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秦霜、神上。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7-09 11:28
点击:716
章节字数:382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季仙长其人,识相是识相,但得寸进尺的功夫也是一流。自那夜爬了叶二的床,她便像得了什么通行证似的,虽不会一直在她床上呆着、但抱她回来时也总要躺上来搂一搂。


月白不堪其扰,可踹也不能踹,最后只要不惹得她睡不了、就还是随她。


只是又这么过了几日,月白慢慢习惯,虽会无力、却也不至于整夜发晕。按理讲季仙长也就不用特意替她舒缓,可已经爬上了的床又怎么会轻易下去,最后当然还是小徒弟败下阵来。


“……她吃你豆腐吃得越来越过分了,”九一都看不下去,“你不能这样惯着她呀!”


月白很佛,“那不然怎么办?”打也不能打、踹也不能踹的。


九一被问住,支支吾吾得说不出话,可最后出于对挂逼的绝对信任,他还是逞强了一句,“我就不信你拿她没办法!”


月白还真拿她有办法,但反正不是什么大事、月白懒得和她计较。


当然这理由不能与九一说,月白自己放在了心里、每日还是会在季无念怀里小睡一会儿。季无念不会缠她一整晚,只是陪伴一会儿就会离开。到时月白再起来,两人各自修炼。


有时季无念会跑去她那地方,月白便跟随而去、给她一番指导。


提升修为的任务也在此间飞速涨进度。而她自己的身体也快要淬炼完成,修为涨得更快,只是无人知晓。后来一直没什么任务触发,月白也就好好修习。


季无念十分乖巧得不出门、不惹祸,也就天天缠徒弟、搞得月白不想理她。


与她们这边的闲适相对,妖界那边却开始严阵以待。无极发难,以宋则为借口、联合藏雪派去不少弟子在妖界周边,据说气氛十分紧张。而明云一处也是暗流涌动,六离那儿传回来的也不是什么好消息。


月白被季无念缠得紧、便是想去看看也脱不开身,而季无念自己却又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让月白弄不清楚她到底想做什么。


小徒弟近日偶尔的心不在焉季无念自然有所感知,让她觉得有些好笑。毫无预警得激荡灵力,季无念如愿以偿得看见某个小身子骤然蜷起,双手紧紧得扒在自己身上。


季无念猜这人内心已经咬牙,可就是喜欢惹她。


月白自然心有凶意,可当下不好表现,只软软得叫她“师尊”。


“别分心,”季无念按住叶二后颈,让她贴在自己身上、交颈依偎。


本需要两年的洗涤过程被她们推短时间,自然少不了月白承受的肉体折磨。还好季无念对她温柔了不少,许多时候都会帮衬着、不让她太疼。而也是因为与叶二的相处时间多了,季无念去那处的日子变少,反倒与月白很少见面。


九一就一个字的总结,“渣”。


月白也不是很在意,对九一的反应也就一个字总结,“傻”。没让他知道。


“多谢师尊近日辛劳。”


攀在她身上的小姑娘语气恭敬,可人却是软绵绵的。两只手臂环在她颈边,明明还没开始、脑袋却是脱力一般靠着她,一副破罐子破摔的随性模样。


用时常的逗弄把叶二的皮剥开,那副月白的样子就更明显了。


季无念觉得有趣,却没有什么想多说的。按着她的背、让她更好得攀附自己,季无念的语气总比平日里要轻柔一些,“叶二,忍一忍。”


月白正盯着季无念后颈散落下来的几缕青丝,像是短短的茸毛、被水拍蔫儿了,就这么贴在了细嫩的肌肤上。


池水激荡。


那种要将身体崩裂的痛楚月白已有些习惯到麻木,反倒是季无念略显冰凉的丝丝灵力更能吸引她的注意。比起刚刚开始的细密无声,季无念从某个时刻开始、会让自己的灵气带上些许寒气,即安抚又镇静。虽与她的拥抱有那么一些反差,但两者都是能让月白能够在狂风骤雨中舒服一些的坚实依靠。


苦海中的浮木总是会给脑中清明带来那么一丝丝模糊,月白在看着水面的时候、偶尔会注意到水面下漂浮而起的纱衣。轻轻缓缓,如月色下看不清的白云,总让人想拨开它。


那身纱衣离开水气、淋下一张小瀑,伴着一阵清风、将月白有些模糊的意识带的更远。


季无念今天出手有些狠。


月白被她抱在怀里、在空中吹了好久的风才缓过劲来,懒洋洋得不想说话。


“叶二,”季无念打横抱着她,手臂轻抬、便能让小徒弟的额头自动得凑到她的唇边,“觉得自己身体好些了么?”


本来就没什么力气,月白这下更是无力,说的话几乎要随清风消散在月光里,“好多了……”


季无念轻笑,像是在夜空中摇了几下清脆的风铃。她就这么看着月白的眼睛,“身体好些、就好。”


月白微微侧过头,遥看三清的亭台楼阁,“都是师尊的功劳。”


季无念亲亲她,笑道,“应该的。”


她还欠月白一份报酬,替她温养身体、自然是应该的。


月白听懂了,更加不想看她,而在晚间她说要去丛生那儿时、也就凉凉瞥她一眼。


“你也该去替阿扬看看魂力修行,”季小狐狸借口可多,拉着月白坐她身边、眼睛扑闪扑闪的,“我也想阿生了。”


“……根本就是想啪啪啪。”九一吐槽。


然再吐槽也扛不住月白宠她,便是语气淡淡,说出的话也还是暗示了一夜绮丽。


“过几日、去看看吧。”她也想去看看妖界情形,若是得空、也该去探探魔界。


九一翻了个大白眼,但自家宿主还是在人家怀里、乖乖顺顺得又被夺了嘴唇。


真是气死个系统。


***


季无念的如意算盘打得好,现实却不怎么如她的意。第二日六离就从明云回来,赵子琛叫了诸位长老与季无念一同过去议事,可一个早上过去、六离说的话,季无念可算是一句也没听进去。


她的视线一直落在六离身旁的孩子身上,看她一身素衣、长发雪白,虽是四五岁的年纪却有一张冰雪般的面容,就连眼睛也是银白颜色、不带神采。六离说她叫秦霜,是明云大师兄秦必楚的从北地带回的孩子,因明云动乱、便想让六离带回三清抚养一阵。


“为何需要我们抚养?”欧阳发问,“明云虽乱,但也不至于养不了一个孩子吧……?”


