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Chapter 3

作者:WINXE忞
更新时间:2020-07-17 20:05
点击:120
章节字数:416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 3

卧室里传来的沉重响声吓得风一个回车键按掉了刚刚选中的文字,没来得及恢复文字的她急忙推开椅子起身跑进树的卧室。迎接她的是散落一地的书籍和站在书桌上的小树惊恐的眼神,见她看向她,小家伙双手蜷缩在胸前向后退了退,最终背部撞在墙上再也无处可逃。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树摆出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紧接着她伸出短短的胳膊指向书柜顶端,“纸飞机飞上去了。”

风顺着小树手指的方向看去,纸飞机的一角从书柜上方探出头来。风不知道她是怎么把它扔上去的,更不知道她又是怎么爬上书桌还把书本弄了一地。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了,她得先看看她有没有受伤。

“下来。”绕过一片狼藉的书堆,风向小女孩张开双臂。小树半信半疑地试探着伸出手,两只手接触的一瞬间她便被风拽进怀里,接踵而至的失重感将小家伙心中的不安无限放大,她惊呼一声,紧接着叫了出来。

“别欺负我!”胡乱挣扎的小树险些从风的臂弯里滑出来,但很快她便被她牢牢按在怀里,怎么乱动也跑不出来。

“我不会打你也不会骂你的,安静一点,让我看看你有没有把自己弄伤。”风哭笑不得地回答她。她怎么会对自己亲爱的妹妹动手呢,她对成年的树都下不去手,更别提面前这个小家伙了。

“可是每次姐姐犯错了妈妈都会教训姐姐,我犯错也是姐姐帮我挡着,现在姐姐不在,就没人帮我了。”说到最后,小树不禁喊了出来,“姐姐,我要姐姐。”

“别哭别哭,姐姐不会收拾你的。”风将小树放在地上,在小家伙强行挤出眼泪前她捏了捏她的小脸蛋,酥痒的感觉让小家伙破涕为笑。她想起来了,小时候每次姐妹俩一起犯错,被叫去谈话还被惩罚着做这做那的总是自己,因为父母总是说自己是姐姐,要成为妹妹的榜样。

风打量着小树,虽然小家伙的肩头落了些灰尘,但从外表看来她没有被掉落的书本砸伤,倒是那满地的书籍损失惨重。这个书架上的书大都是树珍藏的宝贝,也不知道树回来后得知自己珍藏的书籍因为小时候的她折了页撞了角后是什么感受。

“那么,一起来把它们放回原位吧。”风招呼着小树一同蹲下分拣书本。小家伙一看不会受到惩罚,立马听话地跪在地上将书一本一本捡起。厚重的书本和三岁多孩子瘦小的身躯形成明显对比,小树抱着书本的样子有些滑稽可笑。停下手中的动作,风拿出手机随手抓拍后直接将照片发给树,待到她刚欲收起手机加入到小树的行动中时,电话响了。

被设置为电话铃声的树演唱的歌曲填满小房间,这声音让劳动中的小树抬起脑袋,露出疑惑的表情。这是意料之外的,却也是风期待已久的,树的电话。风颤抖着手按下接通,点开免提。

“姐姐。”相比于这些天来耳旁奶声奶气的童音,电话那端的声音更显成熟稳重,只是那边的妹妹还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通道便被急促的童声占据。

“树!”明快的童音让跪坐在地上的小树唰的一下站了起来,小家伙丢掉怀里的书本,在书堆间跌跌撞撞向风跑来。她扑进她怀里,伸出两只手抓她的胳膊。

“姐姐!是姐姐!”消沉情绪被一扫而空,小树跳着叫着,像只发疯的小兔子。

蹲在地上的风被摇得发晕,她将手机交给小树,看着小家伙和对面的小姐姐叽里呱啦地说着话。小树的脸上挂着前所未有的安心与放松,就连那双明亮的绿眼睛也闪着光芒。看来只有那个跟她一起长大的姐姐,才是最让她放得下心的姐姐,风微笑着看着面前的孩子,不禁想象起电话那边那位成年人此刻的表情。她的树可从来没有照顾过别人,也不知道这两天是不是也为小时候的自己操碎了心。

