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Chapter 2

作者:WINXE忞
更新时间:2020-07-17 20:05
点击:121
章节字数:492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 2

“姐姐!”稚嫩的童声划破清晨的寂静,这声音取代闹铃成功将风唤醒。半梦半醒的人翻了个身,骑坐在她身上的小家伙一不留神便滑了下去,她屁股朝下跌坐在风怀里,女人胳膊肘的骨头将她硌得生疼。但小树依旧锲而不舍地爬起来,这一回她学聪明了些,她将脑袋凑到风耳边不住地吹着气。

敏感耳朵受到刺激的风瞬间清醒过来,她怀疑这个小家伙窥探了未来,不然她怎么会知道这个动作会对自己如此有效。但很快她就明白这只是自己想多了,小树才没有树那么多花花肠子,因为随后迎接她的是一声故意提高了分贝的“姐姐”,这一次换成她跌跌撞撞险些掉下床。此刻小树又压在她身上,那张孩子气的小脸就悬在她上方,那双眼睛再次勾起了她对身处远方之人的怀念,这么多年,树的眼睛还是那么澄澈灵动。

“好了好了,别喊了,这就起来。”将荡漾于心间的思念收拢回心底,风将小树按回被窝,“怎么起这么早?”

“树要洗澡。”小家伙仰起脑袋向她喊道。昨晚玩累了的小树甚至连牙都没刷就赖在床上不愿起来,忙着回复信息的风也就任由撒娇的小孩自己睡了。看来以后不能让她睡那么早,良好习惯要从小养成,在心中下定决心后,风抱起小树走向浴室。

放水,试温,风调整着洗浴用具期间,小树乖巧地站在一旁等待。暖黄灯光洒在女孩奶金色短发上,微微卷起的发尾翘起一个可爱的弧度,似乎连那头金发也渴望着温水的抚摸。当泛着热气的水填满浴缸,风回过身,只见小家伙已经褪去全身衣物,赤身裸体站在她斜后方。小家伙尚且没有学会害羞,那具瘦瘦小小的身体就这么暴露在风眼前,这让她想起树,成年后的树总算长了点肉,但每次她抱住她时还是会感叹她的瘦弱。也不知道这几天树有没有好好吃饭,工作之余带着小时候的自己会不会太麻烦她了。风甩了甩脑袋,将精神集中在面前的小树身上,她双手托着小家伙腋下,之后她将她托起放进浴缸里。

水面泛起层层涟漪,小家伙将脑袋埋进水下,像条小鱼一般嘴里吐着泡泡,不多时她探起脑袋,用湿漉漉的手抓住风的手指。

“姐姐也来嘛。”女孩的声音被浴室的氤氲雾气搅得朦朦胧胧,恍惚间风竟觉得耳边的稚嫩童声与她心心念念那人的声音重叠。这一回,她红了脸颊,三岁多的妹妹邀请她一起洗澡,她可不能答应。

“自己洗。”风的声音里带着嗔怒,虽然这情绪多半是针对她自己,但微冷的语调的确让面前的小树安静下来。小家伙默不作声地往脑袋上抹着洗发露,带着一副受了委屈的表情闭上眼睛揉着头发。水汽带着洗发露的清新薄荷味扩散开来,小小的愧疚萦绕在心头,风伸手,帮面前的小树处理着脑后的发丝。泡沫顺着女孩的脖颈滑下漂浮在水面,一团一团聚集在一起,时不时发出轻微破碎声。拿过花洒,将水流调到最小,风从小树的后脑开始,一点一点替她洗去附着在发丝间的泡沫残留物。手下的小家伙露出笑容,显然那份委屈也随着泡沫一起被洗刷殆尽。

将一池带着泡沫的水冲走,小树重新沐浴在清澈的温水间,她揪过丢在浴缸边缘的小黄鸭,自顾自玩一起。风起身离开浴室,她尝试着在树的旧物里翻找着或许能套在小树身上的衣物,但她的妹妹似乎早已将它们清出家门,于是她只得认命地回到自己的房间,从衣柜深处翻出自己幼时的衣服。风有些恋旧,与父母一起度过的是她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她会定期晾晒这些承载着记忆的旧物,因此它们保存完好。她将衣物凑至鼻尖轻嗅,这套淡黄色的T恤和短裤还残留着上次晾晒后太阳的香味。她抱起它们回到浴室,招呼着小树从逐渐降温的浴缸里站起身。她将小家伙抱了出来,用毛巾吸去她身上的水珠,之后她擦拭她的头发,待到她的发尾不再滴着水珠后,她将T恤套在她身上。

得给她添置些衣物。看着穿着大号衣物的小家伙在她面前转圈炫耀时,风的心里冒出这样的想法。

自由撰稿人的最大优势就是拥有相对自由的工作时间,因此当风心血来潮决定带着小树去商场买衣服时,她只用合上笔记本电脑后对着小家伙喊一句“出门了”。

“我们是去做什么?”当两人大手拉小手走在街边的人行道上时,兴奋过度的小树终于想起询问此次出行的目的。

“去给你买衣服,”风拉紧了小家伙的手,她看向她身上那件虽说干净整洁却早已过时的衣服,“小树得穿得漂亮些。”

