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铜墙铁壁。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8-13 21:52
点击:565
章节字数:334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秦霜在来三清后甚少露面,几乎都被月白藏在青临殿。此次去见文正也是被季无念直接带到他殿前。只是一番勘察,文正也只能摇头,“她天生如此,难。”


季无念并不惊讶,“看看有什么药可用?”


“我尽力,”文正避开了叶二和秦霜,对季无念说,“你不如教她灵力试试,以灵力感知、或许也能好好生活。”


季无念笑了笑,“我试试。”


这也就是说说,季无念心里知道,秦霜和苏扬一样、灵力难修。


但好在还有月白,带着秦霜,会教她很多。季无念对她们所谓的魂力没有一点点的感知,也只能作个局外人、看自己的徒弟教导这个小孩子、学一些自己也不会的东西。


自己还真是,没天赋。


“季仙长?”


季无念转身向着来人,是薛轻。


“薛师姐。”她向薛轻笑着,看她长弓在背,又问,“你这是要去哪儿?”


“几日叨扰,明云多事,我该回去了。”薛轻依旧是马尾一束,看着飒爽英姿。


“如此。”季无念点点头。她也就是在山门坐着无聊,碰到薛轻要走、本也就是一拱手的事。只是她心念一动,又想问她,“薛师姐、当日与月白姑娘聊了什么么?”


薛轻一愣,低头笑了笑,“不过是随意聊几句,月白姑娘高深莫测、我也探不出她来路。”


“她确实神神秘秘,”季无念笑笑,又很快放下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当日明云之事,实在令人遗憾。听闻现在也还有世家想找明云麻烦、如此行事……”


薛轻没等她说完就先摇了摇头,“明云不惧。”


明云是不惧,可那些逼问明云的人、又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那里面有不少曾经出身明云,以明云为傲。然此番出事,又有多少人倒打一耙、忘了明云初心。


“……听师兄说,领头的、是谢秦?”


薛轻看她一眼,并不喜欢她如此直呼长辈姓名。但季无念不是她明云弟子,不该受她管教。薛轻只是点了点头,说,“待师尊出关便好。”


……你师尊现在在青临殿长视力呢……


但薛轻这么说,说明她不知道秦霜的事。季无念也无意多提。再闲聊几句,薛轻便要告辞、御上长剑飞驰而去。季无念站在原地看她背影,心中不免闪过明云诸事、发了一会儿愣。有几个路过的小弟子见了她、跟她打招呼,季仙长笑着迎上去、又闹他们一闹。


回了青临殿,月白带着秦霜在偏殿。季无念坐在树下、往后一躺,竟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脑中思绪停滞,似乎只能随着眼前花瓣翩然而下,最后落在地上、单单一片。


“师尊。”


季无念回神,看小徒弟踏着一地烂漫向自己走来,笑着唤她,“大人。”


小徒弟看她一眼,站在了她身边,“叫上瘾了?”


“叫着顺口。”季无念还是笑着,“今晚去?”


月白摇头,“此时去。”


“小霜呢?”季无念看向偏殿,有些担心,“将她一个人放在这里?”


月白并没有她的这份忧虑,拍了拍自己下摆、往正殿里走,“我一个人去,快去快回。”


季无念愣了一愣,跟着她一起进去,反笑,“连我也不带么?”


月白回身看她,“想去?”


季无念摇头,只浅浅得笑,“那你可否等我一会儿、替我带封信给丛生。”


“好。”


书信写成,月白接过,并未多说。她设起一道金光结界,脚下法阵耀眼、片刻便消失在季无念眼前。而当法阵消失,她便又出现在了昆弥巷子中。


此处昏暗,却能听见街上鼎沸人声。


九一问她,“你干嘛不带她啊?”


月白没回他,只问,“刚刚那个‘救柳姨’的任务,有具体是哪个柳姨么?”


连个名字都不给,叫月白去哪儿救人?


“……没有诶,”九一为了个难,“会不会是皇宫里的?”


月白刚刚就读了一遍那些皇室子弟的识海,哪里来什么柳姨……


“那怎么办啊?总不能姓‘柳’的全都救吧……”九一觉得好难。


“……之前的‘暴露藏雪魔气’的任务、也没完成吧?”


“没有。”九一给她确认这个不幸的消息,还提出了自己的猜测,“你说、她是不是很快又要出门惹事了……”


……感觉如此。


人生艰难。


月白沉默了一会儿,回答了九一的第一个问题。


“她不想说,我自己查。”


……听着还挺善解人意的?


九一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只能又问,“具体查什么呀?”千头万绪的,反正九一是找不出个突破口来。


月白心中有些猜测,只觉得季无念想的柳姨该与明云有关,而诸多种种、其实又汇聚到另一批人。


“魔修。”


月白往外走两步,顺着记忆到了蝶庄门口。


自正门而进,先要走过一片花园,才到主阁。现在还只是午后,蝶庄便已有了不少人气。月白无意引人注目,隐去身形后才来到主阁。只是她身形一现,便有诸多目光往这浅衣女子身上来,看她身姿绰约,看她步履坚实,似是幽谷里绽放的清幽白花,也不知怎么的、竟盛放到了这烟柳之地。


有人想靠上来,但快不过来迎的小厮。月白先要了一个包厢,小厮称是、这就带路。


而那人看小厮对月白恭敬,竟也就退了回去。


“……诶?不来搭讪啊?”九一还有点遗憾,“这么怂?”


