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chapter23-38

作者:Akuma哟。
更新时间:2020-06-13 12:12
点击:515
章节字数:979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23.

翌日。

排练厅里,七海灯子、黑泽彦、佐藤凛、小池亚美、春原拓也五人正在热火朝天的排练着。

小糸侑则拿着一瓶橙汁坐在一边无所事事。

不……也不能说是无所事事吧。

她正在心里默默记下灯子和黑泽彦的对手戏中有几次牵手、拥抱。

吻戏?当然也有。

只不过那是黑泽彦和春原拓也两个大男人的戏份罢了。

想到这里,小糸侑不禁“噗”地笑出了声。

原来他们排练的还是一部耽美剧。

“啊,亲爱的你,为什么命运要对我们如此残忍!我爱你,爱你俊美的身体和不羁的灵魂!上帝啊,为什么两个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为什么同性的爱不能得到世间的祝福!”

黑泽彦抱着“死去”的春原拓也,一束追光灯打在两人身上。

“亲下去!亲下去!”小糸侑兴致勃勃地在内心里起哄,脸上隐忍着有点幸灾乐祸的笑容。

突然,下一秒传来的浑身疼痛,让她整个人有一种时间停滞的绝望感。

又来了……

可恶的……阵痛……

小糸侑晃晃悠悠地趁着周边的目光全都聚集在舞台上,摸黑溜出了排练厅跑去了卫生间。

……

公共卫生间的某隔间里,小糸侑陷入了更深一层的绝望。

止痛药【SI-ANTI001】放在房间的另一条裤子口袋里,而今天的小糸侑换了一条裤子出门。

“嘶……啊……”

全身过电一般的撕裂感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没有止痛药的话,疼痛将会持续十分钟左右。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对于剧痛中的小糸侑而言,每一秒都像是过了一生一般漫长……




Chapter24.

“你们有看到侑一吗?”

排练结束,灯子四处也没有找到侑的身影。

不对啊,又不是真的淘气的小孩子,按理说侑不会乱跑的啊。

“侑一的话,刚才好像出去了。”亚美指着门外,“刚才在舞台上我好像瞥见了。”

“怎么了七海?!”

“黑泽彦……”七海扶额:“侑一丢了,能帮我找找吗?”

……

卫生间内,侑终于熬过去了那阵子疼痛,她现在有气无力的双手支在儿童用洗漱台上,脸上的水一滴滴砸在地面。

“侑一?侑一?”

“侑一你在哪里?”

“侑一?”

糟了,偷偷走掉被发现了!

小糸侑刚刚放松下来的神经再次紧绷,不能被发现身体有异样!一个是会让前辈担心,再一个是……如果被发现了就只能说谎,可是一个谎需要另一个谎去圆,这样的话早晚会败露……

小糸侑抬头,看到了卫生间走廊的窗户……

要不……就这样?












Chapter25.

小糸侑把卫生间里能用的一切诸如垃圾桶、杂物箱等落在洗手池上,然后一步一步爬上去,终于够到了窗户。

呜呜……以前还嫌弃自己矮,现在好怀念当年的身高啊……

“嘿……咻!”

终于,小糸侑小朋友成功的跨坐在了窗户上。

嗯……还好这是一楼并没有很高,跳下去的话……成年人也许没问题,自己的话或许会脚痛吧。

不过,总不至于受伤就对了。

只要……落地姿势不出错的话。

“侑一?侑一?”

糟,找我的人过来这边了!

小糸侑吞了一口口水,瞄准底下的草坪,纵身一跃!

“侑一你在这里干嘛呢?!”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小糸侑一惊,随即一个不稳,在地上直接滚了三圈,差点脸着地。

黑泽彦你怎么出来的这么巧!

“没事吧!”黑泽彦把小侑一扶起来,给她拍了拍身上的泥:“你没事跳窗干什么啊!有没有受伤?”

“咳咳……倒是没受伤啦。”小糸侑揉揉吃痛的屁股:“看你们排练太无聊了嘛,我就想出来玩玩……”

我们……的演技……让你这么看不下去吗?

