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20-08-04 10:17
点击:53
章节字数:297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二十四章

麻友并没有回东京,玲奈没有将消息透露给柏木,诚然柏木家不需要通风报信便知道了麻友正在一个人关西地区旅行,坐新干线。

这样也好,柏木总是记挂麻友,此刻远离主战场并非坏事,又请玲奈要了珠理奈暗中保护,必定万无一失。自己也可放下纷乱思绪,好放手一搏。


连日疲战,柏木尚未觉得劳累,窗外,血色红日已经渐渐升起。丢开文件,起身练了套五禽戏舒张筋骨,又打了套形意拳振奋精神,感觉到身心都变得轻盈无比,才满意的长呼口气。

几个精算师和会计师在凌晨时在另一件书房将这几月进退得失进行统计整合,柏木深信,数据会告诉对手下一步的倾向。

“先吃饭吧。”

柏木浅笑看着几个已经熬红了眼睛的下属。在他们狼吞虎咽的时候迅速把报表和结论看完。

“总算轮到画天动画和埃利亚保健中心了。”

“和画天的岛崎理事长说,我要抛弃公司,让他尽快处理股权,交回总部。我们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埃利亚。”

几个正在吃饭的会计师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餐厅里寂静得可怕,无人敢开口。

“敬奉天地,不惧鬼神,泽山临勇,八紘至诚。奉主惠民,如辟奉天。”

柏木轻轻巧巧的扣了扣桌子,看着几人和身后的随从,女佣统统跪伏在地。

“把我的原话一字不错的告诉岛崎。”

“御意,主子。”


柏木下的命令,岛崎宗次理事长不敢不服,急忙召集董事会和保险公司进行结算。

然而来通知的人带着柏木手令,直接接管并把流动资金提出,股票套现,最大限度的把公司的资金掏空后,迅速注入埃利亚保健中心,丝毫不顾理事会的意见,一时民怨难平,几个新晋的强硬派怒斥理事会不顾公司死活,并暗地煽动公司员工消极怠工。


对这种几乎必然的情况,柏木置若罔闻的将所有事情推给了岛崎宗次,可怜刚刚失了事业,还要接下烂摊子,四处奔走安抚,忙的焦头烂额。

柏木历来狠绝,眼里揉不得沙,想必公司出了叛逆之事让柏木震怒,柏木本家便不管下面闹成怎样,倾力应对埃利亚中心并购一家名为skotathi的会所的事务。

skotathi是业内一家集健身和休闲于一身的会员制会所。会员既可以在会所内健身外,还有世界一流的按摩沙龙,顶级的设备和技师,适当舒适的气氛,能让客人身和心都彻底放松下来。

沙龙拥有隔离一切外界干扰的独立空间。绝佳的隐蔽性,让skotathi的会员几乎涵盖了整个东京的上层名媛和贵妇。

即使是名媛贵妇,也是女人。是女人就会在放松不放松的时候聊些什么。

柏木想买下他的原因之一,便是这个巨大而隐蔽的情报网。

当然,这是险招,如果被对手知道,那么她在服务行业将永远无法立足下去。毕竟窃听隐私是所有人都不愿接受的。

柏木行的是一着险棋。但她不会输。

因为skotathi的实际持有人,名为小笠原祥子。



小笠原祥子曾经是柏木由纪的族兄柏木优的未婚妻,虽然最终婚约未成。但两百年来,两族通婚已久,按辈分算,祥子是柏木的表姐。如今祥子的堂兄小笠原雅人又变成了柏木的未婚夫。非要算上这些关系的话,两人确实关系匪浅。

不过,出身名门的小笠原祥子是有名的高岭之花,冰冷疏离的态度和雷厉风行的手段难倒了一批又一批簇拥,绝不因身世妥协,反倒对出身之别极为厌恶。就是这样的小笠原祥子,却在和柏木第一次会面中,便表现出了出乎寻常的好奇和好感,也许彼此都看出了对方冰冷外表下隐匿着火一般暴躁的内在也未可知。


许久未见,柏木当下约小笠原祥子于第二天晚上在skotathi体验一番。


因为和小笠原祥子有约,今晚的柏木格外兴奋,甚至兴致勃勃穿上了对自己来说“完全行动不利”的晚礼服。玄黑的丝绸和银线暗绣的花纹在幽暗的灯光下流动闪烁如星河,侍者替柏木将白色皮毛披肩撤去,裸露的肩背闪烁着珍珠般的光泽,如出水芙蓉。

