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chapter39-52

作者:Akuma哟。
更新时间:2020-06-13 12:14
点击:426
章节字数:93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39.

晚上十点,白井夫妇已经回了房间,师兄师姐们也都回了家,唯独槙圣司还在另一间实验室继续做着白井教授交给他的研究。

小糸侑一个人坐在病床上,月光透进窗户照在她的眼眸,显得有几分清冷和孤单。

十点了……她还不来吗?

“滴——”开门声打断了侑的思考,随后,一个日思夜想的身影出现在了房间里。

“侑……”七海灯子把背包放在桌子上,轻轻坐在侑的床边,生怕碰到她受伤的腿或者别的伤口。

侑刚想说点抱怨的话,随即便落入一个温暖而带着熟悉的香味儿的怀抱中。

“我好想你。”

满腔的孤单和不满都随着这句话飘散了,侑靠在了她的肩头,伸出胳膊抓住灯子腰间的衬衫,没忍住的哭了出来……

“侑?”感受到小小侑的颤抖,灯子紧张的坐直了身体,捧起侑的脸,去发现她已经泪流满面。

“灯子……”不是“前辈”,不是“七海前辈”,也不是“灯子前辈”,侑直接叫了“灯子”,是最直接、最亲近、最直击灵魂深处的呼唤:“我害怕……”

灯子的心狠狠地揪了起来,像是遭到了攻城锤的撞击,又像是遭受了硫酸的侵蚀……

习惯了侑的冷静,习惯了侑的理性,习惯了侑的嘻嘻哈哈,也习惯了侑无微不至的温柔。

差点忘了,侑也是一个会害怕的女孩子。

变小、剧痛,现在又有人想要她的命,面对接踵而来的危机,这还是第一次,侑最直接的在自己面前露出了自己的恐惧和软弱。

灯子又想起了那天夜里,小小的侑蹲在卫生间独自忍受着疼痛,而自己只能与她一门之隔,无声地陪伴她。

“侑,不怕,不怕。”伸手穿过侑脑后蓬松而柔软的头发,灯子深深地吻了上去。像是在宣誓,又像是在诉说,这个吻持续了好久,直到两个人都有些气喘吁吁。

“我会保护侑,所以,侑也可以相信我吗?”灯子把侑抱在怀里,轻轻的给她顺着毛发安慰她:“侑也不要一个人逞强,也不要一个人忍受,所有的不安和恐惧都可以像今天一样直接告诉我,哪怕是孤独也好,愤怒也好,我都想和你一起承受。”

“灯子……”

吻上爱人的眼角的泪,灯子笑笑:“侑,我爱你哦。”





Chapter40.

这是小糸侑最生气的一个月。

因为七海灯子背叛了她。

“说好让我不要一个人逞强,那她自己呢?!混蛋前辈。”小糸侑咬牙切齿的低声骂了一句,无力的把脑袋靠在身后立起来的枕头上。输液管里面的药液一滴一滴往下淌,仿佛并不是注入了血管,而是砸在了心脏。

七海灯子连续一个月都没有来过实验室看她。一开始侑只是单纯的以为她太忙了,虽然慢慢的她并不觉得七海灯子的事情会多到一次都来不了。哪怕打电话过去也经常打不通,侑甚至试过不顾七海灯子是否已经休息在凌晨过后联系她,可陪伴她的只有忙音。

后来,侑就害怕七海灯子出事了,便拜托槙圣司去过一次东立大学。

可是槙圣司告诉自己,前辈在学校好好上课呢。

换做一般人,或许都会以为自己被抛弃了,可是侑相信前辈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但是,自己只知道前辈不会做什么,却不知道,前辈现在会在做什么……

“凭什么不让我瞒着你,你却要瞒着我啊……”

可恶,是上次受的伤太重了吗,总觉得好难受……

喘不过气的,睁不开眼的,喉咙发紧且想哭的难受……

……

七海灯子第二十三次被过肩摔扔在了地上。

“七海前辈您饶了我吧……”堂岛卓举起双手以示投降:“这么一次次的摔下去,也太考验我的心理素质了吧!”

