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Chapter 1

作者:WINXE忞
更新时间:2020-07-17 20:04
点击:166
章节字数:504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 1

刺耳的铃声为破晓时刻的残梦画上一个句号,留恋着梦中女孩暧昧笑容的女人不情愿地睁开眼,在手机屏幕的刺眼光芒下按掉闹铃。空调机吹出的冷气将室温维持在二十五度,但对于只盖着一层薄被的风而言,这可不是什么适宜温度。瑟缩着身体挣扎着爬起来,风伸手拽过前一晚丢在一旁的外套后将它搭在身上,这才算暖和起来。拿起遥控器关掉空调,她抱膝坐在被子里,静静等待自己的体温恢复正常,这过程很快,快到她甚至没来得及完整回忆一下那个梦。该起床了,要去给树做早餐了,风拍了拍冰凉的脸颊,溜出被子下了床,拖沓着步伐前去洗漱。

洗漱完毕后路过树的房间时,风习惯性地推开房门,但直到她走到树的床边那一刻她才意识到一件事:自己的妹妹兼恋人犬吠埼树,此刻正出差在外。算了算了,一定是那个梦太过真实,风苦笑着摇了摇头,却在将要转身离开房间的一瞬间发现些许异常:那本应平整铺在床上的被子下似乎藏了些什么。意识瞬间清醒,风停住脚步向那张床看去,这一次她看得清清楚楚,那床被子下的确埋了些什么。是猫吗,楼外的野猫顺着户外管道爬进阳台后溜进了树的房间,还是什么别的小动物?风蹑手蹑脚地走向床边,猛然一扑将被子下的小东西按在身下。

“哇唔!”那是风做梦都没想到的声音,很明显这奶糯糥的声音属于一个孩子,一个人类儿童。在内心惊呼一声,连带着双手也发着抖,风慌忙起身,为这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家中的孩子掀开被子。走廊的暖光照在这个挣扎着的孩子身上,看清了她的模样的风瞬间呆愣在原地。这个穿着深蓝色睡衣睡裤蜷缩在床上的女孩有着毛绒绒的奶金色短发,此刻她正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发出小狗般的低声呜咽。

“姐姐,”女孩的声音带着抹不去的睡意,她从床上爬起来,用那双橄榄绿的大眼睛打量着四周,但她没有找到那个人,于是她开始哭泣,“姐姐在哪儿,呜......”

“你叫什么名字?”颤抖着声音,风盯着面前的小女孩出神。

“犬吠埼树。”带着哭腔的奶音让风大脑一震。

“树?”风终于回过神来,她学着女孩的动作揉了揉眼睛,紧接她用力掐了掐自己的手臂,再次确认这是现实而并非梦境。幼童模样的妹妹坐在自己面前放声哭泣,原因是,找不到姐姐。这画面太有冲击力,就连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风都没法安然接受这个现实。她退至房间入口处按下顶灯开关,让明亮的白光充斥整个房间。被灯光刺激的女孩浑身一颤,哭泣声戛然而止,她睁开眼看向风,一大一小两人四目相对,房间陷入一片尴尬的寂静。

如果面前这个小女孩是树,那么那个正在大阪附近拍摄MV的树又是什么情况。心脏揪了起来,风摸出手机拨下铭记于心的电话号码。但她听见的仅是嘟嘟忙音,之后电子女声响起,电话自动挂断。离开之前树告诉她,新修建的景区往往信号不大好,联系不上她,是件很正常的事。

“阿姨,饿了。”小树再次张口,或许是面前这个和姐姐有几分相似的大人带给她些许安全感,这一次她没有哭,反倒是光着脚丫跳下床向风走来。还不到半人高的女孩抱住了风的身体,她抬起头,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看向她,她脆生生地再次喊道,“饿!”

她叫自己阿姨?这称呼让风有些崩溃,她看向这个小小的孩子,柔下语气纠正她,“叫姐姐,我是你姐姐,长大之后的姐姐。”

“那你会把我姐姐还给我吗?”小家伙似乎把这个称呼当成了换回姐姐的筹码,但问题是,风也没有办法给她答复。

“我会努力帮你找姐姐的。”风做出承诺。

面前的小家伙顿时眉开眼笑,“姐姐,饿!”

