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chapter 12

作者:猫橙
更新时间:2020-07-23 11:58
点击:453
章节字数:42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树前辈!”伴随着少女惊喜叫喊声,一个黑色的身影向树扑来。

握在手中的两张电影票悄无声息地掉落在影院大厅铺着毛毯的地面上,树被这个莫名其妙的来袭者弄得不知所措。这本是个平常的周五夜晚,恰好拿到首映场电影票的树邀请没有加班计划的姐姐来电影院观看最新上映的电影。作为经常出现在人们视野中的公众人物,树自然是棒球帽口罩全副武装,但即便是这样,她还是被人认了出来。不过幸好,扑进她怀里的少女不是什么狂热粉丝,而是她在事务所的后辈绫理。这位年纪轻轻的后辈不但外表出色,演技更是能够媲美年长她许多的老一辈演员,因此,出道的这几年,她已经接下了近十部作品。树能得到首映场的电影票,也是因为绫理是这部电影的主演之一。

“树前辈能来看绫理的作品,绫理很开心!”同样带着口罩的黑发女孩赖在树的怀里,用头顶的发蹭着树的下巴。只是树自认为两人虽然已经越过了互称姓氏的客套,却还没有达到如此亲密的程度。与自己和姐姐不同的洗发水味充斥着鼻腔,树感到不适,甚至有些反感,在树的潜意识里,她的拥抱是独属于姐姐一个人的。

“树?”端着零食和饮料走来的风沐浴在昏暗的灯光里,她停在两步之外,惊讶地看着妹妹和她怀里这个不知从哪冒出的人。

“树前辈是和别人一起来的吗?”终于放开树的绫理转过身,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面前这个与树面容相似的女人。

她不是别人,她是我的姐姐,我的恋人!内心的不满无处发泄,树用沉默回应着这位放肆的后辈。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搂搂抱抱还被姐姐撞见就算了,竟然还用“别人”这个词来称呼自己的姐姐,树只觉得自己对这位后辈积攒几年的好感度降到了最低点。但耳边突然传来的熟悉声音却让树瞪大了眼睛。

“你好,我是树的姐姐,犬吠埼风。”端着托盘的风微微弯腰向黑发女孩问好。

“姐姐好,我是白井绫理,树前辈的同事。”绫理向年长些的女性鞠了一躬,许是感觉到原先自己的问法有些失礼,女孩弯腰的幅度比普通的问候礼仪大一些。

“白井......绫理,你是这部电影里扮演女二号的白井小姐?”有着提前查看预告片习惯的风很快便意识到面前的女孩在电影里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风和绫理就这么当着树的面攀谈起来,反倒是联系着两人关系的她更像个局外人。姐姐挂在脸上的微笑并不像是装出来的,时不时点头的动作更表明了她对这场谈话的重视程度。明明亲眼看着这个女孩抱了上来,却还能如此自如地与对方交谈,到底是该说姐姐心胸宽广,还是说姐姐根本就不在意这些细节。但这似乎说不过去,姐姐曾经多次当着她的面拒绝了其他人的亲密动作,难道那只是顾忌自己的感受。是电影院的播报声打断了面前两人的谈话,提示进场的女声将树从胡思乱想中唤醒。

“抱歉,我们先走了。”起身拽住姐姐的手臂,树留下一个公关式的微笑。

“树?”手臂被妹妹拉扯着,原本立在托盘中央的薯条盒随着身体的前倾倒下,将还带着烤箱温度的薯条洒了一托盘。风总觉得树这一下用了很大力气,证据就是她的手臂此刻正隐隐作痛。但她没有反抗妹妹,只是顺从地被她拉着前进。

进场时影厅已是一片黑灯瞎火,依靠着手机的微弱光芒找到两人的座位坐下后,树摘下了罩在脸上的口罩。周围观众的窃窃私语让她心烦意乱,因佩戴口罩而不适的身体也尚未恢复过来,树只觉得酝酿了一天的好心情被全数冲散。斜过目光看向坐在身旁的姐姐,风正像个没事人一样拈起一根薯条送入口中。坏脾气的女孩伸过脑袋咬住那根一半塞进姐姐嘴里一半还停留在空气中的薯条,薯条在空中段成两半,树吞下它,用带着怒气的眼睛看向姐姐。