七海灯子颤颤巍巍的支撑着自己爬起来,目光越过堂岛卓看到的是道馆落地镜子里青着眼眶的自己。

“再来……”

堂岛卓嘴角微微抽搐,他仿佛看见了自己高一的时候初识的学生会长七海灯子,努力、认真、拼命甚至全能。

可是明明后来那个跟小糸在一起的软软的她才更真实更可爱啊。

“前辈,发生什……”话问到一半,堂岛卓选择放弃。

他不是第一次问了,而七海灯子只是说“有点需要”,于是就缠着他每天晚上陪着练习跆拳道,一练就是一整夜。

堂岛卓突然质疑自己为什么做了跆拳道教练,总之他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Chapter41.

白天上课,晚上去演艺部,夜里训练,零碎时间还要做调查……

七海灯子算了一下,自己这一个月,每天睡不到三个小时。

还没猝死真的是老天赏命活吧。

东立大学走廊窗外的树叶已经开始变黄,空气也开始逐渐变冷,七海灯子裹紧了自己的校服外套,搓了搓手。

马上就要月末了,记得过几天就是演艺部的校际交流,还有东立大学的校庆,还有最近每到月末就要做的事……啧。

好忙啊……

“那片黄色的叶子……”

好像侑的头发。

啊啊啊,已经一个月没见到侑了,她应该生气了吧?炸毛侑……应该还挺可爱的!

七海灯子“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笑着笑着,就靠着窗户哭了出来。

哪有什么可爱啊!

明明就很心疼,就很想她啊……

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一连串的未接来电,以及line里面显示的“99+”未读消息,七海灯子的手指在屏幕上空划许久,最后还是按了锁屏键。

现在自己做的事如果让侑知道了,她会生气的。

颓坐在地上,七海灯子也不顾来往的学生好奇的看向自己的目光,把头深深地埋进臂弯里。

但是她没有哭。

稳定了一下情绪,七海灯子再次拿出手机,但是却拨打了另一个号码。

“喂,沙弥香……”








Chapter42.

一天前。

有着好看的翡翠绿瞳孔的少女怎么也没想到,时隔四年,高中时期那曾经追逐而憧憬的身影,会以自己没想过的落魄形象出现在自己家门口。

她还记得那个雨夜,黑发女子双眼红肿,一身雨水,在一道闪电的照映之下,脸上看不到任何青春的光芒,有的只是决绝、坚毅和……悲痛。

“灯子……”

“沙弥香……”

“你怎么……你先进来!”

佐伯沙弥香从震惊中回了回神,立刻想到应该把对方请进屋,自己居然会有这种失态……

即使四年过去了,也难以对她做到波澜不惊吗?

佐伯沙弥香准备好了浴室的热水,然后笑了笑,摇了摇头。

不会的,自己已经不是当年的自己,前进的步伐,早就迈出去了。

待灯子洗过热水澡出来,佐伯沙弥香正好冲好了一杯咖啡:“坐吧,你一副想和我有大事相商的样子。”

七海灯子笑笑:“你还是那么敏锐啊。”

“只是对你熟悉罢了。”沙弥香抿了一口咖啡:“你以为我们合作了多久啊?”

“也是呢~”灯子笑笑,双手拢了一下睡裙,坐在身后的沙发里:“沙弥香,我想请你帮我做件事……”

“哦?”

“有事了才来找你……很过分对吧?”七海灯子低头搅拌着咖啡,沉默些许。

“是有些过分的。”沙弥香缓缓起身:“你该不会是想着‘利用了沙弥香对自己的喜欢’之类的无聊事情吧?”

七海灯子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

“我还没有那么卑微,灯子。”佐伯沙弥香不知何时已经绕到了灯子身后,拍了拍她的肩:“不管我的行为被什么样的情感所支配,我的行为就是我的行为,是佐伯沙弥香自己判断之后做出来的、遵循自己内心的行为。”

佐伯沙弥香走到灯子面前,直视着她的眼睛,态度坚决:“别人无法左右我,也不能左右我。”






Chapter43.

