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十七章-1

作者:ilm888
更新时间:2020-07-25 21:55
点击:38
章节字数:658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厨房的柜台上翻看艾莎的行程表,打开一袋咸过头的咸爆米花,嘴里边嚼着。

“你不仅是把我自己一个人丢家里待一整个星期,他们还让你坐头等舱,给你订了空中私人套房?你真是个讨厌鬼。”在翻到下一页之前,安娜掸掉了手上的爆米花残渣。

“我认为这是因为客户觉得让一名孕妇大老远地飞去中东很过意不去。”她开玩笑地说道,把护照和其他旅行证件放在柜台上。出于好奇,安娜拿起那本几乎不见天日的勃艮第护照,认真翻了起来。

“我的美国妻子仍然保留着她的挪威公民身份,我应该为此感到奇怪吗?”显然是一个玩笑话。

“我有多重国籍,你知道的。如果我放弃了挪威国籍,就很难恢复了。而且,我们结婚时,我懒得去申请新护照。”

“为什么封面的狮子拿着把斧头?这对挪威来说好像有点暴力,你不觉得吗?”她对着艾莎护照封面上的挪威盾形国徽说道。

“我忘了狮子代表什么,但斧子代表挪威的守护神圣奥拉夫。大概是这样吧。好了,我可以把它放进旅行袋里了吗?”她向安娜伸出手。

“给。”安娜把护照递给她,就在艾莎要拿到护照时突然把手收回来。

“你得先吻我一下。”她捉弄起艾莎,用护照往自己的脸上扇风。

“我得赶紧收拾好行李,不过我保证今晚......我给你的不仅仅是一个吻。”她把身子贴在安娜身上,要把护照从她手里夺过来。

“那我要先看看预告片,就那么一点点。”一如既往的没耐心。

“好吧。”艾莎让安娜靠在不锈钢冰箱上,给了她一个法式舌吻,伸手抚摸着安娜的两腿之间。

“赶紧去收拾好行李。现在,快点!”她呼出一口气,试图抑制住腰下传来的兴奋感。艾莎咯咯地笑着跑开,回过头来对着安娜傻笑。“我差不多好了。”安娜心里想,有意思的用词。

随后,在尽情享受了最后一晚的肉体欢愉之后,她们不着片缕地躺着床上,身体缠在一起,艾莎紧紧地抱着安娜,指尖抚摸着安娜胳膊上的雀斑。月光洒在她们裸露的皮肤上,她们都没有说话,沐浴在她们近乎完美的性++爱余晖中。安娜想要把握此刻,好好享受这一切,沉浸在她知道明天就不复存在的时光中。

————————————————

公司本来要派车送艾莎去机场,但安娜坚持要送她。她从来不善于道别,艾莎想要说服她让公司的车来接她去机场,这样安娜就不用一个人孤零零地从机场回家。不出所料,安娜极力反对,艾莎最终向这个脾气暴躁的红头发妥协了,同意让她把自己送去机场。终于到了艾莎要搭乘飞机的那天早上,安娜推着艾莎巨大的黑色行李箱向她的车走去。

“你只是要去一个星期,不是要搬过去,对吧?”安娜哼了哼,用尽全身的力气把箱子提起来,她发誓那个箱子里肯定装满了石头。

“哈-哈。非常有趣。”艾莎回答道,她坐在前排座位上,膝盖上放着手提包。

当安娜驱车来到机场的送客区时,她看到路边有一名年轻女子举着一个写着“阿伦黛尔”的牌子。她不情不愿地把车靠边停下,把艾莎的行李拿下来。

“阿伦黛尔太太。我是阿联酋航空公司的萨米拉,我是来接您前往我们的VIP休息室,今天早上将由我为您的旅行提供服务。”

安娜不屑一顾地看了那个女人一眼。倒不是因为她做错了什么,只是这个女人要把她的妻子从她的身边带走,前往VIP休息室。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离婚的家长在把孩子交给在周末时轮流照看孩子的另一个家长。

