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通吃不挑人。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8-09 12:10
点击:599
章节字数:355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道咒法抹去身上褶皱与指尖润湿,季无念打开殿门便靠在门框,有些慵懒,“少宫主深夜到访,可是有什么毁天灭地的大事?”


“没事不能找你?”沉凝站在院中,左右看看,“叶二呢?怎么没见她人?”


季无念玩味得笑,“我床上呢。”


沉凝挑起眉头,不太赞同的样子,“你是白天没空欺负她、晚上补上么?”


也可以这么说。


季无念不想他管太多,跳过这个问题,有些没耐心,“赶紧说什么事、叶二等着我呢。”


“……传个功也不用这么急吧,”沉凝走过来些,笑道,“昨日被长夏长老看得紧,今日才得空溜出来,”他手中翻出一个小瓶,扔给季无念,“这是无极的‘九连丹’,你看着吃。”


季无念正巧接住,笑了一笑,“九转连环,鬼神难盼。元宫主给你这个,是要你危机时保命的……”手中的瓶子转了一圈,又被她扔回给沉凝。“我用不到。”


“指不定呢?”沉凝又晃晃手中瓶子,再扔回去,“或者给叶二备着也行啊?”


……人家可比你厉害得多。


“你这是咒我们么?”季无念一道灵力将那药瓶定在半空,有些无奈,“真用不上。”将那药瓶送回,季无念觉得沉凝今日有些奇怪,“有什么事直说,你这大晚上来青临殿、真的不太好……”


“我……”沉凝拿药的手顿住,脸上也有些扭捏起来,“我这不是听闻六离昨日深夜来给你送药么……”


“……就这?”季无念挑眉,几乎失笑。


“倒是也不止。”沉凝面有踌躇,便是头上金冠也低了角度,“我就是……就是还听到一些传言,实在忍不住、想来问问你。”


“传言?”季无念心里挂着月白,直问,“是什么。”


“……你和六离……”药瓶一点一点得垂下去,沉凝这话都有些问不出口,可心里痒得不行,想知道、又害怕知道。


“我和师兄?我和师兄怎么了?”季无念一挑眉,有些没耐心,“再不说我走了,叶二真的等着呢。”


“你和六离……”沉凝一咬牙,“你和六离、是不是已经有肌肤之亲了!?”


嗯?


肌肤之亲?


……是她理解的那种肌肤之亲么 ?


就是……她刚刚做完、还打算一会儿继续的那种?


季无念一下子说不出话,而沉凝瞪着眼睛看她、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


“……你从哪里听到的?”季无念这下站直,“这什么胡话?”


“……就、就你们下面弟子都有传啊……说你和六离在书阁……”沉凝看她这反应、也愣了一下,“你不知道啊……?”


……难道是她脱离尘世太久了?这都什么跟什么?


“……书阁?”季无念皱起眉头,“什么时候?”


“说是六离去明云前,”沉凝有些狐疑,“你在书阁抄书?”


啊、是月白变了九尾狐型的那个晚上……


难道被人发现了?怎么会传成师兄的?


“……别理那些胡说八道,”季无念有些不适、又有些无奈,“我和六离师兄什么也没有。”


沉凝松了口气,感觉刚刚紧起的一颗心又开始跳动。他连忙按住自己胸口、感动得想哭,“那就好。”


“……你来就为问这?”


沉凝赶紧摇了摇头,“送药也很重要。”


季无念觉得他有点儿傻。


“……行了行了,”季无念一步踏出殿门,嫌弃得挥手,“为了这种事深夜来我青临殿,少宫主也是有闲情。快走快走。”


“怎么这就赶我,还有酒要给你呢!”


“不喝!”季无念几乎要拿脚踹他,“滚滚滚!”


沉凝又跟她绊了几句嘴,换了个药瓶递给她,“九连丹不要,这寻常伤药、总能收下吧?”


季无念一把拿过,“可以了,你走吧。”


“真没良心。”沉凝说了就走,不过他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看着十分愉悦。


季无念只能无奈目送,拿着手中药瓶,苦笑了一下。


回到自己寝殿,在一片冷光中、季无念就床趴下。她的床真的很大、便是脚在侧边,整个人这样趴下来、也只能刚刚碰到坐在另一边的月白。


“……你们这些小弟子、每日都在传些什么呀……”


“……仙途漫漫,悠然无聊,仙长轶事,自然会被当做谈资,”月白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以师尊声名、自然讨得众人关注……”


季无念的毛理得很顺,骨相也好,摸着挺顺手的。


“你早就知道了?”


季无念侧过脸来,看着月白。她还维持这叶二身形,刚刚弄破的弟子服不知被她收去哪里,重新换了中衣。之前被束着的发也放了下来,让她看着稍稍成熟一些。而最让她脱离稚气的,自然是其眸中沉静,似深湖无波、清风难扰。


“……嗯。”


季无念轻轻得亲她一口,坐到了她身边、与她一起靠在床头,问她,“那到底是个什么传言啊?”


“……说是六离仙长要赴明云寻找神秘情人,你内心担忧、而仙长深夜安抚……之类的。”


“神秘情人”指的就是自己身边这人,而……


“‘安抚’是指……?”


“……那夜、似乎欧阳长老有来找。”


……嗯、以欧阳耳力,确实……


季无念摸了摸鼻子,向前弯下身子,又转头看她,“……下次、该布道结界吧?”