“搞什么嘛,突然耍帅,不适合你哦。”七海灯子玩笑般的拍了一下沙弥香的肩。

沙弥香突然有种错觉……灯子她的力气……是不是变大了?

“既然这样,我也不跟沙弥香遮遮掩掩的。”

说罢,灯子从湿漉漉的外套里拿出一个小药瓶。

……

从回忆中走出来,佐伯沙弥香看了看身边坐在出租车里面的七海灯子,那一副仿佛要去进行国家元首谈判一般的表情……虽然有点好笑,但是也让她找回了一丝熟悉的灯子的感觉。

“真的麻烦你了,沙弥香。还要拜托你的人脉联系三家制药公司,欠了你个大人情呢。”

“灯子你还真是爱说这些距离话呢。”佐伯沙弥香无奈的摆手:“不过,你给我的那个【SI-ANTI001】和你有什么关系吗?我记得你大学不是学制药的啊……”

七海灯子笑笑,想着用一些诸如“拓展兴趣”啦,“接受别人的帮忙”啦之类的烂借口糊弄过去。

“不过,算了。”佐伯沙弥香打断了七海灯子的思考:“不想说我也不会深问的,总好过你用什么烂借口骗我。”

“沙弥香……”

“但是,我还是有一个疑问。”佐伯沙弥香看向灯子,眼中满是不解:“如果你只是想知道药的成分和作用,那你找任意一家制药公司去解析就好了,为什么要同时找三家呢?这样没有意义啊。”

“有意义的,沙弥香。”七海灯子的眼神突然凌厉:“我已经受够了单方面的信息垄断。”

“……什么意思?”

此时,七海灯子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侑的笑容,还有侑每次在采访过一些涉及到人心阴暗的事件之后,都会露出的难过神情问自己:“前辈……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黑暗如此令人绝望呢?我难以接受,也不想接受……”

“沙弥香,有个人啊,很单纯,很天真,她不愿意看到这个世界肮脏和黑暗的一面。虽然她自己也明白这件事情无可避免,”七海灯子对沙弥香说道:“所以,对世界过高的期待和信任会成为她前进的阻碍。而我,就要打破这些阻碍。”

看着沙弥香依旧一脸不解,七海灯子也觉得自己的所言所语有些莫名其妙。

“嗯,换句话说就是……同时找三家公司,就能获得三个不同的信息源和信息本身,这样更客观,更不容易被……有心人操纵吧!”






Chapter44.

什么乱七八糟云里雾里的……

佐伯沙弥香决定不再问下去,因为她觉得现在的七海灯子不仅脑子有问题,而且还有点中二!

……

夜里,白井基因研究室。

“前辈你……”

“嘘——!”七海灯子捂住槙圣司的嘴,将他拖去了一间无人的资料室:“小点声啦。”

槙圣司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随即翻阅了七海灯子从三家不同的制药公司带来的关于【SI-ANTI001】的解析资料。

“好厉害,白井教授都不让我看这个药的制作……而且一天就搞到了这么详细的信息,前辈你怎么做到的?!”

“嘛……途径总归是有的。”七海灯子挠了挠头看向别处:“只要张得开口,厉害的人脉我还是认识一点的……”

槙圣司意味深长的一笑,随即转向下一个问题:“那么,前辈从侑那里把药偷出来,又把解析资料给我,是想要我做什么呢?”

想知道药的事情,明明去问白井教授是最快的。

“槙君,这件事情我希望只有你来做……”

七海灯子压低了声音:“我并不信任白井教授。”

“前辈你的意思是……”

“你看这里。”七海灯子打开手机,里面是一些关于白井雄一郎的资料截图:“白井雄一郎教授,金台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学科带头人,主要的研究领域是渐冻症对吧。”

“是这样没错。”

七海灯子随即又问槙圣司:“你觉得,侑变小这种病和渐冻症有什么关联吗?”

