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神上不走。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8-10 14:01
点击:611
章节字数:446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天还未亮,那位师尊便去准备早食,也给月白留出了做回小徒弟的时间。再见面时,师尊端着餐盘,徒弟带着孩子、一派融洽。


今日无极要走,季无念换了一身正式些的衣服去送,而月白在感知到正主前来时、还在陪着秦霜。


“小霜,在殿里等我。”月白亲了亲孩子侧脸,让她展露笑颜。而后漫步而出、便见沉凝站在院中。


“叶二。”沉凝一笑,“昨夜打扰,不好意思啊。”


“……他知道自己到底打扰了什么么?”九一讪讪。


月白摇摇头,保持微笑,“少宫主若找师尊,她不在。”


“我知道,”沉凝向她走一步,笑着说,“我来找你的。”


“找我?”月白有些疑惑,“不知少宫主找我何事?”


“之前你问过我偃甲,昨夜忘了。今日我们要走,想着临走前给你,”沉凝拿出一个小盒,比上次装马的大些,“这里有我之前做的一些小东西,送给你玩儿。”


月白打开盒子,里面放了不少奇形怪状的器物。她拿起一个看了看便又放回,“多谢少宫主。”


“不用。”沉凝昂首挺胸,一副意气,“你若有哪里不会用的,问我便是。”


少年眉目清朗,如初生之旭阳,处处散发出自信与潜力来


月白并不讨厌他。他若是来表达善意,月白也愿意接受、说一句“多谢”。


沉凝摆摆手,一副自得模样,可立马又看看周围,凑过来些,虽然就在青临殿、也跟做贼似的,“叶二啊、我问你件事儿……”他没等叶二回复,先问出口,“无念和六离最近走得近么?”


……这事儿怎么没完了?


“……少宫主昨夜不是问了师尊了么?”月白往后退了一些,并不想离他太近,“再说若是想问,我这里也还有少宫主的传音符,不必亲自来寻……”


“诶,可别误会,”沉凝摆手,少年意气风发,昂首挺胸,“给你送个偃甲才是正事,顺道一问。”


哪个是顺道他自己知道,月白也不乐意与他计较,“我近日常在殿中,并未听闻。”


“……你这也在得太多了些,”沉凝想起什么,笑说,“连那日无念比武都没见你来,可真是错过了无念飒爽英姿、可惜可惜。”


月白事实上看得清清楚楚,心中有些不耐烦,直面他,笑道,“少宫主来,又是想激我生气么?”


沉凝一愣,微微低下了头,“自然不是。”少年眼中露出些情绪,褪去了几分之前的飒爽无忧,“还记得你之前与我说无念‘重责’,也会喜欢重责之人。可这责任真真背在身上,又实在是让人束手束脚、难以喜欢……”


沉凝不是宁晟,他已然是无极少宫主,诸多种种、不再能凭一人喜好。


“……昨夜我来找无念,回去还被长夏长老好一顿骂,”少年还笑,只是似秋风带凉、无奈惹忧伤,“哎,到底还是我修为与名气不够,诸多事都还不能自己做主啊……”

少年识得愁滋味,却难再抱美人归。


可他不知去与谁诉说,竟又只能来找叶二。


月白只能安慰他,“少宫主你前途无量,慢慢来吧。”


“啪啪啪,”九一给这位安慰自己情敌的大佬鼓掌。


“是啊……”沉凝低头笑给自己,又抬头向叶二笑道,“我这几年便可准备冲破金丹,若再能把凌洲抓回……”他挑起嘴角,眼中狡黠又透着点向往,“那就能足够与无念相配。”他又向叶二挑起眉角,“说不定真有你叫我师公的一天哦……”


呵。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月白低头,浅浅一笑,“少宫主要抓捕凌洲,那抓到之后呢?”


“自然是拿回被她夺走的诸多仙宝,返还各家。”


“那此等魔修,”月白浅浅看他,“仙门又会如何处置呢?”


“……三清有天火风雷,”沉凝笑面春风,就这么与她讲着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无极有深海水牢,反正进去就再不见天日、肯定不会再放她出来扰乱世间。”他又一想,冷笑一声,“不过她如此虐杀我仙门弟子,大概在被抓住之前、会先被诛杀吧……”


想想也是。


月白再与他说了几句,沉凝告辞、又要去追赶。


九一看她又走回正殿,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要对他动手了呢。”


“她都不动手,我动什么手。”月白回他,心里又加了一句。


要对沉凝动手什么时候都可以,不必急于现在、也不必在三清。


她回了殿里,秦霜又在拿着魔方鼓捣。小孩子对这个小玩具爱不释手,季无念还多订了几个花样不同的,就让秦霜继续摸索。


昨夜答应了季无念要教秦霜魂力,月白这就打算开始。


“小霜。”月白坐到秦霜身边,慢慢将她拢在怀中。


小孩子这就抬头,银灰色的眼睛眯起来,“神上?”


