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chapter53-66

作者:Akuma哟。
更新时间:2020-06-13 12:16
点击:407
章节字数:981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53.

“侑……是我惹你不开心了吗?”七海灯子有些慌乱的挤出一个并不怎么好看的笑容:“我没事的啦,你看,这个伤口一会我去包扎一下就好啦,呐,侑~”

侑是在担心我让自己受了伤吗?侑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对,你惹我不开心了。”小糸侑昂起头,七海灯子只觉得对上了一双冰冷而绝情的眼睛。

“前辈,我不需要你了,能离开我吗。”

“侑……?”七海灯子只觉得很冷,但后背却开始泛起一层薄汗:“你在说什么……”

小糸侑看着窗外一言不发,一时间,气氛有些凝固。

“前辈,说实话我对你很失望。”

——不,我没有,你一直都是我的骄傲!

“从我出事开始,都是槙君和博士在照顾我,而你却依然过着你悠闲的小日子。”

——不,我知道你为我着急,为我受伤,甚至为我做着很多你没必要做的事情!

“即使我被人刺杀,你居然还有心思弄你的演出……”

——可我知道你为我推掉了美国的学习!我真的很感动!

“槙君和博士能够为我研制药物,能够解决我的痛苦,而你除了洗衣服做饭还会做什么?”

——不,你只是在我身边就够了,我连洗衣做饭都不舍得你来做!

“过去你需要我却不让我喜欢你,多过分啊。但现在我不仅不需要你……”

——不,我需要,我真的需要,不仅需要,而且只要你!

“我也不喜欢你了……”

——不,我爱你!我深爱着你!我可以为你不顾世俗,不顾流言,不顾反对……

“你在我身边,什么都帮不上,我还要顾忌着你的感受,这样只会让我感到疲惫”

——不,不是的,你是我所有的期许和动力,只要想到你,我就所向无敌!

“所以,前辈,放过我吧,别厚着脸皮赖在我这里,我已经对你厌倦了……”

——可是,前辈,我不能栓着你,我的负罪感不允许我这么一直厚脸皮赖着你。

别用那种绝望的眼神看着我,别用那么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我,前辈,你不要哭……你哭的话,我怕我的决心和坚强就撑不住了。

“前辈……”——对不起,我爱你,所以我只能说出这句话,请你远走高飞。

“我们分手吧。”






Chapter54.

热爱演剧的七海灯子,突然很讨厌电视剧。

因为电视剧里面只要涉及到分手的桥段,都必然会下起瓢泼大雨,让人抑郁又烦躁,还发酵着本就无法承受的悲伤。

她现在就走在金台大学的校园里,身后的白井实验室离她越来越远。瓢泼大雨浇在自己身上,浇在胳膊的伤口上,雨水和着血水在身后留下一串流淌晕染的红色印记。

她无数次的回头看向爱人的窗户,期待着那个橘色的身影会在窗户那里眺望着自己,是不是会露出一丝后悔和不舍?

但是窗户就那么镶在墙壁中,空荡荡的,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

就像她现在的心。

“侑是认真的?”

“侑真的这么想?”

“侑,我可以改,如果你觉得我哪里不好,我现在就改,立刻改!”

“求求你,侑,你至少要说话……”

“侑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我爱你,侑,我爱你,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

橘发少女紧紧地抿着嘴,只是摇头,一声不吭。

“姐姐……”七海灯子突然想到了当年自己失去姐姐的时候,也是瓢泼大雨,也是一样的心如死灰。

但是这一次,明明侑还活着……

但是好像依然感觉谁死了一样……

哦对哦……是我感觉……自己死了。

七海灯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啊啊,下雨真好,下雨就看不到我流泪了……发抖也是因为太冷对吧……

……

【前辈,我喜欢你!】

【灯子前辈,灯子前辈?前辈主动的时候倒没什么,我这边进攻倒是不行了呢。】

【前辈,我喜欢你哦,最喜欢了!】

【那我们可要多走一会,光是走到白头还不够,我要白头好久好久!】

【前辈,我爱你。】

【前辈……我们分手吧。】






Chapter55.

