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也给你试试?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7-05 08:18
点击:800
章节字数:292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哎……”

“哎……”

“哎……”


烦死了。


月白不想睁开眼睛,抓住身上被子、将自己裹得更紧一些。


“……就跟你说不要纵欲,都睡多久了。”


月白不想理。


“哎、以为你一个大佬至少能控制一下自己,真是的、见色忘义、见毛失智、色令智昏……”


月白翻了个身。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一介大能,怎么就能被压得这么死……”


月白咬了咬牙。


“至少攻回去一下也好啊……哎……人家都这样勾引你了,你怎么就这么不解风情……”


月白叹了一口气。


“九一。”


“诶?”九一自言自语了好久,听到月白声音可开心了,“你终于醒了?你都睡了大半天了。”


月白慢慢睁开眼睛,先将“大半天”的问题放在一旁,“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一大早啊,”九一呆了一晚上小黑屋,现在可嫌弃月白,“你们真的能玩、一整夜呢!不累么……”


九一是个好孩子,他可不像月白那样老去窥探别人隐私。早上刚想把自己放出来就发觉不对,又立马把自己关了回去。


“月白啊、你这样贪欢真的不好,”九一可算是为自家白菜操碎了心,“年轻人还是要学会节制啊……”


到底谁年长还不知道呢。


月白揉了揉脑袋,坐起来时锦被滑落腰间、被她又拉回胸口,却也盖不住一片雪白的背。


“你还好么?”唠叨完废话,九一还是担心她的,“身体怎么样。”


“还好。”


应该是季无念的疏解起了作用,她并没有之前那么疲倦,只是久睡刚起、人还有些懵。


“醒了?”


月白朝着那声音看去,穿了一身浅衣的红狐狸莲步而来,在一排洋洋洒洒的日光中身形有些模糊。


她坐在了月白身边,给月白肩上披了一条小毯、便是温和午后也不让寒气侵扰她。


“我备了些鲜花饼,起来吃还是给你拿过来?”


月白认出她身上浅衣是自己的,并不乐意和她计较,低着头拉住肩上的毯子,“起来吃吧。”


难得见月白如此乖顺,低着头、被发丝挡住侧脸的样子柔柔弱弱,像是一不注意她又会倒回床上去。季无念拢过她肩上长发、印了一枚浅吻。


月白微微侧目,隐约能看见季无念温和眼眸。


“……她是不是转性了?”九一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这什么少女漫情节……”


月白没回他,还有些觉得他烦。


在季无念的眼光中,月白掀开被子,长腿先行、足尖点地。锦被还拢在身前、小毯还覆盖身后,然月白注意到了某人的目光,手一挥便将小毯盖回了她脑袋上、压弯了她一对狐耳。


“唔。”


等季无念把摊子从眼前挪开,那人已经穿好一身中衣中裙,盘腿坐在一旁榻上,给自己倒了一杯温茶。


茶水青绿,糕点浅黄。


月白小心吃了一口,一手在下面接住可能掉下的碎屑,问道,“丛生她们呢?”


“午前一起用了早,现在大概是去幻梦了。”季无念坐到她身后,搂着她的腰,靠在了她肩上,“月白……”


“嗯?”月白有些饿,几口就吃完一个。正要将掌中碎屑掸去,却突然有什么东西沿着她的腰轻抚而上,滑过她大腿内侧。


月白一颤,小食碎屑洒在几案上。


赶紧抓住那条作乱的尾巴,月白都想咬牙,“别胡来。”


那人又笑,一口气吹在月白耳畔,“都怪大人醒的太早……都说了今日不放你回去的……”


九一都想摔桌子,“那就没有别的事情好做了么!???”


我家宿主都快被你掏空了啊!!!


月白抓着那条尾巴,后靠的时候侧过头,正好能见着某人坏笑着的脸。


便是头上狐耳都不能抵消这人的可恶,月白沉了眼眸,“你要如何?”


太逼着会让月白范犟,季无念已然摸索出了这套门道,她这回笑得柔和些,“丛生她们怕是要忙到夜间,我带你去昆弥附近走走?”


这个提议倒是不错,但月白上下打量她一番、最后还是定在她那对狐耳上。


要去人间、那这狐型?