“小霜,想知道手里魔方、是什么样子的么?”月白轻轻得与她说。


秦霜有些不懂,小脑袋歪过来,魔方举在半空,“方形?”这个她被神上教过,是能懂的。


月白知道那人都教过秦霜什么,也知道秦霜其实能区分各种形状。小孩子从未看见过,这般黑暗对秦霜而言、才是正常。所有手不能触碰之处都是未知,前路对于小秦霜而言、都是想象。


那人没有一上来就为秦霜医治双眼,月白心里留个疑问、现在并不过多探究。


“对哦,”月白轻轻应她,“是方形。”她搂住秦霜,又问她,“那这个方形上面的形状是什么呀?”


“唔……”小孩子的手指划过魔方表面,在几个凸起上来回抚摸,“这个是……圆形……这个是、方形……诶?神上?”


“继续说。”


“……三角……水、水滴……?”


“嗯,对哦。”月白将秦霜的小脑袋抱在怀里,看着她的手指在魔方上摸索停顿,“还有呢?”


“……这个、也是三角……”


黑暗中出现了一个轮廓,跟刚刚出现的那些轮廓摆在一起。大大小小、与秦霜的触感一起出现,却又不似她往日遇到的那么空虚。


那是真实的线,真实的轮廓,真实得印在脑海中的东西。


很具体,具体得让秦霜有些惶恐。


“……神上?”秦霜有些害怕,可她确实“看见”脑海中的那个……应该方形的东西?跟着她的动作也动了起来……


上面还有三角、或许是圆?


“小霜不怕,”月白感知到她的情绪,轻言安抚,“我们一点一点来。”


让魂力顺着秦霜的指尖,月白在秦霜的识海中给她慢慢画出一个世界。只是一些轮廓、一些线条,一些组合在一起、会跟着她的眼睛转动和变换的东西。这些东西没有神上的光芒耀眼,却让秦霜眼中的黑暗有了前后、有了深浅。


神上的光芒被好多东西包围着,连那片耀眼都慢慢有了形状。


秦霜低头,面前有什么东西在跟着自己的动作运动。她凭着感觉去碰,右手拇指向前,而自己左手手心中真的感受到了什么东西相碰。


这是、手么?


小孩子有些迷惑,她不太明白,只能继续求助于眼里的光,“神上?”


月白将手放在秦霜身前,“小霜,试着碰一碰。”


这是延伸出来的光,与会跟着自己的手动的轮廓有着相似的形状。秦霜似乎能够控制这只“手”,而真的向那个方向伸出去……


指尖有压迫感传来,秦霜好像能感觉到那上面还有纤细的纹路。


那个轮廓的形状有变,秦霜觉得它似乎离自己更近了些、连忙想将手抽回来……可是那个轮廓比她快,而在它与自己重合的一瞬间、秦霜在自己的手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温暖。


……这些、是什么?


秦霜抬头,“看见”的轮廓让她更加陌生。可手中的温暖不停,还带了一点点的力道将她牵起。神上带着她的指尖,重新教导她一遍。


“这是眉毛、这是眼睛、这是鼻子、这是嘴唇……”


这个轮廓的变化跟着神上的话,让秦霜愣住、却又感觉温暖。


“小霜,”月白看着那双银灰色的眼睛,笑问,“想要这样‘看到’么?”


这个、就是“看到”么?


小孩子有所感受,像是害怕又像是紧张,似乎该有的愉快都藏在背后、表达不出来,心里很多震颤、直说“想”。


“现在这个,是神上在帮你。”月白捏捏秦霜的脸,笑着说,“但小霜努力些,就能自己看到了,我一点一点教你、好不好?”


白发上下晃动,秦霜又突然一下顿住。小手还保留了之前的习惯、摸到了月白衣角。触碰到的地方有自己的手,指尖中的轮廓又拉出去好几条长线、全部拧在一起,秦霜突然又害怕起来,“那、那神上你……”难道、又要走了吗?


“神上不走,”月白将孩子抱进怀里,轻轻摸她的头发,“神上只是想让小霜开心一些。”她笑,“这世间有那么多好玩的,看不见可少了许多乐趣。”她又亲亲秦霜的头发,“小霜会了这个、神上再教你怎么看见颜色、好么?”


秦霜心里动摇,每一寸的喜悦里都又掺杂着一份怀疑,“神上、真的不走么……?”


