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Chapter 4

作者:WINXE忞
更新时间:2020-07-17 20:06
点击:113
章节字数:45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 4

空气间弥漫着盛夏午后独有的慵懒,就连夏蝉的鸣叫也嘶哑几分。街边商铺里的电风扇呼呼吹着,但夏日的燥热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驱散的。街角的猫像垂暮的老人,它们藏在阴影下,只有嘴角轻微颤抖的胡须才表明这团东西是活物。柏油马路冒着热气,行人在这夏季猛兽的驱赶下步履匆匆不愿久留。

风掌心那只濡湿的小手滑溜溜的,因此她要留心盯住身旁的小孩,防止她手掌滑脱后乱跑到不知何处。侧过脑袋,风透过墨镜镜片看向小树。小家伙脑后的短发被扎成一小揪,耳根处挂着细密的汗珠,但她好像感觉不到热,新买的T恤上那只印花小熊随着她蹦蹦跳跳的动作不停摇着脑袋。那双蹬着帆布鞋的小脚踢踏着,敲击地面发出了杂乱却依旧悦耳动听的声音。

“姐姐!”胳膊被拽住,风回过头,只见小树站在自己斜后方怎么也不肯走动。她顺着她的视线看去,那是街旁的冷饮店,店门口的玻璃窗上贴着新品的宣传海报,画在最中央的是满满一盒点缀着草莓的奶味冰淇淋。

夏季的燥热将人们的欲望削减到最低,此刻只需一盒凉冰冰甜滋滋的冰淇淋,人们便能露出最单纯的笑容。抬手看了看表,风发现距离编辑部和自己约定的时间还有大半个小时,于是她决定犒劳一下大热天还和自己一起出来的小树,顺便放纵一下自己。风牵着小树的手走向冷饮店窗口,她将菜单从柜台上拿下,递给面前的小女孩。小树没有接,从进店的那一刻起她就盯上了宣传海报最中央的草莓冰淇淋,她抬起头看向风,又伸手指了指在店内只能看到一片空白的海报背面。

“好吧,那么要一份草莓冰淇淋。”揉了揉小树的头顶,风付过钱,等待片刻后结果还冒着雾气的冰淇淋,带着小树坐在店内的餐桌旁。许是手中端着的那盒冰淇淋的加成,虽然只开着电风扇,风仍觉得全身上下的热意消退不少。小树坐在了她左侧的位置上,此刻她正探过脑袋,张大着嘴等待风的投喂。用不锈钢小勺舀起一勺奶白的冰淇淋,风将勺子送进小树嘴里,她看着小家伙抿起嘴巴眯上眼睛露出一个享受的笑容,只觉得自己的心情也舒爽起来。草莓只有一颗,自然是要进到小树的肚子里的。风舀起那颗草莓,小心翼翼地递到小家伙面前。

小树一口咬下一半,她咀嚼着口中的果肉,目光徘徊于风和剩下那半颗草莓只见。伴随着吞咽的声音,小家伙开了口,“姐姐说好东西要一起分享,剩下的一半给姐姐吃。”

草莓甜得过分,风只觉得自己有些头脑发晕,她舀起一勺冰淇淋送入口中,希望借助这股凉意压下这份感觉。冰凉的奶香在舌尖酝酿开来,柔软的固体在体温的同化下化成粘稠的液体,咽下那份夏日独有的快乐,她的心思不觉便飘向远方。如果还和那张日程表上的行程相同,树应该已经在山里了吧,虽说密林深处本就凉爽,但没有享受冰淇淋的机会,风还是替她小小遗憾了一番。

风回过神时,趁她不注意抢过勺子的小树已经将冰淇淋吃掉了一半,被划拉得惨不忍睹的冰淇淋已经融化了不少,但小树依旧将它们一勺一勺地送入口中。风一边感叹甜食对小孩子有着这般吸引力,一边夺回勺子,将它与冰淇淋盒一起举到小树碰不到的头顶。

“你不能再吃了。”听到这句话的小树低下脑袋,但很快她想到什么一般地抬起头看向她。

“那我看姐姐吃。”就好像这样她也能感受到冰淇淋的甜味。

冰化成水,少了些许凉意的冰淇淋多了份甜腻,这味道让风回忆起无数个和树腻在一起的夏天。选修课时树坐在她前排,她戳着昏昏欲睡的女孩的背后强迫她打起精神;燥热的午后她们溜去没有空调的阶梯教室,遮遮掩掩却又光明正大地站在台阶上接吻;晴朗的夜晚烟花填满天空,小山坡上的无人处她和她躺在地上十指相扣。她们还会有很多个这样的夏天。在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嘴角勾起一丝笑容,直到被小树拽了拽手臂才发现自己失了态的风用微凉的手捂住脸颊,企图掩盖这一份无法对面前小孩解释的感情。

“几点了?”小树指了指墙上的挂钟,她还不会看时钟,“是不是要迟到了?”

