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番外一

作者:猫橙
更新时间:2020-07-23 11:58
点击:431
章节字数:21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番外一 与树相拥而眠的三个夜晚

从父母去世起,我便有了做噩梦的习惯。梦的种类繁多,梦境的场景也从战国时代延伸至不曾存在的科幻世界,只是每一次,我都被迫在坠落的失重感中惊醒。午夜梦醒的感觉极差,干涸而疼痛的嗓子,浸满了汗水的睡衣,以及那些从梦境追到了现实世界的残影,无一不使我感到恐惧。弱小无助,孤苦无依,刚刚失去父母的我经常在梦醒时分哭泣。还是个孩子,却要接触到成人都无法承受的真相,迷失在仇恨与恐惧之中,我险些失去自我。

第一个夜晚,是一个普通的,被鬼魂逼迫到无路可逃,最终醒来的夜晚。我弯曲着双腿坐在床上,怀里是被汗水和泪水浸得潮湿的被子。窗户开着,窗帘被夹杂着春日樱花香气的夜风吹起一角,但那味道却让我回忆起之前的噩梦,一想到那个在樱花树下死去之人幻化成的鬼魂,我便又惊出了一身冷汗。

“姐姐,”树的声音从房门处传来,我转过脑袋,只看见一个小小的黑影站在门前,“姐姐,要开灯吗?”

“不,不要!”我声音颤抖地拒绝了妹妹的好意,相比于被黑暗裹挟的不安,我更害怕自己现在的样子被树看到。在树的面前,我只能是个坚强的姐姐。

树没有开灯,她在轻柔的脚步声中向我走来,之后,她爬上我的床,帮我将卷成一团的被子摊开。她将我按在床上,双手一扯,便将我们两人罩在了被子下。树的身体很暖和,想来是一听到响声就从她的被窝里跑了出来,我抱着她,心脏跳动的频率渐渐缓慢下来。

“睡吧,姐姐。”我听见她用软糯糯的声音安慰着我,妹妹的声音远比任何安眠药都有用,于是我闭上眼睛,进入梦乡。

树没有拆穿我,我还是她最坚强的姐姐。

......

刻在记忆深处的第二个夜晚,是在那家温泉旅馆内度过的。夜已深,和室内只能听见我和树的呼吸声。耳边的温热气息无时无刻不提醒着我,我的妹妹,我的恋人,此刻正从背后抱着我。若是以往,被树抱着的我肯定能睡个好觉,但这一次,伴随着身体各处的悲鸣,我甚至无法闭上双眼。我盯着墙壁,窗外的月光将窗帘的影子投在墙壁上,黑漆漆的影子摇晃着,搅得人心烦意乱。我并不后悔将自己完完全全交给树,这是无数次深思熟虑的结果,导火索早已铺设完毕,只是恰好在此刻被引爆。只是,原以为会得到解脱的状态并没有到来,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无所适从的迷茫。

毋庸置疑,我爱着树,但我很清楚,我对树的爱绝不似她对我的爱那般强烈。树的爱是夏日的烈阳,光芒刺眼而温度灼人,那种带着力量的爱,是我无法承受的。与她对视时,那双橄榄绿眼睛里透露出的,是带着赤裸裸的侵略意味的目光,她用那双眼睛告诉我她的爱,也用那双眼睛表达着她的欲望。回应她啊,我听到潜意识的咆哮,但无论怎么努力,我都只能挤出一个僵硬的微笑。我不够爱她,我早该意识到的。

树似乎将我抱得更紧了些,那只搂着我的手臂将我勒得喘不过气。我迫切地想要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于是我掰开她的手腕,挣扎着爬出被子。跪坐在窗前,将窗帘拉开一条缝隙,任凭清凉的月色占据和室一角,也就是此刻,我听见树的低声梦呓。

“姐姐......”我回过头,只见微弱的月光勾勒出她那孩子气的脸庞。那是我的树,无论从何种意义上而言,她都是我的树,我已经完全地拥有了她,没有什么能将她从我身边带走。只是,我并未被独占着这束光的快感包围,恰恰相反,我的心中涌起了罪恶的失落感。虽然我曾试图将她远远推开,但我败给了自己的欲望,现如今,我囚禁了她,因为一己私欲毁掉了她。我的树,我在这世界上唯一的珍宝,再也无法堂堂正正地站在阳光下享受世界的美好。

但她不知道。

我将目光聚焦于她的脸庞,她的嘴角微扬,似乎正做着什么美梦。

她不知道,她还什么都不知道。

冰冷的月光洒在身上,与此同时心脏被锋利的刀刃划开,将尚且无法认清事实的树拖下水的我,捂着嘴发出了低声的呜咽。

......

第三个夜晚依旧是在家中度过,在那张曾经属于父母,之后属于我的床上,树像只发了疯的小兽,肆无忌惮地在我的身体各处留下独属于她的痕迹。她受了刺激,只是那时的我尚未理解我的小恋人那极强的占有欲,现在想来那晚发生的事情多半是因为我对她那位名为白井绫理的朋友的态度。

在无数次的求饶得不到回应后,我放弃了这徒劳的行为,树在这方面有着莫名的固执,就好像只有通过做这种事情,她才能从我这里获得安全感。在被侵犯的疼痛中我模模糊糊地听见了午夜的十二下钟响,新的一天就在这夹杂着不堪欲望的时刻到来了。不知过了多久,占据了身体中心的外物被树抽走,只留下唯一的感觉,疼痛。树将沾满了粘稠液体的手指在我面前晃了晃,伴随着耻辱感一并涌上心头的,是委屈。

“疼——”我不明白我的树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就像在惩罚我一样的事情,我将我的委屈与不满转化为无助的悲鸣。

但我从未料到这一声呻吟会彻底改变我们两人未来的轨迹。泪眼朦胧间,我看到树的动作顿了顿,紧接着她露出了惊慌失措的神情。她用颤抖的声音说出令我大脑短路的话语,混乱中我明白她懂了,她终于明白了我们之间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关系。但紧接着听到的话语却险些使我崩溃,她说她要走。不,这绝对不可以。现在的树于我而言,就像氧气,一旦失去了她,我就无法活下去。

我抓住树的手,但这小小的动作抽干了我全身的力气,我只能紧紧抓着她,说出杂乱无章的挽留她的词句。她呆住了,片刻之后她反握住我的手,跪在地上发出无意义的疑问。这一次,她彻底明白了。

夜已深,她爬上床抱紧了我,我知道,这之后,我们再也不会分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