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十八章-1

作者:ilm888
更新时间:2020-07-27 10:44
点击:42
章节字数:76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安娜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才从前一天晚上的迷糊行为中恢复过来,她的早上是和佳得乐以及泰诺一起度过的,用来压住口干和反胃的感觉,安娜决定让自己做些有意义的事情,于是翻看起艾莎放在她办公室里的一些儿童房的设计图。它们还没有成型,但艾莎已经明显打磨出了一种风格,似乎很好地融合了她们的个人喜好。艾莎把墙漆颜色的决定权留给了安娜,也就是说儿童房的风格将由她来定调。

她把钉在板子上的各种样本和剪报翻了一遍,发现艾莎似乎想用米白色家具及粉色装饰来突出房间的氛围。安娜一直想在她们定下名字后把名字的大写字母挂在婴儿床上方,艾莎挑选的一张图片上有精致手写体的字母组合。

尽管她们有着不同的品味,不过安娜从不介意听从艾莎的安排。她的风格独一无二且复杂精致,她喜欢把对称的曲线及图案与宏伟的冰川色调及丰富的淡紫色结合在一起。艾莎完成了她们房子绝大部分的装饰,安娜也乐得这样,这总是可以得到很多赞赏,说这个地方看起来既温暖又现代。几乎就和艾莎本人一样,美丽但平易近人,带着皇家风范,却又充满戏剧性。

她扫视了一圈整洁有序的办公室,发现了一叠各种各样与婴儿有关的目录,整齐地堆放在书架的一层架子上。

她翻开Pottery Barn Kids(译注*美国知名家居制造和销售商)的目录,嘴里咬着她的红色辫子,安娜看到有些东西被艾莎圈了起来,另一些东西上画了可爱的小心心,她想艾莎一定是非常喜欢这些东西。

安娜一直沉溺于自己因为不能怀孕而失去的东西,却没有意识到艾莎可能发现了她自己从未想象过的快乐,只是她可能过于内疚而不能和安娜谈起。

她看了看办公室书架上的书,有育儿书籍,服装目录,分娩书籍,哺乳书籍。每个架子上都有和母亲相关的东西。

这时安娜突然意识到,艾莎怀孕后她虽然一直在她身边忙前忙后,她们共同经历了成为家长的激动时刻,但她并没有真正思考过或者和艾莎谈论过她怀孕的感受,情感上的感受。她在一个没有童年,与父母很疏远的环境下长大,而现在她要把一个生命带到这个世界上,为她建立一个家庭,她的感受是什么样的。安娜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期待小组会的伴侣之夜。她们都彼此隐瞒了很多事情,是时候相互袒露心声了。只要再过几天,她便可以卸下肩上的重担。

红头发站在艾莎办公室的中央,双臂抱在胸前,眼睛盯着她打印出来的艾莎和她父亲的调查报告,静静的思考,心情沉重地咽了咽口水。

她从艾莎的报告中几乎没有得到什么新东西。除了她们的房子和车子,她没有任何债务。她的信用评分很高,几乎每一项都要超过“优秀”。她在卑尔根的家庭避暑别墅出生,在奥斯陆长大,安娜在谷歌地球上看到了她在奥斯陆的房子,几乎和她小时候所在的郊外街区一样大。没有小学或高中出勤记录,可能是因为她请了家庭教师。没有罚单,没有违法行为,过去也没有婚史。从报告来看,她是个完美的女孩。

阿格达的调查报告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过安娜通过进一步的搜索发现的东西却让她内心备受折磨。她不知道该怎么告诉艾莎。她甚至无法想象她要如何去提起。但是她知道她别无选择,她最终还是要告诉她,而她对此很害怕。

——————————————————————

在世界的另一端,太阳刚刚升起,沿着迪拜码头照耀在艾莎所住酒店的上空,炽热的沙漠阳光洒满房间。飞机上的迷你套房某种程度来说比她的酒店房间还要好一些,这有点奇怪,不过它也已经非常舒适了,豪华程度不相上下。

其中最棒的一点是,它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无敌视野,可以看到闪闪发光的码头,平地景观一览无余,如果第二天早上艾莎可以和她的客户达成协议,那么有一天她的构想将会在那里升起,延伸至阿拉伯的天际线。

