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20-08-05 08:30
点击:67
章节字数:21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二十五章

“主子,大岛家传来消息,说大岛优子殿下早上突然发狂,小嶋阳菜夫人被禁足了。”

“情况清楚了么。大岛家如何处理。小嶋桑呢。”

“是,大岛殿下。。”随从压低了声音“突然早上发狂,两人在卧室里起了争执,大岛殿下恐怕是做了不好的事情。约一个小时后,大岛殿下就发狂大笑离开了,现在在银座的“日升”酒店。”

“什么是不好的事情。”

“据说,小嶋桑现在全身发热,昏迷不醒,似有多处外伤。”

“再去把情况弄清楚。优子桑就算是疯了,也伤不了小嶋桑。”

“是。”


虽然这样说,怕是大岛家如今一只苍蝇也飞不进了。

柏木随手掏了支钢笔在名片上写了几个字,交到随从手里。

“带我手令去银座一家叫“三越松”的吴服店,找一个叫河西的小姐。请她保护优子桑。”

“我。。随后就到。”

“是。”

“啊。。。”眼见要走出房门,柏木回过头来看俯身恭送自己的小笠原祥子,又走回去握了握祥子的腰带。

“失礼了,要麻烦你的衣服借我一用呢。”

“真是难堪啊。你打算消沉到几时?优子桑。”

柏木此刻的心情并不好,但看到优子那落魄的模样,还是放软了声线。

优子独自灌着酒,丝毫不理会自己弄脏了店里的榻榻米。板野简直要冲上去和优子拼命。

“想保持沉默?这里暂且可以容你一时。等我问了小嶋桑再来。”

“我做了。”优子擦掉脸上的酒液。

“嗯?”

“我强要了她。这件事我不认错,只有这件。”优子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脸,凄厉的笑了起来。

“你你你!”板野本来鄙夷的眼神,瞬间惊讶的静止了,嘴里就算放个苹果也不稀奇。

“唉,忍不住是一回事。为何要强引?”

“即使让自己后悔,我也绝不放弃。”优子赤手捶着自己的腿,力道之大,让优子整个人弹跳了起来。绷紧的身子像弹珠一样紧紧的弓着,整个人充满了阴郁又愤怒的狠绝。

“你有那么多中途放弃的机会,可是你还是做了。所以。。”

柏木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想鼓励安抚一番。一个身影飞快的蹦跳过来一脚踢开了。

“GOOD JOB啊混蛋!这种超羡慕的机会,干得超好啊。”

“我可是很认真的认可你的勇气!你这家伙!”

板野貌似一见如故的拉住优子的手,完全忘了对优子弄脏榻榻米的厌恶之情了。

优子任她亲热的搂着自己的肩膀,脑袋顺势可怜的贴在板野肩膀上。

河西抱着胸一脸鄙视的看着两只露出犬态互相安慰的人型生物。

板野见河西来,讨好的朝她笑了笑。

“怎么,tomo也想good job一下?”

“我保证!”板野立刻拨浪鼓一般摇着头,外加竖起三根手指头。

“这段时间先让优子桑待在在这里吧。”

柏木轻声嘱咐。河西点了点头。


“不,我要回去了。不管小嶋桑怎么看我。”

优子站起来,背影坚直挺拔,步履沉沉。

“good job!勇者!去面对你的女人!最差不过把你放倒了压一次。”

板野得意的建议后,扑通一下,被河西一个手刀敲晕在榻榻米上。

优子微微鞠躬,无声致意。

如果是优子桑和小嶋桑的话,应该不用担心。

柏木看优子下定决心的样子,心里总算能卸去些许沉重。

优子的脸上犹自挂着微笑,下一刻眼泪不受控制的流淌下来,一滴滴滴入衣襟,优子揪住胸口的衣服,用力的挠抓几下,胸口的衣服被撕成了碎片,露出了美丽而赤裸的胸膛。优子的右手仿佛要把心脏抠出来一般用力的抓着。

柏木用力扣住她的手。

“她不会再要我了。她关闭了联接,她不再说任何话,也不再倾听了。”

优子的眼泪冲破眼眶,一串一串的掉落。


东京,大岛宅


从昏睡中醒来的阳菜并未穿起衣物,甚至连身上已经扯成碎布的衣服也懒得褪去,幽幽抛下一句话化成龙形消失在天际。

“尔今何处是归乡?”

大阪 某旅馆的浴室

淅沥的水滴不断的冲洒着松井珠理奈的身体,她默默的将嘴唇咬出的血迹洗去,却洗不去满脸灰色的悲戚。


隔壁的一个房间,睡梦中的人也默默流下无以名状的泪水。


这一夜对柏木来说还远远没有结束。

已经陷入狂躁却无处发泄的优子不仅撕坏了自己的衣服,还顺带把河西店里能砸的东西统统砸了个遍,柏木又怕伤她,只好将她打晕,又请河西下了安神的咒术。如何安置优子又是一桩愁事,河西这里已经不能待了,送回大岛宅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唯有带回去自己家,又调来了医生随时候命。谁知道优子野兽般的能力完全被疯狂唤醒了,刚刚到家已经清醒,柏木宅顿时陷入鸡飞狗跳的危机。

为了制住爆发到平时几倍力量的优子,柏木不得不用擒拿技和优子打起了游击,另一方面镇静剂也随时候命,考虑到优子的情绪不是三两天能稳定下来,柏木下了严令,不到最后关头,不可动用神经类药物。

因而才出现了柏木和优子在房间里玩类似于老鹰抓小鸡的可笑场面。

突然灯光一暗,又瞬间亮起。

隐隐听到有声音微微响动,似是枪声。

一名随从进来低声报告。

“主子,岛崎宗次反了。带了约摸百人,已突入外层,电源被切断了,似是带了干扰器,暂时无法联系外部。”

柏木倏的停住了身形,静静的立在那里,甚至被优子趁乱踢了一脚在腰间也不动弹。

仿佛要把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出来,优子撩了一把披散在额前的头发,仰天狂笑起来,拽着拳头就往柏木脸上招呼。

随从见柏木不动连忙上去拉住优子,都被优子三拳两脚踢到房间的另一边,医生一边看柏木,只要她一个示意便冲上去注射镇静剂。

只见柏木恍惚着伸手摸了摸脸上红肿的伤口,手指抚过破裂的嘴角才反应过来,下意识架住优子的攻击,膝盖推向优子膝盖后弯,一把将优子的双臂拧到背后,轻松制服了优子,低头在她耳边低语。

“再胡闹,小嶋桑就真的不理你了。”

像咒语一般,优子安静下来,任由柏木抱起,放到床上,手掌一遍遍的从刘海轻抚到下巴,柏木掌心的温度让她疲倦的闭上眼睛。

“你先休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