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孤儿院与暴风雨前夕

作者:blarcher
更新时间:2020-12-01 02:42
点击:344
章节字数:424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孤儿院的另一头,教堂内此时一片祥和。


“那个,艾莉,你和艾伦君是什么关系啊?”


大礼堂的唱诗班上,羞红的少女纠结了两天后终于鼓起了勇气,问出了心里面的疑惑。


艾米莉亚被问得一脸茫然——“艾伦?他是我的仆人(servant)啊。”


仆....仆人?!


恋之心刚萌芽便被轰得粉碎,但少女并没有放弃,索性问得更加彻底。


“那艾莉,你喜欢艾伦君吗?”


艾米莉亚仍是一脸茫然——“喜欢,那是什么?”


出小差的两人很快被老师发现,修女安杰丽娜悄悄地走到两人身后,突然高声插话道:“喜欢啊,喜欢就是两人相互依赖,彼此爱慕着——凯西、艾莉!讲小话可不好哦。”


所有人视线都集中了过去,金发少女顿时羞红了脸,银发的少女则更加不明所以。


面对此情此景,修女安杰丽娜无奈地摇了摇头。


逃亡的主与仆,来到这所偏僻的孤儿院已过去十多天,收留他们的,正是眼前这位面相严厉的修女。


初见两人,安杰被吓得不轻——满身是血、相互依扶的两人。


接管孤儿院十多年来,安杰从未遇到这种事,但来不及多问,刚进屋女孩便昏了过去,换衣、擦拭忙了半天,男孩始终一言不发,默默守在女孩床前。


到提问的时刻了——你们是谁,从哪里来的?


少年一言不发,默默注视着女孩。


安杰从不是个有耐心的人,尤其是对不听话的小鬼——敢无视我,小心揍哭你哦!


少年这才抬头看她一眼,将编好的故事缓缓道来。故事里,他与艾莉成了某个倒霉商人的孩子,而那商人,不久前死在了强盗的手里。


看着刚换下衣服上的血渍,安杰忍不住苦笑——这孩子,连撒谎都不会;但那坚定的眼神,以及擦身子时看见女孩手上的红色纹身,大概他们也有自己的苦衷。


“好了好了,你的故事我就信了,如果没有别的去处,就在这里住下吧。”


随后又看了眼床上的少女——真是个漂亮的孩子啊。


醒来后的艾米莉亚很快接受了眼前一切,换上干净的修女服,每天都会随孤儿们去大礼堂唱诗祷告。


她很喜欢安杰丽娜修女,那人虽然举止粗鲁,笑容却格外爽朗,艾米莉亚从未如此开心过。


相对的,艾伦脸上却越来越多的愁容。


一个,两个,三个...已经第五个了,这附近的灵核,开始聚集得越来越多。


如此毫无遮拦,无疑是在寻找他们。


对他而言,只要不拔出剑就没事——Tyrhung,他魔力的源泉。没拔剑的他除了体格强健点,与普通人别无二致。


但御主那边,让他不得不担心。


旅馆的事仍历历在目——本来只想吓退那几人,艾莉的魔力却在自己拔剑瞬间突然暴走,回过神后,宁静的房间已变得如炼狱一般。


现在虽然稳定了下来,但那种暴走,光是抑止自己杀人的冲动就已是极限了。


时不时他还会梦起,以前杀人为生的日子。


而这一切,都没逃出修女安杰的双眼。


“别怕,我会保护你们的。”


惊醒时吓出了一身冷汗,但所幸懂得害怕,自己就与以前不同。


艾伦闭上双眼,整理了下自己的思绪。


对啊,没什么好怕的,我已不是孤身一人。


随后便迎来了那个男人的到临。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英灵艾伦格里姆,现在有两件事没想清楚。


第一个问题,这个男人是如何找到自己的。


艾米莉亚的刻印自那天后一直处于沉睡状态,而自己,在拔出Tyrhung前决不可能有些许魔力流失。


无论如何,他都没有被发现的理由。


但这个男人,不仅知道他们逃走的方向,甚至找到了孤儿院来。


第二个问题,他来这里是干什么来的。


这个问题,产生在提耶利尔见到艾米莉亚之后。


修女米希尔也是第一次见,一个成年男子,竟然在自己面前落泪。


提耶利尔的心境无人知晓,面对着熟睡的艾米莉亚——那张脸,真一模一样啊。


最初听说小圣杯的替补计划他还半信半疑,虽然折腾尸体对那家族已不是一次两次。


突然想起族人之后的介绍——需要的毕竟只是容器,至于精神,能维持肉体不崩溃就已足够。


所以才会睡着吗?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提耶利尔轻轻拭去了眼泪。


“你就是艾莉的servant?”


