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十二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20-07-13 17:27
点击:92
章节字数:415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十二章


当大家似乎都很忙碌的时候,状态闲适的优子也被一纸请柬拖到了名古屋,这次竟是为了出席松井玲奈的订婚礼。

今日参加的,公布婚期的告期之仪。

这个秋天,松井玲奈就要成婚,正式接任宗主。

入赘的夫婿据说是名古屋的花道池坊流名家多田家的次男,名叫服宗。今年才24岁,九条立华的功力已在花道崭露头角,是极英俊的男子。

从家世样貌人品各方面来说,都是登对的姻缘。

大岛优子带去的贺礼,是一柄宋代象牙柄宫制团扇,扇面上交颈鸳鸯游于荷花之下,工笔细致,线条细腻,栩栩如生,画面取鸳鸯合欢之意,送作新婚之礼再合适不过。

扇面上没有任何印鉴,只有右侧草草写了“天下一人”四字,瘦金体字迹纤细却体态秀润,颇见弓劲鹤姿之势。

且不说这“天下一人”的题字,光是这瘦金体和工笔鸳鸯的画迹,便能知晓大岛优子这礼贵重之处。

大岛优子悠悠哉哉摇着扇子塞到登记之人手中,柏木家管事丝毫不敢怠慢,第一时间便送往仓库保存起来。

有几人能在有生之年一睹宋徽宗工笔真迹呢。

大岛签上了自己名字,玩笑似的把小嶋阳菜的名字写在自己的姓氏下。又翻了翻名册前面,让渡辺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柏木由纪的后面。

柏木由纪当然来了。

只是,登记柏木的名字那页,还签着一个陌生的名字。

“小笠原雅人。”

渡辺下意识念了出来。

不过很快便被今天能见到柏木由纪的紧张排山倒海的淹没了。

抬头便看见松井珠理奈在门口迎接自己。

清瘦修长的身型裹着一袭银灰色西装,春日阳光清脆,晶莹的碎片洒到珠理奈的鼻尖上,她嘴角轻轻扬着,微微歪头朝渡辺笑。

“麻友友,我好想你。”珠理奈冲麻友伸出双臂。

“珠理奈。。”被松井揽进怀里,渡辺闻着对方身上檀木的清香,轻轻的回抱了对方。“好久不见。”

大岛身份特殊,松井珠理奈特意引一行人到偏院的茶室休息。

拉开门,柏木清瘦的背影便印入渡辺的眼里。

柏木靠在廊下坐着,似乎看得入神了,开门的响声并未惊动她。

大岛悄悄推了一把渡辺,示意她去柏木身边。

渡辺轻轻走过去,才发现柏木睡着了,黑色的衬衫和往常一般紧紧扣着,不露一点肌肤。嘴角却松懈下来,泄露出不轻易示人的柔软线条。

睡着的柏木,如泉水一般清冽美好。

柏木手里松松握着一个竹杯,渡辺跪下身子替柏木拿开。

那个人轻轻睁开眼睛。通红的眼睛困惑的看着渡辺。

“麻友。。。?”

句尾慵懒的扬起,如廊檐白鸽腾起的尾羽倏然流过天际,让渡辺的心脏扑通跳了一下。

“是我。”

渡辺轻轻的点了点头,将竹杯放到稍远的地方。

被柏木握住了手腕。

柏木困倦却坚持地望着渡辺,被她眼底重重的雾霭淹没,渡辺悄悄的回握住柏木的手心。

“我在做梦吗?”

柏木嘟囔着,脑袋凑近了贴着渡辺的手臂。眼皮又沉沉阖上了。

渡辺握住柏木的肩膀,让她能舒服的靠在自己胸前。转头看向身后,不知何时,其他人已经悄悄离开了,偌大的房间只剩下了她和柏木两个人。

渡辺苦笑着从跪坐改为盘坐。

“不是做梦哦。。。”

一觉醒来,柏木看到眼前陌生的景象。低低咒了一声。

近来实在太过疲倦,竟然毫无警觉的睡着了。

想撑起身子,手掌按到一个硬物,才发现自己此刻特别之处。

嘴角轻轻翘了翘。

是了,这么熟悉的温度,熟悉的香味,熟悉的气息。

“麻友友。。”

“唔。。。”

环着自己的人,似乎也不知不觉进入了浅眠。听到自己呼唤,迷糊的醒来了。

“我们都睡的很好,要再睡一会吗?”

