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它不配。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8-22 11:49
点击:534
章节字数:316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季无念把她们俩藏了起来。


白雪之中,深入黑暗。周边寒凉,身前似火。


外界的一切透过看似松软的雪层、扰动了大氅上的纤细毛丝,最后传到了月白的感知里。


这里很静,所有的声音、都很响。


“是在这里么……”有人问。


“是,”有另一人答,“大概就在……”


后面的词句似乎被风吹散,可是那些剑气划空、人声交谈,都没有响过身前人的呼吸声。


这声音比平缓时急一些,又比急切时游刃有余,带一些笑意牵出的起伏,问月白敢不敢动作再大一些。


此处是辽阔无边的雪原,外面是不知目的的陌生人。她们躲在冰雪和大氅压迫起来的小小空间,连呼吸声都如此明显,似乎再动一动、就会将声音传导到千里之外。


所以她吻得轻、又慢。从月白的嘴角到脸颊、再到耳边,用一种磨人的速度亲近她。她的发丝与大氅摩擦发出的细微声响回荡在这拥挤的空间里,一阵一阵得、敲打着月白的耳膜。


这里是如此隐秘,又如此容易被发现,若是外面的人感知力强一点……


季无念的轻吻停在月白的耳畔,嘴角的弧度稍稍顿住。她想稍微抬起一点身体,却被背上的力道压得起不了身。月白的另一只手停在她的腰腹,在这冰凉之中显得格外炙热。


“别乱动。”


清晰低沉的声音由声带振动而出,带动了这里的被灼烧起来的空气,叫季无念心里一紧。往上就是不怎么结实的雪壁,她如果想躲……


空间里有沙沙的声响,是雪地被踩踏后压缩而成的痕迹。


“真的在这附近?”有人问。


不能躲,只能受着。


季无念无意识得吞咽,而她身上的那份炽热缓缓移动,路过擂鼓般跳动的心脏,绕身而前,由锁骨向上,最后停在脸颊与脖颈的交界、覆盖了一侧下颌线。


那里传来了一点点力道,配合着背后环住她的桎梏,牵引季无念在黑暗中向前、向下,被大人按回怀里,贴在她的身上。


身前更热,周边那些寒凉似乎都化了。


“……在这里……”


“……进去要当心……”


她的大人这回改了性子,主动抬起下巴、伸出舌头,勾引着季无念放掉那些警惕,不要理会他人的声响,只与她在此处放肆亲密……


白雪的声音变得杂乱、和唇舌被舔舐的声音混在一起,季无念想月白一定是故意的,掌握了自己心跳的节奏和幅度,让它成了这里最不受控的事物。


不属于自己的跳动声透过触觉、听觉传到月白这里,她一面想笑、一面又觉得有趣。分明是季无念把她带入了这幽闭的黑暗,还要在这里惹她,但真的做些可能被发现的事、紧张得又是她自己……


既然紧张了,便再闹闹她。


月白刚这么想着,突然身前一重,刚刚被自己调戏的人变得侵略起来,又来和她抢某种亲密的主导。这人一向又急又坏,激动起来还咬人。


人走了就显本性,也不知该不该说她怂。


脖子被咬得也不是很疼,月白也就柔顺得搂住她,问,“那些人是谁?”


月白的音色冷,被朦朦胧胧得笼在一起,让这里的燥热稍稍降了一些。季无念觉得舒服,放任自己压她身上,在黑暗中闭上了眼睛。


“谢行,谷岳人,常冕……还有一个、名字不记得了。”


这对月白来说倒也无所谓,毕竟除了常冕还听过个名字,其他的、她一个都不认识。


“他们来这儿做什么?”


“……找点东西。”


这雪山下面有空洞,还有气息与魔气溢出来,这些月白刚刚都有探知。而季无念出现在这里……


“那东西、你也想要?”


“……”季无念想了想,轻声一笑,“也没有很想要……”


那是来干嘛?看戏么?


“只是来都来了,抢一抢也是可以的……”


小狐狸轻笑,月白只想说她闲得慌。


刚想开口,月白突感周边气息一变,魔气一下浓了不少、深处也似有变化。她刚刚其实也注意着那几人的去向,只觉得这番变化也与那几人有关。而怀里的人还舒舒服服得压着她,一点动作都没有,不知是没觉察还是不想管。


背后传来了雪地的凉意,月白不太想在这里继续呆着,问她,“那东西在哪儿?”


“恩?”季无念有月白做垫子,一点儿也不觉得冷,只想继续贴着她,笑嘻嘻的,“大人也有兴趣夺一夺么?”


