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十一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20-07-13 15:59
点击:68
章节字数:23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十一章


“果然是梦吧。”

竟然做了那样的梦,美得像动画里的大海,和温柔得像MIO一样的柏木桑。真的很やびゃあ(YABYA)。

幸好是梦。

否则,一定没有脸见柏木桑。

一觉醒来,暮色四合,看见天花板奢华的水晶吊灯,渡辺长舒了一口气。

下意识摸了摸腰间的玉牌。

过去17年除了父母,这是渡辺从他人手中得到的第一件礼物。在过去几个月的古玩知识学习中,对于玉器多少还是有了一些了解。

渡辺第一堂课就从自己身上这块玉开始。

从材质来说,玉就是美丽的石头,在判断一块玉的优劣时,最根本在于玉料的美型与否。浓郁纯正的色泽,鲜明的花纹和柔润的胎质都是好玉的证明。有绺裂、瑕疵,花纹下品或者内部杂质过多,便是下品玉了。

柏木送的玉牌是乍看之下是一块很平常的墨玉。价值远不如白玉和翡翠。只有在晴日强光之下,才会现出些许清透。从质地上来说,是绝对的下品。若强说好,只能勉强夸外壳那圈老坑冰种的翡翠玉料,水润饱满,质朴天成。但是行家里手一看玉牌的纹理,心里便明了这样标准夹层纹理的质地根本不是玉石。

再看做工。所谓玉器,是从料到器的蜕变。玉料纹理形状早已天成,全看工匠如何顺应天势,去除鄙陋糟粕,一琢一磨,不破不漏。倘若炫耀手工,强行雕琢成异形,纵使手艺巧夺天工,徒有形骸也了无生趣。

这块玉牌的雕工遵循唐代古法,极是质朴简洁,尤其重视神态琢磨。辟邪神兽肌肉线条明快豪迈,饱含张力,寥寥几笔便将辟邪衬托得威势凛凛。颇能见工匠手势沉稳,悬心下笔。周围还利用微雕技术,附上了密密的符文,极是用心。

也许是没有经过水磨工序的关系,仅仅靠着玉料天生的细密纹理,整块玉牌并没有一般玉器油亮的水光,反而显得相当沉静,温文尔雅。

按照普遍的标准来说,柏木送给渡辺的玉并不算是一块好玉。

麻友牢牢记得教授的老师这般对她说,“玉石之美,在于敌得过岁月长流。赏天时,品人和。”

年幼的渡辺对时光的认知尚浅,见到这块玉牌后,她才觉得,比之材质工艺等等条框,人类天生具有审美的直觉。

这块玉给渡辺这样的心动,还有说不出来的喜欢依赖。

也许价值不高,更让渡辺心安。

总是坐在床上发呆,实在太过虚度光阴。渡辺暗自责问自己,一边爬了起来。

人还没起来,又重新跌回了床被间。

“唔。。痛。。”

腹部痛的厉害。

就像梦里柏木关心自己时,腹部的裂痛一模一样。

一时间脑子混乱起来。

等等,难道不是梦?都是真的?!

当下也顾不得痛不痛,赶紧穿衣服收拾好自己跑到客厅里。

大岛优子坐在吧台前“赏酒”。

下巴抵着吧台,浅笑着转过头来。

“晚上好,麻友友。”

“晚上好。。。”乖乖的低头行了个礼。

大岛优子回家了。

和柏木一起“出差”的大岛优子回家了。

渡辺的心开始狂跳起来。

“睡得还好吗?还要一阵才能吃饭哟。”

“嗯,还不是很饿。”

“刚起来嘛,出去走走吧。今天回来的时候,已经看见吉野樱开了一些呢。才2月不到呢,今年会有好的开始哟”

优子对着麻友笑了笑,两颗酒窝深深的嵌在颊边,虽然能听出些许疲惫,仍不失元气。

“明明是大岛樱。。”也许是因为名字的关系,大岛宅的庭院里种植的四株樱花树,除了一颗八重樱外,三颗都是大岛樱。

虽然有血缘关系,纯白大岛樱和淡粉吉野樱还是非常容易区分的。知道优子有胡说八道的能力,这下那几棵樱花树大概真要开出粉色樱花了。

竹笕清脆的声响仿佛还带着沁人的凉意,渡辺远远在廊下看着苍蓝夜色下闪烁着淡淡白色,如繁星点点,夜风袭来,单薄的花瓣便纷飞如雨。一时看痴了往那树下走去,任凭片片花瓣绕手而过,嘴角一痒,伸手去摸,捉到一片单薄的花瓣,傻傻放进嘴里咀嚼。

“渡辺桑真是风雅呢。”

不远处的八重樱树下,一个人盘坐着,手里捏着浅浅的酒盏对她微笑点头。

八重樱现在还是一树枯枝,渡辺走来一时也没发现树下坐着人,连忙鞠躬回礼。

“我也认识一个喜欢吃樱花的人呢。”

嘴里的花瓣干涩如纸,微微发苦。

渡辺打量起独自坐在他人庭院饮酒的女人。

这么相像的面貌,大概是优子桑的亲戚吧。

春寒峭立,这个人却穿着薄薄的深绯色和衣。脸颊边缀着两枚大岛家的招牌酒窝,和时常轻浮带笑的大岛不同,这个人虽然也嘴角带笑,眼底却沉着刚毅深沉。

是个威仪有度的人呢。

渡辺心底有些畏缩,就此离开又太过失礼。只好站在原地与她说话。

“夜风有些凉,喝点酒暖暖身子怎么样?”

“我。。还没成年。。”

听到渡辺拒绝,那人拍拍脑袋笑了起来,随手把酒盏放进水里飘着,潇洒起身。

“倒忘了这茬。那我就不留你了,这里凉,快进去吧。我也告辞了。”

“等。。”

看到那人停下脚步,麻友才恍过神来,自己叫住了她。

“那个,你的名字?”

“南。替我向优子问好。”

那个人笑了笑,嘴角的酒窝陷得更深了。

长长的竹笕一头向下坠落,轻轻敲醒了渡辺。

看优子一扫疲惫津津有味的吃着小羊排,麻友问起那个人的事。

“麻友能看得见她?”歪头想了想,放开手里的叉子,挠了挠下巴。

“这个人,是阴阳师中的南十字星哦。”

“是优子桑的亲戚吗?”

“长得很像吗?”优子暧昧的眨了眨眼睛,哈哈笑了起来。

渡辺困惑的看着异常开心的优子。

“想到有人会因为这件事情吃醋恼火,我就开心呀。”说完又得意的笑了起来,被小嶋瞪了一眼。

“优酱要是不去招惹她,我们就不用这么晚才吃上晚饭。”

“哼!离了南倒是一年比一年吃得多!”

“闭嘴!”

被小嶋严厉斥责后,大岛优子才老老实实捡起叉子开始吃饭。

所以,那个叫南的人并不是优子桑的亲戚?

渡辺拨弄着碟子里的羊排,漫不经心的咀嚼起来。

南突然出现,麻友一时也忘记柏木的事情,如今失了时机,越发问不出口。

可是,想到似梦似真里柏木温柔的样子,终究鼓起勇气问出了口。

“优子桑,柏木桑和你一起回来了吗?”

“嗯。回来了。”

“那。。”

“由纪还有点事情要处理。麻友友先在这里陪陪我吧。”优子抬起头来,拍了拍麻友的手。

好热。

优子的手,好热。

还是自己的身体被这夜风灌了个透凉呢。

嗯,这一定是夜风的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