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魔术师狩猎与陷阱

作者:blarcher
更新时间:2020-12-01 20:38
点击:342
章节字数:541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夜深人静的街头,无数使魔在空中盘旋,监视着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提耶利尔自然清楚它们在找什么,所以大方让他们看着。


刚从孤儿院出来,此行他收益良多——不仅获取了逃亡之人的信任,还了却了心头最大的疑虑。


还记得艾米莉亚,不对,那个赝品醒来后的第一句话。


——“艾伦,他是谁?”


幻听——提尔,你怕了哦。


不对,她不是你,我怕什么。


于是平和地答道:“我是你的兄长,提耶利尔.梵.爱因兹贝伦。”


少女恐惧着。


——“艾伦,他来干什么的?”


男人解释道:“我来,是为了保护你。”


真话,也是假话,少女侧着头,对他的回答显然漠不关心。


——“艾伦,他来干什么的?”


问题重复了一遍,于是少年上前答道。


“不清楚,但他不像坏人,虽然也不能全信。”


能得到这种程度的信任,目的已经够了,剩下就看魔女那边的消息。


回来之后,从Lancer口中确定了与某位英灵的会面,提耶利尔总算开始行动。


目标开始转移,使魔发出异常的骚动。


“他想去哪里?”


注视着一切的希斯洛普发出不解的疑问。


瓦尔德放大了目标的表情,简单观摩后得出了结论。


“在逃跑,至少是这样表演的。”


间桐家得到的情报,瓦尔德对这位爱因兹贝伦的叛徒给出了很高的评价。


突然现身,引起骚乱,随后突然的消失。


毫无疑问,这人在刻意吸引人注意。


所以再现身的刹那,协会那边的人现身的毫不犹豫。


暴走的英灵已有一只,再多出一只,风险超出魔术师的控制范围了。


“提耶利尔·冯·爱因兹贝伦,以协会之名,现要求将你逮捕!”


困兽被赶到巷道之内,转身的刹那,露出的却是别人的身影。


兜帽之下,是嗜血的红眸。


腰上的剑在低声鸣泣。


——起床了,Tyrhung 。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孩童是很好欺骗的,尤其他对你有所期待的时候。


艾伦格里姆对提耶利尔的期待,是那人真心想帮艾米莉亚。


作为英灵,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无能为力。


不仅对当前局势一无所知,面对魔术师的追捕,他也只能像丧家犬一样四处躲避着。


但自己承诺了,给御主新的希望。


提耶利尔的出现,让他看到了一丝曙光。


“你们打算在这里藏多久。”


临行前男人叫住了他。


见他沉默不语,男人索性换了种问法。


“那你觉得,她还能撑多久。”


令人讨厌的问题。


回答不了的问题。


自己刻意回避的问题。


“我可以帮她,但需要你的帮忙。”


就这样,少年落入蜘蛛的网中,越是挣扎沉沦的便越深。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丁点的涟漪惊醒了满城的兽。


随后赶到的是爱因兹贝伦的人,走失的圣子,不可能全盘交由叛徒去寻回,至少领头者无法接受。


所以魔力爆发的瞬间,立即被他们给捕捉到。


十人的小队将巷弄包围的水泄不通,踏足的瞬间,才发现对方根本没有逃走的意思。


从尸体上生拔出巨剑,暗红的肉泥涂满了坑洼的墙壁。


毫无疑问,那人便是当初的惨案的凶手。


望着地上魔术师惨死的尸体,领头者无意识后退了一步。


“不好,上当了。”


意识到当前情势之时,少年已如猛兽般俯冲上前。


这个夜晚,惨叫声不绝于耳。


感受着魔力借由血肉流入自己体内,少年双眼红的更为纯粹。


随后魔力消失,如同他凭空出现时那一样。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又不见了吗,还是只有我们感受不到?”


追寻而来之人停下了步伐,使魔再度向四方散去。


“又死了数名魔术师,提耶利尔少爷这是在狩猎啊。”


虽然早有预感,小圣杯的失踪是一场局,但如此不加掩饰...