约定的时间是三点整,而挂钟上的指针告诉风现在已经两点四十五分,时间从指缝中溜走的速度快得惊人,风拉起小树的手,带着她走出冷饮店,横跨马路,走向对面的写字楼。电子门打开的瞬间冷气扑面而来,风看到身前的小树很明显地缩了缩肩膀。还好自己早有准备。风从单肩包里取出一件小外套搭在小树背后,小家伙转过脑袋向她笑笑,紧接着她们一起走进位于大厅深处的电梯间。

“七楼。”小树掂着脚尖按下电梯按钮。电梯里不只她们两人,于是小树藏在风的身后,探出脑袋打量着狭小空间里的其他人。

编辑部的办公区是风再熟悉不过的,但对小树而言,一切都分外新鲜。小家伙手心的汗已经蒸发殆尽,她攥着风的手指,紧贴着身边成年人的身体走在办公桌的空隙间。她放轻脚步,生怕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就会被这群陌生的大人指责。走到位于开放式办公区深处的独立办公室门前,风停下脚步,伸手敲门。

“请进。”那是略显散漫的女声。

推门进入办公室,风轻车熟路地将单肩包放在茶几上,之后她将小树安顿在沙发上。

“没听说你有个这么大的女儿啊,不对,应该说没听你说过自己结婚了啊?”身为编辑的女人将职业习惯发挥得淋漓尽致,她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小树,那灼灼目光似是要将她看穿。

沙发上的小树抖着小腿,低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一副逃避一切的表情更引起编辑的好奇心,她看看小树,又看看风,越看越觉得这两个人一定是有血缘关系的。

“行了行了,别乱猜了。”从包里取出文稿,将纸拍在办公桌前,风不客气地拉过一旁的转椅坐了上去,“不是女儿,不过我的确要结婚了。”

“嗯?”在风的眼神逼迫下编辑那想要多打听些什么的想法碎成粉末,她轻咳一声,将目光投向面前的文稿。

“已经看过几遍了吧,这次找我来,是想讨论些什么呢?”见编辑恢复正常,风也立刻进入工作状态。

“故事还是一如既往的有趣,但是......”

讨论持续了很久,没了耐心的小树在沙发上打着瞌睡。她开始想念那盒冰淇淋的味道,在家里父母和姐姐可是不会允许她一次性吃那么多冰淇淋的。眼皮耷拉下来,小家伙窝在沙发里睡了过去,或许在梦里,她能吃到永远也吃不完的冰淇淋。

“孩子好像睡着了。”关于文稿的讨论终于结束,编辑抬眼,映入眼帘的便是沙发上小女孩的睡颜。仰着头嘟着嘴的小家伙引得编辑母爱泛滥,她盯着她挪不开眼睛。

“那我先带她回去了,修改完的稿件我会尽快发给你的。”忽略了这女人眼中的那份炽热,风拎起单肩包,抱起小树向外走去。

房门闭合前的一瞬间,她听见编辑的轻声嘀咕,“风,我总觉得你的文字里少些什么,现在想来,是对那种平静祥和生活的体验,或许你适合当一个幼稚园老师。”

“我会认真考虑的。”将目光投向怀中的小树,风抱紧她向外走去。她喜欢小树,并非仅是因为她是树的缩小版,她喜欢小孩子。或许那是个不错的提议。

......

树和小风并排走在山间的石路上,跟在队伍的后面。石路是存在了不知多少年的古道,说不上规整的石块嵌在一起,带着岁月的斑驳,却依然坚实地可以供人行走。四周是高大的松柏,遮去了夏日的炎热。从树冠里只漏下来了几束阳光,照在路边蕨类叶上的水珠上。刚刚下过雨,石路边缘上的青苔也显得更加绿了。

刚开始树有意放慢速度。而小风出乎意料的快,一双小腿仿佛不知疲倦,不哼不喘,只有额头稍稍出了点汗。反而是放慢脚步的树得加快速度跟上她了。

“咚”树只听见闷闷一声,发觉身边的小风没了身影。她转身,发现女孩整个趴在了石路上。树觉得自己左胸的位置一紧,瞬间就来到小风身前,去把女孩扶起。

“风!没事吧?有没有哪里疼?”树焦急地询问着,视线在女孩身上扫来扫去,检查着有没有哪里伤到了。然而小风却低着头,抬着一只手,沉默着。树皱眉看着她,发现女孩是在盯着衣服看。那件衣服是在白滨的商店和小风一起买的,前面有着可爱的雏菊花纹。现在,原本是雏菊的地方印上了一大片污渍,而衣袖那里还被石头划破了。