“唉,我这样不够好看吗?”三岁多的小孩总觉得颜色鲜亮就是好看,那个时候的自己和妹妹也不例外。

“很好看,但可以更可爱。”风十分笃定自己的妹妹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小时候的她是,长大了更是。

周二早晨的商场有些冷清,就连零星靠在柜台前的店员们都有些打不起精神,风牵着小树的手直上三层的童装区,她们沿着天井踱步,走走停停,速度慢了下来。拜她家妹妹的娇小身材所赐,树一直到高中时代还会时不时穿童装,不过对风而言,独自一人为幼童挑选服装还是头一次。

或许也不算是独自一人,想到此处,风拽了拽小树的胳膊,“看中什么就直接告诉我。”

“那么,那里!”一直在等这句话的小家伙拖着风跑向橱窗,亮闪闪的童装套在展示模特上,那鲜亮的颜色看得风一阵眩晕。太亮了,风已经想象出那件五彩斑斓的裙子套在小树身上会是什么样子,届时她亲爱的小妹妹会变成一颗彩虹糖,在她的面前蹦来蹦去。虽然那样也不错,但果然她还是更习惯于那个粉嫩嫩的树。好在小孩子很快就挑花了眼,她站在玻璃橱窗前回头向她求助,满眼的不知所措。

“小朋友,要进店里试试吗?”突然出现在身后的大人将没有任何防备的女孩吓了一跳,小树就像是只被踩了尾巴的小兔子,滋溜一下跃起,躲回风身后。怯生生的小孩探出脑袋看向那个跟她打招呼的店员,此刻对方也不好意思地挠着脑袋。

“那进去看看吧。”风将小小树从身后拽了出来,她推着她走进店面,在店员小姐的引导下逛了起来。

将各式各样的衣服在小树身前比划着,摇摇头或点点头,时间也就这么消磨过去了。给孩子挑选衣服是件麻烦事,很快小树就耷拉下眼睑,央求着风快些选完回家吃东西。

“再等一下,就一下。”挑得不亦乐乎的风哪肯放过这个现成的小衣服架子,她安抚着小树,手里的动作却一刻也不曾停歇。她的小妹妹不情愿地跟着她走动着,就连那张小嘴也嘟了起来。

“好了好了,就这么多。”风看了看搭在手臂上的衣物,不知不觉间她已经为小树选了好几件。绣着白色小花的米黄色半袖连衣裙,印着小兔子图案的粉色连帽衫,柔软舒适的纯棉T恤和短裤,以及一条拼接背带裤。风从没想过自己会在这种事情上燃起浓厚兴趣,自升入高中起她就没怎么接触过小孩子,更不知道成年人母爱泛滥起来居然这么可怕。不不不,面前这是小树,是她的妹妹,想到此处,脸颊不禁又红了起来。

“好了,感谢您的惠顾。”店员小姐将信用卡和装着衣服的纸袋一并交还给风,紧接着她补充了一句,“您的孩子很可爱。”

孩子?风看向身旁的小树,这个有着毛绒绒脑袋的小家伙正在为自己的解放欢呼雀跃,全然没有听到她们说了些什么。孩子吗,或许婚后她们会有个孩子,那孩子也会像面前的小树一样古灵精怪吗,还是说,会像再长大些的树一样乖巧呢?脸颊发烫,风牵着小树的手走出商场。

正午的阳光直射在两人身上,近在眼前的婚姻与家庭变得朦胧而虚幻,风自诩是个合格的姐姐,但爱人呢,若是日后她们有了孩子,她能成为一个好母亲吗?她没有把握,但她知道,自己的确有些期待那样的生活。

“回家吃东西喽!”语气上扬,些许担忧一扫而空,风牵着小树的手,踏上回家的路。

......

“醒醒”有什么柔软的东西在戳着自己的脸,树睁开眼睛,对上了女孩那双清澈的绿眼睛。刚刚原来是小风用手指戳着自己,她已经穿好衣服坐在床边了。树拿起手机发现自己错过了预设的闹钟,一定是昨天太累了,她心想,绝对不是自己不小心睡了懒觉。

于是她利落起身穿衣洗漱。待她做完一切,才留意到小风的视线一直跟着自己。

“对了!”树坐到了小风旁边,打开手机,调出昨晚姐姐发来的小树的照片。

“别担心,你妹妹——也就是小时候的我也出现了,现在就和姐姐一起在家里,姐姐会照顾好她的。”树揽过小风的肩,把照片拿给她看。小风凝视着照片,点了点头,然后转向树,低着头。

“昨晚对不起,是我的错,我应该就在车上等你的。那个,树……さん?”她说道,小手抓紧了床单。树叹了口气,只是揉了揉她的头发。

“没事的,下次别这样就好了。”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柔和一些,也有一点不太自在,毕竟,这样的姐姐对她而言还是有点不太适应。