槙圣司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现象。”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我看到这个……”

七海灯子直接将三份来自不同公司的资料翻到了折页的地方,那里她已经用红笔圈好了重点。

槙圣司只觉得后背一凉。

“【SI-ANTI001】……的副作用……可以用来引发渐冻症?!”






Chapter45.

“马上就是校际交流演出了,估计前辈更不会来了吧……”

小糸侑躺在病床上,她现在基本可以简单的活动手脚了,但依然不能下床。更为痛苦的是,本来就已经破烂不堪的身体,还要忍受着时不时突如其来的剧痛。

还好白井教授给拿来了新药,这次的止痛药比以前的效果不知道好出多少倍。

【SI-ANTI002】

小糸侑摆弄着白色药瓶,但心里一直有一份不安。

这份不安,来自于她突然发现……自己原来的那瓶【SI-ANTI001】不见了!

如果只是单纯的弄丢了倒还好,不会有人想到一瓶掉在地上的药片会和自己有关,但如果是被有心人拿走了……

小糸侑每次想到这里就开始冒冷汗。

“啊——好无聊啊!”

等自己康复了,一定要好好收拾自家前辈,让她腰疼一天下不来床!

这么想着,小糸侑心里还有点小得意。

“滴——”好巧不巧的,这个时候小糸侑病房的门突然被刷开了,而进来的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黑发身影……

若在一般情况下,肯定是感人的久别重逢。

可是小糸侑上一秒还沉浸在一些不可言喻的想象之中,当事人就突然进来……

怎么说,还是有点尴尬……

“侑……?”七海灯子看着小呆毛红着脸坐在床上,一时竟不知如何打招呼。

虽然刚进房间,但是气氛怎么就感觉怪怪的?

“啊,前辈你来啦~今天好热啊对吧。”小糸侑拍了拍床边:“前辈,坐啊~”

七海灯子看了看自己的围巾,又瞄了一眼自己给侑新买的秋季厚衣服……

哪里热了啊。

“侑,你……该不会是发烧了?”七海灯子突然把侑的额头贴近自己,两人呼吸可闻。

没烧啊……

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灯子突然盯着侑的眼睛不怀好意的问:“侑,你该不会在想一些色色的事情……”

“才没有!!!!”侑丝毫没有威慑力地狂怒道,但随即嘟了嘟嘴,扑到了灯子怀里贪婪的蹭着她的肩膀。“我想你了……”






Chapter46.

“侑,”七海灯子本想在侑的额头上落下一吻,无奈现在的侑太矮了,所以只能落在头顶:“我告诉你一个有趣的事情哦。”

侑昂起小脸看着灯子,但死活不愿意放开抓着她衣襟的手。

灯子有点心疼,这次真的……一下子离开她太久了。

无奈,灯子脱下外套,侧身陪着侑躺在床上,给她一下又一下的梳理着头发:“侑你知道吗,我们这次校际交流演出,就是和金台大学交流哦!”

“诶?”小糸侑往灯子怀里蹭了蹭:“那是不是说我也可以去看呀!”

“本来你就可以呀,”灯子笑着刮了一下侑的鼻子:“我已经问了白井教授你现在能不能坐轮椅,他说没有问题,只要在治疗时间能回来。”

“太好啦——!”小小侑抱住灯子的脖子,一个吻就送了上去。

沉浸在唇瓣上的柔软,灯子也顾不得去思考什么演出、渐冻症、训练……

她现在只想和她吻到地老天荒。

……

白井基因实验室,白井椿的房间。

白井椿坐在轮椅上,腿上摊开的是一本发旧的相册。

上面有自己的第一次演出、第一支广告的电子屏照片、在公司和前辈们的酒会、第一次拥有后辈时候的合影、还有出国留学学习表演的游玩照、还有自己获得奥斯卡时候的颁奖典礼、隐退之前最后的表演,还有……

白井椿的手指轻柔的拂过最后的一张照片……

在金台大学演艺部的校园活动上,白井雄一郎在舞台上对自己求婚。

“那时候真年轻啊……呵呵~”

白井椿把相册放在桌子上,伸手缕了一下掉下来的几根银发。自如的转动轮椅到镜子前,白井椿抚摸着自己的两条腿……

“你们……有多久没有动过了?老伙计。”

自嘲般的笑了笑,白井椿有点怀念年轻时候那个敢爱敢恨,敢拼敢闯的光芒四射的自己。

她突然想到了七海灯子。

是个跟年轻时候的自己很像的孩子呢……

也不枉当初自己申请了跟东立大学的演艺交流吧。







Chapter47.