“嗯,我叫艾伦格里姆。”


“直接亮底牌。。。你是在试探我吗?”


“只是表明立场而已,先声明,我是不会让你带走她的。”


少年露出了凶狠的目光,男人却直接不屑一顾。


“安心,我也没说过要带走她。”


回答冷静且迅速,丝毫不像在算计什么。


或者说,一开始就算计好了。


艾伦明显地感觉到,这个男人异端之所在。


察觉到对方在猜疑,提耶利尔反而莫名的满意:“应该说,有你陪她,再好不过了。”


“你来这里是想做什么的?”


难以理解对方的话,艾伦直接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对此,提耶利尔回以平静的微笑。


“不是说过吗?我只是来看看她而已。”


“你觉得我会信吗?”


“起码,没更可信了的吧。”


“这里还有别的人知道吗?”


“没有,就我一个,你隐匿的非常出色,除我以外估计没人能找得到。”


回答的滴水不漏,或者说严实过头了。


对此艾伦直截了当地说道:“我还是信不过你。”


提耶利尔笑了笑,顺便摸了摸艾伦的头:“你是艾莉的servant,相信她一个就够了。”


说罢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艾米莉亚——“对她的爱,我们是一样的。”


虽说是英灵,但小孩子毕竟只是小孩子——提耶利尔在内心庆幸,事情比想象中顺利太多。


走廊外,是大人间的谈话


“她平时就睡这么久吗?”


“嗯,从中午到傍晚,小艾莉的午睡时间。”


“真是麻烦修女你了”


从提耶利尔的口中,修女得知他们几个来自德国,被迫参与一场邪恶的仪式,途中艾伦带着艾米莉亚逃了出来,随后躲到了她这里。


“艾莉是仪式的必须品,所有人都在找她,我也是其中之一,但跟他们不同,我根本不在乎什么仪式,只要艾莉幸福就好。”


源于内心的谎话,七分真三分假,所以轻易骗到了米希尔修女。


“可怜的孩子。”


“艾莉就拜托修女你了。”


“恩,尽管放心,艾伦君和艾莉就交给我吧!”


“果然,您的内心和外表一样美丽呢。”


无视大人们的交谈,艾伦守在艾米莉亚的身旁,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个名为提耶利尔的家伙绝非善类,但从他行为中,却看不出撒谎的理由。


理解不了。


如果是为了抓住我们,应该带更多人来才是,那人却连英灵都不在身边。


如果是来帮我们的,他的现身又没半点意义,只会单纯增加暴露的风险。


无论如何,艾伦都感受到了,命运的齿轮已开始转动。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昏暗嘈杂的酒馆,外地来的修女正紧闭双目,一根接一根抽着烟。


鲜红的大衣在夜晚人群中十分醒目,改换现代装扮的英灵一眼就找到了她。


“哟,master,我来晚了。”


迟到的人连声道歉都没的径直坐下,修女摁灭了手中的烟头,语气不满地抱怨道:“我一直在想,你这人真没教养啊。”


英灵无所谓地笑了笑。


“迟到也是有理由的,这城市比想象中大。”


“所以呢,特意叫我来这里?”


“这里的酒很不错哦,而且汇报情报,总比那屋安全吧。”


看来是有点收获了,特蕾莎向柜台伸手,接过刚点的酒。


“所以,小圣杯有线索了?”


“没有。”


英灵回答的相当随意,顺便向酒保追加了一杯威士忌。


“但是我遇到新的英灵了,你绝对想象不到,她是多么的...”


“重点。”


“...重点是,我遇到爱因兹贝伦的人了,他有句话想让我带给你。”


“拉帮结派?”