不过,工作是第二天的事,今天她安排了很多行程,可以让自己陶醉于迪拜黄金露天市场和Jumeirah清真寺等古老世界的魅力中。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去做,要去看,只是她的身体可不允许她把心中所想全部完成。每天在附近散步时她都已经很难跟上安娜的步伐,参观这座城市的计划可以说是个雄心壮志。

柔和的光线透过透明的白色窗帘照进来,唤醒了艾莎,现在她的一天都要从早上去洗手间开始。她现在能感觉到宝宝的活动了,她发现太阳一出来,宝宝就会变得很吵闹,会不停地踢她的膀胱,直到她最终屈服,去上厕所。显然有人喜欢独占里面的空间。最近她甚至觉得她不再需要闹钟,因为宝宝似乎在她该起床的前半个小时就醒了。

她重重地坐在枕头般柔软的床上,伸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想看看天气情况。令她沮丧的是,每天的最高温度都接近100华氏度(译注*约等于37.78摄氏度),这让她更难以决定该穿什么;别忘了,她必须得把胳膊和腿遮起来才能进入清真寺。

怀孕带来的额外热量以及身处沙漠之中,她不知道自己如何能忍受酷热,但她觉得为了这个一生中难得的机会来看看这座城市,做出一点小小的牺牲也无妨。

在把水、零食和清真寺替换的衣物装进小跨肩旅行包后,她穿着MaryJanes运动鞋下了楼,在快餐店里吃一顿必不可少的早餐。

她从不喜欢早餐吃得太早,但随着孩子长得越来越快,她早上六点就饿得不行。幸运的是,这家餐厅24小时营业,她吃了煎蛋卷和一碗水果,然后前往码头乘坐水上出租车。

艾莎这次冒险的第一站是迪拜河畔的黄金露天市场。酒店服务员告诉她,如果她想体验真正的阿拉伯街头市场,就要去那里。虽然她只是要询问她准备去的景点的具体情况,但酒店服务员在艾莎出发之前还告诉了她一些小贴士。

首先,她得知,迪拜是一个几乎没有犯罪的城市,即使是单身出行的金发女郎,且身处一个男人居多的城市,她也不必担心被抢劫或挟持。他还叮嘱她,她一定要做好准备,来面对露天市场里那些有时很咄咄逼人的商贩,而且讨价还价是稀松平常的,只要她觉得不合适随时都可以离开。

心里有了这么个谱后,武装起自己的表情,她走向阳光普照的码头,搭乘水上出租车前往黄金露天市场。

当水上出租车抵靠码头时,她有点失望,因为它就和迪拜这个城市一样,光鲜亮丽,充满了未来主义色彩。登船后,她还发现每个座位的头枕后面都有一块显示屏,这很奇怪,因为乘船到露天市场只需要10分钟。她一心向往的是那些不那么奢华、更为传统的东西。

沿着海岸进入小河湾的路程令人叹为观止。清晨琥珀色的阳光照亮了天际线,小型水上出租车在水道上呼啸而过。唯一的不足是水面波涛汹涌,让她想起了怀孕初期的恶心感。

因为是一大早,船上空无一人,艾莎觉得没有安娜的独自冒险有点怪怪的。她想知道她在家里做什么,也许是睡觉,或者也在做同样的事情,想着这一刻自己在做什么。

没有安娜的生活无聊透顶。她情不自禁地想,如果安娜在这儿,她一定会站在前面和司机聊天,努力和船上的每个人交朋友,还会让艾莎摆出各种傻乎乎的姿势,拍下数不清的照片。如果安娜不在这儿,那她至少可以告诉她,她在想她。于是她拿出手机给安娜发消息,这样就不会把睡得死沉的她吵醒。

「想你了。多希望你也在这里。Xoxo」

船停靠在河湾边,她沿着狭窄的街道来到一个古旧的木制牌匾前,上面用英文和阿拉伯文字写着“迪拜,黄金之城”,标志着露天市场的入口。一个接一个的橱窗里陈列着闪闪发光的黄金珠宝,就好像迈达斯国王亲自摸过了市场的每一寸土地。

当酒店服务员说商贩们咄咄逼人的时候,可没在开玩笑。艾莎在露天市场里只待了不到五分钟,就有好几个店主走向她,想要把她拉进店里。

“来吧,我的朋友。你想买什么?”这是标准套路,他们都大声的嚷嚷,试图拉她的手臂,让她去看他们店里展示的琳琅满目的商品。这让艾莎回想起她大学的第一周,那时她几乎不得不用棍子把那些男人打发掉,愚蠢的兄弟会男孩们不知道她一丁点兴趣都没有。