“谢谢。能等我一下吗?”艾莎回答道,她转过身面向安娜,把她们的手交握在一起。

“请慢慢来。”那个女人站到了不远处,给了她们一些私人空间。

“那就这样吧。我会尽快给你打电话的。飞机要飞14个小时,我可能要到了酒店才能打电话。”

一整天都不能和艾莎说话。安娜觉得这简直就是酷刑,毫无理由,但她却不得不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分享她的妻子,这样他们就可以拥有梦幻般的新海滨大楼。艾莎是她的,该死。她一点都不喜欢和任何人分享她正怀孕着的妻子。即使他们出了大价钱。

安娜看着那个等着带艾莎进入航站楼的充满异国风情的年轻女子,知道她得让她走了。一种被抛弃的感觉涌上心头,这糟透了,安娜看着艾莎的眼睛,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起初她想要忍住,但那只是让她哭得更厉害。听到安娜想要强忍泪水而拼命地喘气,艾莎感到很难过。

“安娜,别。别哭。”她轻轻地用手托起安娜鲜红的脸颊,擦去眼泪,吻了吻她湿漉漉的雀斑。她不在乎那个女人等了多久,她不会就这样离开安娜的。

“过来。”她把下巴抵在安娜的头上,紧紧地抱着她。她知道安娜在告诉自己她是多么的孤独,她会回到一个空荡荡的家。所以在那一刻她只能在她耳边小声的安慰她。

“你并不孤单。我只是离开一会儿,马上就会回来。我会每天给你打电话,一有机会就给你发消息。你这么勇敢而坚强,我爱你,全心全意地爱你。”

这虽然不能带走所有的痛苦,但让安娜稍微好受了一些,她放开艾莎让她离开。不过在此之前,她弯下腰和宝宝说了再见,最后又亲了亲艾莎隆起的肚子。

“我爱你。旅途愉快。”安娜叹了口气,她们的嘴唇最后一次紧紧地合在一起。她向后退了几步,看着艾莎拿起她的手提行李,跟着那个女人进入候机楼,她的目光紧跟着艾莎的金色辫子,直到自动门在她身后关上,然后离开。

————————————————

当艾莎走下狭窄的廊桥时,安娜已经回到家里两个多小时了,一位穿着雅致的卡其色外套的空中乘务员在迎接她,戴着红色筒状帽子,帽子下面是薄纱般的白色头巾。

“欢迎登机,阿伦戴尔太太。我将带您去您的套房。”她边说着,边领着艾莎穿过过道走向在这个大型飞机右侧的套房。

公司跟她说客户为她预定了一个套房,但她没想到自己竟是在一个迷你的豪华酒店房间里飞行。她原先对自己可能会被挤得像沙丁鱼一样的担心立即烟消云散,她觉得这次飞行也许真的很舒适,甚至会令人神清气爽。

“机组人员提醒我,您是我们的贵宾乘客。恭喜您。如果在飞行途中有什么需求请告诉我。我们会竭尽所能地为您提供一个舒适的旅程。”说完,她点点头,走向过道。

豪华套房用浅灰色皮革作为内衬,并镶嵌有琥珀红木,就像是豪华汽车的内部。一台小型平板电视安置在座位前面的墙上,那里同时也是梳妆区,配有一盏金色的台灯和一面圆形镜子,镜子周围环绕了一串珍珠大小的灯。她有两扇窗户而不是一扇,窗户下面有一个装得满满的迷你吧台。所有都不含酒精,这让艾莎很高兴。突然间,14小时的飞行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了。在这之后,她再也不坐不了普通舱了。

艾莎把包放在梳妆台下方的放脚空位里,坐在豪华的皮革座椅上,背后垫了一个小枕头。座位如此舒适,她几乎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她的身体祈求着要休息一下。