“差不多,所以我替你谢绝了,不用谢我。”


英灵嘴角上扬,露出些许得意的神情。


“但他接着告诉了我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大概猜到内容的某人重新摸出了支烟。


“那种自作聪明的人,我最烦了。”


“但用起来也很省事,明晚9点,他约你有场戏看。”


“知道自己被监视了,所以肆无忌惮了吧,真是个赌徒。”


“我还挺喜欢他那种性格的,起码虚伪的直白。”


提耶利尔.爱因兹贝伦,古世族的浪子,爱因兹贝伦家的罪人。


特蕾莎掌握的资料不多,却不知为何总觉得无比熟悉。


背靠着柜台,阿喀琉斯若有感触地说道。


“话又说回来,那家伙的英灵,真的很有意思啊。”


“什么样的英灵,让你这么念念不忘?”


“一位雪一样的女骑士,那双冰冻彻骨的眼,现在都叫我不寒而栗。”


“哈哈,大英雄阿喀琉斯,竟会怕一个女人?”


“不是害怕,而是本能的尊重,那种光辉,毫无疑问是神的威严。”


“。。。你不会看上她了吧。”


“不注重传统的你们是理解不了的,即便再弱小,神也是神。”


“你的意思,她很弱?”


“很强,虽然比我差远了。”


英雄一如既往地自信,直教自家御主看得好笑。


“强又不强,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英灵回得却无比认真:“简单说,就觉得她很符合你的胃口,真遇见了,你定会相当喜欢她。”


“呵,真是自信,你连我好哪口都清楚了?”


“直觉吧。”


英灵意味深长地笑道:“跟在你们身边也几周了,趣味方面你们还真不可恭维。”


“废话一堆。”


思考着今日的见闻,特蕾莎呷口酒,一边向手望去,这才发现烟没被点燃。


“对了,火柴还我。”


“火柴?”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晚上九点,好戏上演的时间。


伦敦街头,某个人影突然出现在闹市的正中央,跟在他身后的是另一位黑影。


褪下兜帽,望着满天的使魔,男人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动手吧,Lancer。”


黑影踩踏着水洼,在喧闹的街头晃动。


如同狂风袭过,路灯瞬间漆黑,随后街上迸发出火光。


如平地惊雷一般,魔力爆炸的刹那,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繁荣的街口瞬间沦为了废墟,玻璃破碎满地,路上满地狼藉。


提耶利尔的突然现身,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或者说,理解不能。


潜藏了那么久,无非有些秘密不能公开,身为御三家,这点特权协会还是默许的。


但突然间,提耶利尔现身了,带着那惊人的魔力,突然暴露在满大街上,并且故意引发混乱。


路人奔跑哭喊着,逃慢了的瞬间就将变为骑士的枪下厉鬼。


连杀了10人了,魔力已补充足够。


骑士解开斗篷,众人这才发现,杀人者竟是一个雪一样的女人。


雪之枪插入地面,法阵瞬间将主仆二人包围。


伴随着耀眼的白光,提耶利尔顿时消失在众人面前。


不明手法不明意义——如是高调地破坏,他到底想暗示什么?


与此同时,消失的波动再次大地上显现,并且伴随着新的波动。


“这魔力的感觉,跟报告上提到的一模一样。”


逃亡的英灵现身了,就在提耶利尔消失的瞬间。


沉睡的使魔一并被惊醒,望着漫天的精怪,刚刚重返故土的老人满是感慨。


“呵呵,还真是壮观啊。”


“没办法。”


瓦尔德在一旁恭候已久。


“提耶利尔少爷出场得实在太过高调,就连我都被吓了一跳。”


“在海上我就感受到了,现在的年轻人,一个比一个难懂。”


“说起来久少爷也快到了,没想到老爷您竟先一步,这下子人都到齐了。”


“千代那边怎么样?”


“小姐没什么事,就是刚被提耶利尔少爷吓得不轻。”


“那种魔力,只能是宝具了。。。不过也好,总算有了个切入口。”


到达旅馆的时候,间桐脏砚露出了久违了的笑容。


“特意搞出这么大的排场,算准了我到的时间么?现在的年轻人...瓦尔德,我们似乎被看扁了啊。”


老仆跟在主人身后未敢出声,准备多年,老爷终于也按捺不住了。


圣杯战争,总算是要开始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