“树还像个小孩子一样。”露出无奈笑容的人揉了揉她的脑袋。

尚未来得及组织语言便被突然响起的开场白打断思绪,树低下头黯然神伤。看到自己被陌生人那样抱住竟然一点儿都不生气,姐姐是不会吃醋,还是根本就无所谓。

伴随着抒情的片尾曲,树一点一点将意识从电影中的世界抽离。男女主角有情人终成眷属,单恋女主角的男二号屈服于现实,和一直憧憬他的女二号生活在一起,只是在树眼中,这对拼凑在一起的情侣之间根本没有爱情。

“白井小姐的演技真的非常出色,女二号的痛苦被她表现得淋漓尽致。”伴随着风的评论声,灯光亮起,周围的观众纷纷鼓起掌。

“树能和这样的人成为朋友,姐姐为你高兴。”那言语间透露出的是不带任何嫉妒意味的赞扬。

“是吗?”露出笑容的树只觉得心揪了起来。“果然爱情都是自私的啊。”她想起电影里男二号的台词。但为什么与姐姐相处的这些年来,无论是被迫与事务所的同事营业,还是类似于今天的事件,她都不曾在姐姐眼中看到过一丝嫉妒的表情。

树不曾怀疑过自己在姐姐心目中的地位,姐姐爱着她,只是,姐姐真的是“爱”着她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些日日夜夜间的点滴相处,那些拥抱那些亲吻那些夜深人静之时发生的事情,又该怎么解释呢?鞋跟敲击地面发出响声,她努力模仿着姐姐的步伐,却发现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两人的脚步声重叠。

回家途中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姐姐安静地开着车,坐在副驾驶位的树昏昏欲睡。迷迷糊糊间女孩的脑袋耷拉着碰到车窗,碰撞的痛感刺激着树流下眼泪。如果姐姐不爱她,该怎么办呢,自潜意识内浮现的问题尚未得到回答,车子便停在了楼下。

下车、回家、洗澡、吹干头发。将浴室让给姐姐后,树无精打采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了灯躺在床上,树却翻来覆去无法入眠,愈是困惑,想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心情便愈加急切,翻身起床,穿上拖鞋,头脑发热的女孩走出了自己的房门。听不到卫生间传来的水声,她知道姐姐已经洗完澡回房间了。真的要去吗?但只是犹豫片刻,树便迈开步伐,走进一旁姐姐的房间。

发尖还带着水珠的人正赤裸着身体站在打开的衣柜前翻找着什么,只留给树一个侧影。暧昧的暖光下,她丰满的胸部随着手臂的不断抬起摇晃着,水滴越过凸起的肩胛骨,沿着腰部的曲线一路下滑。刚从浴室出来的人皮肤白里透红,附着在身体上的水珠更是像故意挑逗着树一般地在那光滑的肌肤上滑动着。脑中严肃的气氛被这诱人的场景破坏的一干二净,心神荡漾的女孩咽下口水,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没有任何防备的人被她揽住身体,那双翻找着衣物的手立刻防御性地护在了胸前。

“姐姐,”自后方抱住姐姐的女孩低下头便在姐姐泛红的肩头留下小小的牙印,“该休息了。”

树没费多大功夫便将姐姐压在松软的床垫上。面前人极力躲闪着她的目光,身体也不住地颤抖着。

“别怕。”食指按在姐姐的嘴唇上,之后一路下滑长驱直入。树听见身下人破碎的呻吟和低声的求饶,但她并不准备放过她。今天的她一点都不温柔,她只想听见姐姐为她哭泣,为她筋疲力尽,这样的姐姐是独属于她一个人的,没有人能抢走。至于为什么这样做,树也不清楚,她只是被极强的占有欲吞噬,凭借着本能做出这种平日的她想都不敢想的行为。受到刺激了吗,还是终于意识到些什么,让心中那份本就动摇的“坚信”就此崩塌。

这样的行为持续了很久,久到姐姐眼角的泪水已经干涸,久到姐姐几乎累得无法发出声音。树将沾满液体的手指抽出,示威一般地在姐姐眼前晃动着,也就是这时,她看到眼前人露出了自己不曾见过的痛苦表情。那是直直刺中树内心的表情,那一瞬间女孩慌了神,也是那一瞬间女孩终于意识到了这份所谓的“爱”是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姐姐,都是树的错......”不断重复着相同话语的女孩终于想起了自己来到姐姐房间的原因。但已经没有问出口的必要了,因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姐姐对自己的溺爱与忍耐。