另一厢,小笠原祥子也默契的穿了酒红色小礼服,,腰间缀着大片黑珍珠装饰暗自华丽,容颜冷俏,体态娉婷,不卑不亢,不夺目不争锋。

外传小笠原祥子是名门中的名门,只是脾性冰冷尖锐,此时万年冰山,一朝玉消,美得惊心动魄,偏偏润物无声。

连自己也被吸引住了。

不愧是少女花园中最美丽的红蔷薇。

柏木赞叹似的叹了口气。

被小笠原祥子不满的瞪了一眼。柏木微微一笑,向她伸出手,本想搀住祥子的手,反而被祥子捏住四指嘴唇在指背虚虚一碰行了个礼。

“啊啦。。”

原本若有若无的音乐微妙的换做了蓝色多瑙河。

唉,这样的美人相邀,这样好的气氛,连侍者都悄悄退到了门外。不跳便是不解风情了。


祥子主动扶起了柏木的纤腰,想带柏木起舞时,柏木抬起头,眼波流转间,愉快的眨了眨眼睛。

“挑逗我是不对的,柏木桑。”

祥子义正辞严转开了头,顺便手臂施力让柏木在怀里转了半圈,此刻柏木的脸正贴着祥子的肩膀。

“色诱我也是不对的。祥(sa)酱。”

柏木体贴的离开祥子的肩膀,手掌虚虚贴上祥子的后背,并将祥子违规的手牵进手心,滑出正统的华尔兹舞步。

刚刚祥子必定是不愿意碰到柏木的裸背才选择腰间,这份心意让柏木愉悦。

一曲完毕,柏木松开祥子,往后退了两步微微行了个礼,便坐到一边啜饮着冰水。

“运动完喝暖水会比较好呢。”

祥子才说罢便有侍者端上暖水,适当的温度让柏木点了点头,显然对高素质的服务感到满意。

虽然自己并非需要如此体贴入微的服务,在家中也有如此全面的关注,但显然在另一个陌生又平和的环境中,仍然让人心动。

看柏木陷入思索,祥子用桌上的呼叫器招来了侍者,自己也到另一个房间换了套水色和服。

“看来祥子大小姐想露一手呢。。”

柏木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手掌懒懒的撑着脸颊,看对面的人正襟危坐,细细洗起茶具。

“今晚请好好的享受skotathi。到了明天,这里就会变成您想要的样子。”

茶具清洗干净,祥子微微闭了闭眼睛,屏气,手腕流转,一丝不苟的行起茶事。

“我会紧张的。”

柏木小声嘀咕着,慢慢走过去,正打算跪坐下去,礼服下面修长赤裸的小腿露了出来,被身后一名侍者用丝巾盖住。

柏木脸上微微一热。

正常情况下,柏木绝不愿意露出一丝肌肤。

今天会选择这么“大尺度”的礼服,完全是为了小笠原祥子心甘情愿让出skotathi。

想到此,柏木不由得低头避开祥子的视线。

“我代表小笠原家,将skotathi交给柏木桑你,请让它为您助力。”

第一道茶过后,小笠原祥子低头朝柏木行礼,并不理会柏木搀扶的手,深深俯下身去。

“可能的话,请让这孩子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下去吧。这是我个人的请求。。”

祥子口中的这孩子,说的是skotathi。瞬间明白的柏木,眉峰皱了起来。

作为小笠原家的唯一继承人,祥子完全可以不理会柏木收购skotathi的请求,即使她是堂兄小笠原雅人的未婚妻。正因为如此,才让柏木感到自己的卑劣与亏欠。正因为如此,柏木必须告诉祥子这件事情。

柏木紧紧握住祥子的手腕,将她扶起。

“我不能保证这样。。只是。。”

“那我会一直的关注这里。”

美丽的脸上满是不容质疑的坚定,小笠原祥子挺直了上身,挽起的发髻露出了优美的颈部线条,渊渟岳峙。

实在是太美了。

美得让柏木有罪恶感。

身上想要示好的礼服让她有罪恶感,腰间被礼遇的位置让她有罪恶感,指背飘渺的温热让她有罪恶感。掌心碰触的美好触感让她有罪恶感。

这个女人实在正直过头了,也实在温柔过头了。

柏木伸手挑起小笠原祥子的下巴。

“我保证。。。”

门口传来急促敲门声,是柏木的部下。

顿时一切意兴都消融在空气中。柏木懒懒的站起,招手让侍者给自己披上披肩。

随从佑次闪了进来,迅速靠近柏木身旁想要耳语。被柏木冰冷的眼神斥退,只好退了两步,垂首欲言又止。

肩膀一暖,柏木回头一看,为自己披上披肩的正是小笠原祥子。

“无妨,你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