“好,好。”暂且联系不上妹妹的风无奈地揉了揉女孩毛绒绒的脑袋,她弯腰抱起她走进卫生间,之后她将她放在地面上,拿起毛巾沾上热水为她擦拭脸蛋。趁着小树接过毛巾胡乱抹着脸的空隙,风在壁柜后翻找着自家的洗漱用品,她找到最小一号的牙刷,而后她拆开包装,为它挤上牙膏后将它递给面前的小家伙。

“刷牙。”她看着满嘴泡沫的小树刷着牙,睡眼惺忪的女孩动作随性自然,一举一动间无不流露出树的影子。想到此处,风不由地为树担心起来,她联系不上她,只能任由奇思妙想在脑内徘徊。面前的小树踩了凳子站在洗手池前,伴随着水流的哗哗声响她将泡沫悉数冲刷,之后她跳下凳子看向她,用眼神向她请求着自己的早餐。风再次将她抱入怀中,这一次她带她到了客厅,她将她安置在沙发上,给了她一块早餐饼干。

“先随便吃点什么垫垫肚子,我去做早餐。”小树接过饼干静静地啃着,闹腾的小家伙瞬间安静下来。风来到厨房,着手准备着女孩的早餐。

做一碗色香味俱全又易于消化的鸡蛋羹没费风什么功夫,当她端着发烫的瓷碗回到小树面前时,女孩早已迫不及待。瓷勺划开光滑的蛋羹表面,风舀起一小勺食物送进女孩嘴里,女孩用小小的嘴巴抿住小勺,享受地眯起眼睛。一勺一勺,小碗蛋羹就在这不曾间断的过程里见了底。末了,风将瓷碗放在茶几上,伸手拭去女孩嘴角的蛋花。

“自己玩会儿好不好?”风将沙发边的毛绒布偶塞进小树怀里,吃饱喝足的女孩抱着它不哭不闹地玩了起来。就连这一点也和树如此相似,毕竟,她也是树嘛。

将洗好的碗送进碗柜,风拿出手机查看信息,依然没有树的未接来电,想来是真的信号不好。于是她打开line,编辑着新的信息。

树,我知道这难以置信,但小时候的你的确出现在了我们家的房间,她很乖,所以相比于担心她,我更担心你些。收到信息后请尽快回复,好吗?

风点开拍照软件,对着沙发上的小树拍了张照,她将它连带着那段信息一并发送给树,之后她关掉手机,回到女孩身旁。

那一天过得漫长却充实,除去坐在电脑前撰写稿件,风还为这位小小的不速之客念了很多个故事。夜晚降临之际风将女孩安顿着睡着之后,她终于收到了期待已久的回复。

姐姐,我们似乎经历了差不多的事情,因为你也在这里。随后附上的是另一张照片,那张照片里的女孩,分明是小时候的她。

该怎么办?聊天框里弹出了这样的信息,她的妹妹在线,一天以来她们终于能实时聊天了。

我也不知道,小树养起来不太费事,不如等你回来再商量。这条消息后的未读变成了已读,紧接着树的头像旁出现了正在输入这几个字。

好,那先这么决定了。风收到这样的回复。

这么看来树那边的信号确实不大好,就连结束语也显得如此匆忙。风将手机丢在一旁,任凭无法掩饰的失落弥漫在心头。是小家伙的梦呓搅碎了这团淡淡的忧愁,侧过脑袋看了看身旁熟睡的小树,风又将视线投向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上。知道树平安是件再好不过的事情,毕竟,如果树真的在结婚前夕消失不见,可不是件什么有趣的事。

现在也只能等树回来再做打算了。摸了摸女孩的脑袋,风溜进被子,闭上眼睛。

......

树是被冷醒的,她不情愿地睁开眼睛,发现盖着的被子消失了。她起身,看向床的另一边,朦胧的睡意立刻消失,整个人像是被定住了一样不能动弹。她目瞪口呆,看着另一边被裹成一团的被子,被子顶部露出了一张小脸,撇着嘴,一双眼睛狠狠地向树盯过来——那是一个小孩子。树长吸一口气,顺手拉开了窗帘,旅馆内顿时变得亮堂堂的。树仔细打量着这个孩子,越看,越令她惊讶。这是个大概五六岁的小女孩,有着稚嫩的绿眼睛,金色卷发和绿色的睡衣从被子的间隙里露了出来,这些都太过于眼熟了。树怀疑自己在做梦,然而她十分肯定自己醒过来了,照在皮肤上暖暖的阳光和丝丝清晨的凉意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树张开口,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她支起身子,试着一点点接近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把被子裹得更紧了,龇着牙,仿佛树再靠近一步她就会咬过来。

“别过来!你这偷小孩的!”那是一个小孩子所能发出的最大的声音。“树、树呢?你把我妹妹怎么了?”树愣住了,难不成……这小女孩真是小时候的姐姐?!

“姐……”她不禁唤出那最熟悉不过的称呼,又觉得不太对,于是改口:“风?”。那孩子别过头去,用眼角余光扫着她。自己这是被当成拐卖小孩的坏人了?树有一点失落,毕竟姐姐(尽管是小时候的)对自己这样充满敌意还是第一次。

“别害怕,我不是坏人。”树尽量用最温柔的声音说道,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解释。她的心里涌现了许多疑问还有担忧,为什么小时候的姐姐会出现在这里?那么她现在待在家里的姐姐又怎么了呢?但现在,还是先安抚好这位小姐姐比较好。

