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十七章-2

作者:ilm888
更新时间:2020-07-27 10:19
点击:60
章节字数:465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有人认识她妈妈。她在这儿踢我。你能看到吗?”她指着自己肚脐的左边,揉了揉那个地方,想要鼓励她再踢一次。没过多久,安娜就看到宝宝在踢的地方似乎有点抽动。安娜用手捂着嘴巴,屏住了呼吸。

“哦,天哪,我看到了。这真是太疯狂了,好神奇,不过这很棒。我跟她说话的时候,她这么做了?”

“嗯。我想她也很想你。”艾莎回答道,她和安娜一起看着踢腿产生的微弱脉动持续着。

唯一能使她妻子的新身形更完美的就是她体内的生命迹象。虽然安娜很享受艾莎想念她的感觉,但是一想到要离开她的宝宝整整一个星期,她又感到有点悲伤。

“好了,嗯......我爱你。睡个好觉。”安娜小声说道。

“我们也爱你。再见。”在结束视频聊天之前,她给了安娜一个飞吻,然后开始准备睡觉。

在家里,安娜仍盯着黑掉的屏幕。她的手还紧紧的贴在上面,她闭上眼睛,想着她的孩子。

——————————————————————

安娜喜欢她的工作,现在她更热爱工作了,因为工作可以让她忘掉她们空荡荡的家里充斥着的那种闷闷不乐的孤独感。家里的一切都会让她想起艾莎或是她们的宝宝。而工作可以让她消磨时间。她遵循时间表的安排,上上课,把她的关注点转移到孩子们身上。她甚至兴致勃勃地在午餐时间去教师休息室找到梅莉达,看看她是否愿意在周五晚上出去享受一下欢乐时光。红头发可是不假思索就同意了。

离星期五还有一天,安娜感到无聊又烦闷,真是一对难兄难弟倒霉组合。她漫无目的地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溜达来溜达去,想找点事做。不用改作业,也不用写课程计划。她几乎要把火撒在自己的头上,为什么就不能在工作上拖拉一些好让她现在可以打发时间。

在迅速洗完澡后,她换上睡衣,穿上睡袍,在楼下看电影,是艾莎不爱看的电影。她抓起一个枕头,蜷在沙发上,这时她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戳她的腿。她困惑地把手伸进口袋,掏出艾莎的全家福照片。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这回事,这是在艾莎试图收拾krumkake模具而突然恐慌发作的那天她把它放在那儿的。

照片里他们穿着考究的衣服。神秘家族。独自一人,没有任何人偷窥她,她拿出笔记本电脑,盯着屏幕上空白的谷歌搜索栏;手指在键盘上颤抖,脑子里自己在和自己激战,她到底要不要去寻找那些棘手问题的答案。最后她决定还是稍微搜索一下,搜索一下又不会伤害到任何人,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她认为这是艾莎几年前就应该告诉她的事情。一阵小小的兴奋感贯穿她的全身,她在搜索框里输入了那些拗口的单词。「阿格达•阿伦黛尔」。

——————————————

女孩之夜进行得很顺利。那天晚上,安娜借用了艾莎的一件连衣裙和一双高跟鞋,看起来非常性感,她跳上梅莉达的车。她热心地担任起安娜司机的角色,她知道她已经很久都没有在不和艾莎在一起的情况下出去玩了,想要放纵一下。

她们在城里大学附近一家酒吧的卡座里聊天。这里挤满了兄弟会的男孩和学生,不过安娜还是很高兴可以出来,她不在乎梅莉达把她带去哪儿。

在喝了第三杯姜汁威士忌后,梅莉达清楚地意识到,安娜不仅是在弥补失去的时光,她还在努力压抑自己的情绪。

“安娜,你没事吧?你虽然貌似很开心,但我看得出来有些不对劲。是因为艾莎吗?你想她了?”她轻轻地旋转她手中的饮料,喝了一小口。她是安娜认识的唯一一个喝威士忌加冰的女人。

“不是。我是说,是的,我很想她,只是...自从她怀孕后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一直都在去小组会寻求帮助,最近发生了很多事。不光是荷尔蒙,还有艾莎和她的过去,还有她爸爸...以及我没有能怀孕。我有好多话一下子说不完。然后,我昨晚做了件非常蠢,非常蠢的事,我在谷歌上搜索她爸爸。现在我知道了一大堆她家的事情,这些我不应该知道的事情,当然我也不能告诉她。”她坦诚道,她双手颤抖地比划着各种手势。