月白懒得理他。进了房间后,她又打赏了那小厮一点,叫他先别来打扰。包厢有窗、对着楼下舞台,能将台上舞女尽收眼底。


稍待片刻,门外起了敲门声。


月白说了声“进”,苏扬缓步进来、唤了声“月白”。


私下里的苏扬少一些初见时的万种风情,眉眼间稍稍柔和。她身后还跟着丛生,拉着她的手打哈欠。


“月白你怎么来了?”丛生往桌边一坐,哈欠没停,似乎刚刚睡醒,“绛绡呢?没一起?”


“……正好途经,进来坐坐。”月白笑着,“她近日没与我一起。”


苏扬给她们倒茶,丛生先抢一杯,不怀好意得看月白,“可是听闻你与六离轶事,与你生气了?”


……真是能传。


“……哎,我本来还猜是你与那季仙长呢。”丛生圆眼一挑,“没想到啊、月白你看着老实,风流韵事不少哦……”


“……月白你别理她胡说,”苏扬将茶盏递给月白,笑道,“不过确实没想到、你会去管妖皇与仙门之事。”


之前苏扬便有猜测月白与月港、明云之牵连,此次她现身三清、也不过是确认。但依她往日低调,这回这般大张旗鼓……


“……绛绡关心,我不过顺手一帮。”月白推给季无念,并不想说自己目的。她看着两人,“之前未与你们坦明身份,还请见谅。”


“没什么。”丛生一耸肩,笑说,“也不是你不说、我们就猜不到了。”她向月白一挑眉,“不过月白,你这回可是风头出尽,三界不知有多少人正在找你……来问我的也有不少,你说、我该怎么说?”


“怎么说都行,”月白笑笑,丝毫不在意对方语气威胁。她反而问,“三界都有找我的,那魔界也有了?”


丛生觉得有趣,两只手捧着自己下巴,晃了晃脑袋,“那是自然。”她往窗外一指,“你下楼去听听,谈论你的、要多不少。”


月白刚刚确实看出此处魔修多了不少,低头一笑,“那我一会儿找个人问问。”


苏扬一愣,“你是还打算自己找上门去?”


“是啊,也免去他们一些麻烦。”月白浅笑,“况且我也有事相问。”


“呵,”丛生笑出声音,“你倒是与绛绡一对,都好有趣。”


若“有趣”代表秘密多,那还是小狐狸更有趣些。


月白拿出那封书信递给丛生,“绛绡让我带给你。”


“还特意写封书信?”丛生接过,直接在月白面前拆掉、也就薄薄一张纸,似乎也没几句话。她扫过一眼,笑问月白,“这点东西、怎么不让你捎句话就好?”


月白听出她是在暗指季无念对自己有所隐瞒,并不在意,“她的事我不多管。”


“……你管得还不多啊……”九一都听不下去了。


“……你倒是宠她。”丛生将手中信纸递给苏扬,与月白直说,“她提醒我、虽要避免与鹿家本家冲突,但柏怀似乎在其分家做客,或许可以以此做些什么……”她蹙起眉头来,像个孩子似的在与月白撒娇,“你家狐狸确实神通广大……到底从哪儿知道这些的?”


苏扬看了信,面色慢慢沉下来,没有多说。


“柏怀……”月白回忆一番,“是染音部下吧?”


“是啊。”丛生注意到苏扬神色有变,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反而笑说,“月白你不是想要找魔修么?楼下那些大多都是小喽啰,不如你去找柏怀问问?”


一个个的、还都拿她当枪使。


不过反正也与月白目的一致,她也就说句“好啊”。


三人又聊一会儿,丛生有事先走,苏扬叫了小点来、是之前绛绡要过的鲜花饼。


“阿生戒心重,”苏扬陪她坐着,听楼下歌舞升平,“月白别见怪。”


月白没觉得有什么,浅浅得笑,“应该的。”到底是血里踏过来的人,若能简简单单得信任、那才是千古笑话。她看向苏扬,不知怎么感觉到了几分同病相怜,“你也辛苦。”


一个“也”字让苏扬一愣,再笑起时露了几分花魁的骄人来,“绛绡看着、戒心也不小?”


“……何止是不小……”月白一口茶越喝越苦,几乎要觉得自己命运多舛。她摇了摇头,“铜墙铁壁。”


这个苏扬上次就已看出,不过那时月白似乎更加风轻云淡。她也笑她,“你倒是比我们初见时,更加在意一些。”


……不在意行么?


月白也不愿多说,向苏扬伸手,“来,我看看你魂力如何。”


恩~作者回来啦!!让我今晚睡个好觉!!之后尽量多更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8/14 09:12 发表

月白和苏扬:一对怨偶(不是XD)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