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养孩难X。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7-12 11:26
点击:775
章节字数:436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季无念依旧没有整夜停留,她在夜半回到了她的秘处,坐在水边、面对满地残破、静静等待。


月白来的时间有些晚,凝在她面前时虚化成一片,似乎并没有打算凝出实体来。


明月照沟渠,破影碎一地。


季无念向她伸手,虽对方顿了几瞬、才终于幻化出能被她碰到的样貌,被她拉到身边来。


刚坐下的月白被季无念抱住了腰,脸颊被一只冰凉的手捧住,半是强迫得让她转过脸来。嘴唇自然被夺走,季无念吻得热烈,按着月白的背不让她避开。


九一觉得她情绪有问题,可月白大佬就这么受着、他也不好说话。


……哎、他的白菜哟。


还好白菜此时是魂体,季无念再怎么闹都不疼不痒的,任她吻开心了也任她抱,抚着她的背也跟哄孩子似的,“好些了?”


季无念靠她身上说她,“冷淡。”


月白就是冷淡、不怕她说,继续冷冷淡淡得回个“嗯”。


季无念想咬,可没地方下口,只能拉着月白手指各种翻腾,“昆弥去不了了。”


毕竟多了个孩子要养。月白此时也分神注意着秦霜那边,问她,“这就是你想的办法?”


之前季无念问她能不能祛除慕天问身上魔气时便说过自己会想办法……这能直接把人弄过来,也是她的本事。


然季无念摇了摇头,眼睛还看着月白修长的手指,捏了捏她的食指尖,“师兄说,秦必楚在他们临走时突然将人私下交给他……难得秦必楚有求,他不好拒绝。回来之前跟掌门师兄说了,没告诉我。”


或许觉得这还算秦必楚私事、也不大,而孩子这事儿还跟季无念大概率扯不上关系,六离也就没在回来前特意知会她。


这打了季无念一个措手不及,看见秦霜时五味杂陈,而看见秦霜与月白亲近时、更是将心中各种情绪打翻、混出来也不知是什么味道。


“她这有些麻烦,”月白说,“需要一些时日。”


月白也没想过此世居然会有人背负神息长大,还与那人有这么多牵扯。而她体内魔气与气息交缠更甚,梳理起来、是需要些时间。


倒也不是不能一下拿走,但那样可能秦霜便永是秦霜、变不回慕天问了。


“……能解决便是我想也没想过的事了,”季无念放开月白,抱起自己的腿,蜷成了小小一团,“多谢你。”


……想也没想过?


没想过、所以没任务,是么?


月白侧目,看她面露浅笑、眼底深深,或许是在看着什么美好的幻影、又或是看着什么不能成真的美梦,心向往之、却似乎前途无路。


那路得月白来开,让她美梦成真、不困迷途。


月白将她轻轻得搂在怀中,双唇贴上她的发,却也不多说什么,还是一个“嗯”。


镜花水月终成空,季无念还是笑着说她,“冷淡。”


星眸转目,季无念一向眉眼弯弯,有时是兔、有时是狐,有时又是只小狼狗,缠得人受不住。但她终究是个火热的人,炽热在胸、流光似火。


月白总被她抓住,被她逼着火热起来。有时也会被她挑起心中情绪,想变得更加侵略一些。


“唔。”

“唔……”


被从纠缠中解放的季无念睁开眼睛,泛着淡淡水光,而眼眸里反射出月白周身蓝芒,“月白?”


“……我先回去了。”


说完,荧光瞬时消散,徒留季无念坐在原地、一副呆愣。


她面色还红,眨了好几下眼睛才意识到发生了……也不对、这是发生了什么?


九一在月白散去身形的时候看见了季无念的呆愣,干巴巴得说,“你看,养孩子多影响性生活……”不仅昆弥去不了,连亲亲都会打断。


月白回来便被秦霜迷迷糊糊得拉住衣服,小孩子还没有完全清醒,这会儿感受到了周边气息才安稳一些,可哭腔还在,“神上……”


“乖,”月白本就侧搂着她,此时拍着她的背,又亲亲小孩子的额头,“好好睡。”


睫毛轻颤,秦霜一张小脸因之前哭泣有些还有些颤抖,眼睛要睁不睁,“别、别走……”


“不走。”月白语气轻轻,又去蹭蹭秦霜的小脸,“天问乖哦。”


哄了好一会儿,秦霜才又安稳得睡去,月白亲了亲小孩子的眼睛、再伸手替她抹去泪痕。


正好季无念翻窗回来,又合衣躺在她身后、霸占了她的腰,贴在她肩上,“小霜刚刚醒了?”


