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是是是,我没用。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7-11 12:11
点击:668
章节字数:291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肉骨茶用料多、又要久熬,好在营养很足。月白怕秦霜会饿、用灵力催了一催。水晶饺做皮麻烦,但毕竟是秦霜来的第一餐,她也就做了。只是今日殿里没备鲜虾,月白便先做了菜馅,包了好几个元宝。饺子晚上屉,却与肉骨茶一同出锅。


秦霜一直在厨房的小凳上坐着,小脑袋总跟着月白转,眼里也不知是看她还是没看她。季无念一首曲子吹完,本还是想叫秦霜一起去外面等,但秦霜不怎么愿意的样子、她也就没再多说。一直到小徒弟这边弄得差不多了,她才起身去了外面、在院中摆了桌椅。


“小霜,该吃饭了,”季无念回来蹲在她身前,握住秦霜小手,“我们一起出去好不好?”


秦霜的眼眸还落在灶台边那个身影,便是听见了、也只是微微转了下头。


季无念想了想,起身走到月白身边、接过了她舀汤的工作,“你先带小霜出去,这些我来吧。”


九一看不过去,“转性啦?”


懒鬼师尊不太干活,若是开火、大部分事情都是月白在做,季无念也就贪嘴的时候进来偷食,少有这么主动的时候。


月白看她一眼,还是说,“多谢师尊。”


谢得也没什么诚意,月白走到了秦霜身边,弯下腰握住她的手,语气比刚刚轻柔多了,“小霜,我们先出去好不好?”


秦霜用两只手握住她的手指,往前挪了挪、确定自己全脚着地才慢慢站起,踏了两个小碎步、跟在月白身边。


月白看出她因为看不见而显示出的谨慎,往前走的步子很小,“小霜,来、这边,慢慢走。”


“……你直接抱着她不就好了,”九一开口。


月白回他,“一会儿再抱。”


秦霜还是用两只手抓着月白的手。小孩子的步子有些慢,月白也不着急、就这样陪着她慢慢挪,到了门边还提醒她,“小霜,这里有门槛、跳一跳。”


脚尖碰到了什么,秦霜停了步子、小脑袋转了转。


“来,”月白轻笑,“跳一下。”


秦霜很听话,拉着月白的手往外一跳,而月白也在她跳起来的时候手上用力,算是半提着让她出了来。而小孩子雪白的长发也上下一晃,有几丝还沾在了她的脸上。


“小霜真棒,”月白蹲在她面前,替她将白发捋开,这才笑着将她抱起。


叶二不算太高,抱着秦霜时显得有些吃力。不过她是修仙人,吃力也就是“显得”而已。


可秦霜的开心是实打实,她在被抱起的一瞬间还有些发愣,一会儿便反应过来,抱着月白的脖子,闭上了眼。


“……神上。”


她唤得轻,又唤得弱,月白拍了拍她的背、没说什么。


她们离季无念布置好的桌椅不过几步,月白轻轻得将秦霜放在自己身旁的椅子上。季无念刚刚就在跟着,这会儿也将吃食摆好,肉汤一式三份、一屉水晶饺。而她自己落座在秦霜的另一边,正好向着月白笑。


季无念本是有些无奈的。她心中百味杂陈,对着脱了线的发展有些惶恐。只是看着眼前这人、又不知怎得觉得似乎这一切没什么、反而泛起些有趣和愉悦来。


“感觉跟养了个孩子似的……”


秦霜还抓着月白衣角,视线所及之处是月白前襟。月白拿起一碗汤来,心想:可不就是养了个孩子……


“那还请师尊好好养,别教坏了人家。”


小徒弟的视线再有埋怨也改变不了现实,而事实上月白也似乎一直都从善如流。便是对季无念再不满,此时的月白还是会舀起一勺肉汤、吹凉后递到秦霜嘴边,言语轻轻,面色更是温柔,“小霜,来,喝口汤。”


唇边有丝丝热气,眼前的色彩向自己有一些延伸,秦霜微微张口、便感觉到那热气凑近自己,最终抵在她唇上、化为一股暖流进入口腔,带了一点点苦涩和清爽的味道。


她喜欢这个味道,嘴角稍稍翘了翘。


季无念看见了,撑着脑袋问她,“好喝么?小霜喜欢么?”


小孩子微微侧过头,视野中失去了颜色,但眉间是愉悦的、白发更是跟着她点头而摆动起来。


开心的小孩子总是可爱,季无念摸摸她的头,笑道,“那让她常给你做。”


九一对这种慷他人之慨的行径十分鄙视,“她自己怎么不做?”