七海灯子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胳膊已经被包扎完好。

虽然头发还是湿的,衣服也是湿的……但好歹自己现在身处一个温暖的室内了。

环绕四周,是很简单的黑白色装修风格,也没什么太像样的家具……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一个办公室。

“弄脏人家的床了啊……”七海灯子看着被单上的雨水痕迹,有点愧疚。

“你醒了?”

“哦,是你啊……”七海灯子对黑泽彦挤出一个并不算好看的微笑:“你总是能很及时的出现在我并不想被人看到的时候呢。”

黑泽彦低头一笑:“你以为我是谁啊,我可是靠谱的黑泽彦,说过会保护你的。”

“谢谢,啊,还有,床单什么的……”

“哦,你快去洗个热水澡吧,我刚帮你准备好,床单什么的不用在意。”黑泽彦转过身去,有点不好意思看现在浑身湿着的七海灯子。

身材也太好了吧……

七海灯子微微欠身表示感谢,随即进了浴室。黑泽彦准备了一件自己的衬衫和运动裤,虽然宽大……但总不能让女孩子穿着湿衣服吧。

……

七海灯子坐在浴池里,双眼空洞的盯着天花板。

浴霸的灯……好暖,好亮……是橘色的光啊……

橘色啊……又暖又亮地照耀着我……一直都是呢……

“不行,又要哭了……”七海灯子抱着双腿,把脸埋在膝盖后面,身体不断的颤抖着。

你要振作起来,七海灯子!

“即使侑跟我说了分手,现在也不是考虑感情的时候,侑的病还没治好,生命威胁也还在,我现在必须继续我的调查才可以……”

拍了拍自己的脸,猛地从浴池里站起来走到镜子前,七海灯子都震惊于自己振作起来的速度,原本她以为自己会真的被击垮好久。

“我的悲伤,必须留在确认侑的安全之后……”

抚摸着镜子里自己的脸,七海灯子再次燃起了斗志。

“诶?这是……”

七海灯子在黑泽彦的洗漱台发现了一个小盒子。






Chapter56.

“啊,你洗好啦?”黑泽彦看着七海灯子换好自己的衣服,心中还有些小激动。

“彦……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七海灯子在沙发上坐下,面前是黑泽彦为自己准备好的热牛奶。

“你问,我对你一定是知无不答。”黑泽彦对于七海灯子直接叫自己的名字这件事,疯狂的按捺着语气中的雀跃。

但他不知道,这是七海灯子故意的。

看着黑泽彦真诚又跃动的眼神,七海灯子一时间竟然想到了另一双碧绿色的眼睛。

沙弥香……

某种意义上讲,他们两个真的很像呢,都是喜欢着自己,但自己又无法回应的人。

但是,现在的七海灯子知道,黑泽彦和沙弥香不一样。

“彦,你喜欢我什么?”

黑泽彦显然没有料到七海灯子会突然这么打直球,差点从沙发另一侧掉下去。

“啊,我……”这种事,明明自己已经和她讲过好多次了!

不过……再说一次也没关系吧。

“我喜欢你的独立,你的反抗,还有你对命运的顽强。”黑泽彦说着:“你从来都是做自己想做的,不会在意别人的议论,也从来不去可以扮演谁而活着。”

七海灯子笑笑,这话若是让侑听到怕是要气个半死哟。

“我还喜欢你的优秀,一直走在我的前面,让我很憧憬你的身影。”

嗯……这里你倒是很像沙弥香呢。

“所以,我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

可惜,你喜欢我的这些点,已经有两个人陪我度过了……

你喜欢的我,并不属于你呢。

但是……

“那,我们交往吧。”

“诶????真的吗????”

“嗯,我认真的。”

“谢谢你!灯子!!!!!!”

黑泽彦兴奋的抱起灯子转了一个圈,而七海灯子的脸上,露出的却是标准而不易被识破的演剧笑容。

你喜欢的我,并不属于你,哪怕我答应了你和你在一起。

那都是因为,我在你的洗漱台,发现了一盒深蓝色美瞳。






Chapter57.

