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十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20-07-10 19:31
点击:353
章节字数:447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十章


渡辺麻友是被亮光晃醒的。头顶的天花板流漾的波光和优子宅邸布置的酒墙流光遥遥呼应,一时让麻友恍惚不知身在何处。然而昏迷前灵魂撕裂般的痛楚还是牢牢刻印在脑海里。下意识捂着脸低低呻吟了一声才不情愿的睁开眼睛。

柏木靠着床头柜边看书,听到渡辺出声已知道她醒了。

“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柏木头也不抬,手里仍然翻着书页。

“唔。稍微。”渡辺微微的点了点头。

何止是稍微,除了头痛外,腹部也好像受过重击一样异常的疼痛。

柏木放下书倾身过来,一手将渡辺抱起靠在床头,将一个东西放到自己手里。

“握着它看会不会舒服一点。”

柏木平时极少靠自己这么近,突然变得如此亲昵让渡辺脸上热烫起来。

手心里是自己平时佩戴的黑色玉牌。自己昏倒前一直都系在自己腰上,怎么出现在消失一周的柏木手里。

低头一看自己身上,顿时喉咙发紧话也说不好了。

一件宽松的黑色衬衫套着细瘦的身体,一看便知是柏木的衣服。被单下的下身更是凉凉的寻不到一丝遮蔽。

“这。。我。。。衣服呢?”

想到自己的身体已被柏木看透,无端的委屈让渡辺紧紧咬住了嘴唇。

“船上没有准备你的衣服,先忍耐一下。”

感觉到怀里人脊背索瑟的倔强,柏木将渡辺揽入怀中,“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就回家。”

一向少言的柏木做到这份已是极致了,只是轻拍着渡辺的背。

不知是玉牌起了作用,还是柏木的温柔安抚了渡辺,渡辺渐渐停止了颤抖,下巴下意识蹭着柏木的臂弯。

“我们现在在哪里?”

尽管脑子还不是很清醒,窗外海天一线的景色提示了渡辺此刻定然远离东京。

“海上。”

犹豫片刻后,柏木淡淡的问了句。

“昨天晚上的事情,还记得起吗?”

渡辺想了想,摇了摇头。

“昨天晚上只记得突然心脏很痛,就晕过去了。”

听到柏木失望的叹息,连忙低头道歉“对不起。。。”

“我只是对自己悔恨。”

柏木摸了摸渡辺的脑袋。

“抱歉,不仅无法保护你,还在危险的时刻拖累你。甚至,不能见识到你真正的样子。”

真正的样子。

那柏木嘴里那般诚恳的道歉,是对着自己说的吗?

问不出口。。渡辺捏紧了手心的玉牌。

房门被轻轻的扭开,大岛优子带着招牌笑颜钻了进来。

“虽然不想打扰你们亲热,麻友友还没吃东西呢。先让她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吧。直升机已经到了哟。”

手指在空中轻佻的画着圈比拟了下螺旋桨旋转的动作,大岛优子冲两人来了一发轻佻WINK便带上了门。

柏木抿了抿唇,放开渡辺站起身来。

站起身前,不着痕迹的按了按床单的被角。

“一会有人会送食物进来,多少吃点。等我回来。”

“小别胜新婚嘛。第一次见你们这么粘糊糊。。。”

大岛优子比了个拇指后拍了拍柏木的腰间。

柏木一把拽住大岛的手指。

“人处理得如何了。”

“坚持自己是清白的呢,说要见你后就怎么打也不出声了。”

柏木冷笑一声,“那我就去见见他。”

“事先也不和我说一句,这么轻易就被人骗出海。”

知道大岛单纯只是想抱怨一下,柏木也不语,任由她抓着手臂捏。

“无故惊扰家主,需自戮一指,他可做了?”

“嗯。”

大岛点了点头,手指不经意戳了戳柏木的腰。

“柏木家这些规矩到现在也该改改了。”

柏木家在萨摩一藩世代独大,家宗法度之严酷远非京都世家一脉能比。大岛优子长柏木两岁,见柏木从小用家里规矩治下,多是残虐体罚,前一刻还尽心尽职的心腹,下一刻血溅当场的场面不只柏木见的麻木,大岛自己也快劝麻木了。

“我会避开麻友的。”

柏木淡淡的说了句,便推开密封舱门。

大岛听得心里一惊,莫非那晚的事情柏木自己想起来了。。。

柏木谦礼四肢被缚,衣服已经被蛇皮鞭撕成碎片,胸前后背血肉模糊,右手尾指已经不见。

“既然要见我,我来了,都说出来吧。”

“护卫舰搜索海船的确传回了寻到了碧水谣的信号,舰长周寻回报指挥部说已经打捞回收的目标。中途护卫舰被我切断信号,引诱到海潮里导致舰艇沉没,到今天再去探寻,绝不会有多一人知道。护卫舰也没有异常。没有被人二次侵入的痕迹。”

“结论呢?”