地面的城市渐渐消失在远方,当可以使用电子设备时,艾莎从窗口转过身来,决定用她的平板电脑放松一下,做一些开心的阅读。她从包里拿出平板电脑时,发现屏幕上贴着一张带有紫色花朵的卡片。

「打开你的音乐播放app,点击“宝宝”播放列表。然后把这个翻过来,阅读第二部分。-安娜」

她被安娜的惊喜所感动,暗暗地高兴,然后闻了闻这张卡片,她知道这张卡片一定是来自红头发的办公桌,上面还留着她的气味。「嗯...安娜」。

她很想知道红头发在卖什么关子,于是滑开屏幕,打开播放列表,看着留言卡的第二部分。

「这是一些我小时候喜欢的歌曲。你的声音这么动听,必须得让我们的女儿知道。

请学习里面的歌曲,并翻译你喜欢的,你回家后会有一个小测验。

我永远爱你,

安娜」

艾莎把卡片紧紧地贴在胸口,叹了叹气。安娜总是可以带来各种惊喜。时间过得那么快,她都还没有来得及学习哪怕一首儿童歌曲,尽管她非常想要唱给她们的宝宝听。

她从包里拿出耳机,塞进耳朵里,低头浏览播放列表,想从中选一首歌。但没有哪一首歌看起来是熟悉的,于是她决定按顺序听,从我的宝贝(Baby Mine)开始。

艾莎还没有听完第一段,就不得不关上套房的门,在荷尔蒙和情绪的夹击下,悄然流下喜悦的泪水;她的一只手按着颤抖的嘴唇,另一只手放在肚子下面,她能感觉到宝宝的脚在轻轻地晃动。

她内心涌起了太多的情绪,无法专心于任何一件事情。光是安娜在播放列表中花的心思就让她无所适从。这提醒了艾莎,尽管她觉得自己在成为妈妈的过程中有很多缺点,但是她们真的是在一起的。虽然她还不能提起这件事,但她对于自己不能像安娜一样具有传承下来的优秀的育儿技能而感到非常内疚。

艾莎想要成为一个有爱心,关心孩子的家长,而不是像她的父母对她的那样。她的大部分时间都只有保姆和家庭教师陪伴,除了讨论生意或者提醒艾莎无法逃脱的压力外,她和她的父母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亲子时光。但是安娜告诉她,她的过去并不会妨碍她成为一名了不起的母亲。

在开始了激动人心的飞行后,她列出了自己喜欢的歌单,并准备把其中一些歌曲翻译成挪威语,她努力想找到和音乐节拍对应的音节。有一首歌看着翻译起来比较轻松,而且恰好也是她最喜欢的一首,「Blinke Blinke Stjernelill (一闪一闪亮晶晶)」

其它的则不那么容易翻译,或者根本行不通。她很喜欢“你是我的阳光”,这让她想起安娜,但“Du er mitt Solskinn”听起来不太像那么一回事。一首优美的英文歌曲翻译成挪威语后,就好像是一大串听起来杂乱刺耳的单词。

最终她还是找到了一些一种或两种语言听起来都不错的歌曲,期待着回家后可以唱给安娜听,给她一个惊喜。

剩下的飞行比艾莎梦想的还要好。从菜单到配套的睡衣和拖鞋,所有的东西都是五星级的。在享用了她吃过的最多汁的比目鱼之后,她把座椅完全调平成平坦的床,戴上眼罩。舒服得不可思议,让她无法接受自己在飞机上的事实。她在酒店里睡觉都没有这个座位舒服。由于很舒适,她足足睡了7个小时,这也证实了她的猜测:宝宝正在经历一个生长高峰期,随后她在30,000英尺的高空洗了个澡,重新恢复活力。她觉得应该要更多地在迪拜开展业务。

————————————————————————

当安娜听到床头柜上的电话嗡嗡响时,她还在睡觉。她有点想要无视那个电话继续睡觉,但突然想到可能是艾莎。她的漫长等待终于要结束了,更别提她独自一人度过了一个糟透了的夜晚。