黑泽彦强忍着内心的不爽,笑着问:“能走路吗?要不要我背你回去?七海她们都很担心你呢。”

“没事没事,我可以走,你看~”小糸侑原地蹦了三圈,确认自己除了衣服脏了完全没有受伤后直接跑开:“我去找灯子姐姐了,黑泽哥哥再见~”

“不要再走丢哦!”

黑泽彦看着侑离开,若有所思。

若是别的小孩或许会贪玩而跑丢,但是你小糸侑一……不太可能吧。





Chapter26.

小糸侑乖乖的站在宿舍墙根处罚站。

“知道错了吗?”

“嗯……”

“还乱跑吗?”

“不跑了……”

“灯子,算了算了,她还是个孩子嘛……”亚美强笑着拍着灯子的后背给她顺气。

灯子气呼呼的叉着腰,看着小糸侑一脸做错事的表情站在面前低着头噘着嘴,两只脚悄咪咪的碰了碰。

“我们去买点喝的,灯子你消消气哈……”

受不了屋子里压抑的氛围,亚美拽着凛跑出了宿舍。

终于变成了只有两个人的空间,灯子叹了口气,原地坐下张开双臂。

“侑,过来。”

一把揽过站在面前的橘色小小身影,灯子很是心疼的抱紧了她,安抚着她脑后的头发:“对不起,侑,刚才凶了你。”

侑有点委屈的把嘴狠狠地顶在灯子的肩膀,但还是温柔的抬起胳膊回抱了灯子的脖颈:“我知道的,刚才那情况,只有做出一副‘教育小孩’的样子才会显得最自然。”

但还是有点难过。

“侑……”灯子轻轻掰过橘发小孩的身体,吻上她的眼睛:“能告诉我你去做了什么吗?”

……

不能说。

绝对不能说。

这件事情即使告诉了前辈,只能平白无故的害她担心罢了……

“我……”

“嘛,算了,我相信侑。”灯子突然打断了她。

我知道你去做了什么,但是我啊,不想让你说谎呢。

“抱一会。”

“诶?”

再次抱紧侑,灯子的眼中流淌的只有心疼和难过……





Chapter27.

“诶?黑泽彦?”

亚美和凛刚从楼下的自动贩卖机买了汽水上来,却发现黑泽彦正站在宿舍房间的门口,伸出的手停滞在了门把上面。

“啊,打扰了,我是来看看侑一有没有安全的回来。”

黑泽彦收回伸出的手,脸上是标准的儒雅笑容。

“那就进来嘛,又没关系。刚好我买了汽水,一起喝吗?侑一已经回来了哦。”

“不用了,进女生的房间果然还是不太好,侑一平安回来了就行,我先走了。”

黑泽彦转身离开,留下门口的亚美和凛满脸的莫名其妙。

……

白井基因研究室。

“槙,最近小糸同学有联系你吗?我给她的止痛药有没有缓解一些症状?”

“有的,教授。”槙圣司一边记录着实验数据一边走到试验台前面:“侑说止痛药很有用,但是最近疼痛得越来越频繁,而且随着用药次数的增加,好像产生了抗体,止痛效果越来越不明显了……”

“这样啊,真的很抱歉,即使是我,面对她这样奇怪的现象也无法立刻拿出解决方案。”白井雄一郎走回到办公桌前,轻轻把眼镜放下揉了揉自己的眼眶:“明明你们都这么信任我。”

“教授言重了,就可能性而言,只有您才是最有可能拯救小糸同学的人。”

白井雄一郎苦笑:“你去联系一下她,让她回来之后到我这里做下个月的身体检查,我好给她研究一下新的止痛药。不过止痛药到底还是治标不治本,让她恢复到原来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我会转告她的,有劳教授了。”

“你们这些孩子啊,都太客气了。像我这种做了一辈子学问的老人啊,看你们一个个在我面前就像看到自己的儿女一样。”白井教授哈哈大笑:“父亲拯救孩子什么的,不是应该的吗。”

“但是教授,我记得您有儿子……”

“……他已经不在了,算了,不说这些。”白井雄一郎拍拍槙圣司的肩膀:“槙,等这学期的实验做完,你就不要做数据记录的工作了,直接参与到我的实验里面来。”

槙圣司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白井教授向来不让学生深入的参与到他的实验中。

也就是说,他槙圣司,是史无前例的第一人!