“情报有误,护卫舰当时没有并没有找到碧水谣。这是一个局。”

“现在才醒悟有何用?”

“关于南沙群岛的海域,中国一直都采取非主动管辖,这些情报都是军方用钱买来的。”

说到此,柏木谦礼防备的看了眼大岛优子,定定望着柏木。

“说。”柏木沉声道。

“南海区域一直有菲律宾和日本商人在非法勘探。南沙群岛的情报,是一位姓高桥的商人卖出去的。只是碧水谣的相关,一直是机密之密,知道的人极少,不能保证是从这个人这里流出的。属下也只是猜测。”

“另外。。”

柏木谦礼顿了顿,“这些都不是我想说的,属下无能,拖累主子误入险境,应该自裁谢罪。请主子允我介错。”

“丢个不伦不类的结论也有脸请死?”

“求主子暂时留我残身去查个清楚。三月为限,不论生死,定不再错。”

柏木打量他许久,走近前去看他手起徒手劈开了捆绑的绳子,看着忍痛跪伏在地的柏木谦礼。

“你这般笃定我会听你一言饶你不死?”

若是断拇指,便无法握刀。柏木谦礼自断尾指无疑想暗示柏木,自己还有作用。

“调查高桥,我最合适。”

柏木谦礼俯身以脸贴地,咬牙直言。

“这次事情,不会有第四人知晓。我让直升机送你回岛,你还是你的海军中校。去查出那个高桥是谁。不可再有错了。”

“慢着,这人放得?”

大岛本在一旁看着,见柏木真要放柏木谦礼,不由得问了一句。

“信得就放得。”柏木答了一句,便往外走去。

到出来后,大岛才搂住柏木的脖子。

“真不像你做的事情。”

柏木谦礼的言辞看似有理。然而中国军队历来情报军政两分,柏木谦礼不过区区海军中校之职,接触内部情报交易断无可能。这情报又是谁透露于他的。

若是大岛优子自己处理,必然欲擒故纵非逼他钓出身后大鱼。柏木素来狠绝,宁可错杀绝不姑息。今天这般表现,着实让大岛优子有些惊喜。

“家中长老早有心染指高桥家,我何必违逆。”

大岛优子细想柏木由纪的刚才对着柏木谦礼的那番话,此时才回过味来,不由得心中一凛。

柏木家历来幼主当家,名义上是以契约主为尊,只要有宿主出生,便立为家主,不得二心。家族内部掌事皆由家老把持,即便少主幼弱亦可安稳当家。

柏木由纪本家一脉,代代独出,宗主出生便是契约主,一面确实保护柏木家无守护兽时免遭夺嫡之祸,一面也只能坐视旁系坐大,无力回天。

如今守护兽回归,柏木由纪又有掌权之心,是该清理清理了。

若这情报来处是柏木家,要借柏木谦礼之手陷害柏木由纪是真。能借高桥一事巩固自己势力,柏木笼络柏木谦礼倒不失为良策。

“何况,这本不关他事,是我莽撞了非要去寻碧水谣。比起他,我只恨的是自己。”柏木紧了紧拳头。

“我会帮你。以后不能再独自犯险了。你死了,麻友友怎么办!”大岛优子脸色黑沉放出狠话。

莫说柏木要铲除旁系,就算柏木要这鹿儿岛山崩地裂,对大岛家来说,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柏木想了想,垂目答应了。

“我知道了。”

“走,看nyannyan弹琴去。”下一瞬间就变成艳晴笑颜的大岛优子起码在表情科目上柏木下辈子也赶不上。

“昨天晚上,麻友真的变身了吗?”

柏木低低的说了一句,不知是问大岛优子,还是自言自语。

大岛优子装作没听见,轻飘飘的跑到前面去了。

“我明明没有订契约,麻友也能感应到我吗?”