月白也想问。


可季无念的混账不是秦霜的错,月白不讨厌这孩子,又喂她一勺,放柔了眉眼,“小霜喜欢的话,就常做。”


小孩子就这么容易被取悦了,被月白喂汤的时候肉眼可见的眉间舒展,就连够不到地上的小脚都晃了一下。


月白看她觉得可爱,用筷子夹了一个水晶饺、递在她嘴边,下面用了另一个碗接着,“小霜,吃口饺子、当心里面烫。”


小徒弟此时太过温柔,像是要把秦霜笼罩起来的软泡泡,舒服又不侵略。季无念此时正好又看见一个黑白毛球从院子角落里滚出来,心里不知怎么得一紧。


“晚晚。”果然小徒弟叫了那个毛球,还放下了手中的碗,拉住了秦霜的小手。


那毛球滚到了小徒弟脚边,她便牵了秦霜的手去碰他皮毛,“小霜,舒服么?”


掌中感觉有些暖、有些软,秦霜小手张开又合拢,还在四处摸索,却也已经不明就以得点了头。


“这是晚晚,”月白还是抓着秦霜手腕的,怕她摸晚晚的时候掉下去,“是只猫熊。”


“……”秦霜摸着有趣,小脸上也有几分惊奇和欢喜来。


“……你们先好好吃饭,”季无念起身便将她们脚边的猫熊抱起,还往后退了一步、以免她们流连不舍,“吃完再摸。”


月白也就看她一眼,还是又将碗勺拿起,“小霜,来、喝汤。”


秦霜的手没有东西摸,便又回到了月白衣角、这次抓得轻些。


……总觉得自己在这殿里的地位又掉了。


季无念看了看手里庞大的、还在扭动的一团……打是不能打的,小徒弟肯定要生气。


也不知是该叹还是该笑,季无念又将晚晚放下,摇了摇头。


“无念。”正好六离和文正一同踏入青临殿,看见三人一兽,“你们在吃饭?”


“你们怎么来了?”季无念一步上前,挡在他们面前。


秦霜听见声音冷了脸,又失去表情、成了霜雪模样,小手将月白衣角拉得更紧。


月白看见了,轻轻得将手里的碗勺放下,好好得抓住秦霜。她不好行礼,只面对两位点了头,“六离仙长,文正长老。”


“叶二不必拘礼,”六离对叶二点头,后对季无念笑道,“我刚从掌门师兄那儿回来,他说既然秦霜与叶二亲近,养在青临殿也不是不行,但要我时常也来看看,免得你养不好。”他看看院中,“不过有叶二,倒还让人安心些。”


“跟你这师尊比起来,还是你徒弟会照顾人,”文正也说她。说完往前走两步到了叶二和秦霜身旁,也是得故意放柔了声音,“秦霜啊……不怕啊、 我给你看看眼睛?”


小姑娘不太会用表情表达情感,总是一副没有反应的样子,只有被握在月白手里的小手,略微得动了动。


文正这有些尴尬,看了眼叶二,“叶二,听说她与你亲近?”


这“亲近”也不过几个时辰之前的事,还是月白还没太搞懂为什么的发生的事。不过这雪白的孩子在自己身边这个样子,月白于心不忍,于是往秦霜身边贴近了些,“文正长老,小霜还怕生,要不……晚些?”


秦霜愣了愣,反而主动往月白身边贴了贴,向她怀里靠、被月白搂住。


“文正长老,要给人治病也等她再活络些,”季无念也走过来,给文正和六离都使了眼色,“让她俩先好好吃饭。”


六离也有这个意思,三人便相伴出了青临殿。


“这孩子也是有趣,”文正笑说,“对着我们冷若冰霜、却偏偏对叶二这么亲热。”


“她那样子似乎是认出叶二的,”六离问季无念,“叶二真的不知她是谁?”


“不知啊,”叶二是不知,但月白知不知道就另说。季无念笑道,“她也一脸懵呢,突然就扑过来个孩子,如今还要她养。”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在心里咬牙了。


文正说她,“也是你这师尊太没用,结果什么都要徒弟弄。”


“是是是,我没用,”季无念耸肩。


“你看看她什么时候能松弛些,”文正跟她说,“我给她看看眼睛。”


季无念点了点头,心里却知道希望渺茫。


“先不论为何,人生地不熟,小孩子有个愿意亲近的人总是好,”六离望殿内看了一眼,“就是辛苦叶二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