已经没有掩饰的必要了吗?


老人拄着拐杖,慢步跟在瓦尔德身后。


“角色到齐,看来对方是打算一次性终结掉这场战争啊。”


瓦尔德收回了感知的结界:“但如此草率,丝毫看不出想赢的样子。”


“对他们而言,赢并非活到最后而已。”


回忆起提耶利尔的资料,间桐脏砚察觉到问题的关键所在。


“能与Berserker联手,说明他早已找到小圣杯,如此情形,他的现身还有什么意义?”


“感知的结果,那个怪物确实是突然消失了,如此随意的空间魔术,哪出必有核心的存在。”


“调虎离山?”


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瓦尔德具象出了伦敦的地图,并将berserker与提耶利尔的现身地点标志其上。


毫无疑问,对方在将所有人往西北方向引诱。


那么东南处...伦敦港吗?


察觉到事情的关键,无视新出现的魔力波动,众人一齐转身向东南处走去。


而抵达目的地之时,原本繁忙的码头,不知何时已被参天巨树包围,枝叶在月光的哺育下窸窣蠕动着。


“这是。。。”


“毫无疑问,某人的工房。”


希斯洛普被面前的景象给惊住,如此规模的异象,在伦敦的他竟然无一无所知。


“跟他们隐蔽气息的手法相同吧,不过这种程度,准备得有好几星期了。”


往上推算,甚至可能在小圣杯失踪之前,事态立马变得令人耐人寻味。


但并未寻味多久。


“多猜无用,爱因兹贝伦家的小鬼就在这里面对吧?”


老人拄着拐杖走近,随后用力杵了几下——saber!


黑色骑士随着一阵旋风跪倒在他跟前。


“进去了。”


命令简单明了,荆棘被黑骑士一剑斩下,扩散的剑风无情碾碎着一切。


这就是英灵吗。。。希斯洛普教授难以言语,只能默默跟在瓦尔德身后。


而不远处,早赶到之人远远地俯视着面前全景。


劳拉一脸雀跃地望着前方:“那人都跟你说什么了?这下可热闹了。”


特蕾莎无表情地站在劳拉身旁,而英灵正无聊地打着哈欠。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擅入他人工房是很件危险的事,好在此处只是临时搭建的一个。


回路的构成以植物为媒介,魔力通过树的枝叶代谢循环,最后借由根连通地脉——储蓄魔力的术式。


并且相当纯粹,连形式上的防御都没有。


走在杂草丛生的道上,间桐脏砚越发觉得这阵式过于拙劣,就算是故意为之,也拙劣的过分。


一行人不一会儿便走到了工房的核心,水池的正中央,一棵布满青苔的矮树旁。


——砍了他。


老人的指令一贯简单明了,骑士举起手中的长剑,充盈魔力地挥下。


红的光从黑的剑刃前闪过,炸裂的漩涡挡住了骑士的攻击。


爆破声渐息,尘埃散去,众人这才看清,挡在骑士面前的,竟是个小孩子。


来者双眼猩红,皲裂的肌肤不断向外迸散着黑的狂气,狂气附着的剑上,血色的纹路如心跳般搏动着。


Berserker。


在场之人最先想到的词。


由于核心受到威胁,被自动传送回来了么?


猩红的幼兽不断发出低鸣,理智已全然失控,攻击却没有进一步。


——把人引到这里,自己却藏了起来,现在的小鬼,真是越来越无礼了。


联想到周围庞大却极为敷衍的工房,间桐脏砚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哈哈哈,原来如此,被骗了。”


面对老人突然的笑声,众人一时感到不解,瓦尔德最先反应过来,也止不住笑出了声。


空气中魔力肆虐,使魔已早失去控制。


困兽之术,自己竟然被这种陷阱给吸引了。


竟然被英灵吸引了全部注意,自己的失策,明明小圣杯才是最重要的。


但刚一退步,就被蜿蜒的丛林挡住了去路。


果然如此,不干掉那个英灵,所有人便出不去吗。


将所有圣杯战争的参赛者吸引至一处,唯有最后生者才能走出结界。


提耶利尔这家伙,还挺能干的嘛。


那么选择就只有一条。


面对咆哮的狂兽,老人从容地下令道——杀了他,Saber。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战场的不远处,高大树木最顶端枝,迟来的三人正平静地观察着一切。


“这就是那人提到的好戏吗?我说rider,你觉得哪一边会赢?”


