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物以类聚吧。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7-10 12:01
点击:722
章节字数:29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神上?”九一一愣,“什么意思?”


月白眨眨眼,在小孩子叫的更大声之前点了点她的嘴唇,“我叫叶二哦。”


神上什么的、可不能在这儿多叫。


小孩子只差不多到她腰部,月白跪下身又会比她低一些、于是自己抬头,“叫我叶二、或者姐姐,都可以。”


就是别叫神上。


“你呢?”月白抓住她两只手,笑得温柔,“叫什么?”


似乎是被手上温度融了冰雪,小孩子有一点点动容,“天……”


“她叫秦霜。”季无念赶紧把话抢过来,也跪在了秦霜身边,向着自家徒弟笑,“秦汉的秦,霜雪的霜。”


九一对这俩抢小孩子话的大人表示十分鄙夷,“……你俩这什么情况?”


还能什么情况?各有秘密不能公开呗。


“无念?”六离在一众目光中行走而来,对面前这个场景十分疑惑,“叶二?”


秦霜似乎听懂了,歪过头,发丝从一边肩侧垂下去,奶声奶气,声音很轻,“……叶、二?”


“嗯。”月白点点头,感叹她孺子可教,“叶二。”


可小孩子哪里会如她的愿,嘴边再重复了一遍“叶二”,跟着就是轻轻一声“神上”。


月白恨不得赶紧捂住她的嘴,但此刻只能微笑,“……小霜想去山上么?”


小孩子没有回,嘴角扬起的时候没有声音。她似有踌躇,两手抓住月白的手,紧紧的。


月白想了想,将她拢进了怀里,而秦霜颤了一颤,将自己深深得埋进月白肩颈。


小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又抓住月白衣襟、像怕她跑了似的。


月白拍着秦霜的背,眼神扫过周边人群、接收到了各种奇怪目光,而终究是落在了季无念身上,“师尊、这是?”


她笑得勉强,心里更是有些埋怨。她不讨厌怀里的孩子、甚至隐隐感觉到她与自己有些联系,但她讨厌季无念惹麻烦。


惹麻烦还不提前跟她说,罪上加罪。


季无念心里也是又惊又虚,疑问太多,可月白的问题也不好回答。她最后只能把目光转向六离,“师兄……这是?”


“……额,”六离也看着她们,突然一下也不知道从何解释,“叶二你认识秦霜……?”


月白自然摇头,满脸无辜。


“那这……”六离挫败,“我也不知道了。”


三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月白受不了这一圈奇怪目光。在这儿跪着也不是个办法,她拍了拍秦霜,轻声说道,“先放开我好么?”


秦霜是听月白话的,只是没有了怀抱的孩子显得有些瑟缩。她看不见,只能用手拉住月白的一片衣角。本就因为一身雪白而显得苍弱,这样无神的秦霜一下子更可怜了起来。


被放开的月白站起来,看着身旁还不到自己腰线的孩子,扯开了自己的衣角、却将她的手牢牢握住,“不怕。”


秦霜的小手只能握住月白两根手指,便这样紧紧得不敢放开。


见秦霜稳定一些,月白这才去面对季无念和六离,“师尊、仙长,要不……我们先换个地方吧?”


这被一众弟子盯着是很奇怪,季无念知道、六离也知道,这便带着月白与秦霜往僻静处走,直接回了六离的殿。而秦霜一路牵着月白,似乎只有这人是她的指路明灯、能在黑暗中带她前行。


便是进了殿,那小姑娘也贴在叶二身边,寸步不离。


这突然的亲近来得不明不白,六离难以解释也难以理解,更不知道该怎么让秦霜舒服得留在五时峰。


“要不,师兄你去和掌门师兄说,”季无念看这情况,直接提议,“秦霜、便放在我青临殿养着吧。”说完她又问月白,“叶二你觉得呢?”


月白当然不能放任一个叫着自己“神上”的人脱离自己视线,“弟子也觉得挺好。”


六离还想尝试一下,毕竟是自己把秦霜带回来的,“秦霜……”


秦霜不理,甚至又贴叶二近了些。


六离:“……”


***


不论掌门如何说法,今日秦霜这样子也是跟定了月白,至少今日还是先让季无念和月白带她回了青临殿。一路上,秦霜抓着月白不放手,便是御剑而归、也是与月白一同,让季无念看得有些郁闷。


“……她对你,倒是很亲近。”季无念坐上院中躺椅,对眼前叶二哄孩子的一幕感到了丝丝诡异。


为了让秦霜不必仰头,月白还是跪在地上、正面与她慢慢交谈。此时听季无念说话,投过去的一眼也有些不明不白的味道,“大概都是师尊招惹来的孩子,物以类聚吧。”


“……说到底,”九一对月白哄孩子这件事也不太适应,“她谁啊?”