“昆弥乃三界之交,可不止人间集市。”季无念甩甩尾巴,笑着,“带你去山里、找找妖市。”


九一脑中警铃大作,“月白……”


“好。”



***


……这个师尊越来越懂怎么拐带自家宿主了。


“……你迟早有一天真被她拐卖了。”九一恨铁不成钢,“你看看你,好好的一个大佬……”


九一真是越来越碎碎念了。


月白拿了眼前摊位上一个羽环,几片红色的羽毛穿在一个皮圈上,就月白的审美来说、有些怪异。


季无念用狐爪子把那羽环勾起来,看着摊主,“怎么卖?”


这摊主是只豹猫,还有一张猫脸、一身皮毛,矮矮一只、站起来还没到月白的腰。他声音有些尖利,“一颗鲛泪。”


“就这东西要一颗珍珠?”九一的碎碎念都被这竹杠敲断了,“这猫还要不要皮?”


季无念摸出一颗珍珠递出去,“多谢。”


“狐主好眼光,”豹猫用猫爪子接住珠子,几片粉色肉球向中间聚拢、将竹子夹住。他将竹子放进腰间兜袋,却见这只红狐狸还在,“狐主还有事?”


季无念又翻出一颗来,笑道,“我再给你一颗,你让她摸摸好不好?”


卧槽。这个师尊越来越会勾搭自家宿主了。


九一看着月白伸出手去,心里一片苦。


月白还捏到了豹猫小爪子,被那肉球的触感愉悦了心情。


九一嫌弃她,“你真的没救了。”


因为摸到了豹猫,月白对九一这态度也没什么排斥,反而眼神亮亮、对这地方十分喜欢。


季无念趁机牵住她的手,带她向前,“那边摊子还有只松鼠精卖栗子汤,去试试么?”


“去。”


一身白衣的狐妖带着另一位白衣姑娘穿梭妖市,路遇各型精怪、也有不少来此的修仙人。自西向东、一直到了小食摊位。她说的松鼠精修了人型,穿得像个农家姑娘、只是还未收尾,一条又长又厚的尾巴从背后伸出来,几乎有她一人高。


月白眨眨眼,被季无念带着坐下。


递出三枚羌火,季无念问那松鼠姑娘要了两碗栗子汤,特意嘱咐,“一碗放甜些。”


这是连月白口味都记下了。


九一很警惕,“月白、你要冷静,千万不能被攻略了!”


“攻略?”月白不懂这个词,但她对季小狐狸这句话还是喜欢的,“甜的挺好。”


“就是因为你喜欢甜的才叫你警惕啊!!”九一要炸了,“你没发现她一直都在投你所好么!?”


“发现了,”月白还看着松鼠店家那条一人高的尾巴,“怎么?”


“……你就不怕她另有所图么????”九一真想敲开月白的脑袋,“大佬你的智商呢???”


“图?”月白看了看一旁的季无念,“图什么?”


……不行了、智商掉光了。


“图你啊!!!”九一白眼向苍天,“图你身子图你法宝啊……大佬你长点心啊!!!”


“身子给了。”月白淡淡回道,“法宝、本来也会给。”


既然是要“如她所愿”,给些什么、月白一直也不吝啬。


九一简直要抓狂,但月白说的太对、他无法反驳。


九一哀嚎的声音在识海里太过尖锐,连刚端上来的栗子汤都被他吵得失了几分诱惑。月白叹了一口气,“你不是该站她那边么?”


……好像是哦……


可九一就是舍不得自家宿主白菜,“我可怜的白菜……”


月白被吵得有些烦,“九一,吵。”


啊、不行了,月白都会因为她凶我了!


“你变了!!我都不是你最爱的崽了!!”


又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九一躲进了小黑屋哭唧唧。


……这个系统果然是个傻的吧?


“不喜欢?”季无念见月白微微蹙了眉,以为是栗子汤不合口味,笑问,“是太甜了还是不够甜?”


月白这才好好得喝口汤,有些沙沙的口感,“刚好。”是她喜欢的口味。


见她眉眼舒展,季无念便撑着下巴看她。看她上唇划过汤勺,看她眼里露出欢喜,看她小舌舔过唇边,留下一片晕红水润。


大庭广众不好吻她,季无念用尾巴划过月白大腿。


刚提起的汤勺定在半空,月白向她投来一眼。


“月白大人,”季小狐狸歪过脑袋,狐耳跳了跳,“喜欢么?”


娇艳狐女,微笑自含春。


月白沉了眼眸,向她勾勾手指。


季无念倾身,一只狐耳被月白气息吹动、答非所问。


“也给你试试?”


季无念一愣,松了环在她腿上的尾巴,笑她,“幼稚。”睚眦必报、小心眼的很。


月白才不理她,继续喝汤。


约会第二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