月白点了点头,手还放在秦霜背上、轻轻拍打。


“……神上对她真温柔。”


月白刚想叫她别喊神上,脖子上就传来两处熟悉的触感。


“嘶……”


“哼。”


***


九一最近很头疼。


虽然他没有真的头,但他真的很头疼。


“月白大佬,你不要沉迷养孩子好么。”九一哭唧唧。


大佬给小孩子喂着汤,话音冷冷,“有任务?”


“虽然没有任务,但你这么贤妻良母,有点崩人设啊……”说好的冰山大佬呢?怎么成了保姆啊……


“……那是什么?”


九一解释不出来,继续哭唧唧。


然而他哭唧唧不代表月白明白得了,疑惑的时候手中顿了一下,被面前的小孩子感知到、令她歪了歪头。


“神上?”


秦霜被月白养了好几日,慢慢开始好好说话,这句“神上”尤其顺口。


反正都在青临殿,没人来的时候,月白也就随她。


“没什么,”月白再喂她一口、便将碗勺放在一边,抓着她的手,“小霜,晚些、想出去走走么?”


秦霜低了头,她知道神上又蹲在自己面前,脚丫子小小一晃,“听神上的。”


“……她怎么还叫你神上啊……”九一闷闷的。


月白之前找了个两人独处的时间,跟秦霜说自己不是她认得的那位神上、差点惹哭了小姑娘。


“……神上……又、骗人……”


一个“又”字让月白知道了那人给小孩子留下了多少阴影,再想想秦霜不会保持这状态太久、总还是要将她送回去做她的明云阁主,月白也就不再刻意去纠正。


“叫就叫吧,也没什么。”


她与那位本就熟识,气息也多有相近之处,让她替那人给秦霜一个美梦、也好。


季无念也听到了秦霜叫她神上,也只说“让她叫呗”。


“嗯?你们终于要出去走走了么?”季无念正好从正殿出来,听见了话,也半跪在秦霜身前,“小霜在殿里都窝了几天了,是可以出去走走。”


“……无念。”秦霜将脸转向声音来的方向,眼睛是寻不着她的,“一起?”


“一起呀,”季无念将手搭在秦霜膝盖上,笑着,“山上没什么好玩的,带小霜去山下吃豆花好不好?”


“师尊,好么?”不该好好将秦霜藏好么?怎么还出去抛头露面的?


“小霜想去么?”季无念问秦霜,总是直视她、很真诚,“会有不少好玩的。”


秦霜到底是孩子,听着有些心动,可她也意识到一旁的神上似乎有些犹豫。于是一双银灰眼颤动飘去,不知该怎么说。


月白知道那人总带秦霜出去玩,而小孩子也是喜欢的。虽是因为那人无故失踪让小孩子回复了冰雪模样,可若是能让她再展笑颜……


“……那便一起去吧,”月白松口。


***


“说来,新一年的弟子招募要开始了呢,”季无念牵着秦霜,慢悠悠得走。周边有一些身着道服的弟子看过来,看着她们时会忍不住停留目光、却又在季无念的笑目下躲开去。


月白拉着秦霜的另一只手,眼睛总在身旁孩子头顶那个雪白的旋儿上,假装自己感受不到那些目光,还给自己找个借口是怕孩子摔倒,“是啊。”


秦霜听到神上声音,仰起头、灰白的眼睛向月白眨了眨。


有些可爱,月白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


周边的市集有些嘈杂,地面倒还是平的。秦霜两只手都被拉着,月白还时时相护,走得很平稳。


神上也总是牵着她在很多声音里慢慢走,但两只手都被牵住的经历对秦霜来说屈指可数。于是她又去找另一片热源,可看到的依旧是一片黑暗。


“嗯?”这个声音由高变低,最后落在了秦霜面前,语气上扬、听起来心情不错,“小霜看我做什么?有什么想要的么?”


秦霜眨了眨眼,有些愣住。她没什么想要的,正想摇摇头。


“要抱么?”


听着是问句,可这人动作比秦霜的回答快,在她没反应过来前便已经将她的身子托起,让她半是坐在自己手弯,“走不动了?”


双脚离地让秦霜有一点点恐慌,有些想挣扎、又发觉自己手里紧了紧。


神上还握着她。


“……师尊,你吓到小霜了。”


“诶?”季无念看向怀里的孩子,“小霜?”