“比如什么?安娜,你可以跟我说。我会支持你的,你知道的。”给了安娜一个安慰的笑容。

“一些我以前从来都不知道的事情,比如她应该继承的那家公司——一家船运公司。那是一个大型的全球航运公司。比如她家很有钱。我过去想不通为什么她的出生证明上写着卑尔根,我以为她来自奥斯陆,原来是因为他们在挪威有四处大房子,卑尔根是他们的避暑别墅。”她说道。

“你仅仅通过搜索他的名字就能知道这么多事情?”梅莉达透过酒杯的边缘看着沮丧的安娜。

“好吧,我大概可能说不定花了三十美元,来得到一份关于他…和我妻子的调查报告。哦,天哪,这听起来糟透了。”她脸上露出羞愧的表情。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她有点害怕,如果这些事情是艾莎告诉她的,那一切都会不一样。她对自己没有耐心,没有足够的信任,也没有给艾莎足够的时间感到非常自责。

“也不完全是。我是说,你认识艾莎多久了,6年了,而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你这些?你难道不认为作为她的妻子,你有权知道吗?”她浓密的红色眉毛几乎要扬到天上。

她想了想梅莉达的问题,尽量从醉醺醺的迷糊状态清醒过来。她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她们刚认识的时候,她尊重艾莎的私人空间,然后生活就像坐过山车一样,艾莎的过去被排在了父母的去世、婚礼和生活中其他事情的后面,直到现在。

她全身心地爱着艾莎,想要和她共度余生。她的过去并不重要。直到最近,艾莎没有对她敞开心扉才开始困扰安娜。她拒绝让她走进她的内心,这在过去几个月里让她感到很苦恼。是的,艾莎已经在做一些小小的尝试,但是她仍然对自己保持着一段距离。安娜也知道这对艾莎来说非常痛苦,但同时她也觉得她似乎不明白被蒙在鼓里对安娜来说又是怎样的一种痛苦。

“我不知道我是否有这个权利,但她也该告诉我了。和一个人结了婚,却对他们的童年、他们的父母知之甚少,甚至听不到他们用母语说话,这有一点怪怪的。当然,这里没有人说挪威语,所以我也不能因为这一点就责怪她,但还是。”她没意识到自己的声音越来越大,不过梅莉达似乎并不为此而烦恼。

安娜一口气说个不停。她已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没有什么能阻止她把一直藏在心里的阴暗想法一吐为快。

“你在宴会上也见到她了。她看起来很美。她怀孕后更美丽了。这有点不公平,对吧?即使她已经很努力想要低调一些,但人们还是会走上前来问她关于孩子的事情,而不是问我。”

“安娜,你知道那不是艾莎的错。那天晚上,她是真的很想让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在你身上。”梅莉达回答道。

“是的,我知道。我不是真的生艾莎的气,我是在气那些对我做出这种事的人。我是说,我花了六个多月的时间尝试怀孕。六个月的试管婴儿,这非常痛苦,而艾莎第一次就怀上了。我一直让自己成为一个好人,对生活抱着积极的态度,但这就是我的回报。先是我父母去世了,然后又发现我不能有孩子。如果没有艾莎和宝宝,我就一无所有了。”抿了一小口苦酒把悲伤的情绪冲下去。

“所以艾莎怀孕了就更要感恩阿。”她提醒道。安娜从来没有意识到,要不是因为艾莎,她们根本就不会有孩子。虽然她因为自己不能怀上孩子而自视甚低,但这和不能组建一个家庭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我很感激,真的。一切都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只是现在我是那个和孩子没有这种特殊连结的人。”她把一只手放在胸前,有点惊讶于这种突如其来的情绪。

“为什么不呢?虽然你不是怀孩子的那个人,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会和她疏远。”梅莉达补充道。

“不一样。她怀着她。她们一直在一起并且紧密相连,她会更多的听到她的声音,而不是我的。不光是怀孕。她还要母乳喂养,不是我。我最多只能用奶瓶。”安娜一口气把酒喝完,闷闷不乐地重重靠在座位上。

“安娜,你真的很受伤,为什么不告诉艾莎?”