Chapter28.

入夜,小糸侑一个人溜出了宿舍,一个人来到了大室山的山顶。

“出来!”

乌鸦扑棱棱地飞离树梢,月光下,一个黑衣人从树林之中走了出来。

“这个,是你写的对吧!”

小糸侑扔出一张纸条。

【想不想知道,小小的身体里藏着怎样的灵魂?今晚2点,山顶神社见。】

“你知道我的秘密对吧。你是谁?”小糸侑悄悄地在口袋里打开随身携带的录音笔。

“我是谁对你来讲一点都不重要,我知道的事情才是你最想知道的不是吗?”黑衣人慢慢走入月光之中,小糸侑谨慎的向后退了半步。

哟,黑衣人还用了变声器……很谨慎啊。

侑不知道这个人要干什么,但她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

“别害怕,我又不是找你打架的。”黑衣人眼睛微眯:“呐,能不能告诉我,你原本是谁,变小之前是几岁啊?”

侑的心脏有三次剧烈的跳动。

第一次是上课打瞌睡突然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

第二次是在学生会室,那个长发飘飘的前辈终于坦然的说喜欢自己。

第三次就是现在。

这个黑衣人知道我的秘密!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小糸侑自知装傻已然没用:“倒是你,怎么知道我的秘密的?”

“嗯……因为我是神之子?但是我讨厌神呢。”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人中二病吗?

“既然你不回答我,那我告诉你吧。”黑衣人慢慢靠近侑,直到完全贴近她的面前,低下头,把脸凑近直视着侑的双眼:“你不是五岁的小糸侑一,你是二十一岁的小糸侑,金台大学新闻系的大三学生,家庭成员是祖母、父母和姐姐、姐夫……哦对了,你还有一个叫七海灯子的女朋友。”

好可怕……

这个黑衣人好可怕!

“你既然什么都知道,还叫我出来干什么。”

侑整个人看起来无比冷静,但手心的汗完全出卖了自己。






Chapter29.

“我想……请你死一死。”

“……!”

……

七海灯子再次害怕了。

这次她是半夜突然想去一下洗手间,可是发现怀里空空的。

侑又不见了!

如果是白天倒还好,七海灯子并不担心一个心智21岁的侑会出什么岔子。

但是夜晚不一样,已经凌晨四点了,侑还没有回来。

这份不安和恐惧感是什么……

“灯子……?”亚美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灯子正坐在原地抱着肩膀发抖。

“灯子,你怎么了?没事吧!!”

“我没事,亚美……”灯子整理了一下情绪:“侑一不见了,能不能帮忙报警?我现在要出去找她。”

“现在?!你一个人去吗?太危险了!”亚美看了一下手机:“就快天亮了,等天亮大家一起去好吗?”

“不行!我等不及,我一刻都等不及!”灯子挣脱了亚美,转身就向外跑去。

“灯……!啊啊,真的是,小侑一你等着,回来之后姐姐一定要好好教训你!”亚美弄醒佐藤凛,两人报了警之后也飞快的跑了出去。

……

七海灯子漫无目的的跑着,剧院、洗手间、宿舍楼、餐厅、甚至附近的树林都找过了,完全看不到侑的影子。

侑……你不是说不会离开的吗?

既然附近都没有,那就只能……

七海灯子看了看山顶的方向。






Chapter30.

“七海?找到侑一了吗?我听小池亚美说……”

“黑泽彦!!”七海灯子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求求你,帮我找找侑一!!”

“我在找,我在找,你不要着急。”黑泽彦按住灯子的肩膀让她冷静下来:“附近都找遍了对吗?那我陪你上山,你不要慌。”

“谢谢你,黑泽……”

灯子擦了擦泪水,这个时候有人能帮自己真的是太重要了。

……

侑……

【就算是我也会改变的啊,我喜欢你,前辈!】

【谢谢你,灯子前辈!】

【前辈,抱!】

【灯子前辈,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

骗子,骗子,大骗子!

侑是大骗子!

