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20-08-03 21:42
点击:56
章节字数:21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二十三章


“去松井宅。”

名古屋第一名门松井家的祖宅,大概没有出租车司机不知道吧,怀着这样的想法,麻友却遭到了一致的拒绝。

“那么,松井宅在什么地方。我可以坐公交去。”

麻友按住车窗,不让司机开车离去。

“小姐,我真的不知道呀。”

司机愁眉苦脸的求饶,上了年纪的脸庞,讳莫如深。

“那我不为难你了。非常抱歉。”

麻友放开手,让出道路,让出租车开走了。

默默叹了口气,麻友努力回想着自己到过一次的宅邸。

沉思中,有人静静的靠近。

几个黑衣墨镜的保镖,站成两列静候命令。

胸前的梅花型家徽闪闪发亮。

麻友抬头看到时,已经了然了。

“渡辺小姐,少主正在等候您。”为首的中年管家,躬身行礼。

“麻烦你们了。”


“午安,欢迎你来。”

松井玲奈向她伸手微笑。午后清脆的阳光,赋予她几近透明的清纯气质。那一刻仿佛有水晶碰撞在麻友耳边清脆叮咚。

麻友茫然的伸出手,与她交握。

“太阳真烈啊,要喝点什么吗?”

和室里放了冰块,朝着庭院的纸门大开,显得十分清凉,却不至于寒冷。

“水就好了。”

玲奈殷勤让麻友随意坐下,亲自为麻友倒了水才回到自己位置端坐。

她身旁放了一只玻璃杯,杯壁已经凝结了许多水珠,可见已经坐了许久。

“和珠理奈相处还好吗?”

玲奈抿了口杯中棕色的液体。

“嗯,事实上我是为这个来的。”

“哦?”

“松井家是否需要成婚后才能继承家主之位呢?”

“理论上是的。”

玲奈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有个问题很失礼,我可以问吗?”

“为了不为难,还是自己来告诉你吧。正是为了家族而结婚的。”

“这样好吗?”

“乃是生于大家族,所不能抵挡的命运。就像流水中的鱼一样,偶然冲出水面,看见一隅绝景,但永远无法跳上岸追逐。”

“。。。。”

“这样的理由,麻友桑能接受吗?”

玲奈慢悠悠抿着液体,慢悠悠的看着透过树叶洒在榻榻米上的光阴摇曳。

“即使让自己痛苦吗?”良久,麻友掂量措辞,终是选择了“痛苦”,正是那时玲奈对珠理奈说的“痛苦”。

“痛苦吗。。。。现在已经不痛苦了哦。”

“但是。。”

麻友欲言又止。

“没关系的,这个地方,你的话,入我的耳。”

“这段时间珠理奈有多痛苦,玲奈桑自己也会感到多痛苦吧。”

“这不过是生为松井家主不变的命运。我说‘早已习惯了’的时候,麻友桑会觉得我冷血么?”

“不当,不就可以了么。”

“让我们逃跑吗?松井家的人绝不逃跑。反而,这样更好,胸有痛楚,时时警醒,不至甘于堕落。”

“对不起。。”

“麻友的话没关系哟,由纪会好好待你的。”

“为何每个人都这样说呢?”

“嗯?”

“由纪她,幸福的可能性,不是被我亲手掐灭了吗?为了我,她无法再看任何人,无法再拥有任何人。”

“嗯。是这样的。”

玲奈的话,割得心好痛。

麻友不自觉的扯了扯衣摆,呼吸困难的喘了口气。

玲奈站了起来,手中还握着杯子。走到麻友身边,轻轻环住她的肩膀。

“也许你觉得我冷血。”

“在我看来,抛开一切并非勇敢,但想留住一切定然是愚蠢的。为了最高处,一直攀爬,就需要抛弃什么,需要割舍什么,即使是最重要的东西,妨碍脚步的时候,也只能忍痛踢开。正因为此,那个提携你,催促你,逼迫你,最后与你携手一同走到绝景的人,是你庸碌此生就无法得到的幸福。”

“所以你放弃珠理奈!”

“至少从目前看,珠理奈是唯一一个能携手一同的人呐。无法分开不是吗?”

“那。。为何结婚?”

“刚才,你不是问我松井家继承人必须结婚才能继任家主吗?”

“是的,结婚我才能正式成为家主。不过啊,即使我不结婚,任何人也无法登上家主之位。如此看来,家主之位,乃我的囊中之物呢。”

“但我不会因为能做到,而去违反规则。由纪,优子桑,都是如此。”

“反过来,如果我做不到,我也会毫不犹豫违反规则。”

“这诚然也是一种规则。”

“我会结婚,不会因为珠理奈内心多痛苦而终止,这里的痛苦和珠理奈一样多。”玲奈微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痛苦是河流,我们是河流中的鱼。鱼怎么会被水淹死呢。”

“珠理奈不正在努力忍耐吗?”

“用不着忍耐的时候,也在忍耐吗?”麻友低头避开玲奈的笑容。

“一直忍耐下去吗??玲奈桑。”

“即使十年二十年一辈子这样忍耐下去,对玲奈桑和珠理奈来说并不难。只是,如此能等到爱可以爱的人的时候吗?”

“您可曾想过,珠理奈一代代守护着像玲奈桑这样具有松井魂的人。可曾得到这样的时候?”

“为何忍耐了那么久,还是爱上了某个人?”

“一代一代,就能等到自己的至爱吗?”

“珠理奈固然不会再吐露心声,可是心和玲奈桑相联系着,她的心中的声音,也能被掩埋吗?”

“喝喝看。”玲奈举了举手中的杯子,杯中冰块已经消失了。

麻友就着玲奈的手,喝了一口变温的液体。

好烫,好辣,好暖。

瞬间眼泪哗啦啦掉下来,麻友也顾不得了,威士忌呛得她蜷起腰来。

“我。。咳咳。。还没。。咳。。成年。”

阳光已经完全照进了房间,玲奈拍抚着麻友的背脊。

“很多时候,人不得不做一些必要的选择。作为代价,她也许会找很多东西代替,比如说珠理奈找到你。”

“我必须做一些决定,需要暂时离开。抱歉,我还无法按照你们的逻辑和心情去承担无法判断的事情。抱歉。我作为旁人,无法认同。抱歉,失礼了。”

“今天的事情请不要告诉由纪。”

麻友鞠躬后,脸颊晕红的盯着玲奈。对方挥挥手,指尖放在自己嘴唇上。“今日之事,出你口,入我耳。”

目送麻友消失在院门,玲奈就着廊下,坐了下来。

“正因为如此而不满足,靠余裕去做的人,实在是太幸福了。”

玲奈一口饮尽杯中物,粉白色的嘴唇一瞬间变成妖娆绯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