此时柏木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嘴里溜出了这样的句子。

理所当然看到渡辺的脸热烫起来。又似害羞又似撒娇的埋进自己颈间。柏木的侧脸轻轻贴了贴渡辺的耳朵,深吸口气一把将渡辺抱了起来。

“我好想回家。”

从来没有听过柏木说出这样的话。渡辺不知该如何回应。只是随着柏木的动作下意识的搂住柏木的脖子。

柏木家的近卫尽职的守在门口。见柏木走出来,低声向柏木汇报,松井家的订婚仪式半个小时前已经开始了。

柏木几天没有休息过,难得有好眠,护卫守在门口不许任何人进去打扰。

柏木点了点头,“准备好飞机,仪式结束我们就回东京。”

也不顾旁人侧目,一直抱着渡辺到正室门口才放她下来。

此时渡辺早已面红耳赤躲在柏木身后。

柏木坐在主位右侧第二个席位,正好在大岛的对面。

看见大岛对自己挤眉弄眼,渡辺连忙躲到柏木身后。不愿让对方知晓自己此刻心思纷乱。

多田服宗穿着白色的西装显得十分清爽精神,与玲奈的鸨色樱草和服相得益彰。一眼看去,实在是相配到天衣无缝。

柏木默默的看着珠理奈在旁边为她端茶送水,为她提捏过长的衣摆,为她侧耳提点事物。嘴角一直淡淡笑着,看不出喜悲。

当自己结婚后,到第一个孩子出世,不论是男孩还是女孩,他将成为新任的家主,和辟邪重新定下契约。自此柏木一族就会重新回到天生拥有守护兽的正轨上。

从出生就被责令寻到守护兽,并一生奋斗于此束缚于此的恶梦,该到自己这里终止了。

柏木不记得自己有多羡慕过大岛和松井,不过没关系,此刻她得到的也比他们多得多。

柏木伸出手去寻渡辺的手,自然而然的握住渡辺柔软的手掌。一直到登上飞机也不曾放开。

“他们会幸福吗?”

飞机上,渡辺迟疑的问着。

柏木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如果不幸福该怎么办。。。”

渡辺露出难过的表情,眼睛游移到别处,不愿让柏木发现眼里的泪意。

“玲奈是擅长让自己处在有利地位的人,大概不会让自己不舒服吧。毕竟结婚后没有人能阻止她做任何事了。”

“那样也无法决定会不会幸福吧”

渡辺固执的纠结着幸福与否,让柏木揪起了眉头。

这个陌生的话题,让她措辞举步维艰。转了转眼睛,发觉自己没有办法去断言别人是否拥有幸福此类毫无证据的主观意向。

“这些事情,只能问时光,问玲奈自己了。”

“今天,珠理奈抱着我哭了。”

一直在自己面前异常开朗强健的珠理奈,订婚仪式时候也一直保持这笑容。麻友却难以忘记见面时她扑过来抱着自己双臂颤抖的样子,此刻连回忆起来也觉得苦涩难言。

无端的,珠理奈难过的情绪,似乎透过那拥抱的颤抖,让她感同身受。

“是吗。。。”柏木抚了抚渡辺的头发。

“珠理奈会离开吗?”渡辺抬头问柏木。

“不会的,她们一生都会在一起。以后即使玲奈不在了,她们的魂连在了一起。”

柏木指了指心脏,“这里有契约在。”

“但是不是结婚那种在一起。”一向怯弱的渡辺,异常果决的摇了摇头。“这不公平。这对珠理奈不公平。”

“这没什么公不公平的。”柏木皱眉。

讨论这样的事情,并没有意义。而且柏木有预感,两个人并不会在最后得到统一。

“那你呢?”渡辺轻轻问出口。

疑惑的看着渡辺认真的脸,柏木才意识到渡辺在意的事情是什么。

“我也会结婚的。不只是我,优子桑也会结婚。”

柏木轻柔的握住渡辺的手,将她带进自己怀里,下巴抵着她的发顶,轻轻磨蹭着。

“对柏木家来说,我们有各自的责任,我有延续后代的责任。我们祈愿您能够世代荫佑我们的子孙。”

“人类的一生如此短暂,而我,希望不止是这一世陪在您身边。”