灯子仿佛在发泄什么一样在林间奔跑着,眼泪并没有流下来,而是直接从眼角飞了出去。

既然你一口一个前辈的叫着。

那就把我当前辈依赖一下啊!

“七海!七海!这里!我找到侑一了!!!”

黑泽彦的喊声将灯子从思绪中拉出来,两人跑到栅栏边,随即灯子就呆住了。

虽然看不清,但她清楚的知道,下面的橘色身影就是侑。

纵身一跃,灯子完全不顾黑泽彦的惊呼,直接从栅栏处跳了下去。

黑泽彦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能跟着一起下了。

“侑……这得有四五层楼高了吧……你是怎么掉下去的……”

灯子一边在心里想着,一边不顾重力和杂草与岩石,踉踉跄跄的在下坡上飞奔。

跑到侑身边,灯子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

侑已经完全昏迷过去,头部流下来的血盖住了半张脸,身上也有各处大大小小的擦伤。

若不是还有微弱的心跳,七海灯子真的会以为她死了……



Chapter31.

天花板、消毒水、吊瓶、绷带……

我这是在……医院吗……

我居然没死……

小糸侑微微的动了动脖子,她看到自家前辈正紧紧地握住自己的手趴在床边。

“前……辈?”

条件反射一般,灯子猛地坐了起来,看到醒来的侑,她一下子就哭了出来扑在了侑的身上。

“太好了,太好了……侑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抬起微微吃痛的右手,侑摸了摸前辈的头发以示安慰。

前辈的头发,还是那么柔顺舒服啊……

能再次摸到,真好……

真的……太好了……

“前辈,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灯子慢慢起身,一只手温柔的抚上侑的脸。

“这个你要好好谢谢你黑泽哥哥哦,是他陪我上山才能找到你的,而且也是他给你做的应急处理,你才不至于到医院的时候失血过多,他手法专业到让我差点以为他是个医生呢。”

“诶?这样啊,那是要谢谢他呢。”

小糸侑看向天花板。

她怀疑黑泽彦就是黑衣人,理由只有一个,她那天跟他话太多了……

但是,不对啊,为什么要杀自己,还又要救自己呢?

“啊,侑一,你醒了。”

说来也巧,黑泽彦正好带着水果来到了病房。

“黑泽哥哥,谢谢你救了我。”

不是他……

侑一下放了心,但又有点疑惑。

因为她清楚的记得,黑衣人在跟自己极近距离对视的时候,瞳孔是深蓝色的。

而黑泽彦,是黑瞳……






Chapter32.

“所以你遭遇了这种事?!”

七海灯子愤怒的锤了一下病床床沿,吓得小糸侑差点从床上滚下来:“前辈小点声,黑泽彦刚走,让他知道就不好了。”

“你说得对……”

七海灯子深吸一口气冷静了一下情绪。

所以,现在是有另一个不明身份的人……或者利益团体盯上了侑,并且知道了她的秘密,而且侑的秘密还和他们的利益冲突到了必须要抹杀的地步?

可是现在敌暗我明,一切都太被动了……

报警?警察会信我们这荒唐的意外吗?

而且,就算报了警,警察又能做什么呢?

不过,侑变小这种事……真的会侵害或者威胁到谁吗?

受到最大侵害的,明明是侑自己才对吧。

正在七海灯子苦思冥想的时候,突然被小小侑敲了脑门:“前辈,想什么呢。”

“啊?”七海灯子突然回神,看到恋人担心的眼神,突然有点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没什么,只是觉得我家侑好厉害啊。”七海灯子顺了顺侑额前的碎发,顺便习惯性的按了一下呆毛:“发生了这么多事,侑不仅一如既往的冷静,还能兼顾我的情绪,真了不起。”

“这很普通啦……”侑有点害羞的偏过头。

普通……吗?

真有侑的风格呢。

可是这明明已经超出了普通和常识的范围了。侑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痛苦和危机,而自己在做什么?合宿?演戏?过着自己一如既往的小日子?

高中时期曾经让侑为了自己而压抑了许久,交往之后,自知对不起侑,所以尽量在生活的各个方面补偿她、照顾她,不管是包揽家务还是尽全力走向社会人的独立,自己都以为自己慢慢有了照顾侑、弥补侑的能力。

可是现在,自己什么都做不了。给侑做饭、照顾她,这些对于现在的侑来说根本毫无意义吧?