有结界,欧阳该听不到。


月白愣了一愣,看着她一脸无辜,想想九一说的话、还真是“骚到断腿”。她点了一下师尊额头,浅浅得笑,“下次再说。”


月白其实常笑。她待人接物多和善,不论是作为叶二对待周边弟子、还是作为月白对待经过路人,多是微笑以待、面露真诚。季无念有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天生和她不对盘,怎么总惹月白大人冷脸。


明明也没强迫她做些什么,可月白就单单对她、特别冷淡一些。


这位师尊显然忘记了之前试探徒弟时的种种折腾,心里只被那笑容勾住、想更接近些。


小徒弟本就靠在床头,被师尊压制时背后还有依靠、也就随她。


她这次吻得慢,分离时月白仰头看她,在阴影中含笑打趣,“师尊可真是、不挑人。”


“大人不也是,”季无念挑眉,又凑近她、在她咫尺,“仙魔妖通吃?”


谁也不比谁好一点。


两人都低头、轻笑出声。月白碰了碰她前襟金纹,轻声说,“我要去趟昆弥。”


“丛生?”季无念握住她的手,低头想想,“确实……该去说一说……”


自她现身,月白之名必然震惊三界。当日几人玩得开心,互称为友,月白这番大动静出来、也不知丛生她们会如何看待。


“嗯,”月白还加一句,“也该替阿扬看看魂力。”


季无念浅浅亲吻被自己握在手中的手指,斜眼看她,“你倒是对阿扬很看重……”


“难得遇上、就帮一帮,”月白才不理她语气中的酸味,“她灵力难修,魂力却可助她自保。想必对阿生也会有些好处、不必分神相护。”


……月白虽然冷淡,但好起来也是真的好。


季无念抿唇,又想问她未免也太过看重,又想问她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天赋,但最后问出口的、却又是另一个问题。


“……你们说的魂力,小霜会么?”


月白看她一眼,眼见她眸中几分认真,便也认真得答,“不会、但能学。”


“叮。新任务触发。‘让天问活下去’。”


“……你们怎么亲热着亲热着还能触发任务啊?”九一没敢出小黑屋,只敢原地放话,“专心点行么!?炼铜是犯法的!”说完,还用了个‘啪’的音效,表示砸门。


月白也不理九一,看季无念似有踌躇,主动提起,“想让她学?”


“嗯。”季无念点头,“她眼盲不便、药石难医,我们也不能时时刻刻守着她。若能修点什么、让她能感知外界,至少也能像个正常孩子那样……”


“……魔气一除,这些她都会忘掉。而且也不知她在此之前能不能学会,”很有可能都只是徒劳无功,“这样也要学?”


季无念诚恳,“若大人不觉得麻烦的话……”


“不麻烦。”月白也挺喜欢秦霜这个孩子,更不要说她与自己故人有所关联,多些照料也好。


“多谢大人,”季无念笑开亲她,手掌顺势钻进她的衣衫下摆、贴在她腰侧,“你去昆弥、要我跟着么?”


月白挺了挺身,换了气息,“小霜怎么办?”


“带上?”季无念笑着咬她脖颈,“阿扬也喜欢孩子。”


……她倒是知道。


月白扬起脖子、话不说满,“到时再看。”


月白不拒绝就基本是答应了,季无念慢慢摸清了她、并不逼迫。手掌顺着她腰线摩挲,季无念在她耳边笑,“刚刚、等得难受么?”


“……还好。”毕竟被推上去一次,足够让她慢慢舒展。


但大概是被季无念的不节制养大了胃口,月白也确实希望她快些回来。


季无念也不知该说月白坦率还是不坦率。月白还打算继续的意图、在季无念回来还能见到人时就已经袒露无疑。此时的“还好”,大概是对季无念走前动作的称赞吧。


季无念轻笑,细细吻她,一点点摸索这副身躯。


叶二的身体小月白一圈,但诸多反应都是完美复刻,哪里痒、哪里酥、哪里让她难耐,都如出一辙、不过等比缩小。


季无念天赋惊人,此等事自然难不住她。


只是果然,“浅一些”、“小一些”,说得月白想打她。


所有的动作软绵绵,月白不可能真的伤她,便是要咬、也还只是浅浅留个牙印,一会儿便会消的那种。


收起了刚刚的逗弄与快猛,这次季无念学了月白平日的温婉手段、只让她舒服。


而且她今日很节制,缓缓搂住月白叫她休息的时候、月白还有力气问她一句,“今夜转性了?”


“……你要想继续,我自然奉陪。”季无念轻轻得吻她的肩,“可你是不是忘了自己身上带伤?”月白露面第一日便受了伤,昨日又加了些。季无念自己也还有昨日留下的不适。


都不严重,但也不该肆意妄为。


可即便知道她身上带伤,季无念还是选择了抽她三鞭子。


“记得。”月白凉凉看她一眼,“都记得。”


肯定又在记什么账。


“小心眼,”季无念亲她眼睛,笑道,“快睡吧。明日小霜一早就要找你了。”


……她还真是成了专职奶孩子的。


月白心中一叹,还是闭上眼睛、在师尊怀里先睡一觉。


谁也没比谁好一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8/09 16:36 发表

那还是月白的通吃更胜一筹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