并没有。


不过月白对那东西是什么还有些兴趣,但她又有些懒得从小狐狸嘴里套话。于是她伸展神魂,透过雪地冰层、冻土岩石,直穿而下,扫到下面一条通道、也自然而然得追踪到了某个气息源头。


不远。


“……月白?”季无念觉得腰间一紧,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月白拉着下坠。也不知道是通过了什么东西,眼前突然有了暗暗的光。


光源来自左下,是几束幽蓝火焰,随着她们的下坠而变得清晰,让她们看清了周边一切。


这似乎是某个通道尽头,壁上刻着图画与铭文,四角燃鬼火、圆镜映中心。


月白看见那镜子,眉角跳了一跳。


调整身形平稳下落都是本能,只是季无念还有些发愣,落地后被随之飘落的大氅盖住了脑袋。她把自己解救出来之后才开始打量这周边环境,看看那尽头染着火的墙壁,又看看另一边似是无尽的黑暗通道,最后视线还是落在了月白身上,看她仰头、被火苗映亮了面庞。


这里,这么容易就能进来么?


季无念有些不舒服,按住了自己胸口。


月白瞥见了,向她伸手,“牵着我。”


月白的手修长,在伸展时可以看见她极淡的掌纹。季无念将手递过去,被月白拉在身旁。


这里的神息与魔气比外面重很多,似乎源源不断得从那镜子周边涌出来。季无念之前还困扰于自身魔气失控,就算月白有所教导、只怕也难以承担。月白用魂力护住她,也慢慢牵引着刚刚渗入她体内的气息与魔气,不让她难受。一直到看她放下捂住胸口的手,月白才问,“你要那镜子?”


季无念此时还在看着那面壁发愣,听着问话才回过神来,笑答,“是啊……”


“……要它做什么?”


月白的表情有些细微的奇怪,季无念似乎也没发觉,笑着甩了甩她的手,“觉得是个宝物,收集收集。”


都知道是鬼话,但她敢这么说、月白也懒得去戳穿。


月白再看向那面墙壁,先看两边铭文,刻有八字。


“凡有所相,皆是虚妄。”


还是佛家的话语,从用途而言、倒是与那面镜子有所重叠。但说真的……用如此高深的佛法箴言为那镜子作注……


月白觉得,这镜子、它不配。


她又看那壁上图画,莲月相映、蜻蜓点水。月似勾,星繁点,圆盘盛水银,俏尖连三片。其上刻纹流畅、少有断续,是那人将法阵印在其中,从形制来看、只是某种保护性的封印,为何会有神息携魔气喷涌而出……


“诶?这是哪儿啊?”九一突然出现,“怎么一会儿没见,你们还换地方了呢?”


来的正好。月白问他,“九一,你看过这里么?”


“恩?”作为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没用系统,九一很迷茫,“没有啊、我怎么会来过……”他不仅迷茫,他还好奇,“你们怎么亲热着亲热着还跑这儿来了?是觉得外面太冷了、要来暖和暖和么?”只是他一看这环境,又觉得有点不太对,“还是你们掉进鬼屋了……?”怎么那儿还有鬼火呢?


……果然是没什么用还话痨的系统。


月白也不指望他。她看向一旁的季无念,问,“不去拿?”


“……此处有法阵,破起来很麻烦,”季无念转过头来,有些无辜,“我本打算等他们来破、在外面抢就好……”她眨巴眨巴眼,间接将所有责任都推到月白身上,“或者大人有办法?”


办法是有,还很简单。但月白不信季无念自己破不了这法阵,也并不想让季小狐狸的试探如愿以偿。


“既然要他们来破,”月白指尖一动,身边出现一个黑色的圈,“那再等等吧。”


鬼火跳动,某人脸上明暗交替,显得不仅冷淡、还有些阴森。


月白大人不吃亏,要她显山露水、自己也得扒一层皮。


季无念忍不住笑,紧了紧月白没松开的手,“让大人这样来回奔波,怪不好意思的。”她的声音低一些,笑意浓一些,离月白近一些,几乎又要亲上她。那份气息停在月白的嘴角,跟她说,“若是我把这法阵破了,大人有什么奖励么?”


……自己要镜子,还问月白要奖励?


这不要脸的师尊啊……九一心里苦。


听月白问她要什么,九一心里更苦了。


分明知道对方喜欢得寸进尺,自家大佬怎么就这么纵容呢……?


九一叹了一口气,又听见季无念在月白耳边的低语……


卧槽。


“……大佬,你认真的么?”


月白不理他,转头看向那深邃漆黑的通道,“他们来了。”


季无念往那儿瞥了一眼,笑道,“先说好,我可不一定打得过他们。”


“打不过就跑。”月白转身,直面黑暗,不以为意,“总不会让你死在这里。”


“……”季无念的脸转向另一边,目中是那面圆镜。她笑了笑,“也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dwl159859 赞赏了 100 点“太太我喜欢你啊!”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8/20 15:37 发表

刷副本(×) 调情(√)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