好难受,这种感觉好难受……

七海灯子,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了。






Chapter33.

东京,金台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白井基因研究室。

“右侧下方三根肋骨骨折,左腿肌肉断裂,外加上轻度脑震荡……”白井教授斜眼看了一眼躺在实验室病床上的小糸侑:“你……遭难了吗?”

“一言难尽啊教授,你看看能治好吗……”小糸侑一动不动的盯着天花板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话,不是她没礼貌,而是她现在从头到脚密密麻麻的检测仪实在动不了。

“这种病都治不好的话……你把我当什么?!不过你把我这里当免费医院了吗!”白井教授有点心疼又生气的给侑挂上了药水:“跟你一起来的,那是你女朋友?”

“对啊,很漂亮吧!”提到灯子,侑总是从心底荡漾起一股骄傲:“是不是一看就是很棒的人!”

“能看得出来很在乎你呢。”做完了治疗措施,白井教授拍拍侑的小脑袋:“要珍惜彼此哦,人的一辈子啊,真正遇到爱情可是很难的哦。”

……

另一边,七海灯子正和槙圣司走在去往资料室的走廊里。

“七海前辈把我叫出来是想知道什么呢?”

槙圣司有些奇怪,这位七海前辈从合宿回来之后一刻也不停歇的直接带着侑就赶来了研究室,既然这么担心侑的话,现在应该一刻不离的守在侑的身边陪她治疗才对啊。

怎么会把侑放在教授那里,把自己单独叫出来呢?

“槙君,我们也是认识了六年的朋友了吧。”七海灯子突然停下脚步,槙圣司虽然看不见她刘海下面的眼神,但是却能敏感的感触到这位曾经的学生会长身上散发出来的严肃:“我想问你一点事情,希望槙君不要对我有任何的隐瞒。”

槙圣司一怔,随即坦率的笑了:“我怎么可能对七海前辈隐瞒吗,再说,七海前辈肯定是想问小糸同学的事情对吧。小糸同学也是我的好朋友,我没必要隐瞒什么吧。”

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礼,七海灯子重新整理了一下情绪:“抱歉槙君,我想问的是侑这个奇怪的病,还有就是……我想看侑一直以来所有的身体数据。”

“这个……”

前面的问题倒还好,可看数据这件事情……按道理来说,实验室的资料一概不允许外部人员翻阅的。

但是,槙圣司决定为七海灯子破例!






Chapter34.

昏暗的资料室为了避免被人发现七海灯子的存在,所以槙圣司并没有开灯。唯一的光便来自电脑屏幕,小糸侑的身体数据正一点点的随着鼠标滚轮的滑动而一页页翻着。

身高、体重、心率、血压、眼压、血常规、肝功……

“白井教授还真的是很严谨啊……”

七海灯子不禁感叹,除了常规的医院体检项目之外,白井教授甚至连侑的指甲健康状况之类的细节都做了定期检查,检查项目甚至多到了360项!

该说是严谨还是科学家的习惯好呢,七海灯子轻笑出声。

“前辈在笑什么?”槙圣司好奇地问。

“哈哈……总觉得白井教授好像在拿侑做实验一样呢。”

“啊~你这么一说还真的像呢。”槙圣司附和道:“不过白井教授就是这么注重细节和谨慎的人,平时做实验的时候也是对我要求很严格呢,上次给小白鼠做数据记录的时候,还非要我把小白鼠在一分钟内眨几次眼睛统计进去,我到现在还很不理解呢。”

连这个都要统计……

槙君你……真不容易啊。

这是第一次,七海灯子觉得自己这个学弟好可怜。

不过,也就是因为这一份认真,白井教授才能站在生命科学学术界的顶端吧。七海灯子曾经看过侑写的关于白井教授的新闻采访报道,她现在还记得白井教授那句“生命科学是关乎人和人性的科学,对每一个细节的负责都是对生命的尊敬。”

“等一下,槙君!”七海灯子突然指了指屏幕:“你确定没有翻错页吗,我怎么感觉同一份报告看了好几遍啊?”

