的,就是嘴唇有点凉。


月白把她搂进怀中,过低的体温让月白都觉得有点冷,可季无念只是笑了笑,“一会儿就好。”


有月白相护,一会儿就会好。


可就算有月白相护,刚刚的消耗对季无念来说、也太大了些。她曾经有冰封一片海域的战绩,可那种冷与冻住那怪物的冷不是同一种等级,她需要更多的专注、更多的灵力。更不要说素琴佩剑的使用,甚至最后的习风操控……


对她的修为而言,有点太过挑战了。


月白本身并不赞同她这种做法。这就像她那些走钢丝一般的操作,一不小心、就是反噬其身。


但她算得是如此之好、一步两步都够精妙,怪物追踪、魔修动作,甚至是佩剑和习风相配合的时机。每一样似乎都在她的掌控里,除却本身冒险的行为,月白无处指责。


她只能看着,在旁护着,替她抚慰体内寒气,却也要注意着不能打乱她自身灵力流动。


做多了、才是打乱她的所思所想。


比如刚才,月白带她去那镜子前,她却什么都没拿。因为她要的,并不只是那镜子,而是此时、那边两败俱伤的结果……


没有任务的指引,月白并不能完全猜到她的目的。这让月白有些不舒服,想撕了季无念的铜墙铁壁……


“月白?”身子回暖,季无念调皮的性格又回来,就着大人的怀抱搂上她的腰。一口咬上她耳垂,冰冰凉的季仙长又成了火热热的季小狐狸,贴着月白的耳朵勾她,“大人,这么喜欢抱着我么……”


“……”月白叹了口气,“有时候觉得,你不会说话就好了……”


“恩?”季无念不解其意,但总有办法接下去,“我要是不会说话,大人不是少了很多乐趣?”


……大概是少了很多气吧。


月白不太想理她,也打算把刚刚的感慨放在一边。她把人推开,沿着季无念弄出来的寒冰路往深处走,头也不回,“走吧,去看看。”刚刚九一报了不少警告,该去看看。


手上还是暖的,季无念看着自己被大人牵住的手,能感觉到月白在帮自己暖身子。


月白的灵力不是很热,却让人觉得很舒服,流进心里、就着了火。


“大人。”


月白微微侧头,被凑上来的季无念亲了下嘴角。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百合百合,百年不涸
百合百合,百年不涸 在 2020/08/23 07:35 发表

“流进心里,就着了火”
看到这句,九一小伙,快进自闭小黑屋吧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