演出当天,金台大学第一礼堂。

晚上七点的礼堂热闹非凡,槙圣司推着小糸侑在前排找了一个偏中间的位置,一个是方便小糸侑看灯子,一个是方便槙圣司看她们两个。

“还真是……座无虚席啊。”小糸侑环顾一周,发现不仅是座位坐满了,甚至连走廊过道和后门都挤满了人。

“虽然东立大学是客场,但是人气却丝毫不减呢……”槙圣司拍了拍小糸侑,向她指了指身后二楼的位置。

小糸侑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七海灯子勇敢飞!灯迷一生永相随!”

“七海灯子我爱你!爱你爱到心坎里!”

这什么羞耻的横幅,居然还有荧光棒和后援会?!你们是来看演唱会的吗?!

前辈看了会尴尬的吧!

不……这个人或许已经习惯这种事了。

小糸侑回想了一下七海灯子从高中开始,就一直过着被崇拜和被吹捧的人生……

或许她注定就是要发光啊。

有这么优秀的女朋友,小糸侑的心里不免有点小骄傲,甚至没发现自己嘴角微微上翘。

槙圣司倒是看得一脸满足。

不过……

侑看了看自己的轮椅,以及自己幼小的身体,心中突然涌上来一股莫名的烦躁和自卑感。

这种感觉,从自己和黑衣人碰撞之后,就一直隐隐作祟,但是现在……格外强烈。

礼堂的灯光突然熄灭,只有一束追光打在了舞台上。

七海灯子一袭长裙,格外耀眼。

而小糸侑发现,自己已经很可悲的被隔开在黑暗里面了。







Chapter48.

在全场的掌声雷动之中,演员谢幕。

槙圣司激动地鼓着掌,但他却发现小糸侑就那么呆呆的坐在一边,像是丢了魂一样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不可能对七海灯子的演出没有兴趣的啊。

“侑……侑一?”槙圣司推了推她,这才将侑从愣神中唤醒:“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啊,不是……”小糸侑拍了拍槙圣司的手以示自己没事:“我去一下洗手间。”

“要我陪你吗?”

“你……没法陪吧?”小糸侑笑笑:“没关系,我可以的。”

说罢,小糸侑一推轱辘,便转着轮椅往更黑的地方走去。

……

洗手间,残疾人专用隔间。

小糸侑有些痛苦的捂着脸,眼泪一滴一滴顺着胳膊流淌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就是很想哭。

她的前辈,明明演出很成功,很耀眼,很光彩夺目,单单站在那里就是舞台的中心,众人的焦点,本以为自己也和以前一样,在台下会为她欢呼,为她鼓掌,为她在演出后献上自己最崇拜的一吻。

可是今天,自己都不知道这场剧演的是什么,也没有回应前辈在舞台上看向自己的眼神,甚至连声音都没听到。

就像沉入了无尽的大海,又像漂浮在死气沉沉的太空。

因为什么?因为什么?

小糸侑想不通自己这是因为什么。

自卑感?拖累感?因为自己拖累了前辈?

不会的,自己心里很清楚,在前辈心中,自己永远是排在前途之前,自己愿意尊重前辈的想法,相信着前辈不会嫌弃自己。

哪怕是为了照顾自己会耽误前辈自己的事情,小糸侑也坚信,前辈愿意。

反过来,如果是前辈遭遇了变小、剧痛和暗杀,自己也会不惜一切去拯救前辈吧?