“没有吧前辈,你看滚动条,已经往下走了蛮多了。”槙圣司又往后翻了几页,随即表情也渐渐凝固。

小糸侑的数据,倒不是有什么异常变化。

不如说,几乎没有变化。

可能是因为每天要记录的数据太多,槙圣司也记不住侑具体的每一项数据是多少。但是等到真的每一次的数据集合到一起看的时候……

“侑的身体……一直没有变过?”



Chapter35.

“按理说,一个正常人的身体数据会经常变化的吧。比如一个月会胖三四斤或者瘦下去之类的,心率什么的也会有细微的差别吧?”

听了七海灯子的话,槙圣司陷入了沉思。

确实,平时被海量的数据淹没所以自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但是小糸侑的身体数据确实过于奇怪,别说是细微的变化了,95%的数据可以说是完全被变过,尤其是握力之类的涉及到肌肉强度的数据,根本就是毫无变化。

不可能,哪怕是同一个人在同样的环境下分别捏两次握力计,数值肯定也是不一样的。

感觉小糸侑这样的身体……就像是机器人一样!

“这件事情我会和教授反映一下的。”槙圣司安慰了一下面露沉思的灯子:“前辈放心,不管有什么奇怪的病症,白井基因研究室都是最有能力解决的那个。”

拍了拍槙的肩,七海灯子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已经比自己高了很多的大男孩:“嗯,槙君一直都让我很放心。”

“啊呀,你们怎么不开灯?”

突如其来的白光让灯子和槙的眼睛都感到刺痛,等待视野慢慢清晰之后,灯子看到的是在门口摸着开关的……坐着轮椅的银发妇人?

“啊,师母。”槙圣司迎了上去,主动推着轮椅将妇人带进屋子。

“圣司,关着灯开电脑对眼睛很不好哦。”

“好,好,听师母的。”

七海灯子从槙圣司身上看到了……那是什么,亲切?槙圣司看起来很尊重也很敬爱这位银发女子啊。

还有,既然她叫他“圣司”……

他叫她“师母”……

这位就是白井教授的妻子?!

七海灯子后辈开始渗出冷汗,偷看资料这种事显然已经暴露了!






Chapter36.

不过,七海灯子总觉得银发女子有些眼熟,不知道哪里见过……

“哦呀,圣司,你的女朋友?”银发妇人打趣的笑笑:“大美女呢。”

“不是啦师母……”槙圣司尴尬的擦了擦额头的汗:“她是我高中时候学生会的会长前辈,现在在东立大学读书呢。而且人家有女朋友,就是那个小糸侑啊。”

“啊!她就是小侑的女朋友啊!”银发妇人推了一把滚轮来到了灯子面前:“你好,我是白井椿。”

“啊,您好,我是七海灯子……”七海灯子微微回神,白井椿……白井椿……

银发……

“那个!!”七海灯子突然激动的握住了银发女子的手:“难不成,难不成您就是那位一之濑椿老师?!”

银发女子微微吃惊,随即温柔一笑:“啊呀,真难得,还有人记得我呢。”

槙圣司一脸懵。

七海灯子则是兴奋的在原地转了三圈:“当然记得啊!您可是非常出名的戏剧演员!我记得您当时也是研究生命科学的学者,但却选择了在学术成就最巅峰的时候转行做了演员!虽然当时舆论都在谴责您浪费了教育资源,但您硬是凭着过硬的演技打破了所有的质疑!我在高中的时候曾经在剧团模仿过您的很多作品!您当时可谓是红极日本的表演艺术家!那段时候,不管走到哪里都能看到您的宣传海报,只不过……”

七海灯子看了看轮椅,眼眸低垂:“只不过,后来您对外声称因病隐退……”

“啊,个人的一些小问题啦。”银发女子轻轻转动手指上的戒指:“你刚说到剧团,你也是演员吗?”

“啊……我还算不上啦。”七海灯子笑笑:“我还在东立大学读大四,现在主要在演艺部活动……”

“演艺部啊……好怀念呢。”白井椿陷入回忆,轻轻说道:“你们知道吗,雄一郎当年也陪我进过演艺部哦,当年我们都就读金台大学,他就是在舞台上对我求的婚呢!”