月白与秦霜说了这是哪儿,站起来牵她时抽空回九一,“慕天问。”


“……谁?”


月白再跟九一说一遍,“慕天问。”


“哪个慕天问??”九一再反应了一遍,“明云阁那个慕天问?”


“嗯。”


……夭了个寿了。


“她怎么变成这样了???”九一惊呼,“返老还童啊???”


“晚些再看。”月白虽有猜测,但目前还不确定,也就不和九一多说。她将秦霜往旁边牵了几步,找了台阶让她坐下,看秦霜还需要用手探查,问她,“小霜看不见么?”


这句话问的有些废,但月白还是想再确认一下。


秦霜怔住,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最终还是将小脑袋低了下去,任由一片白色笼罩了她的脸。


“她自小眼疾,俗世俗物是见不着的,”季无念走过来,坐在了秦霜另一边,摸摸她的头。


俗事俗物见不着,但她这神魂、或许是见得着的。


月白心中叹口气,无奈得不知该说什么。


“……能见你神魂就叫你神上么?”九一发问,“也太随便了吧?”


“该是以前见过,”月白往前倾一些,正好能看见秦霜一张小脸,“不是我,但是别人。”


九一没明白,“啊?”


月白也不想多解释,将自己的语气放轻,“小霜饿了么?我去给你做些吃的好不好?”


听闻她要走,秦霜一只小手向前,本想拉住与月白衣角、却被月白用手抓住。将自己的温暖给她,月白轻声说,“你与师尊呆在这里好么?我很快就回来……”


见秦霜小手又要扣紧,季无念轻轻搂住她,脸颊贴上她的白发,“小霜不想就不呆这儿,我们一起看她做饭好不好?”


月白送去一眼,季无念却在秦霜点头时向她轻笑,“给小霜做份肉骨茶好不好?再要一份水晶饺?”


……谁家小孩爱喝这么苦的东西……而且水晶饺做起来可麻烦……


月白微微蹙眉,可秦霜还是点了头,“嗯。”


小孩子说了“嗯”,月白也没办法,慢慢松开秦霜的手,“那小霜和师尊慢慢过来,我先去备下食材、好么?”


秦霜银白的眼眸有些颤动,还是点了头。


见小徒弟认命得去准备吃食,季无念笑眯眯得从台阶上下来,转了个身跪在了秦霜面前。便是知道秦霜看不见她,她也愿意对她展露笑容,也真诚得直视她。


“天问。”


秦霜抬起头,抿着嘴唇,因她还是孩童,便显得有些不协调的严肃。


“我知你叫天问,”季无念摸着她的头,本意并不希望让这个孩子有如此沉重的负担,“但在此处你只能做秦霜,这是为了你好,知道么?”


秦霜点头,白发颤动。


季无念知道她少年老成,其实是有些心疼,可也不得不说下去。


“你也不能当众叫她‘神上’,”即便季无念并不知道这称呼由来何处,但看月白刚刚紧张、显然也是不想让人知的,“不然、会给她惹麻烦。”不过季无念到底是喜欢闹她,又轻轻笑道,“但若只有我们三人,便叫什么都可以。”


看月白在自己面前怎么反应,也是一种乐趣。


秦霜抬眸,在一片黑暗中找到了那上扬的音源,似懂非懂得点了点头。


季无念点了下她的鼻尖,笑道,“走吧,去看看她做饭。”


季无念一手牵着秦霜,带她慢慢走,一手又随意从旁边树上摘下一片新叶来。待进了厨房,季无念让秦霜在小凳上做好,自己也不顾脏污、直接席地坐她身旁。不管叶二就在一旁忙东忙西,季无念抽出刚刚那片新叶,对秦霜笑道,“刚刚的曲子没吹完,小霜想听么?”


秦霜眼前出现些朦朦胧胧的色彩,耳边有翻炒和皿煮的声音,她点了点头。


曲调又起,刚往锅里倒水的月白顿时止了动作。


曲子轻快,似是春日调皮的清风、吹来满园艳色又逗出鸟语花香,而它又悠扬,似是一条大河深深浅浅飘然而下,未经风雨、不理霜寒,便就这么悠闲得入海,驶向更广阔处去。


这是月白谱的曲,送给了一位悠游度日的故人,现在又从季无念那里被吹了出来。


月白深深看她一眼,该干嘛干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7/10 12:29 发表

跟九一一个反应,慕天问?谁?哦明云阁那位!
月白和无念之前还有什么交集,不简单啊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