道理都懂,信任也在。

可是这份眼泪,依旧止不住。







Chapter49.

“七海同学,今晚表现很棒啊!”

小糸侑突然抬头,她听得出来这是白井椿的声音。

“哪有,一之濑椿老师能莅临指导我也很荣幸,能和金台大学交流真是太好了。”

“毕竟我也是金台大学的演艺部指导,看到年轻的孩子们能热爱表演,我内心也很高兴。”

“但我还是更喜欢老师您的表演呢。”

“哈哈哈不说这些,七海同学,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由于可能会引起其他同学的眼红,所以我把你叫到卫生间来,不好意思啊。”

“没事,您说。”

小糸侑趴在隔间门上,屏住了呼吸。

“这是一封介绍信,是我写的。”

“诶?”

“我年轻的时候曾在美国加州艺术学院进修过表演,那里的表演系在全美数一数二,我和那里的院长有很深的交情。”

“老师您的意思是……”

“我打算向加州艺术学院推荐你过去交流学习,这是不可多得的机会,七海同学,我希望你慎重考虑。”

加州艺术学院?

前辈要去美国吗?

小糸侑的手不知不觉间已经攥紧,指甲甚至有些掐进了肉里。

这是……好机会,不是吗?

前辈有这个实力,也是应得的,自己真心的为她高兴。

但是小糸侑也知道前辈一定会说出那句话,也害怕她说出那句话。

“谢谢您,一之濑老师,但是我不能去。侑需要我,我不能离开她。”

负罪感。

铺天盖地的负罪感。

明明什么都没做,但自己作为一个受害人这件事本身,也能带来负罪感。

你为什么不去……

你去啊——!走啊——!

你明明可以有更辉煌的人生不是吗——!

不要赖在我这里——!

离开我——!求求你——!

我不一定会恢复,我可能会突然病发暴毙,我也可能会在下一个街角被突然杀死。

我知道你愿意为了我放弃一切,我也曾想过尊重你的选择。

可是我现在发现,自己没有那么勇敢。

我不想让你替我牺牲你自己。

真可笑,自己之前还嘲笑黑泽彦不尊重自己的爱人……

换了自己,不也是一样的吗……

我真的是,太高估我自己了……

小糸侑痛苦的捂住胸口,再次流下眼泪。

她已经没有勇气,推开面前的隔间门了。






Chapter50.

一年前的圣诞夜。

银装素裹的世界,东京的街头四处洋溢着欢乐的气息。高耸的圣诞树,四处可见的彩灯,大街小巷上不断循环播放的圣诞快乐歌,来往的情侣、家庭都洋溢着笑脸……

黑发少女将橘发少女的手插在自己的口袋里,雪轻轻落在两人的头上。

“侑,据说下雪天一直走,就是走到白头哦。”

“那我们可要多走一会,光是走到白头还不够,我要白头好久好久!不过,等我们都变成银发的老太太,前辈会不会嫌弃我啊?”

“才不会呢,不过我年纪大一些,要白头也是我先白吧?”黑发少女拍掉自己头上的落雪:“到时候我先老了,侑不许嫌弃我哦。”

“才大我两个月而已嘛,有什么了不起!”橘发少女不满地撅起嘴:“放心啦前辈,我才不会让你一个人变老呢。说好一起白头,就要一起白头啊~”

“嗯,说好了,不许像你的身高一样自己悄悄地不长了哦~”

“灯子前辈!!!!!”

“哈哈哈哈——”

……

真讽刺啊。

小糸侑等待许久,确认卫生间门口再无声音,这才推着轮椅走出小隔间去洗了一把脸。

啊啊,真糟糕,眼睛哭肿了。

这样会被人发现的吧……

现在正在散场,大礼堂也是灯火辉煌的,这红着眼睛立刻就会被看出来,灯子前辈会担心的。

啊啊,这要怎么回去啊。

“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突然的声音,下了小糸侑一跳,差点把洗脸水泼出去。

“什么啊,是槙君啊……”

还好,不是自家前辈。

“我看你很久都不回来,就在门口等你。”槙圣司推着侑的轮椅慢慢走出来:“要去找七海前辈吗?”