「Skype?」

她迷迷糊糊地走到另一个房间拿上笔记本电脑,迅速回到床上,蜷缩在床上和她心爱的人来一个期待已久的聊天。安娜迫不及待地打开程序,导致电脑反应不过来,反而花了更多的时间。

「该死的破电脑!」

终于她打开了程序,并点击艾莎的头像,心急火燎地等着她应答,她在屏幕旁蜷成个小球,脚趾敲着笔记本电脑的边缘。

“早上好,阳光美人!”艾莎满面笑容的待在酒店房间里。安娜不知道在飞机上艾莎发生了什么事,或者只是因为她想念她,不过她看起来,嗯......棒极了。真的很棒。

“艾莎,你看起来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是好的不一样。”安娜说道,并提醒自己艾莎可以看到她的每一个面部表情,如果是那样的话,尽量不要一直盯着她的妻子看。

艾莎看起来确实不一样了。她看上去神采奕奕,令人难以置信,淡金色头发披散在白色的棉质睡袍上,前口袋上绣着酒店的名字。瓷器般光滑的脸上常有的紧张皱纹不见了踪影,她露出了完美的珍珠白牙齿,笑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灿烂。甚至她的笑声听起来也更欢快了。

“谢谢。我度过了一次非常愉快的飞行,至少可以说非常放松。”她从桌子前起身,来到房间的另一边,转着她的椅子,飘逸的金发后露出迷人的浅蓝色眼睛。

“你的房间看起来......不错。我猜他们一定是很喜欢米黄色。”安娜把脸靠近屏幕,想要更清楚地看到那个房间。

“我知道,对吧?我一直很期待阿拉伯之夜的风情,但设计师显然是深深的爱着每一种你能想到的米黄色。这不合我的口味。不过浴缸很棒,很大。这也是我没有早点给你打电话的原因。我进去后就出不来了。”自从她们开始聊天,她的视线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安娜,一次都没有,红头发觉得那双蓝色的大眼睛好像要把她从屏幕里拉过去。至少她希望可以那样。

安娜再次发现自己在盯着看,她的嘴像鳕鱼一样张着,她挪腾着钻回被子里,蜷缩在屏幕旁。好像艾莎就在床上她的身边一样,虽然和真的比要差远了,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我想你了。”艾莎咬着下唇,充满渴望地叹了口气。她这样并没有让安娜好过一点,安娜正伸手去摸屏幕,想要离她更近一些。艾莎不在乎安娜那可笑的发型,也不在乎她眼角的睡意。光是看到安娜脸上可爱的雀斑就让她的膝盖发软。

“天啊,艾莎,我好想你。我昨晚睡得糟透了。没有你在我身边我根本睡不着。”她的声音让艾莎感到心痛。

安娜一整晚都在翻来覆去,瞪着眼睛,直到凌晨。她想念她们渐渐入睡时两人的脚在被子下相遇并缠在一起的感觉。现在没有温暖的身体可以依偎。没有那么多铂金色的头发可以把脸埋在里面以尽情享受艾莎的芳香。

最糟糕的是,艾莎不在就意味着在夜里不能把手放在宝宝身上。安娜不知道艾莎是否知道,但夜晚是她觉得可以和宝宝真正独处的时光。她会等着艾莎熟睡后,蜷在她隆起的肚子旁,满怀爱意地将手放在两侧。希望可以感受到踢腿或者任何一种动静,但最主要是为了感受那种羁绊。她发誓她的手在靠近她的宝宝时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就像被某种无法解释的电流刺痛。她会用最小声的声音,尽量不吵醒艾莎,告诉宝宝她有多爱她,见到她会有多兴奋。

有的晚上,她会像写日记一样对那个孩子讲话,告诉孩子一天发生的各种事情,或者她的感受。这很神奇,一个还在子宫里的人竟会是这么好的倾听者。出于某种原因,她总不自觉地和她的宝宝说上很多话。她可以和她分享关于她妈妈的回忆,并告诉宝宝自己能成为她的妈妈是多么的幸运。这是属于她们的亲密时刻。但是现在只有冷冷清清的空床,她简直不敢想接下来还要度过六个这样的晚上。