她沿着长长的走廊走下去,礼貌而坚定地拒绝每一个走向她的商贩,在不打断步伐的情况下把他们的胳膊从她身上移开。

她经过一家商店时,门口站着一个年轻人,他没有试图靠近她,只是微笑着说早上好。她抓住这个机会,在不被骚扰的情况下真正看到了商店的内部,她走进商店,这家商店因数不清的展示架上所陈列的金子而金光闪闪,她就好像跨过了通往珠宝天堂的大门。

“如果你需要什么,或者想看什么,尽管告诉我。”那个人微笑着,站在商店的里边。

“你要有宝宝了?”他问道。

“是的。八月份。”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穿着的宽松上衣,这用来掩饰她的肚子的。不过这个伟大的计划到此为止了。

“你和你丈夫一定很兴奋。”他又笑了笑,并点点头。

“是妻子。我的妻子和我。”一排排镶嵌着完美光滑宝石的24K金手镯令她目不暇接。这并不是她第一次纠正别人,她的配偶是个女人。

“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这里还有戒指和项链,如果你想给她买点什么,也许可以带些回去。”一个明确的建议。

“我知道你的把戏了。不过我是要给她带点东西,只是我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我想看看你有什么。”她朝那个男人笑了笑,然后跟着他走到一堆能把人眼睛闪瞎的金戒指前。她可能看起来只是个金发美人,但这个卖家并不知道她的一生都用来训练如何与有权势的男人做生意。这家伙还差远了。

“你知道她的尺寸吗?”

“我想是四号。”

“这些都是四号的。我让你慢慢看。我知道美国人在购物时喜欢保护自己的隐私。”

「哇,他在销售上确实有一套。」

那里有成百上千枚戒指,其中的大部分都太俗气了,安娜是不会戴的。但是在展示柜的顶部有一个镶有三颗圆形钻石的小黄金戒托。她想了想,三颗钻石,而她们很快就要变成三口之家了。

“跟我说说这个吧。”她转过身来向卖家说道,边欣赏着她手上的戒指。

“这是24K黄金镶嵌了3颗半克拉的钻石,每一颗的内部都没有瑕疵。”他把戒指戴在她的手指上,举起来对着灯光,它像夜空中的星星一样闪闪发亮。

“内心完美无瑕。这就是安娜。多少钱?”她做好讨价还价的准备。

“通常我都卖三千美元,但是给你,两千美元。”他说道。

「两千,好的,来吧。」

“1500美元,可以的话我现在就掏钱。”她满不在乎地眯起眼睛,却又闪出一丝腼腆的微笑,想让交易更加顺利。她完全可以用2000美元买下,但现在她想要一个更好的价钱。

“1800最低了。”他回答道。

“嗯。你知道吗,这是我进的第一家店。也许在我做出草率的决定之前,我应该再转转。”说着,她把戒指放回到夹座上,然后向门口走去。

“你是好人,这位小姐。1600美元。”

“我都快走出门了。1300,我会回来的。”她咧开嘴笑得更开心了。她喜欢这样。卖家一声不吭的考虑着她的出价,双手背在身后。

“好吧,那我走了。”她比自己以为的更擅长这个,而且还蛮有趣的。

“1400美元,这是底价了。”

“成交,”她得意洋洋地笑着说道。

在为安娜又挑选了一些礼物和买了一条飘逸的白色头巾用来参观清真寺后,她回到码头继续她的冒险,搭乘了一艘看起来更为传统的水上出租车前往小河湾的另一边。

马达的声音十分吵杂,但是她喜欢这艘旧木船,即使船上没有栏杆,实际上是什么都没有,只有风可以防止人们翻进河里。

上岸后她排队等出租车,在地图上查看清真寺的位置。除了今天,她就没怎么离开过酒店,并不知道迪拜的出租车都是法拉利。每一辆都是芥末黄色,在咆哮的车身侧面印着经典的棋盘图案,引擎盖上也带着经典的跃马车标。在迪拜,奢华是永无止境的。当司机打开剪刀门,艾莎忍不住笑了,车门垂直向上倾斜时,她的脑袋也跟着开心地抬起来。

他们向清真寺驶去,发动机的轰鸣声惊吓到了宝宝,艾莎双手不停地划圈安抚她,她才慢慢平静下来。她选择坐在后座,这样她就可以在裙子下面套上一条打底裤,在上衣外面套上一件长袖衬衫,最后围上新买的头巾,金色的刘海从她脸颊的一侧露出来。

