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恶梦与孤儿院

作者:blarcher
更新时间:2020-12-01 02:39
点击:372
章节字数:23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恶梦。


如果有什么对间桐脏砚来说是噩梦,恐怕就只有死了。


多少年前他也曾自诩真理的殉道者,但死期越近,越为年轻时感到后悔。


为真理献身?别蠢了,真理根本不需要任何人,所谓的献身不过是在感动自己。


所以穷尽一切活到今天,间桐脏砚只是想明白,自己究竟该为何而死。


梦里灰烬遮蔽了天空,火焰中只能听见人群哭喊。


万民沉浸在英雄逝去后的悲痛,而自己,孤独地腐烂在无名的荒野。


思考的越多,就恐惧的越多。


惊出一身冷汗后,终于意识到,这不是我的梦。


莫名的愤怒。


——“Saber!”


一声急令,黑的骑士半跪在老人跟前。


“有何吩咐,master。”


“你...”


冷静后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发怒的理由。


“...瓦尔德那边传来消息没。”


“还没有,时间上看,他们应该刚到伦敦。”


“远坂那边呢?”


“出海三四个小时了,为不打扰大人休息,我就没...”


老人摆摆手,示意他闭嘴。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瓦尔德阁下走前已安排妥当,魔力距充盈大概还有两天。”


“是吗,护卫工作就麻烦你了。”


“为我主,义不容辞!”


剑士的回答铿锵有力,看在间桐脏砚眼中,却只觉得可笑。


“哈哈,菲尔格斯,你的忠义,我可以相信吗?”


骑士低头不语,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玛奇里.佐尔根脸上露出罕见的喜悦,果然,愚蠢的男人。


明月在天上高挂,怜悯着月下的可怜之人与可怜之人。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说实话,你是怎么看的,我们这些人。”


西行的游轮上,蔚蓝的海被落日镀上一层金砂,海风打湿着两人的发,远坂久饶有兴致地向身旁女伴问道。


克莱尔无意识地回头:“你们?”


“就是圣杯战争的相关者啦。”


身着白色礼裙的克莱尔笑了笑:“这情报打听的,未免太明目张胆了吧。”


远坂摊摊手:“那就说些我能知道呗,比如,大家的来历。”


检察官偏着头,假装想了想。


“相关者嘛。。。间桐家代表两名,间桐脏砚与间桐千代。老狐狸就不用我介绍了,至于他女儿,十多岁,身上有股很微妙的气息。。。”


“小千代吗?哪里微妙了?”


“很浓的腥味,真要形容的话,就像魔物一样。”


“魔物...真是不形象的形容。那爱因兹贝伦呢,那边又是什么情况?”


对久生硬的转换话题,克莱尔感到一丝不对,但也未作细想。


“。。。爱因兹贝伦的话,除了走丢的小圣女,就只剩代理人提耶利尔了。具体信息不详,不过听说是个背道者,曾被逐出家门。”


远坂眼神突然明亮了起来:“哦?这个有意思。”


“有意思的可不止这个,据调查,十二年前杀害小圣杯宿体的,正是这个提耶利尔。”


“哈哈哈哈,因果循环,因果循环。”


“总而言之,这次的御三家,似乎没一个正常的。”


克莱尔随意讥讽道,听出挖苦意味的久只尴尬地笑了笑。


“额...那其他人呢?教会的人还正常吗?”


“协会指定的这位还算正派。埃德蒙.达.希斯洛普,时钟塔法政科副主任,擅长时空间魔术。”


“我听说过这位,没想到他竟对圣杯感兴趣。”


“希斯洛普家也算没落的名门了,恐怕有他自己的打算..最.麻烦的还是教会派来的代表吧,修女特蕾莎.彭斯。”


听到这名字,远坂不禁胆寒了一下。


“那个亚伯罕的魔女吗。。。”


“没错,得益于此人的参与,这场仪式,现在能不能开始都成了问题。安保已修正为最高级,希望教会能好好安排。”


远坂看了看左手上的血之圣痕,故作轻松道:“没关系的,再厉害的魔女,在这场游戏中也只是配角,主角还是英灵。”


“也难说。”


克莱尔摇摇头。


“要是所有人的英灵都跟你的一副德行,我看这圣杯战争也不用办了。”


“诶?怎么这么说!Elemental明明很强的好不好!”


画面跳转到船外,风平浪静的海平面上,一只海鸥正被五只蝴蝶一样的精灵开心地捉弄着。


看到此情此景,克莱尔是真不明白,那人的自信到底从何而来。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1859年1月27日,罗斯伍德孤儿院迎来了罕见的来客。


接待室里,修女拿出办公时才会戴上的眼镜。


“提耶利尔.梵.爱因兹贝伦先生,您不是收养孤儿来的吧。”


之所以有如此判断,是因为过来的途中,这个男人对路过的孤儿没有丝毫兴趣。


来客也回答的毫不犹豫:“对,我是来找人的。”


“找人?”


“对,舍妹艾米莉亚.冯.爱因兹贝伦。”


修女暗感不妙,但并未在脸上表露,只是平静地问道:“令妹在我们这里吗?”


“是的,确切地说,她是被个残暴的人所劫持,所以隐藏着身份也说不定。”


残暴之人,指的是艾伦吗...


修女突然想起两人来时身上的血渍。但不同这人所讲的,艾伦并没有隐藏艾米莉亚的身份。


米希尔仔细观摩过提耶利尔,那个一身黑色风衣、三十岁左右、胡子拉碴的银发男子,下意识地判断对方不可信任。


于是开口拒绝道:“先生你找错地方了,我们这里没有那样的女生。”


“怎样的女生,我什么都还没描述吧。”


“总之,我院近来没遇到过任何人。。。”


“哦,有意思。”


不速之客嘴角上扬:“我也没说过舍妹是最近走失的吧?”


几番对话令房间里空气异常紧张,躲在门后的艾伦更是听的心惊胆战——果然不行啊,那个笨蛋修女!


这几天,孤儿院内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艾伦双眼,只是没想到他们会来的那么快。


眼看对方满心防备的脸,提耶利尔决定换种攻势。


“修女小姐,您无须顾忌。”


他突然挺身向前,米希尔一时慌了神,突然间被提耶利尔搂入怀中。


——偷听的人总算露出了马脚,有意思,索性更近一步吧。


只见男人擦过修女烫红的脸颊,在她耳旁温柔吐气道:“对像您这样美丽的女士,我向来不会待之以谎言。”


常年单身,严重缺乏成年男性相处经验的米希尔一时手足无措,甚至急出了眼泪:“那个、、我、、那个、、”


终于,某人再也看不下去了。


——“喂,放开她。”


提耶利尔回头,出乎他意外,来者竟然是个小孩。


“你又是谁?”


回答却是他最想听见的答案。


——“你正在找的,带走艾米莉亚的那个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