处理完柏木谦礼,柏木往渡辺麻友的房间走去。

和刚才沉静的态度不同,柏木感觉到自己的步速里细微的急切,心情有种说不上来的急躁。

今天是怎么了。

和往常面对渡辺不同,此刻的自己对门后的景色有了隐隐的期待。

直升机不仅带来了精致的食物,还有渡辺的衣服。柏木望着窗边被无限晨光笼罩的人,心里微微一痛,忍不住抬手按住胸口。

那个人回过头,给了柏木一记微笑,轻轻点了点头作行礼。

“这里好美。柏木桑。”

不知是谁的品味,给渡辺麻友带来一身海军风的水手服,蓝白的水晶发带挽起的双马尾在飒飒的海风中轻巧扑动,如此刻窗外剪风的海鸥。

“嗯。”柏木轻轻应了声,随着她的目光向外望去。

湛蓝的远海在阳光中荡漾成柔软的金色,目极处刀锋般的波浪也碎成了柔软的光羽,温柔如九重天际的笙歌随风飘落。和平时在东京看见的灰色海岸线相比,柏木出海无数次,却从来没有这样感觉到如此平静。和心动。

“如果没事了,一会我们坐直升机飞回去。”

“嗯。。”听出了声音里明显的失望,柏木走到渡辺吃剩的食物盘子里捏起一块三明治放进嘴里。

“晕机的话,我们可以坐船回去。”

“真的?!”小心翼翼仍然掩不住惊喜的小跳跃音调,像嘴里微脆的培根一样,取悦了柏木。柏木满意的点了点头。“优子桑在吃方面真是不遗余力。”

柏木一直不擅长内务,对衣食住行皆无计较。常年一袭黑衣,款式也极为单调,多是衬衫西装。在本家则和衣在身。吃食方面更是从无偏好,长年被大岛优子列为毫无情趣不懂生活极其无聊亟需调教排行榜首位。

凡事皆有例外。只有那么一次,柏木被优子玲奈强拉去出游并保证绝无闲杂人员在场,柏木改头换面穿上一身纯白连衣裙,相较之那个一身黑的BLACK,眼前这个的柏木温柔的像当年优子强迫穿上的那身连衣裙,是绝对的WHITE。

看到柏木小心翼翼牵着麻友走出来的样子,优子有强烈的欲望要掏出手机将这历史性的一刻记录下来。

孩子终于长大懂事了吗?!

“嗨,来笑一个。CHEESE!好乖~”

看了看拍好的照片,渡辺乖巧可人,柏木长身玉立,可惜脸上冷清清的没一点表情。大岛指尖挠了挠下巴,转而对着柏木咧开嘴笑了。

“由纪酱,改天我们穿one piece去迪斯。。。。”

语气轻缓,俨然是哄麻友抓娃娃那时的再现。

还没说完,被柏木一个抢步捂住了嘴巴。

“我会在你腰带上系无数个气球的。相信我。”

看到大岛优子面带惊恐夸张的扭来扭去,柏木笑了笑,摸了摸优子腰后才放开她。

被柏木护住腰身,渡辺得以放心的眺望难得的远洋海景。

“一次都没到过海边呢。在东京也没有。”

渡辺少出家门,柏木自然是知道的。本以为是辟邪天性如此,此刻听到渡辺略带羡慕的口吻,便觉得带她多看看这个世界也是好的。

“以后可以经常去看看。喜欢的话。”

“我们要去当海贼王(one-piece)吗?”

麻友没头没脑冒出来这么一句。

脑子里拼命琢磨着麻友话里的意思,柏木半天不语。倒是旁边偷听的优子笑得歪到小嶋身上,被小嶋狠狠的捏住了脸,尽管如此还是被优子以别扭的姿势拥了满怀。

柏木看到那边两人的互动,胸中一动,嘴唇凑近渡辺的耳朵。

“一生都请让我陪在你身边。”

彼时初见,柏木也这样说过类似的话。如今这个人就在身后,微微的贴着自己,炽热的气息随着海风轻轻荡漾。盛大而陌生的感情突然溢满了小小的心脏,说不出的伤怀汹涌而上,此刻她的心就如小船漂泊在这茫茫大海中,找不到归依之处。

渡辺伸手抓住了柏木的衬衫下摆。

“我。。真的不是在优子桑的家吗?”渡辺喃喃的低语,让柏木深深的收紧了怀抱。

“我要回去了,无双大蛇还没有通关。优酱不准磨磨蹭蹭的。”

似乎对海上一成不变的风景感到烦闷,小嶋阳菜不耐烦的催促一行人早踏归程。

“小嶋桑和优子桑坐直升机回去吧,我和麻友坐翅灵号回去。”

柏木倒没忘和麻友的约定,决心利用这段旅程多陪陪麻友。

“不行,麻友酱现在还住我家,要走一起走。”一直轻飘飘的小嶋阳菜突然严肃起来,说不定是最可怕的那个。

“啧啧”大岛优子看着柏木抿了抿唇,知道这是柏木不耐的表现。

但是渡辺是柏木亲口送去大岛家的,被小嶋捏住了软肋,柏木也只好点头答应坐飞机。

不过,她才不要得罪nyannyan。

愉快的比划着螺旋桨转着圈圈,大岛优子愉快的和充满鸟粪的深海和岛屿告别。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