“走吧,去吃早餐。”树起身,小风紧紧拉住了她的手。

“可以吗?”树有点犹疑,看着在沙滩上摞起一堆沙子的女孩。

“没问题的,我就在这里等你哪也不去,你就好好去工作吧。”小风回答道,目光炯炯。

于是树走到了不远处的拍摄地点,她回头看了看,可以看到小风玩沙的身影。一段工作过后,在休息的间隙,树看向海面。离岸不远处是一座叫圆月岛的小岛,靠近岛中央的位置有一个通到海面的天然的圆形海蚀洞。看着这个圆形的空缺,树又忆起昨天小风不见的事,胸口又觉得空落落的,她又向小风那里看去,发觉那孩子似乎也在看向自己,朝自己挥了挥手。同样挥了挥手,树情不自禁咧嘴笑了起来,尽管她知道小风大概看不见。

时间过得很快,太阳西斜了,工作也终于结束了。树跑回了小风身边。小风正在沙滩上摆弄着什么,见树跑过来,她从脚边拿起了什么。

“给”令她惊讶的是,小风竟然递给了她一杯冷饮,她是什么时候跑去买的?树道谢,接过饮料,看向地面,是一幅画。看起来似乎是……有一点抽象,这是两个人?树努力辨认着,只有一点很明确,这两个人(?)的手(应该是吧?)是连在一起的。

“是我和妹妹。”小风解开了树的疑惑,她嘴边是一个得意的笑。“看着海上那座岛突然就想画了。”树顺着小风指的方向看去,是圆月岛。

“那座岛看起来是不是像一对姐妹牵着手?树さん,你看右边大一点的是姐姐,左边小一点的是妹妹。”小风笑得更开了。树一会看看画,一会看看岛,别说,越看越像。这岛确实像一对姐妹……如果是指一对乌龟姐妹的话。不过,如果是乌龟的话,比起牵手,更像是在接吻呢。想到这,树有些脸红,好在小风一直看着岛应该没发现。想着想着,树脑海不禁浮现出变成乌龟的姐姐,她咯咯笑了起来。

“确、确实很像呢。”树笑着抱住了小风。这时,夕阳正好落在了那个海蚀洞中,为那对永不分开的“乌龟姐妹”镀上了一圈金红,树也紧紧握住了女孩的手。

那一晚,打开手机的树发现姐姐发来的关心的信息,还附带着穿着不同衣服的小树的照片。她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直到她发现小风还在看着自己,嘴张了几次又闭上,似乎有什么想说的。树转过身,双手握住那双小手,静静等着。

“树さん,我是个好姐姐吗?”声音很轻,声音刚落小风就钻到了被子里。树想起这一天里小风认真的神情,拉着自己的手,吃完饭后给自己递来纸巾,递给自己的饮料。

“风”树开口,琢磨着语气。“风是个好姐姐哦,一直都是,小孩子的是,大人的也是哦,姐姐——”树拉开被子,看着小风的眼睛。听到树这么说,小风的脸变得红扑扑的,树不禁想象如果是大人的姐姐是这幅神情会怎么样,她觉得有点心痒痒了。

“早点睡吧,你明天还有工作。”小风转过头去闷闷道。树只是抱紧了她。

第二天,树依然是在小风的手指下醒来的。早上工作结束后,下午树决定带着小风再好好地买一点衣服,毕竟上次买的太紧急随意了。进店以后,树就拉着有点不情愿的小风试了各种各样的衣服,她们买了小风最喜欢的那套。小风随即在店里就换上了新衣服。看着兴高采烈的女孩,树觉得自己可以再买十套,当然买十套这个想法被小风阻止了。

走着,走着,牵着小风的树感到女孩似乎放慢了脚步。

“怎么了吗?”她问道。“什么也没有。”小风转过头来拉着她往前走。树觉得不太对,回头一看,是一架秋千。

“风——”树拉住了女孩前进的脚步。“你想玩秋千吗?”她问道。“没有!”坚定地否决,然而女孩的脸上却出现了可疑的红晕。

“那陪我玩怎么样呢,姐姐~”树笑着说道。

“当然”风只拉着树来到秋千那里。不一会,小风就沉浸在了秋千的一起一落中,摇晃着小脚,笑声不断。光是看着这个场景,树感觉自己可以看一百年。

“滴答”雨点落了下来,下雨了。树撑起伞,把小风整个罩住。伞有点小,雨水漏了进来,沾湿了树的侧肩。

“我来打伞。”小风的声音在雨声中格外清晰。树刚要开口反对,看到板着脸的女孩,一时忘言。

“那么……”树想了想,她屈膝蹲下,把伞递给小风,再把小风抱了起来。“这样可以么,风?”小风点点头,用尽全力撑着伞,再度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这一刻,哗啦哗啦的雨声也变得那么动听。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