“剑技上saber要胜一筹,不过那个berserker,太诡异了。”


英雄所指的,是剑与剑的交锋中,berserker似乎没有一丝躲避的意念。


红与黑的魔力不停撕咬着,黑的剑突然加速向上一荡,berserk重心不稳,肋下暴露在黑的吞噬范围。


但毫无退让,那个berserker,竟然任由saber的剑砍下。


狂兽因疼痛发出响彻天际的嘶喊。


下一秒,黑的剑被伤口溢出的狂气反噬。


骑士顿感到不妙,刚想把剑抽回,手腕却被孩童一把抓住。


红之剑随即如闪电般斩下。


“真霸道。”


”围观的英灵不禁赞赏道。


紧急之中,黑骑士抽出另一把佩剑,弹开了这突来的攻势,并将狂兽一脚踢开。


狂气感染的黑剑仍在闪烁着跃动的火花,berserker下一波攻势便已铺天盖地袭来。


“不简单啊,治愈的这么快。”


眼看着碗口大的伤口,在空气中魔力的抽丝剥茧下瞬间被治愈,劳拉自顾自地感叹道。


对此英灵只嗤笑了一下。


“但依我看,最后还是那个saber会赢。”


“怎么说?”


“很简单,在这里berserker虽然有着用不完的魔力,除非一击致命,否则近乎不死之身,但他的攻击范围有着很大的限制。”


劳拉顿时发觉,那匹狂兽确实没离开过树的范围。


“你是说saber保持距离就可以了?但有什么意义,不破坏那树,所有人就得困在这里。”


“所以远程打出致命一击不就好了,那个Saber,应该有这实力。”


对于自己的判断,阿喀琉斯明显十分得意。


“他做得到的,大概吧。”


两人的身后,特蕾莎一言未发,等到时机成熟的时才缓缓开口。


“轮到我们出场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战场的最核心,洞清了berserker的进攻模式,黑骑士退往自己御主身边。


——Master...


——嗯,宝具许可。


骑士将剑高举于胸前,黑的魔力顺着螺旋剑的剑纹在剑尖聚集。


扩散的风压压制着森林的一切,初见英灵间战争的希斯洛普甚是感动,一时竟忘了回避。


坚守在树旁的英灵,则在狂风中纹丝不动。


——CaladBolg!


巨大的光束捕捉着沿途的一切,有形之物尽皆毁灭殆尽。


终焉的序曲,却在前行途中被人拦下。


不速之客仅伸出一只手,便将毁灭的黑光挡住,在场之人先是震惊,再是感到恐怖。


“欺负小孩可不好哦。”


眼前的英灵,希斯洛普教授无比熟悉,对方那半开玩笑的威胁仍历历在目。


“你是。。。特蕾莎卿的英灵!”


几天不到的再见被Rider彻底无视,另一边,间桐脏砚陷入了复杂的思索中。


这个英灵很强——肉眼就看得出。


但强过头了。


单手接下saber的宝具,并且毫发无伤,这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宝具吗?但这种防御力的宝具。。。


“——杀了他,saber!”