“其实你可以住这里,反正我疗伤得一直住实验室。”

不知道从哪里收到的信,小糸侑突然得知七海灯子要从他们的房子里搬出去。即使槙圣司再三劝她还是不要去了,小糸侑还是忍不住想去看她,或者说,想去送她。

“可是侑……小糸同学总还是会康复回来的啊,回来之后总得有个住处吧。”七海灯子拉上行李箱,站起来背对着侑拍了拍外套上的褶皱:“我……可以住黑泽彦那里。”

小糸侑眉头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一下,胸口突然很酸。

“你们……真的在一起了?”

“……嗯。”

沉默,无言。

“他挺好的……”小糸侑熟练地转了一下轮椅,背对着七海灯子走向门的方向:“他很在乎你,也可以保护你。你们或许会成为不错的……情侣。”

“侑……”

“七海前辈。”小糸侑抿了抿嘴:“祝你幸福。”

橘发少女把轮椅转得飞快。

她只知道,她如果不跑,之前所有的决绝全都会白费。

不是挺好的吗。

前辈找一个男孩子,一个喜欢她、爱着她的男孩子,过着所谓“正常”的日子,享受着所谓“正常”的人生,他们会在家人、朋友、社会和舆论的祝福下结婚,他们说不定还会有属于他们的宝宝,他们郎才女貌,他们……

他们……

一滴又一滴眼泪狠狠钉在腿上,小糸侑终于在另一个拐角忍不住地大声嚎啕哭了出来。

“我的灯子——!我最爱的灯子——!我用尽了决心和觉悟去深爱的灯子——!啊——”

为什么我们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啊……

……

二人的房子,楼下,沙弥香开着车打开了后箱:“灯子,不去追她真的没关系吗?”

七海灯子紧紧地握着拉杆箱的杆,仿佛要把它捏碎:“不……不追了,她就是不想让我看见,才会逃啊……”

七海灯子望着侑离去的方向,只觉得视野有些模糊而波动。





Chapter58.

“这样真的好吗,灯子?”沙弥香开着车极不情愿地往黑泽彦的住宅开去:“其实你住在我那里也没问题的啊。”

“沙弥香……我昨晚想了一整夜。”灯子把头靠在椅背上,望着天上的云一片一片从车玻璃的边缘消失:“你知道吗,侑啊,她真的好温柔。”

沙弥香笑笑不语,她当然知道,那个温柔、勇敢又细腻的后辈,是她怎么也忘不掉的存在。

“就是因为侑太温柔了,所以她从来不拒绝,哪怕会伤害自己。”灯子把头微微低下,视线从白云放到前行的道路上,目光坚定:“所以,尽管这么说听起来有些自作多情,但也是出于信任吧……我觉得侑在撒谎。”

“撒谎?”

“对,我觉得她是为了我,觉得自己在拖累我,所以想把我推开,自己去承担。”灯子笑笑:“听起来是不是特别自我感觉良好?但是啊,我对我们的爱情和我的侑就是有这种自信。”

沙弥香并没有觉得灯子在自作多情,她虽然大学期间和两人交流不多,但对她们的爱情却有着不知从哪里来的信任。

“那既然你这么信任小糸同学,她为什么不信任你,不觉得你愿意和她共同承担呢?她应该懂得所谓‘尊重你的意愿’这个道理啊。”

“她当然懂,但是我觉得,一方面是她太痛苦,另一方面是……她太温柔太爱我了吧。当这两点矛盾在一起的时候,侑会做出这种事情也不奇怪了。”七海灯子摸摸自己胳膊的绷带:“再加上外界的刺激……”

佐伯沙弥香不得不承认,这荒唐的推测在他们身上听起来还真的可信。

“但是,”沙弥香犹豫了一下:“我还是想说,但是,万一小糸同学说的都是真的……她如果真的想跟你分手……”

七海灯子沉默,随即很是坦然的笑了笑,摸上自己的心脏。

“哪怕她真的不爱我,也不耽误我这一生继续爱她。”

“她小糸侑,是我七海灯子认定了的人!”




Chapter59.

“你跑题了,大学霸!”沙弥香敲了一下灯子的头:“我是在问你,问什么不去我那里住,一定要去黑泽彦那里呢?”

