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嗯…嫉妒?

作者:马甲可以随便穿
更新时间:2020-07-11 12:12
点击:240
章节字数:337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厢辛苦了的叶二重新拿起放下的碗勺,这回给秦霜喂了一块小排骨,“小霜,吃块肉?”


秦霜低着头,将白发间那个小旋露给月白,小手还是拉着她。


“……神上。”


她刚刚不敢叫,也不敢在有人时亲近,因为另一个人说会给神上惹麻烦。


可就算会有麻烦,神上还是会维护她,喂她汤喝。


小孩子看着有些委屈,月白终是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轻轻把她抱进怀里,笑着说,“‘神上’不能乱叫,还是叫我姐姐吧?”


果然是会给神上惹麻烦么?


秦霜很乖,只是许久不怎么说话,声音很轻,“……姐姐。”


孩子乖得让人心疼,更不要说她一副过白的血色,月白软了心,凑在她耳边,“偷偷叫可以,人前不行、好么?”


小孩子顿了好几瞬,以很小的幅度点了头。


“……好乖啊。”九一都有些动容。


是好乖,乖得让月白想好好了解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你叫什么?”月白轻声问她,想知道孩子心中、那个被季无念截住的答案。


小孩子转过身子来,银白的眼睛方向是对着月白的。她的嘴唇只会轻轻得张开,声音还有未脱去的奶气,“天问……”


“……果然是……”九一听着这个名字,不太敢相信,“真是明云阁主?”


“是。”月白沉了眼眸,“明云阁主,慕天问。”


九一震惊了,“不会吧……”


那可是公认的仙门最强第一人,怎么现在变成这个样子、缠着月白、叫“神上”?


“……你到底什么时候惹来这么一朵桃花,”九一觉得自己脑子都要炸了,可太多的震惊又让他只能吐出现实槽,“月白……你知道什么叫三年起步么……”


月白不知道,还不是很想理他。


她摸了摸天问的头发,笑道,“天问,你的真名要保密,好么?”


神上的话和无念一样,秦霜点了点头。


九一很炸,但再炸他也还能承认一个事实,“好乖……”


乖巧的天问还是抓着月白的衣角,低着头的样子像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月白不想再多问,还是先喂她,“小霜,先吃东西。”


肉骨被月白催得很酥,汲取了诸多药材的味道,苦却清香,秦霜嚼着也简单。


一串脚步声从背后传来,月白身上一会儿便压了一个重量。季无念双手环着她的颈,对着秦霜笑、话却是对着月白说,“小霜最近、便和我们住了。”


这是从刚刚开始就知道了的事,月白只淡淡得回,“知道了、师尊。”


“小霜呢?”季无念等月白又喂完一口饺子,趁着秦霜两颊略鼓的时候问,“想和我们一起住么?”


小孩子不好讲话、不自觉得稍稍快了咀嚼的速度,就这么点头、有点像只小松鼠。


“小霜慢慢吃,”对于这种又起坏心眼的师尊,月白只想缝起她的嘴、让她少说话,“师尊你别闹她。”


“我没闹她啊,”季无念有些冤枉,但见月白又夹了一个水晶饺、便往前一凑,“啊——”


啊个鬼。


月白看着这张嘴气不打一处来,可缝也缝不起,还是只能用个饺子堵住。


黄昏日落,明月初生。


秦霜总是拉着月白,季无念便自觉地开始收拾、让两个“小家伙”继续呆在院子里。晚晚见坏人不在,便又滚回她们身边,任她们搓圆捏扁。


待季无念都收拾好又从厨房出来时,秦霜侧坐在叶二腿上,靠她怀里、抓着她的衣襟已经睡去。叶二拍着她的背,侧脸靠在小孩子的头顶,一派温柔。


秋冷微月淡云天,小风吹白好安眠。


季无念轻轻得走过来,在月白身前弯腰微笑,“今夜、就不去温泉了吧?”


月白看看怀里的小孩子。现在这情况、自然是去不了的。


一双手伸过来,季无念轻轻得从小徒弟怀中托过秦霜的肩颈、又穿过她的腿弯,本是想将她抱起……


然月白胸前衣襟一紧,那双白色的眉也蹙了起来,一些模模糊糊的呓语也随之而出。


“……神上……别……别走……”


小孩子的话说不清楚,但痛苦的神情却落入二人眼帘。季无念松了动作,还是让她安稳得呆在月白怀里。


“……还是你来吧。”


季无念的尴尬中有一丝丝的失落,月白捕捉到了却没多说。她顺着季无念刚刚的动作,也是将秦霜打横抱起,慢慢抱回了偏殿、放在自己床上。


秦霜便是沾了床也不放手,拉着月白衣襟让她难以起身。月白用自己的手指代替了衣服,却也陷入了坐在床边难以脱身的窘境。可秦霜本就是精致的孩子,现在这份不安全感更是让她我见犹怜。月白有些心软,还是随她抓着。


季无念坐她背后,将小徒弟搂进怀里抱住了她的腰、贴着她的背,和她一起看秦霜睡颜、一时无话。


秦霜很白,皮肤白、头发白,眉毛、睫毛都是不染尘的雪色,却偏偏在拉着月白时温暖起来、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她那张小脸上泛出红晕、展露些孩子该有的气质来。


季无念没见过她这样,有些欣慰、有些难过,有一点点的失落、又有一丝丝的庆幸。


诸多情感交杂,她总想找个出口,而正好怀里人乖顺、今日还束着发……


“嘶……”


月白想侧过头却被另一人的脑袋挡住,还在人家嘴里的脖子却还疼着。季无念有两粒虎牙,就算咬得不算重,那两处的感觉也特别明显。


眉角在挑,月白问她,“……师尊,干嘛咬我?”发什么神经。


“嗯……”季无念踌躇一下,突然对着自己留下的牙印又笑出来,“嫉妒?”