“疼。”身下的人只是发出低声的呜咽。疼,到底是哪里疼,是身体还是已经被自己伤害的支离破碎的心脏,亦或是全部。伸手捧住姐姐的脸颊,那满是泪痕的眼角此刻冷冰冰的,全然没有一点正常人类的温度。自己是被厌恶了吧,一直以来都是被姐姐厌恶的吧,一再挥霍着姐姐宠爱的自己,是令人厌恶的存在。伤害了明明从未爱着自己却还默许她做出这种行为的姐姐的,是利用作为妹妹的便利为所欲为的自己。当初逼迫着姐姐成为恋人的是自己,毁掉姐姐处子之身的也是自己,如今依仗着这份特殊关系欺辱着姐姐的还是自己,这世界上不会有比自己还要过分的人了。

“对不起,树这就走。”起身,将刚刚被自己堆在一旁的被子搭在姐姐身上。目光所及之处的肌肤一片青紫,随处可见的是自己罪孽的证明。那些淤血与伤痕如同一把把尖锐的刀,一下一下地剜着树的心脏,那是女孩无法承受的痛苦,这一刻她竟徒劳地希望这一切都不曾发生。如果那时自己没有愚蠢地摔断腿,如果那时自己没有自作聪明地误导姐姐承认这份并不存在的感情,如果那时自己没有将姐姐压在和室的榻榻米上,如果......

只可惜没有如果。

还是一走了之吧,去哪里都好,哪怕这一辈子都活在悔恨之中,哪怕再也见不到姐姐,只要姐姐不再承受这样的痛苦,她做什么都好。痛苦由自己一人承担,姐姐只需要笑着活下去就好。

但树还是回过头。最后一眼,只要再看姐姐最后一眼,将姐姐的模样和禁忌的罪恶永远刻在心底。

“别,别走。”早已没了力气的人此刻竟紧紧抓住了树的手,那汗津津的颤抖的手握得如此用力,树的手指被握得发红。

“别走,树,我只有你了。”意想不到的真相在此刻浮出水面,从姐姐口中说出的那句话如此无力却又如此锋利地捅了她一刀。她终于理解了那些纵容背后的痛苦与绝望,原来被困于其中的不止她一人,她们都是一样的,她们早已成为彼此的一部分,哪怕用最为卑劣的方式也要紧紧捆绑在一起。

“为什么,为什么?”反握住姐姐手指的树跪在地上,她将那只手贴在额前,感受着姐姐冰凉的体温。真相残酷到难以接受,紧绷着的心弦在此刻断裂,用无数谎言构造而成的世界在此刻崩塌。是该怨恨命运不公,还是该怨恨上苍弄人,亦或是怨恨自己怨恨姐姐,没有结论。

“树,终于明白了吗?”沙哑的声音从床头传来,抬起头,女孩看见姐姐侧着脑袋望向自己,那溢满泪水的眼中倒映着自己的影子。那模糊的倒影与面前人的脸庞重叠,原来她们竟是如此相似。

明白了,终于明白了,逃不开的,这是两人都无法逃脱的命运,这是冥冥之中被设计好的结局,从最初的那一刻起,就无法改变。

“会怪我吗?”那声音也不知道是在问着谁,是树,还是已经过世多年的父母,亦或是曾并肩前行的伙伴们。潮湿的长发已经晾干,电子时钟的日期也已跳到了新的一天,太阳会正常升起,她们也会继续活下去,一同承担这个只存在于姐妹间的秘密。

“上来吧,该休息了。”树感觉到捧于掌心的手动了动,她抬起头,姐姐已经闭上双眼。

是啊,该休息了,无论今晚发生了什么,明天会到来,太阳会正常升起,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树爬上床,将自己裹在姐姐的被子里。她拥抱着怀里的人,倾听着两人的心跳。

那种名为“爱”的情感,已经无所谓了,因为联系着彼此的,是比那还要刻骨铭心却又无法描述的东西。

这是两人共同的罪孽,终究要由两人一起承担。在迎来世界尽头的那一刻前,她们会永远在一起,这是由血缘和回忆造就的,无法割舍的联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