七海灯子将拇指抵在嘴唇,沙弥香和她同窗三年,自然知道她这是在思考。

“沙弥香,黑泽彦可能就是刺杀侑的黑衣人。”

沙弥香吓得差点闯了个红灯,一个急刹,车轮正正好好贴在斑马线前。

“你说什么?”

七海灯子缓缓说道:“我昨天在他的洗漱台发现了一副深蓝色的美瞳,侑说过,刺杀她的人有一双深蓝色的眼睛……但是侑的思考方向错了。”

“错了?”

“就算真的是蓝眼睛,刺杀的时候也会换成黑瞳吧?”七海灯子说道:“本来的颜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换色’这件事情本身,我们演剧的时候也经常需要配合角色换装、换发饰、换美瞳。侑她以为看见的蓝眼睛就应该是天生蓝眼的人,但其实相反,我觉得这个人的天生瞳孔必然不会是蓝色。”

“我以为你恋爱之后就没有智商了,没想到这东西又重新上线了……”

沙弥香很罕见了来了一句吐槽。

“这是第一点,还有第二点,那就是不管是我在深山里面找侑,还是在剧院里面找侑,甚至是侑和我说分手之后在路上等很多时候,我总是能遇到黑泽彦。你不觉得一次两次还好,三次以上就太巧了吗?”

“是有点蹊跷……”

“所以,这个人肯定有问题。”七海灯子再次把手指抵在嘴上:“所以我要借交往之名接近他,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不仅要接近,我甚至还要主动一些,积极一些,哪怕……牺牲一点东西也没关系。”

佐伯沙弥香眉头一皱:“你……”

七海灯子看到挚友对自己的担心,才觉得刚才说的话有点过了:“啊,不是,该留给侑的东西我绝不会被拿走的。”

但是,我倒无所谓,留给侑的时间不多了啊……

万一在什么时候,渐冻症真的被引发了……

侑可是还留在白井基因研究室啊……

想到这里,灯子不禁攥紧了拳头。





Chapter60.

等二人到达,黑泽彦已经在门口等候了。

“我帮你拿。”黑泽彦扶了一下黑框眼镜,接过灯子手中的行李箱:“怪累的吧,佐伯同学也进来坐。”

“我就不了,家里那边还有客人,我得回去了。”沙弥香坐回到车里,很不放心的放下车窗看向灯子。

似是感受到了身后的视线,灯子回头,对着沙弥香温柔一笑,做了个口型。

沙弥香知道,她说的是“别担心”。

可是她看到黑泽彦一只手搭上灯子腰的时候,心里还是很不好受。

……

白井基因研究室。

“槙君,慢点慢点……我跟不上。”

小糸侑双手搭在槙的肩膀上,一点一点往前艰难的迈着步子。

“不过你的恢复能力真的很棒诶,前几天还坐轮椅,现在居然站起来能走路了!”槙圣司打趣道:“看来,过几天咱们就能再去打击中心玩了。”

真不像是渐冻症,渐冻症的话她不可能越来越灵活啊。

槙圣司开始陷入迷惑。

“下次你请客哦~”小糸侑抬头冲他笑笑,槙圣司看到她已经满头大汗了。

“休息一下吧。”

两人坐在实验室楼下的长椅上,树荫透着点点斑驳很是舒服,槙圣司在旁边的自动贩卖机买了两瓶绿茶:“啊,侑一小宝宝是不是吃冰激凌比较好?要果味儿的吗?”

“……绿茶给我!”

小糸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想起了高中的时候佐伯前辈在便利店也把自己当做小孩子买冰激凌的事。

不同的是,这次自己还真的是小孩子了。

“最近还有阵痛吗?”槙圣司给侑擦了擦汗,然而那动作完全没有丝毫的暧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年轻爸爸。

“阵痛倒是有,不过不像以前那么频繁了……白井教授还没研究出这是怎么回事吗?”