诶——白井教授原来还有这样的情怀啊。

七海灯子和槙圣司突然觉得白井教授有点可爱。

“不过,你们不可能是为了查演剧的东西特意来资料室吧?”

刚刚放松的气氛,再次凝结。






Chapter37.

“算了,既然是小侑的女朋友,我想我也没必要问这个问题。”白井椿轻轻拍了拍槙圣司的手示意他推着自己的轮椅,看向七海灯子:“走吧,我们去看看小侑怎么样了。”

什么意思?

这两句话有因果关系吗?

为什么突然不问了?

这可是陌生人在看研究室的机密资料啊!

您作为研究室的女主人真的就这么当做没看见吗?!

七海灯子无法想明白白井椿到底在想些什么,只有直觉告诉她这不对劲。

这份不追究,让灯子觉得白井椿似乎隐隐约约的对自己托付了些什么。

是什么呢?

七海灯子一边想着,一边跟着二人走回实验室。

进到实验室,灯子就“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这是什么,小侑饭团吗?”

没错,我们的小糸侑小朋友被白色的绷带缠得五花大绑,只有橘色的头发昭示着不同的存在感。远远地看来,就是一小团白色的米饭上面有个橘色的……梅干?

“那这位美丽的客人要吃掉小侑饭团吗?”小糸侑故作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家前辈,这种时候总想刻意卖萌去逗逗她。

七海灯子附身凑到侑的耳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气声挑逗着侑的敏感:“等你康复,我会好、好、品、尝、的。”

“你对小孩子都下得去手的哦,前辈变态。”侑反击道。

“只要你忍得住,我是不介意。”

看到小饭团的脸上成功的被自己羞成了番茄味,七海灯子满意地起身,转过去对白井夫妇鞠了一躬。

一方面是表达感谢,另一方面……一直当着众人的面调情总是不好的吧!

“对了教授,侑现在可以回家吗?”

白井教授沉思了一下:“现在不行,她的身体还没有到能够自主活动的程度,我会给她单独开一间实验室住,你不放心的话也可以随时过来。”

说罢,白井雄一郎从抽屉中拿出一张磁卡钥匙交给七海灯子。






Chapter38.

自此以后,小糸侑便常常觉得孤单。

自己每天都极其无聊的躺在实验室,看着槙圣司一瓶又一瓶的不断的给自己换着药,白井教授每天晚饭会来问问自己的情况,更多的时候是众师姐把自己当小宝宝一样给自己读童话书……

不过还好,白井椿白天会抽出一段时间来陪侑聊聊天,谈谈自己年轻时候的故事。

侑很喜欢听白井椿讲述过往,她能真切的感受到白井椿对于舞台的热爱和对教授深深地爱恋。

可是,也总能时不时地感受到她的悲伤和迷惘。

也是在日益的亲近中,侑对她的称呼逐渐从“白井奶奶”变成了“椿奶奶”。

虽然大家都叫她师母,自己叫她“奶奶”感觉有点差辈了……

但是,这是白井椿的执意要求,她觉得侑这个五岁的身体这么叫比较合适,外界也不会误会什么。

侑也不好说什么,也便答应了。

最开始,灯子白天上课,晚上排练,但是晚上八点过后还是会赶过来陪自己一段时间的。

而最近,灯子都只在十点以后过来了……

“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唔……”小糸侑赌气一般把自己闷在被子里,白井椿笑着给她削着苹果。

“想她了?”

“才不是!我超不在乎的!”小糸侑一边嘴硬,一边倒是很诚实的执意不从被窝里出来。

“好啦,小侑乖。”白井椿把被窝掀起一角,用叉子叉起一块苹果在侑的眼前晃来晃去:“来来来,看这是什么~~~”

逗……逗猫?!

这是在逗猫吧!!!!!!

小糸侑赌气的鼓起脸,但还是禁不住食物的诱惑,一口叼了上去。

嗯……真好吃。

“想她了就直说嘛……小侑你意外的有点傲娇呢。”

傲娇什么的,才没有……

小糸侑红了脸。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