“不会走的。”月白仗着秦霜会忘记,肆无忌惮得继续骗她,“会陪着小霜,好么?”



小孩子靠在月白怀里,诚惶诚恐。


季无念正好这时走入,看两人这个样子,“怎么了?”


“无念!”


“怎么了这是?”季无念见秦霜小脸皱在一起,赶紧走到她身旁,也没注意那双银灰色的眼睛一直跟着自己,反而一直看着月白,不可置信,“你欺负小霜了?”


“没有。”秦霜的小脑袋上下动着、这个陌生的身形也让她有些紧张,但她似乎能将这个人与无念联系在一起,“神上、不欺负人。”


……都这样还能维护神上。


“……那是怎么了?”季无念拉住秦霜的手,在她面前笑得温和,“小霜、跟我说说?”


小孩子没说话,而季无念这才注意到、那双银灰色的眸子似有变化。


疑惑、恐慌、害怕、不确定、隐隐的好奇。


……这是?


季无念用手在她的眼前左右晃了晃,而那颗小脑袋也跟着她左右摇动,最后趋于中间、那双眸子、还是盯着她。


“……小霜,”季无念狐疑,在秦霜和月白之间来回看,“你能看见了?”


秦霜回答不上来,还是月白说,“不算看见。”她还是搂住秦霜,让怔楞的小孩子有个依靠,“我将魂力分她,能感知到。”


“……那、那不是很好么?”季无念按理讲该开心的,可她搞不懂现在这个状况,“小霜不高兴么?”


小手换了一边抓,秦霜似乎并不在意眼中线条,却让自己的眼中泛出水珠,“神上、要走……”


如此委屈,让季无念都震惊得看着月白,“走?去哪儿?”


“……我没有要走,”月白知道这是小孩子的心中恐惧,苦笑着不知如何相劝,“只是小霜担心……”


“哦。”季无念好像懂了,她拍了拍秦霜的背,笑着说,“小霜不怕,神上走不掉的。”


月白看她一眼,摆明了说她“大言不惭”。


但现在的重点是哄孩子,季无念便是看见了也能不理她。她抱起秦霜,“你看、神上叫我师尊呢,可听我话了。我叫她不许走,她一定不走。是吧、神上?”


九一咳了一声,“怎么哄孩子还带着吃你豆腐啊?”


“……是。”月白看她一眼,“师尊。”


季无念得意,“她要是敢走,我就打断她的腿。”


“……不行,”小孩子奶声奶气,自己委屈也不能让神上委屈,“不能伤神上……”


“好好好,”季无念擦去小孩子眼角泪珠,还是笑着,“那不打,反正她也不会走的。对么?”秦霜情绪少,最近才慢慢开始会笑,这一下如此委屈、季无念也不知是不是该说月白厉害,只能与她一起无奈。


而小孩子闭口不言,低着头、嘴唇抿得紧紧的。


“不会走的。”月白只能跟着哄,捧住秦霜的脸、看她委屈的小表情,苦笑,“小霜乖,真的不会走的。”


两人轮番哄了好久才稍稍停住秦霜忧虑,将话题引回感知问题上。月白引导着秦霜去注意眼前线条,还带着她在正殿中来回走动,一件一件教她认。


小孩子的学习能力真有意思,就算从未见到过什么,当一切真的出现、又能立刻都联系起来,晃晃悠悠、跌跌撞撞,也就这么都懂了。


晚间月白又一点一点收回魂力,秦霜有些害怕、拉住月白的衣服。


月白哄她,“小霜乖,从明天开始、我们一点点学,好么?”


“……嗯。”


一直到秦霜睡着,月白都对她寸步不离,诸多注意力也在她身上。季无念看秦霜睡熟了,才笑着对月白说,“给人家希望却又收回,大人有些残忍啊……”


月白瞥她一眼,“不过是一个目标。”


“我看她比起重获光明一事,还是比较在意你会不会弃她而去,”季无念苦笑,却又把月白抱住,“明日我带她去百草峰吧,”季无念蹭了蹭月白的颈,“重新看见这件事、也要有个说法……”


“嗯。”


大家好,我是出门度假又喝了点酒、有点晕晕的作者…
再过几章就要出门惹事了,所以要开始做点准备工作,嘿嘿嘿。
不知大家看到这儿感觉怎么样?
这段时间看到了有小伙伴在微博上推荐了我的文,真的万分感谢,夸得我都有点飘了。
但如果大家对这篇文有什么意见建议,还请告诉我,我会认真思考的,非常感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8/10 14:12 发表

沉凝这个师公可真是在想屁吃XD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