槙圣司无言,对于教授,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抱以怎样的态度。若是信任,他给侑的药却有引发渐冻症的嫌疑。说是不信任,侑所有的病没有恶化也确实都靠白井教授。

啊啊……好复杂啊。

“槙君?”小糸侑看着槙一会皱眉一会摇头的,不知道他脑子里演了一场什么大戏。

“啊,抱歉,”槙圣司突然弹了侑额头一下:“看你傻傻的小小的就突然很想欺负。”

“你!”侑张牙舞爪地就要去打他,但一个受伤的小孩子怎么可能比得过大人呢,槙圣司一个灵活的闪身就跑远了,边跑边喊:“你要是能跑起来我就任你打哦~~~”

“别小看我!”侑咬咬牙,一步一步开始艰难的往前挪动,即使真的没有跑起来,但是她心里已经轻松一些了。

槙君,在想着办法让我笑啊……

还好,我还有好朋友在我身边。




Chapter61.

春去秋来,就是一年。

整整一年,七海灯子和小糸侑彼此没有见过面也没有说过话。倒是七海灯子和黑泽彦经常一起出现在东立大学的校园里,惹得学校出了不少流言。

不过也不能算是流言,毕竟他们两个真的在一起。

小糸侑这边倒是已经康复得活蹦乱跳了,除了为了抑制不断恶化的阵痛,那止痛药已经更新迭代到了【SI-ANTI032】之外,别的生活倒是一如平常。

当然,也不能说两人完全的没有交集。

在七海灯子外出的交流演出里,若是有心去寻找,便总能在剧院最角落处发现一个戴着鸭舌帽流着泪鼓掌的橘发小孩。

在曾经两人居住的小屋里,侑熟睡的时候,也总会有个轻手轻脚的长发身影拿着自己的钥匙悄悄进来,给侑盖好被子,顺便留下轻轻的不被察觉的一吻。

认为她们完全没有交集什么的,不过是她们自己不知道罢了。

这一天,是七海灯子从东立大学毕业的日子。

“七海前辈,恭喜毕业。”

“七海前辈,能合张影吗?”

“七海前辈……”

被学弟学妹们热情地包围着,七海灯子抱着满怀的花束被拽来拽去。

学弟学妹啊……真是怀念,可是这么多学妹里面,唯独没有那张脸。

自己还真的是一如既往地有人气啊……不论是专业课的第一名,还是在演艺部的大放光彩,自己的大学生活依旧是那么耀眼。

在别人看来,或许是这样吧。

可是少了你,这大学生活就是灰色的。

破败不堪。

【前辈,等你毕业的时候,我会送你一束最大最好看的花!】

“灯子。”

将自己从回忆的感伤里拽出来,黑泽彦抱着一束三色堇过来,牵过七海灯子的手:“亲爱的,毕业快乐。”

“谢谢。”

三色堇吗……

花语是……沉默的爱。

真讽刺。

“谢谢,我很高兴。”七海灯子搭上黑泽彦伸出的手,两人向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不远处的树后,一个戴帽子的橘发小孩转身离去。

一束满天星被扔进了垃圾桶。

满天星——我在思念你。






Chapter62.

等小糸侑从昏迷中醒来,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嘶……”这次的阵痛也太给劲儿了吧。

最开始的阵痛虽然让自己痛不欲生,但还不至于晕过去。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阵痛的症状变得越来越严重,尤其是最近几个月,每次的阵痛都会让自己直接痛到晕过去,等醒来之后往往过去了两三个小时。

小糸侑走到镜子前面,看到了连衣服都没换的狼狈不堪的自己。

啊对啊……进屋之后不久自己就倒下了。

可是……自己又怎么会在床上醒过来呢?

……应该是靠着本能爬过去的吧。

小糸侑对着镜子正了正自己的刘海准备出去吃点东西,她的身高还够不到厨房的操作台,好在自己有在网上写小说赚点钱,家里也有打生活费过来,每天去食堂吃饭或者叫外卖也没有负担。

可是……好像吃她做的饭。

算了,算了,不要想了,今天的行为本来就很冲动了。小糸侑,你要知道你今天差点做了什么,万一真的见了她把花送了出去,那你们这还算什么,这分开的一年全都白费了。

你不能再忍不住。

你不能去打扰她的幸福生活。

“换个衣服出门吧。”小糸侑自言自语着拿出了去年七海灯子给自己买的小衬衫。

咦?!