稍稍落后于原定计划,她跑着加入了正在清真寺前集合的每天一次的参观团。排上队后,她沉浸在清真寺错综复杂的细节构造中。伊斯兰建筑是她在学校里没有多少机会接触的东西,所以可以观摩和体验她很兴奋,而且她知道,即使安娜和她在一起也不会想看这些东西。她可能会更喜欢迪拜购物中心或者众多水上公园中的一个。但她一定会喜欢那辆法拉利出租车。

他们的观光之旅从高大的宣礼塔(译注*又称光塔或是唤拜塔,是清真寺常有的建筑,用以召唤信众礼拜)开始,顶部有着巨大穹顶的纯白色建筑环绕在宣礼塔周围。艾莎就像来到了天堂,她热爱学习新知识,尤其是与建筑有关的。

清真寺内部一扇扇用阿拉伯书法装饰的尖拱门依次排列,这正是艾莎希望在本次旅程中看到的东西,而不是迪拜那些繁华的商业区。墙壁和天花板上都装饰有丰富的图案,这些图案在伊斯兰建筑中很常见,导游说这些图案代表无限的可能性。作为一个图案装饰的爱好者,她喜欢可以在与自己的文化相隔遥远的文化中找到关联性。

参观结束后她觉得自己的创作灵魂得到了滋养,虽然身体表达了不同的意见。她决定今天的行程到此结束,回到酒店吃了一顿姗姗来迟的午餐,然后一直等着可以给安娜打电话,希望她已经从宿醉中恢复过来,有一个更好的状态聊聊天。

——————————————————

第二天早上,当艾莎展示她新买的工作套装时,安娜像被粘在了屏幕上一样,她从办公桌后退几步,露出精致的黑色铅笔裙和上装。

“老天。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衣服。你是怎么在孕妇区发现这个的?”安娜问道,眼睛打量着衣服合身的剪裁。

“我没有,这是定制的阿玛尼。我让他们在里面做了个肚带。在这里你得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她神采奕奕,踮起脚转了个圈,辫子跟着甩起然后落在左肩上。

“嗯,让我大饱眼福。你要去工作而我却准备睡觉,这真是太奇怪了。”安娜边说边把笔记本电脑放在床上艾莎的那边,然后爬上床。

“我知道。我回去后将会有严重的时差。我昨天给你买了很多好东西,不过你得等我回去才能看到。谢天谢地,他们下周给我放假。”她转了转眼珠,翘起一条腿在身前,脚后跟靠在微微肿胀的脚上。

“那你今天到底要做什么?我有点不好意思问,但我不知道你穿这么隆重是为了什么。”

“今天要最后签订设计计划。他们要签署并启动每一份蓝图和合同,所以这得花上点时间,不过弄好后交易就算完成了,就可以确定开工日期了。更重要的是,我就可以回家了。”她换了换脚,语气听起来轻松多了。

“我简直等不及了。” 安娜度过了一个疲惫的周末,她把头重重地靠在枕头上,努力不要闭上眼睛。她打了个哈欠,看着艾莎大步走向椅子那,仿佛走在米兰的T台上。

“艾莎,我能问你一些事情吗?”她小心翼翼地问。

“说吧。”

“你回来后,我们能不能着手解决我们的事情?”

“我还以为我们在解决......我们?”她皱起眉头,双腿交叉放在桌子下面。

“是的,但我的意思是再努力些。我们还有不到四个月的时间,我认为我们应该在孩子出生前有个更好的进展。你不觉得吗?”

“安娜,我不可能在四个月内全盘托出并处理好我的过去。我说过我需要时间。这可能要好几年。”她的目光从安娜身上移开,转向她的双手,看着它们抚平腿上的裙子。这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她不想谈这些。如果非要说的话,那就是她觉得时机还不到。

“我说的不光是这件事。我知道有些事情你没有告诉我,但有些事情我也没有对你坦白。你回来后会有一个伴侣之夜,我只是想充分利用它。”

“等我回去我们再谈。我保证。我马上就要去工作了,而且我的荷尔蒙也让我现在没法谈论这个。我还有工作要做,这次会议真的很重要。”她冷淡地说道,这使得安娜离开了屏幕。艾莎怎么能这么快就从开心变成了冰冷,这真是太神奇了。安娜觉得一定是因为她的压力很大或之类的。