“他说是他前几年在北地游历时救下的,无父无母,”六离回答,“慕阁主因伤闭关,明云又乱,他要挑大梁、无空管。他答应了孩子亡母要看顾她,现在却不一定能守诺,就请我们先代为抚养。此乃秦必楚私人恳求,为守一诺。”六离说着、向秦霜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这孩子天生眼疾,虽然应该是听得到、却也不太理人。”



秦霜就这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言不发,似乎对周遭一切都没有反应。


六离收了手,苦笑道,“到现在,她都没理过我。”就连当时的秦必楚将人交给她时,这小姑娘也没有起过什么反应。


“无论如何,既是秦必楚之求,我们也算卖明云一个人情,”文正往秦霜那处看了看,“养个孩子而已,倒也没什么。”


赵子琛端坐高位,这种本就算小事,“既然带回来了,就好好养着吧。六离?”


六离称是。


诸人又说了些事,可季无念就这么站在一旁、对什么都不发表意见。待诸人散了,六离要带秦霜回五时峰,季无念知道叶二此时也在五时广场,就此同行。


六离没碰过这么小的孩子,将她抱起时动作不畅。不过秦霜虽不说话,却很顺从。季无念看出六离的角度奇怪,微皱了眉,“师兄,你把她放下来,一起御剑便是。”


“哦、哦,”带秦霜回来时是个女弟子,对她可能温柔些,六离是个细心人,可到底不太懂。


季无念看不下去,牵过秦霜的手、蹲在她面前,让自己的视线与她一般高,语气缓和,“小霜,一起御剑好么?”


秦霜的头似乎动了动,但幅度太小,六离都不太确定她到底听了没有。


沉默之际,季无念从怀中掏出一片树叶来、按在唇边,吹了一首悠扬小调,简单而轻快。


这调子六离没听过,却让秦霜抬起了头。


“小霜,知道我是谁么?”季无念拉起她的手,让她的手指搁在自己的手指上。


秦霜起了反应,眼睛似是对着季无念的、就这么摇了摇头。


“我叫无念。”季无念笑着,语气温柔得让周边人都觉得惊讶,“我们一起御剑好不好?”


秦霜粉雕玉琢的一张脸却没有表情,银灰色的眼睛里更加体现不出情绪来,但她会点头。虽然就一下,但也是表态。


季无念摸了摸她的头发,雪白的发丝划过她的指尖、其主人却似并无所察,也不知注意力放在哪里。季无念对着她时笑得浅,可再站起时、便将人拉在自己身边,对六离说,“走吧。”


“……你这是连养孩子都有天赋么?”六离苦笑。


两人御剑而行,秦霜被季无念护在身前,倒是抬了头、任雪白发丝微微起伏,只是面无表情、更不要说眼神落在何处。


小小的孩子本该是最可爱的年纪,秦霜却被夺了目光与精神,如极北风雪下的玄冰、几乎没有一丝生气。


“也不知这孩子身上发生了什么,”六离惋惜。


季无念没说话,低头看着秦霜头顶。


秦霜太小了,还没束发,那片雪白的发丝中间有小小的一个旋。


六离注意到师妹异常的沉默,“无念?”


季无念还没开口,身前的秦霜动了动。


小孩子开始转头,面容向下、似乎在搜寻些什么,就连肩也在季无念手中转了几转,一脚几乎要离开习风剑面、季无念不得不先拉住她,“小霜?”


“是下面有什么?”六离说道,“下去看看。”


他们正经过五时广场,两人落下时、自然吸引一片目光。


季无念与六离本就在三清人口中交好,此时又带着一个四五岁的精致娃娃,人群中有不少弟子开始窃窃私语。可季无念没空管,剑一停稳,秦霜就挣开季无念往下跳、差点摔一跤。


“小霜!”


季无念连忙要去扶,却见秦霜踉跄一下、还是稳住身子,拉住衣服下摆就跑。


她面前的人群连忙给她让路,季无念在她背后两步之遥。


可她眼睛不方便,也不知哪里一颠簸,雪白的孩子几乎马上要摔落地面……


季无念的心无限收紧,却听“噗通”一声。


一个怀抱接住秦霜,被她拉住了衣衫。


季无念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眼神还盯着秦霜那双微微踮起的脚尖。她顺着那弟子服下摆往上,路过了秦霜白发、又路过那双按着她背的手,终是落在一张她极其熟悉的脸上。


月白轻轻按住抱着自己的白发小孩,略有疑惑得看着面前终于抬起头来、一脸呆相的季无念。


“师尊?”


季无念极少有刚刚那样的慌乱,这孩子是谁?


她又低头,隐隐约约可以听见这个怀抱里有细微的声音。


走到她身边来的季无念也听到了,于是又走近了些、将这称呼局限在她们三人之内。


秦霜总算抬头,一双银灰眼睛对着月白,无神却有细微的欣喜。她嘴唇只像在颤抖,但仔细听还是能分辨出那奶声。


“神上。”


小冰山登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7/09 12:36 发表

啊 竟然还有养娃环节,就是不够看呀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