“袖子……短了?”

小糸侑跌跌撞撞的跑到厨房,发现自己现在能够到灶台。

长高了……真的长高了?

那……这算什么啊。

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这是一件好事,只要能继续长高,是不是就意味着自己能恢复,恢复了是不是自己就不再是异类,也能回归到普通而平凡的生活,也能和前辈重新……

但是,小糸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高兴不起来。

直觉告诉她,高兴不起来。



Chapter63.

“灯子,你回来了啊。真是的,买个酱油去那么久,我还担心你出事儿呢。”

黑泽彦笑着擦了擦手,从身上摘下围裙:“我刚做好饭,快来吧。”

“嗯。”七海灯子提着购物袋脱下鞋,穿上了黑泽彦为自己准备的专用卡通拖鞋。

便利店就在楼下,当然不需要走很久。

自己只不过……算了,没什么。

“哇,今晚吃三文鱼啊?”七海灯子拿起筷子:“我开动啦。”

“尝尝,好吃吗~”黑泽彦很是宠爱地摸了摸灯子的头发:“喜欢的话我会经常给你做。”

“谢谢。”七海灯子下意识的有一瞬间的躲闪,但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自己,任黑泽彦摸着自己的头发。

好险……

“不过,你还真的是人气高呢。”黑泽彦坐下,加了一块三文鱼放到嘴里:“白天看那么多后辈围着你,我都吓到了。”

“你也不看看我是谁~”七海灯子骄傲的说,作为一个立志于当演员的人,她对自己的人气还是蛮在意的。

“是,是,我们灯子最棒了。”

最棒……吗?七海灯子陷入了思考。

不过,毕业典礼也就是那么回事而已,大家热闹一下就各自散去了。

不,或许大家还是很开心的。

难过的,只是我一个人罢了。

……

饭后,七海灯子在阳台上吹着晚风看夜景,而黑泽彦则是在洗碗。

他说过不会让七海灯子做家务的。

但即使被这么宠着,七海灯子还是很怀念和侑有时候为了推脱刷碗而经常无聊的耍小计谋。

【侑,我们来对视,谁先笑谁刷碗!】

【说好了啊,不许抠鼻子!】

【侑才是不许扮猪!】

【少废话前辈!来感受后辈对于偷懒的执念吧!】

七海灯子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同时伴随着的,还有两行热泪。






Chapter64.

“吹冷风小心着凉哦。”黑泽彦给七海灯子披上一件小外搭:“想什么呢?”

“没什么,这不是毕业了吗,想一下关于未来的事情。”七海灯子自认为在撒谎这一方面还是极其有天赋的。

“是吗,不过说到未来……”黑泽彦沉默了一下,突然开口:“你……周末有时间吗?”

“嗯?”

“我,我想是时候……带你去见我的……母亲。”黑泽彦紧张的挠着眼镜腿:“啊……就,不是正式的商谈婚事,啊不不不我不是说要结婚……啊不也不是,结婚还是想的……啊呀!!”

对没用的自己骂了一声,黑泽彦定了定紧张的情绪:“总之,就是很普通的吃个饭,我想把你介绍给我的母亲认识!”

“好啊。”七海灯子很自然而愉快地答应了。

见你的家人……也是我等了很久的。

“砰——”突然,在黑泽彦家阳台的正对面,一道烟花划过天空,绽放出绚丽的光芒。

“砰——啪啦啦啦。”这次是环状连环式的烟花。

“啪——”

“砰——”

烟花连环不断地点缀着星空,映照在七海灯子如夜空般深邃的眼眸之中。

“好……漂亮。”

“估计是今天的烟火大会吧,做了蛮久宣传呢。”黑泽彦说。

烟火大会吗……

七海灯子为自己浮上脑海的想法自嘲的笑笑。

【前辈,等你毕业的时候,我会送你一束最大最好看的花!】

侑,这是你送给我的花吗……?