“对不起,我要睡觉了,我们总是在这个点聊天。你正全副武装地处于工作状态,所以不管怎样,提起这个话题毫无意义。我明天再跟你谈......对你来说应该是今晚我猜。”她太累了,没有精力去计算时差。

“我们会谈的,我保证。做个好梦。我爱你。”她合上笔记本电脑,目光停在桌子后面的镜子上。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身着光鲜亮丽、价格不菲的黑色套装,带着严肃而坚毅的表情,她正准备促成一笔大买卖。她有时会讨厌这种表情。每当她做出这种表情的时候,看起来很像她的父亲。她就像她父亲多次对她做的那样,把安娜拒之门外,想起来就让她感到恶心。但是安娜总是不屈不挠地逼迫她。每次艾莎觉得自己在敞开心扉的时候,她都不满足,还想要更多。她打开了箱子,做了krumkaka。她还把儿歌翻译成了挪威语。但这些还不够。永远都不够。

她把纤细的手指按在两边的太阳穴上,闭上眼睛,把这些思绪推到脑子的最深处。她今天确实有工作要做。而且要求她处于最佳状态。这个客户对公司、对她来说都非常的重要。宝宝的兴奋给艾莎职业生涯中可能达到的最伟大成就蒙上了一层阴影。如果客户认可她的设计,她的设想将永远成为迪拜天际线的一部分。当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她就一直梦想着拥有这样了不起的东西,她不会让机会溜走。

————————————————————

会议结束后,艾莎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迅速走进电梯,匆忙下楼来到大厅,在别人看到她之前冲进最近的洗手间。一进去,她就走到最后一个隔间,关上身后的门并锁上,她的情绪开始失控。客户的话仍在她的脑海里回荡,她是多么有天赋,她的设计是多么的引人注目,他们是如何惊叹于如此宏伟的天堂般的建筑。

她单枪匹马地卖掉了公司史上最精致、最昂贵、最有声望的设计。但她的成就感被她父亲严厉的声音打碎了,那些声音一直在她的脑海里回响;他总是告诉她,她的才能是一种浪费,她是一个废物,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空想家。

她提醒自己,他是错的,显然,她身边的每个人都对她创作出违反地心引力的艺术作品的能力感到敬畏。但不管她获得多少成就,他的话永远都不会从她的记忆中消失。她一直在想,为什么她的家人不能像别人一样看待她。其他人如果能达到她所拥有的成就的十分之一,他们的父亲都会为此而自豪,但她的父亲不会。为什么他就是视而不见?她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他不能像其他人一样视她为珍宝和财富?

她的背紧紧地贴在墙上,双手以一种自我安慰的姿态抱在胸前,泪水顺着脸颊流下,她抚摸着自己的手臂,低下头。蓝图夹的带子从她肩上滑落,砰地一声掉在地上。

她想给安娜打电话,但是已经是半夜了。不是说安娜会介意,只是她不会理解是什么让艾莎不高兴。安娜从来都不知道艾莎和她父亲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她也帮不上忙。

唯一能把艾莎从自己情感的海洋中拉出来的是她的宝宝,她在疯狂地扑腾。她的肾上腺素和激动的情绪引起了宝宝的注意,她不停地扭动和踢腿。

“对不起,对不起,没事了。”

她解开上衣的扣子,双手抚摸着腹部,试图安慰宝宝和她自己。她的手指轻轻地在她最后一次踢的地方抚摸着,一只脚猛地踢向她,她不由地感到惊叹。不管她的手放到哪里,宝宝都会跟随着做出轻微的反应并踢一下。她破涕而笑,通红的脸上出现了笑容,而不再是紧皱着眉。

“你是在跟着我吗?

Jeg føler deg."(我感觉到你了)。”

她的肚脐下方出现了一连串噼里啪啦的击打,回应她悦耳的声音。

她才刚刚习惯感觉宝宝活动的刺激感,但是这个...这简直是天赐之福。她们通过踢腿交流,有着一种深深的羁绊。

就在她们之间。

她们是一体的。

她停止了哭泣后,父亲的声音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母亲和孩子之间的对话。

“我爱你。

Jeg elsker deg så mye"(我很爱你)。”

她小声的说着,闭上眼睛,把头靠在墙上,手仍然紧紧贴着肚子。随着艾莎慢慢做了几次深呼吸,宝宝的动作变得流畅和平稳下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