这人很友善,还会吹神上的曲子,秦霜对她印象很好、并不希望她因为自己挨神上的骂。


秦霜摇了摇头。


季无念很开心,便是看小徒弟这一脸无奈也很开心。她蹭了蹭秦霜的鼻尖,“小霜真乖。”


虽然看不见她,但她很温暖。


秦霜抓着她的衣服,稍稍得靠近了她一些。


季无念自然发现自己胸前云纹被秦霜抓皱,但她一点也不在意,抱着秦霜、带着叶二,走进了曲仁出名的那家豆花铺子,倒是遇见了意料之外的人。


“季仙长?”连敬见她来、连忙放下了碗,“您怎么来了?”他身后还有几个小弟子,都穿着三清外门的道袍,见着季无念眼睛有些直、还是行礼。


“别行礼别行礼,”季无念坐在他们旁边一桌,手上送一些、便让秦霜侧坐在了自己腿上,“我就是带孩子和徒弟出来吃个东西,一会儿便回去了。”


“孩子?”连敬一张老脸惊出更多褶皱,对着那白发的孩子一怔,再确认一遍,“孩子?”


“对呀,”季无念贴着秦霜笑,“怎么样?像我么?”


九一觉得自己只有吐槽的功能了,“不像。”


连敬也觉得不像,这孩子看上去太冷,并不像火一般的季仙长。


……估计是谁寄养的吧,也不知道怎么挑上了季仙长……


连敬也不接她的话,行礼笑道,“倒是没想到,季仙长也会开始养孩子。”


季无念也就笑笑,没接他的话,“你们好好吃吧。”说着她又转身去向一旁站了许久的老板叫到,“老板,来三碗豆花。一碗甜,两碗咸,其中一碗不加葱。”


“好嘞!”


月白跟着她落座,看秦霜在她刚刚说话时便呆着不动,还是跟季无念说,“师尊,你放小霜自己坐吧。”


“嗯?这样不舒服么?”


不舒服倒是没有不舒服,但秦霜刚刚被无念这样贴着、还问像不像……总觉得有些……害羞。


秦霜不说话也不表态,但她会抿嘴唇这点倒和月白很像。季无念见了,也从善如流得将她放下,让她与月白坐一条长凳。


豆花上来,甜的摆在月白面前,咸的被季无念自己拿走,不加葱的放在了秦霜面前、却被月白捧起。


“早晨刚喝过汤,”月白舀了一勺,吹凉了放在秦霜唇边,“小霜尝尝就好,不多吃哦。”


神上说什么是什么,口中滑嫩的秦霜在尝到美味的同时点了点头。


“……小霜要是爱吃就多吃些啦,”季无念自己喝一口,“你也管得太紧了……”


秦霜的饮食起居都是月白在照顾,她能吃多少月白自然有数。她看了季无念一眼,“师尊,吃太多小霜会不舒服。”


季无念深知不能和月白大人争的道理,凑到秦霜耳边,“要是喜欢,我下次偷偷带小霜来吃。”


……“偷偷”被说得那么响就不是“偷偷”了。


月白懒得理她,拿出手绢给秦霜擦了擦嘴边。秦霜很乖,在神上伸手的时候会主动抬起嘴角,让月白忍不住夸她,“小霜好乖。”


连敬边吃边看,总觉得旁边一桌氛围奇怪……哪里像什么师傅带徒弟,分明是父母带孩子……


不行不行,被季仙长带着跑可不好。


见几个弟子也如自己一般看直了眼睛,连敬轻咳一声,“吃完了吧,我们走吧?”


弟子称是,跟着他一起向季无念行了个礼,走时还不忘回头再看看季无念身姿。


“啧啧啧,”九一继续吐槽,“不愧自带聚光灯。”


季无念太出名,到处惹人眼,月白几乎要习惯、而秦霜除了神上什么都看不到,三人倒也动作如常。只是看那边连敬出去,季无念坐了一会儿,又笑着跟月白说,“想吃地瓜么?”


月白没有喂秦霜太多,自己的那碗也就舔了舔糖粒,“只是分一个的话……”


季仙长自告奋勇,“我去买。”


这儿都只是长凳,月白怕秦霜掉落受伤,便将她护在怀里,免得她被站起的季无念带住。


看季无念走得快,九一啧吧啧吧,“一个地瓜至于这么热情么……”虽然她一直挺抽风的 。


月白猜她又要去做什么,但现在秦霜在身边也不好跟去,还是先护好孩子再说。


嗯,就说谁带孩子更严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7/12 12:33 发表

还以为无念听见神上就会问月白为什么是她的问题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