这个毕业典礼的花束,你答应过我呢。

黑泽家对面的河畔,橘发少女把打火机揣在口袋里,倚着栏杆望着烟花翘起了嘴角。

前辈,我答应你的最大最好看的花,别人肯定比不了吧。

谁说“烟花”不能算是花呢。

只不过,你应该会以为这是烟火大会吧……

同一条河畔,隔开的两人各自有着自己的思绪。

[如果是你送的,就好了,可我知道不是你……]

[如果你能知道是我送的就好了,可我知道,你不会……]

“砰——!”

最后一束烟花窜上天空,画出一朵绽放的满天星。

“我在思念你。”





Chapter65.

周末,某家庭餐厅。

七海灯子已经在这里等了十分钟了,不过她并不着急,黑泽彦给她发了消息,说自己和母亲这边有点不方便,会稍微晚一点。

这一年间,七海灯子知道黑泽和家里的关系不太好,不,准确的说是和父亲的关系不好。

据黑泽彦说,自己的父亲一直想要自己继承他的衣钵,所以从小就很注重对他的培养。可是黑泽彦在成长的过程中慢慢发现了自己的表演天赋,并且在一次校园表演中,发现自己深深地爱上了演剧。也就因为这,他和父亲闹了很深的矛盾,甚至在高考之后,被父亲逐出家门。

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他自己为了证明自己能行,而赌气走的。

也是一个为了梦想努力的倔强的家伙啊……

七海灯子叹了口气,想当初为了让家人承认自己和侑的关系,也是经历了不小的斗争呢,还好最后两边的家里都选择了认可。

嘶……想想那段日子都觉得可怕。

对于黑泽彦的身世,七海灯子在心中早已有了猜测。

会医术,和父母关系不好,以及……自己在剧院被邀请去美国的时候,他对大门的方向流露出来的神情,以及他的长相……

……应该错不了。

“灯子!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

白色SUV停在面前,七海灯子倒吸了一口凉气,但同时也证明了她的猜测是对的。

从车上被推下来的,是一位身上摊着打字屏,虽然说不了话但目光却依然充满睿智的银发老人。

“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母亲,”黑泽彦将手搭在妇人的肩膀。

“白井椿。”







Chapter66.

“抱歉灯子,瞒了你这么久。”包间里,黑泽彦给灯子递上一杯水:“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白井彦,是金台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白井基因研究室教授白井雄一郎的儿子,这位是我的母亲,白井椿。”

[ 彦,这就是你的女朋友吗?很漂亮呢,你叫什么名字?]白井椿在屏幕上打着字。

“您好,我叫七海灯子……”

椿老师这是什么意思?装作不认识我?

七海灯子不知道白井椿在打什么主意,但是,配合一下总是没错的。

很难想象,一个母亲知道自己的儿子的女朋友是自己的老熟人,并且还曾经和女孩子交往过的心理。

这是什么魔鬼的饭局……

在“友好、和谐且岁月静好”的氛围中,三个演员靠着杰出的专业技能演完了这顿饭。

[ 彦,你先回去吧,我想七海小姐散散步。]白井椿在屏幕上如此对儿子说道,黑泽彦则是担心的看了一眼灯子,后来想到自己的母亲也不是什么恶婆婆,应该不会为难灯子,便点点头先行离去了。

七海灯子推着白井椿的轮椅散步在公园里。

“椿老师,现在可以有话直说了。”

[ 你真棒,完美的配合我演了这场戏。]白井椿颤抖着抬了抬手,艰难的握住了灯子:[ 好孩子,我有话想对你说。]

“您讲。”

[ 彦的爸爸,也就是雄一郎,其实是个好人。只不过他走上了一条错误的路。]

“哼,拿侑做实验,对吗?”

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拿一个活生生的无辜的人去做实验就不会是好人!

[ 他确实是做得不对,而且这件事情我也有责任。]

白井椿指了指自己的身子:[ 如你所见,我现在已经是渐冻症晚期。雄一郎从五年前就开始了对渐冻症的研究,但是一直没有显著的效果,除了发几篇论文,但总归是没有质的突破。不过,能帮我延缓病症,我已经很感谢他了。雄一郎为了我,真的是付出了太多,也背负了太多……]

“这不能成为他做人体实验的理由。”七海灯子态度依然坚决。

[ 是的,你说得对,我本来也觉得他不会的,直到那次,我知道了侑一的事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