“好了,树,我要把电话还给未来的你了。”对面的声音突然严肃起来,面前的小树鼓了鼓腮帮子,最终恋恋不舍地将手机还给风。小家伙蹲在她身旁,一副要侧耳倾听接下来谈话的模样,这让风十分为难。

几日未见如隔三秋,更何况由于信号原因这还是这些天来她第一次和树通电话,没有什么比想说的话不能说出口更让她痛苦。风低头看了看身边的小树,小家伙仰着脑袋,满脸期待希望能再和她的小姐姐说上几句话。没门,凭什么就你能够和你的姐姐说话,自己却不能和自己的妹妹说几句呢。风向小树做了个鬼脸,面前的小女孩却笑得愈加灿烂。

“姐姐。”是树的声音结束了这场成年人与儿童间幼稚的战争。那短短一个词语浓缩着的情感值得她细细品味甚久,她沉默着,在脑海中将那一个词语拆成音节,又重新拼凑。她太久没有听到树的声音了,因此就连这一个词语也显得弥足珍贵。

“我在听。”末了风回答树。这句回复似乎刺激到树的神经,她的妹妹也变得不正常起来。

“姐姐,姐姐,姐姐!”树似乎染上了小树的坏毛病,稳重的成年人消失了,电波之后的人用不同的声调不断重复着这个词语。但风一点也不生气,恰恰相反,她喜欢树这么叫着她。然后她听到了她的名字,她的妹妹叫了她的名字。

“风——”

短短两个音节的词语被树拖得很长,就连尾音间也带着一股浓浓的暧昧。风突然有些慌张,她记得上一次树这么叫她时发生了什么。她做贼心虚地看了看身旁的小树,小家伙抱着膝盖倾斜着身体靠着她,晃着脑袋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果然,小孩子的注意力是靠不住的。

“嗯,我在听。”风的声音温柔地能滴出水,她听见电话那端的妹妹吸了口气。

然后树说:“我想你了。”那句话意外得正经。

“我也是,”风回答树,她听见电话那边突然嘈杂起来,看样子树的工作要开始了,于是她连忙补上一句,“我等你、不、你们回来。”

“那我一定要说很多句‘我回来了’,”风听见树的轻笑,“姐姐,书柜里有惊喜,不妨找找看。”

电话结束,捧着手机的风只能听到嘟嘟的电子音,她看了看小树,又看了看面前那片狼藉,才想起自己还没来得及将小树的“罪行”告诉树。但现在她对面前的书堆燃起了浓厚兴趣,树说的惊喜会是什么的,她盯着它们,突然间便干劲十足。

“小树,来收拾东西吧。”风站起身,一手叉腰,一手指向那堆书。小树被吓了一跳,但刚刚听见过姐姐声音的小家伙也很快站了起来,她的小姐姐告诉她不能给别人添乱,所以她得努力弥补自己弄下的烂摊子。

纸飞机安静躺在书柜上看着房间里发生的一切,掉在地上的书被两人捡起擦净,一本一本物归原位,没过多久,书桌前的地板上就再也找不到一丝杂乱的痕迹。

“去洗脸。”风拍了拍小树的肩膀。小女孩跑进卫生间后,她将藏在背后的左手收回身前,那只手里捏了一封信,信封上那几个娟秀的小字是“致我亲爱的姐姐”。她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间,将信封压在枕头下。她决定等晚上小树睡着后再打开它,因为夜晚,才是她和树的双人时间。

......

小风一开始是非常高兴的。她今天很有精神,起得很早,穿上了昨天买的新衣服,早早就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连叫树起床时直接就把树的被子给掀了。今天一早,她们要从白滨坐着剧组的车到那智山。小风从出发的时候就沉醉在路上的风景,一直看向窗外,时不时说几句。尤其是偶尔闪过的像废墟一样的建筑,总是勾起她各种想象。而后,开始不对劲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开始爬上小风的身体,从脚到胃再到头。她突然觉得窗外的景色失去了魅力,开始埋怨这路为什么这么蜿蜒这么长。她感到身体发凉,肚子在抽搐,想要呕吐。随着时间推移,照进车内的阳光越来越烈,小风只觉得更加闷燥。她转向树,却发现树闭眼靠着座椅,一缕阳光扫过树的侧脸,让她想起微风掠过平静的海面。放弃了叫醒她的想法,小风伸手悄悄握住了树放在一侧的手。暖暖的,小风竟然觉得好受了一点。没关系的,只要再坚持一下。