这不对的,这不对的。不该是怎样的。

想诉说些什么,无法整理成话语说出口。

柏木的话,超越了年幼的渡辺所有的认知。关于灵魂,关于契约。她统统认识不了,也感觉不到。无法去证明对错,自然也无从辩驳。

而她之前认为两人的关系,并不是她们之间应有的关系吗。

渡辺藏了许久的泪,终究在柏木充满柔情的怀抱中忍了回去。

柏木一直都很忙,尽管并不擅长做审查报表这类的工作,柏木还是尽量亲自把关,显然,成效不大。

丢开手头的文件,柏木不耐的捏了捏眉心。

往窗外看,已是日暮西沉。

“居然这么晚了。。”

好奇平时早已睡醒的渡辺现在还没出来。柏木起身往隔间走去。

纯白的床单上,零散的堆了好几个枕头,中间陷了个小人儿正抱着一个长枕沉沉睡着。

不由得嘴角勾了勾。

最初渡辺的睡姿不是这样的。也许是自小一人独睡,熟睡后的渡辺以极铺张的四脚朝天姿势霸占了整个床,远看过去,如沙滩上惬意晒太阳的翻壳乌龟。

从名古屋回来,日日被柏木搂着入睡,到如今,虽然渡辺自己不知道,已不知不觉养成了梦中抱着什么才安心的样子。

明白这前因后事的柏木看到渡辺此时的样子一时起了玩心。悄悄凑上去,抽去了渡辺怀里的枕头。

渡辺皱了皱眉头,微微哼了几声,转而抱住了柏木的手臂。

柏木由着渡辺抱着,怕压着她,单手半撑起身子,离渡辺的脸不过一个鼻息,清清楚楚听到她嘴里嘀咕着“由纪,要洗澡。。要洗澡。。。”

不禁笑出声来。

到底是在做什么梦,才会缠着自己叫要洗澡啊。。。

摸了摸渡辺的刘海,柏木伏在渡辺耳朵轻轻叫着她。

“麻友友。。麻友友。。”怀着自己也不甚懂的温柔轻轻唤着她的名字。

“唔。。”

“要回家咯,要起来吗?”看着渡辺往自己怀里缩起的可爱模样,话语里不由得又带了几分宠溺。

“要洗澡。。。洗澡。。洗澡。。”

柏木好笑的看着渡辺闭着眼睛摸索着从自己身上爬起来,跌跌撞撞要往浴室的方向去。连忙拉住她。

“麻友友快醒醒,要吃晚饭咯。麻友友~”捧着麻友的脸,轻轻揉了揉麻友细幼的脸颊。

许是手感太好,柏木不由得多拉捏了几下。总算是把小人儿弄得睁开了眼睛。

“嘿嘿嘿,由纪。。”刚睡醒的麻友不知是哪个角色附体,也不顾自己被拉扯得变形的脸,漏风似的的嘿嘿了几下,伸手去摸由纪的脸。

纤细的手指慢慢划过清秀的眉,柔媚的眼睛,顺着鼻子轻轻点下来,落到微微扬起的唇角,留恋柏木难得的温柔,逡巡不去。

柏木被小小的手指抵着嘴唇,怀里的人雾蒙蒙的眼睛望着自己,嘴里喊着自己的名字。一时情迷,张开嘴,轻轻含住了渡辺的手指。

仿佛某个开关被打开,似有微弱的电流流动着,激得两个人猛然清醒过来。渡辺倏的抽回了手,原来贴在渡辺脸上的手,也讪讪收了回来。

“啊啊啊啊啊!”不知为何,渡辺突然把头埋进枕头里,捶着枕头懊恼大叫起来。

“。。。。。”柏木望着渡辺这般,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只能抓住渡边的手腕免她用力伤到自己。

“对不起。。我。。”柏木握住麻友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看自己。

渡辺眼里的愤怒与懊恼让柏木剩下的话梗在喉咙里。

为什么会做出这样逾越的动作呢。

她不知道。

柏木默默放开手,起身打算离开。

“由纪!”明显带着哭腔的凄厉叫喊挽住了柏木的脚步。柏木不敢回头看,不愿看身后那个女孩盈泪的脸孔。

那人却没有再说什么,沉默许久后跑进浴室,任哗哗的流水声淹没一室的寂静。

柏木默默的望着自己的手。

前一刻少女脸颊蓬松柔软的触感似乎还在,下一刻就为自己愚蠢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明明好不容易才亲近起来的。。。

柏木突然对两人漫长的未来失去了信心。

如果没有这样的展开就好了。

柏木握了握拳,紧紧抿起了嘴唇。

等渡辺洗完澡把自己收拾妥当再出来时,两人都默契的忘却了之前的不快。柏木一路驱车回家就钻进书房,浑然忘记了两个人都没有吃晚饭。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