“我也即将和你一样。我有一张巨大的床,却没有人和我在一起。”她越过肩膀瞥了一眼那张奢华的铺得整整齐齐的大床。

“看,他们甚至在枕头上放了两块巧克力,提醒我你不在这里。”她仍盯着空荡荡的床。

“不好意思,你刚才在抱怨巧克力?”安娜开玩笑地嘲笑道。

“是的,因为我更想拥有你。”她的声调变得诱人,她倾身靠近屏幕,睡袍的腰带松开了,恰到好处地露出一丝乳沟。

“你拥有我,忘了?只是第二天早上你坐上飞机离开了。”她把双臂交叉在胸前。

“啊,安娜。我要怎么度过整整一个星期呢...自己一个人?”她哀叹道。

“你和你的荷尔蒙都得自力更生了。我想你这周可以练习自爱的艺术。” 觉得自己是被抛弃的那个人,所以拒绝艾莎可以让她感觉稍微好那么一点点。

“顺便问一下,你穿的是什么?那是一件长袖睡衣吗?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样的衣服。”

“我昨晚很冷,好吧。我没有自己专属的艾莎取暖器来取暖。”突然意识到这件睡衣很土气。

“现在就把它脱下来。”艾莎大声的说道。

“哦,所以现在我们在玩命令游戏吗。很高兴又见到你了,荷尔蒙。我好想你。我会把它脱掉,但是我们没有要Skype性+++爱。我得划清界限。另外,我得要做准备去上班了。”她说着,坐了起来,像印度人一样盘起腿,脱下睡衣,扔在地上;露出了她桃色的肌肤,艾莎舔了舔下唇,狠狠的咬一下。

“你在抚摸屏幕吗?”安娜发现自己看不到艾莎的手,问道。

“是的,怎么样。我想你了。”她的手指轻轻地在屏幕上描绘着安娜身体的轮廓,想象着它们触摸的是安娜温暖柔软的皮肤,而不是冰冷的屏幕。如果她说她的荷尔蒙没有超负荷运转,那她就是在撒谎,不过她同时也觉得小别胜新婚。

在一起生活了六年多之后,待在一起对她们来说是自然而然的,以至于忘记了想念对方是一种什么感觉。艾莎回想起她和安娜刚开始约会时,她们无法忍受分开。她们的公寓放着彼此的东西,因为她们总会不可避免地说服对方留下过夜。安娜常在早上有重要的考试,或者艾莎不得不早早起床去上班,但是她们就是不愿意分开。一次告别会演变成好几次,随后就会不知不觉地变成一个激情的夜晚,然后第二天早上在相互拥抱中醒来。

现在她们住在她们自己的家里,只要不上班时都待在一起。她们很少单独和朋友出去,更倾向于两人一起行动。

艾莎忍不住想,这次的旅行对她们俩来说可能是件好事。她可以有一些时间整理思绪,而安娜可以出去参加一些社交活动,喘口气。

“我不想破坏这一刻,但我要去洗澡,准备上班了。”

“你要去洗澡。真是给我留了一个好的念想。好吧,别忘了我比你早11个小时,所以我可能只能在你睡觉之前和之后和你说话。”艾莎提醒道。

“在你走之前等一下,把你的睡袍脱掉一点。”安娜说道,金发女郎露出困惑的表情。

“我想你说过不要网络性+++爱。”

“是的,我是想和宝宝说话。站起来,把它脱掉一些,让我能看到你的肚子”。艾莎照做了,她的肚子填满了安娜笔记本电脑的屏幕。

“嗨,宝宝!我是妈妈!你的另一个妈妈。我想你了。”安娜用一种似乎她天生就有的妈妈语调说道。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