“因为就像你说的。这不是她的错,我不想让她感到内疚。我不能和她谈论这些,而她也不愿意和我公开谈论这些事情。只是有时候这对我来说真的太难了。”她把手肘放在桌子上,震得银质餐具发出咯咯的声响,她把头埋在手里。

“你要和她谈一谈。她需要听到你的感受,这样你们才能真的跨过去。”梅莉达催促道。

“梅莉达,你听起来像个治疗师。”

“好吧,也许你是需要一个。”她半开玩笑地回答道。

“我已经有一个了。好吧,是一个小组。实际上等她回来后会有一个伴侣之夜。我本来想告诉她的,但我担心这会让她和孩子不高兴。”

“但你也必须这么做,为了孩子。她需要你们俩能开诚布公地好好谈谈。而且要在她出生之前,相信我,如果你一直这么拖下去的话,你会因为睡眠不足而无法处理这些事情的。”

————————————————————

第二天早上,安娜错过了她们计划好的Skype视频,两个小时后,艾莎还没有收到安娜的消息,她开始担心起来。

她非常失望,她已经快两天没有和安娜说上话了,她决定离开客户在迪拜原生态海滨附近CyanTower家中举办的豪华工作派对,给她打个电话。打了三次安娜才用沙哑的声音接起电话。

“一切都还好吗?我打了三次电话你才接,而且你还错过了两个多小时前我们的Skype电话。”她在客户提供的一间备用卧室里来回踱步,这间卧室为她的电话提供了些许私人空间。

“不,是的,是的,是的。一切都好。我只是昨晚和梅莉出去了回来得有点晚,仅此而已。”安娜揉着布满血丝的眼睛,觉得自己头痛欲裂,脑海里闪过前一天晚上的模糊画面。

“你怎么听起来像宿醉未醒?”艾莎问道,高跟鞋踱步的声音停住了,她站在房间里一扇宽敞的落地窗前。

“我没有,我只是在外面待到很晚。你是谁,我妈妈吗?”话一出口就感到后悔,发现自己醉得一塌糊涂。

“不,我不是,只是我知道有人对我撒了谎。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不介意你出去放松一下,只是,你通常不会喝那么多酒,多到会在第二天早上还醉醺醺的。”这虽然有点困扰她,但还不足以让她大惊小怪,她不能喝酒,但安娜可以喝。她知道如果可以的话,安娜会毫不犹豫地和她交换位置,她愿意成为怀孕的那个人。

“我听到有碰杯的声音,好像一片欢声笑语,你到底在干什么?”天啊,她一直在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她脑子里乱成一团,根本管不住自己的舌头。

“我在客户的家里参加工作聚会。这接待外地游客挺好的。”把她的声音降低到安静的耳语声。

“好吧,那去就和满屋子门当户对的有钱人一起玩得开心点吧。”她的话充满了讽刺和嫉妒,这更雪上加霜。她宿醉的时候脾气真的很差。

“哦,拜托,安娜,我是一个怀孕的已婚女同性恋,而且比雪还要白。这里没人会有丝毫的兴趣。”她对此嗤之以鼻。

“你看,我要到你的时间的明天早上才能和你说话,所以我们能不能文明一点?我真的很想你。”城市的灯光在远处闪烁,她看着码头上穿梭的船只。

“我会把这一切都归咎于你因为我不得不离开而生我的气。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很抱歉。”她把额头靠在冰凉的窗玻璃上,闭上眼睛,想象着安娜躺在她们床上的样子。希望自己就在她身边,而不是在一个无聊的聚会上,和一群陌生人闲聊。

“我也很想你,是的,过去的四天并不轻松。对不起,我冲你发脾气了。我只是讨厌醒来的时候你不在身边。我们明天在Skype上聊,好吗?”

“你不用道歉。我明天休息,我想出去转转,看看风景,所以我们比平时更晚一点联系,好吗。我爱你。”

“我也爱你。祝你在派对上玩得开心。”

“我不会开心的,但我尽力。再见。”她等着安娜先挂断电话,而当她挂断电话的时候,只留下了无尽的空虚。她望着城市的天际线,高楼上的霓虹灯在漆黑的夜色中倒映在水面上。

她的眼前是一个以创新建筑而闻名的城市,但她却一点也感觉不到幸福。

她还得参加聚会,在她的客户面前演戏,表现得像他们期望的那样冷静和专业。

不过明天将是崭新的一天。她可以休息,而且已经和酒店服务员订好了一个迪拜文化之旅。当她满怀憧憬地想到有一整天可以尽情游览露天市场和清真寺时,嘴角露出了笑容。希望这能让她暂时忘记一些事情,放松下来,享受一些自己的探索时光;远离她的问题,远离工作。远离世界上的一切烦恼。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