“不……”小糸侑嗓音低沉而沙哑:“我有点累,我们直接回去吧。”






chapter51.

“黑泽彦,你看到侑一了吗?”

“啊?我没有诶。”黑泽彦甩着手刚洗完的手看着四处找人一脸着急的七海灯子:“她又乱跑了?”

“就是说啊,虽然这次有人跟着她我倒没什么担心……”

可是,自己想听侑的感想,想让侑夸自己嘛!

“不过,我刚才看到你和金台大学的指导老师离开了,她和你说了什么吗?”黑泽彦有点好奇的问。

“啊,啊?没什么……没什么……”

想到这是自己和椿老师的秘密,七海灯子什么都没有说。

说了的话,黑泽彦怕是会羡慕甚至自卑吧?

自己并不想伤害他呢。

“不过,金台大学的指导老师很眼熟啊……”黑泽彦看向逐渐离场的白井椿,眼神有些复杂甚至悲凉。

“我,好想见她……”

……

“那你好好休息,我去给你拿换的药和纱布。”

“麻烦你了槙君。”

小糸侑躺在病床上,望着指针一点一点,一圈一圈的转。

就像自己的心,转了一圈又一圈也不知道要转向哪个方向。

前辈大概在找自己吧。

小糸侑索性把被子蒙在脑袋上,一声不吭。

空气有点闷,但如果能这么闷过去……也挺好?

小糸侑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居然有这种想法,又把被子撩开,突然进来的新鲜空气也让自己的头脑清醒了几分。

“滴——”是刷开门的声音。

“槙君你好快。”

可惜,进来的并不是去换药的槙圣司。

小糸侑看到和自己相对的,是一袭黑衣,以及……那双怎么也忘不掉的深蓝色瞳孔!






Chapter52.

“你怎么进来的,白井基因研究室的门禁可是加密的。”

拥有门禁卡的,除了工作室的研究人员之外,就只剩下自己和七海灯子了。

而自己的卡就在包里,那难不成……

“你把灯子怎么了?!”

“她?我不会把她怎样的。”黑衣人走到小糸侑旁边,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我想进来自有我的办法。”

不妙啊,现在别说跟他抵抗了,哪怕下床跑都跑不了……

自己的腿完全就是半废状态啊!

怎么办,现在也不知道前辈的安危,希望你不要出事……

“你知道吗,我上次想留你一命来着,但是今天你又让我失望了。”

“我干什么了就让你失望来失望去的?!”侑愤怒的大吼一声。

黑衣人并没有回话,而是直接拿出一把匕首对准了侑的颈动脉:“你没机会知道了。”

手起刀落,一股鲜血直接喷涌而出,在月光下划出一道血色弧线。

黑衣人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小糸侑只觉得一阵窒息感,仿佛半条命已经没有了。

“前辈——!”

七海灯子很是时候的赶了过来,正好碰上了黑衣人举刀刺下的一幕,想也没有多想,她直接就扑了上来。

手臂从手肘部分直接一道深深地伤口直到手腕,从喷涌的血液能看出来,伤到了动脉……但好在刀口虽长,却并不深,所以不会伤到性命。

但七海灯子总觉得,是黑衣人突然手下留情了。

“离开她!不然你要面对的就是疯狂的我!”

黑衣人的目光颤抖而愤怒,自知已无法下手,便转身翻窗而去。

“侑!”七海灯子不顾自己的血液一个劲地滴在自己的裙子上,也不顾大幅度运动手臂的疼痛,她不停的晃动着仿佛呆滞了的侑的身体,看不见她刘海下那一片阴影藏着什么表情。

“你走……”

“侑……?”

“我让你走——————!!!!!!!”

看着侑迸发着眼泪和哭嚎般的怒吼,七海灯子就那么愣在了原地。

已经,忘记流血了……

七海灯子只知道,自己在流泪……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