“弄成了这样……对、对不起,明明是树さん送的。”女孩断断续续地说道。树抚上小风的脸,抬起了她的头,发现女孩的眼角有泪光闪烁。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之后我们再买就行了。”树抱住了女孩,一下一下抚着她的后背。“来、告诉我,有没有哪里疼。”树卷起她的袖口,还好,没有出血。小风看着树的眼睛,那里面的关切溢了出来,她又想起了那天树的话和那个眼神。

“左腿”小风轻声说,树卷起她裤腿,白嫩的小腿上是一片青紫。树拿出纸巾,拭去了女孩眼角的泪水,便蹲下屈身。

“来,我背你”她说道。小风向前,却并没有趴到树的背上。

“我自己能走的”小风拉住了树的衣角。树转头,迎接她的是小风恳求的目光。

“我想和你一起走”她说道。树叹了口气,起身伸出了手。小风笑着握住了那个温暖的大手掌。

时间就这样走着,山路也延伸着,小风却觉得身体越来越沉。

“休息一会儿?”她们一起坐到了路边的大石头上。当小风正盯着不远处的青苔发呆的时候,一阵歌声传了过来,是树在唱歌。小风不禁屏息,不敢发出一点声音。一束光从树缝间泻下来,照在树身上,仿佛是天然的聚光灯。小风就这样凝望着眼前唱歌的人,在心底感慨着她是多么美,这就是女子力吗?

一曲唱毕,树刚拿出水准备喝一点,就听小风说道:“树さん……”小风深呼吸“树さん有喜欢的人吗?”

“诶?”这个问题让树猝不及防,差点把手中的水给洒了,姐姐是那么早熟的吗?

“你看嘛,你那么漂亮,声音那么好听,喜欢你的人肯定能塞一间房子,不、一个游乐园!”小风比划着。树却有点为难,这个问题真是难以回答。

“有哦。”树最后说道。

“真的,是什么人?”小风攥紧了小拳头。

“知道了以后,姐姐要做什么呢?”树特意咬重了“姐姐”二字。这边小风却陷入了思索。

“至少也得折腾折腾那个人,比如……”她说,头微微倾斜“每顿饭吃最讨厌的东西吃十天再说!”树笑出了声,她揉了揉女孩的头发。

“这样的话,不能告诉风哦。”小风又嘟着嘴了。“安心,我永远都不会和姐姐分开的。”她戳了戳小风的脸。

“走吧”树站了起来,牵着小风的手继续向前。终于,她们看到了瀑布和神社的影子,目的地那智瀑布要到了。高高的崖壁上,一条白练倾泻而下,溅起一篷水花。旁边是神社的三重塔,这些年已经被修复好了,巍峨的建筑和瀑布相得益彰。树已经去同事那里准备着工作了,而小风就这样望着瀑布,神思却回到了记忆里林间唱歌的树。

在山里的时光过得很充实也很疲惫,每晚也睡得很香。很快就到了行程的最后一天——回去的那一天了。树已经迫不及待想见到阔别一周的姐姐了。坐上车,身边的小风却一直抓着衣角,显得有点紧张。对了,树想到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了几颗糖,放到了女孩手中。

“给,含着糖可以缓解晕车。”小风接过糖,绷紧的肩膀松了下来。“睡觉也有作用的,想睡的时候告诉我吧。”“嗯。”她们相信,这次车程一定会愉快的。

车行过了青翠的群山,然后到了一片高楼大厦,这是新时代在废墟上重建的新兴城市,也是新区的核心之一——大阪。在大阪她们吃过午饭,在走之前树带着小风新买了一件衣服,上面有着灿烂的太阳花图案。

“树さん,能不能唱歌给我听?”小风盖着树的外套,靠在了树身上。于是悠扬动听的歌声响起。“一直是那么温暖的风——”在歌声中,小风在车上睡了过去。等到她醒来时,车刚刚把濑户大桥抛在后面。午后的阳光暖暖的,就和树的手一样。

“很快就要到家了。”树的声音也暖暖的。最让小风高兴的是马上就能见到妹妹了,而第二让她高兴的是她竟然直到现在也没有晕车。

“树さん真厉害,我没有晕车!”她挽住了树的手臂。

“是姐姐教我的。”树的眼前,已经浮现了那个最亲爱的面容,耳边已经响起了那个最温柔的声音。不远的前方,就是家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