“其实……”她试着再度开口“我就是树。”小风只回以了怀疑的目光。树感觉汗流了下来,真奇怪,明明刚刚还觉得有点冷的。

“呃,姐……风,你可能是来到了未来,我是大人的树哦。”树努力挤出了最和善的笑容,使出了最真诚的眼神“你看,我们长得很像吧?”。

小风觉得更糊涂了,她只记得抱着妹妹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就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现在这个疑似是坏人的怪阿姨还说自己是树。但这个怪阿姨感觉确实很像树,而且似乎真的没恶意,她略微放松了一些。于是树终于凑近了这个女孩,把她从被子里抱了出来。树才发现女孩有些略微的颤抖。“没事的、没事的,我们会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树轻轻抚摸着女孩柔软的头发,安慰道。

现在小时候的姐姐终于安静地坐在床上了,树拿起手机按出了那个号码,才发现现在没信号,电话根本打不出去。她叹了口气,正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时,一只小手拉住了她的衣襟。她回头,是小风。

“是饿了吗?”树回过神来,女孩轻轻点了点头。她快速穿衣洗漱,又帮着小风洗漱。她看了看时间,已经错过了旅馆的早餐供应时间,于是她从包里翻出了些面包牛奶。小风看起来也没有嫌弃,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而树就这样看着她吃,仿佛这样一切问题都不存在了。

“你也吃”塞得满嘴都是的小风把面包递了过来。树接过来,只吃了一片,她觉得没什么胃口。等到小风吃完,自己用纸巾擦完了嘴。树看着女孩身上的睡衣,意识到她需要买套小孩子穿的衣服。她看了看小风的尺码,又向旅馆的服务员问了问,幸好附近就有服装店。“乖乖在这里等着,我马上回来。”小风轻声答应,把自己埋在了被子里。

快速来到了那家店。店员问是不是买给孩子的时候,树也只脸红的没有否认。她只想快点回到还是小孩子的姐姐那里。她选了一件小短袖、一条裤子还有一双小鞋就匆忙地跑回了旅馆。

“我回来了。”树打开门,看见小风的小脑袋钻出了被窝,那孩子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而当她要帮她换衣服时,小风推开了她。“我可以自己来。”她认真的神情让树觉得分外可爱。

小风在换衣服的时候,树再次拿出了手机,还是没信号也没收到姐姐发来的信息。那些疑问和担忧再次涌上心头,万一姐姐出了什么事呢?或者说这个孩子就是自己本应待在家的姐姐变的呢?如果真的变不回来了呢?最后一个问题让她有点窒息,和姐姐一起经历了那么多,好不容易终于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了。如果这一切就这么归零……虽然她一点也不介意照顾变小的姐姐,这样的姐姐实际上很新奇也很可爱。专注现在,树对自己说,下午还有拍摄工作呢。

下午和同事们会合时,大家都惊奇地盯着树牵着的孩子。

“你把你的孩子带过来了?!等等,你什么时候有孩子了?”树觉得难以解释,好在工作要紧,大家也没有多问了。下午他们要开车去大概一两公里外的海滩取景。刚到目的地不久,等着工作人员还在布置设备时,小风就在车上睡着了。树给她盖上小毯子,看她睡得香甜,就把她留在车上。那么近,还有司机在,应该没问题的,她想。

待工作结束,她回到车前,上车看向里面那一瞬间,树感到一阵眩晕。车里什么也没有,小毯子被随意地扔到一边。她感到耳朵嗡嗡地响,无比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梦。

“孩子呢?”她摇醒了司机,只换来了司机惊恐又困惑的神情。整个工作组的人都来帮忙。

“风——风——”树已经不知道问了多少路人了,叫了多少声姐姐的名字了,她从来没有这么呼唤过这个名字。随着时间流逝,她觉得越来越冷,同事们的安慰也一句都听不进去,耳朵里只有嗡嗡声。

树再次拿出手机,依然没有信号,没有姐姐发来的消息,无论怎么盯都没有。她回到旅馆,却不知道究竟要怎么办了。然后,在自己房间门前,她停住了。房门前,缩着一个小孩子,她抱着膝靠着房门,瑟瑟发抖。

“姐姐!”树抱住了这个颤抖着的孩子,用尽自己的温度温暖她,她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地方再次充实了。

“不要再乱跑了啊”树忍不住有点责备。

“我、我只是想找到你,不想一、一个人……”那孩子断断续续说着,眼泪终于流了下来。“你不会一个人的。”良久,树最后说道,没有松开手。

夜晚,盯着小小风的睡脸的树久久不能入睡。“叮——”是信息的提示音,树拿起手机,看到收件人时长舒了一口气。是姐姐的信息。

树,我知道这难以置信,但小时候的你的确出现在了我们家的房间,她很乖,所以相比于担心她,我更担心你些。收到信息后请尽快回复,好吗?

小时候的我也出现在了姐姐身边?看着风发来的照片,树更加困惑了。不过最让树安心的还是姐姐没事。她编辑了一条回复的信息,再附上了一张白天拍的照片。好,发送——树觉得自己终于能入睡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