随着主人令下,黑骑士闻声而动,剑招精准且迅速,宝具被挡下丝毫未给他造成任何恐惧。


正沉浸自己华丽登场中的rider被狂烈的剑风打断,脸上却仍是游刃有余的笑容。


“真没礼貌。”


灵敏的转身擦过骑士的侧击,一挥手,轻松抓住砍偏了的剑背,反手一记肘击冲向来者的胸口,骑士反手格挡,接触的瞬间,才发现自己的决定是有多么愚蠢。


爆裂的冲击穿透厚重的铠甲,黑骑士被寸劲震飞,单膝跪地才勉强稳住身体,刚想起身,却吐了一地的鲜血。


太强了,强的没理由。


间桐脏砚震惊之余,不速之客身后掀起了新的骚动。


冲击的反作用力也使rider退了几步,不小心踏进了berserker的攻击范围,暗红的剑影瞬间如暴风雨般袭来。


但挥舞着夺来的剑,rider不仅挡住了闪电般的攻击,更凭借大力的挥砍转防守为主动。


幼兽的狂气爆发得更为剧烈,rider手中的剑在第三次交锋中被击飞,但更是为了空出双手。


简单的擒拿,berserker瞬间被按倒在到地。


“真是个野小子。”


不到两分钟,不知名的英灵便将战场完全压制。


“你是谁?!”


一头雾水的老人率先发问。


回答他的却是女人的声音。


“一介使魔而已。”


众人回头,修女特蕾莎.彭丝带着自己女伴缓慢登场。


“哟,希斯洛普教授,又见面了。”


“坎贝尔教授,你这是。。。”


“执事先生,晚上好啊。”


瓦尔德朝劳拉微笑地点点头,没有过多的回应。


两人走在老人跟前停下。


最先开口的仍是修女。


“你就是间桐脏砚,御三家之一?”


“正是老朽,你就是教会的代理人?”


“督察更为准确,不过也差不多。”


老人挥挥手,示意治愈完毕的英灵不要轻举妄动。


“所以,教会的走狗,找我何事?”


“尽督察的本分而已。”


“我现在忙得很,改天行不行?”


“忙吗?我反正不急。”


修女顺一边摸烟一边嘲讽道。


“夜晚还长的很呢。”


老人被彻底的激怒了,不只是英灵,连御主也是这副狗眼看人低的态度。


现在的晚辈,都是这么没礼貌?


樟木的拐杖狠狠戳了几下地面,黑色的烈火从他脚边燃起,修女的烟还来不及点燃便被她丢开,所有人迅速向后闪躲。


“要打吗?”


跑到好友身旁,劳拉.坎贝尔一脸兴奋地问到。


不等特蕾莎回答,翻滚的火龙便朝她们袭来。


对面先动的手,这下总不算多事了。


劳拉一边兴奋地后退,一边念出了咒语。


“Bluen Fiama!”


紫色的长裙,镶嵌的红宝石在魔力催化下迅速溶成水银形状,最终在劳拉修长的指尖上聚集,瞬间化作盾牌。


几乎同时,特蕾莎摸出手里的黑键,朝水银遮蔽的方向掷去。


青之黑键裹附着炙热的水银,转眼便漫天火龙击溃,若不是被saber的长剑挡住,剩余的黑键将直接穿透间桐脏砚胸口。


那个女人,很是危险。


如此判断的剑客并没停下攻势,顺手朝着特蕾莎的方向砍去。


滚烫的水银此刻正在空中飞舞,晶莹饱满的水珠,透射着短兵相接之人的脸。。。


“Ridel Keyas!”


随着劳拉令下,水银在漆黑的夜中炸裂。


趁着爆炸的掩护,龙之魔女轻松从英灵的追击中逃出,看在某人眼里却是异样狼狈。


“要帮忙吗,master?”


单手将幼兽擒在地面,无所事事的英灵轻声取笑道。


“真是了不起啊,竟然躲得过他的攻击,虽然比我还是差些,但那个saber,还是很优秀的。”


特蕾莎瞥了rider一眼,无意回应英灵的帮助,倒是劳拉觉得很有意思。


“真是自信,那换你出手,解决他需要多久?”


“全力的话,大概10分钟。”


不像大话的发言引起了在场所有人注意,特蕾莎忍不住笑出了声,索性靠在了一旁的树上。


“5分钟,杀光他们。”


对此无理要求,英灵略显无奈地叹了口气,眼神里却充满了自信与从容。


“Yes, your majesty。”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