树一开始并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对。小风今天很亢奋,连一头卷发都似乎在往上蹭。啊,小风的头发是有一撮向上卷了起来,大概是过于兴奋导致梳头有点马虎了。这样想着,树拿梳子帮她顺了顺头发,还收获了意识到自己头发乱了的小风的脸红,那可是很可爱的,树真想把这画面照下来。之后上了车,树也随着小风的目光看向窗外。窗外一会是矮山,一会可以看见海,有时还可以看见残留的没来得及清理重建的废墟。树好奇窗外有什么能让小风盯着看那么久。不过,望着女孩闪着光的侧影,树觉得这样的小风自身就是一道风景。看着看着,树觉得有点困了,阳光也是,暖洋洋的。于是不知不觉,她眼皮越来越沉,意识逐渐沉没到睡眠之海里了。

直到树莫名觉得一阵心慌,她醒了过来。发觉一只小手紧紧抓着自己的手。平常,她是很喜欢这双小手的,柔柔嫩嫩,属于自己最亲爱的人,尚没有变得粗糙布满老茧。然而此时,这只小手握得那么紧,冷冰冰的,在微微颤抖着。树猛地睁开双眼,看向这只手的主人。小风紧闭着眼睛,抿着嘴,脸色如白纸一般,没了此前的红润。这个孩子,到底忍了多久?

“风”树不禁喊出声来。小风睁眼看向了树,此刻她青绿的眸子有些深沉,毫无波澜,仿佛平静的水面下有一层坚冰。这样的眼神树再熟悉不过了,恍惚间这双属于孩童的眼睛与记忆里需要仰视才能看见的那双眼睛重合了。树竟一时失语。

“风,你晕车了吗?是不是很难受?”她还是开口了,轻轻用手臂环住了女孩。与记忆中不同的是,女孩眼中的坚冰破碎了,她靠在了树的身上,轻轻点了点头。

“想要吐吗?”树拿出了纸巾,翻着包找出了塑料袋。女孩只摇了摇头,树于是打开车窗,然后用手包住小风的手。

“快到了,很快就没事了。”车离开海岸,拐进了群山之间,目的地就在前方了。

下车以后,小风还是吐了。吐完以后,小风仔细环视了一遍衣服,没沾上什么脏东西,很好,她满意地把有点皱的衣服抚平。面对树关切的目光,不一会儿她就挂上了笑容,似乎完全恢复了活力。她们的旅馆在山脚下,被葱绿的山拥抱着。刚刚在房间里放好东西,树拿出手机,一看,有信号!她瞄向旁边呈大字倒在旅馆床上的小风。不禁想象着百里之外的姐姐。姐姐肯定没问题的,说不定小时候的自己现在就在姐姐怀里呢。想象着姐姐可能有的温柔神态,她突然有点羡慕那个小树了。树摇了摇头,没什么好羡慕的,她有姐姐的更多。树在小风眼前晃了晃手。

“我们打个电话给姐姐吧,还有你的小妹妹。”听到这样的话,小风立刻从床上蹦了起来。

结束电话,树心满意足地也倒在了床上。她还在回味着姐姐的声音。等她回过神来,对上了另一双眼睛。是小风在俯身看着她。

“嗯?”

“就是觉得……树さん和姐姐的关系真好呢。”小风抓着头发说道,她又想了想,补充道:“真是太好了,能和树关系一直那么好。”女孩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树突然起身,把女孩抱住,一起倒在了床上,还轻轻掐了一把女孩的脸颊。

“当然了,我说过的,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一起往前走。”树顿了顿,注视着依然稚嫩天真的那个女孩。

“所以,希望你以后也不要只想着一个人扛了。”树的语气异常认真,带着一个小风尚未能读懂的笑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