九一:“有毛病么?”


季无念有毛病也不是一天两天,月白现在不能揍她,只是长出了一口气,先将这个仇记下,“师尊,今日便让秦霜和我睡吧。”


“好啊,”就是季无念想抱,秦霜也总是抓着小徒弟的。只是她又笑,“那我睡哪儿?”


……爱睡哪儿睡哪儿,睡树上都没人管你。


月白叹了口气,“正殿床很大。”


可惜啊,若是她真能把师尊踹回正殿,这么多日也就不会总被她抱着睡了。


最终月白还是成了夹心饼,身前让秦霜拉着手,身后被季无念搂着腰。


九一:“你怎么就这么惨。”


月白也想问,但最后归到九一身上,“还不都是你。”


九一啧了一声,“明明是你不反抗。”


好好一个大佬,藏拙藏到这份儿上、也难怪季无念老压着她。


字面意义上的,“压着她”。


“哎……”九一叹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月白你知道了么?”刚刚两人独处时月白便搜了秦霜识海,但没有与九一多说、也不曾与他分享。


月白不太这样,九一也不想过度侵犯她的想法、只能自己问。


“或许吧……”月白回他,“还要再看看。”


她语气有些怀念,令九一摸不着头脑。


月白在秦霜的识海中寻到了一团金光,一份魔气,一个令人怀念的身影。


那身影她也已经许久未见,而在秦霜的记忆里、那人还是一样悠闲自得。她自称是“神”,救小姑娘于水火,给她“天问”之名、教她天地之术,带着盲眼的的她到处行走,停下来时便给她讲故事、吹曲子。那人说有朝一日会给她治好眼睛、却又在某一时日消失在了天问身边。


小姑娘的世界本没有色彩,唯有那人的神魂金光可以印她眼帘;而当这耀眼的光芒消失,天问的一切又回归了黑暗与冰冷。


一个孩子本就行走不便,突然有一日她醒来,被一个人交给另一个人,还叫她“秦霜”。


她不太懂,却不知如何反抗。直到又有人给她吹了神上的曲子,还带她找到了另一抹光。


这份气息熟悉,天问找过去的时候,几乎是要哭出来。


神上。


……这称呼还是那人一向的狂妄,几乎让月白想要笑出来。


她知道明云阁主的眼睛是好的,头发也并非雪白颜色,虽说性子也冷、但与此时怀里的秦霜便是在外貌上、也有诸多不同。她猜那人还是保守了与天问的约定,替她治好了眼睛、染黑了白发,还用神息护她长大……


估计是因为慕天问不知从哪儿又沾染了带上魔气的神息,后来自我压制间、连那人送她的这份也一起压抑了起来。她本就伴这份神息长大,神息压抑、便在她体内产生了类似时间倒流的结果,回到了这份孩童模样。


要解开这种压抑有些麻烦,月白需要将其中魔气慢慢梳理出来,小心不要打乱其本身长成的样子……估计还得让她在这样子下待上一段。


只不过、这又与季无念是何关系呢?


她是如何知晓那段叶曲?又怎么会知道秦霜就是天问?


看她表现,她不仅仅是认识,还似乎有交往……是对明云阁主、还是小天问?


月白确定季无念就是本世之人,除却天资与识海、并无特别,那还有什么?


是什么让季无念与此世诸多事件产生联系?又是什么将月白绑在了她身边?


诸多思索得不到解答,月白在心中叹了口气,拍了拍自己腰上环着的手臂。


“嗯?”季无念凑过来,在月白侧脸上投下阴影,“怎么了?”


月白也不知该说什么,摇了摇头。


偏殿的床本也不小,三人躺着也不会太挤。季无念本就是侧躺,见小徒弟不说话,便伸手、用秦霜白发去逗她鼻尖。


小孩子果然皱起脸来,“唔……”


“……师尊,”月白本在想事,但听到孩子呜咽也看不下去,“别闹她。”


秦霜对叶二亲近,叶二似乎也对这孩子特别维护……季无念撇撇嘴,放了秦霜的发又搂叶二的腰,连自己的身子也不撑了,埋在小徒弟背后哭唧唧,“小叶儿你有了秦霜就不要师尊……”


九一先骂:“无赖。”


月白懒得理她的胡搅蛮缠,“师尊轻些,别把小霜吵醒了。”


“哼。”


师尊不服气,在自己徒弟脖子上又留了个牙印。


今天双更!!!(虽然也就是发存稿、咳咳咳)
嘛~两个人对秦霜都有一定程度的熟悉,所以养孩子上手超级快。
我发现300的点击比JJ多,谢谢小伙伴们的支持,嘿嘿嘿。
大家可以猜一猜师尊和秦霜的关系,虽然答对答错我都不会说、哈哈哈哈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7/11 13:11 发表

快乐双更!原来jj也有,还以为无念就是那个人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