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尾巴湿了。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7-04 09:04
点击:1189
章节字数:314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月白大人、喜欢么?”季无念去亲她耳珠,舌尖划过她耳廓、只觉得甜。


她不喜欢甜食,但月白、怎么甜都不够。


月白不想理她。


她这时候就想起来自己只是个未筑基的小弟子,比不上季无念金丹在身的体魄、更敌不过她妖气在身的兽.性。


又是胡闹一夜,体力是真快吃不消。


可放出豪言今日不让她回去的小狐狸动动手指,又让她只能埋在对方身边轻轻颤抖,满嘴呜咽。


“月白,说句喜欢、便放了你。”


……真是越来越得寸进尺。


“喜欢……”


季小狐狸的轻笑让月白又觉得这人欠收拾,总得……


“唔……”



骗子。



怀里人一抖,指甲在季无念背上划了一道。


毕竟是自作自受,季无念对此并无反应。架住已经有些失力的人,季无念这才开始没诚意得反省、是不是做的有些过了。


她让月白横躺下来,看她发丝已乱而眉间有汗,眼睛一直闭着、睫毛却还有些抖。季无念心里有些虚,推了推她,“月白……”


月白没说话。


“月白?”


月白缩起身体,眼睛都不想睁开,“累。”


季无念摸了摸鼻子。


之前说要给她淬炼身体的事儿最近因为这化兽丹一直搁置,月白这小身板……好像是还经不起这么折腾。


月白总算半开眼眸,内里似是装了极北的冰山、看不出温度来。


“躺下。”


季无念依言而动。


月白真的累,脑子也转不动,把自己塞进季无念怀里、赶紧睡。


窗外已然泛白,季无念睡不着,拉了一旁锦被过来给两人盖上、任由月白将自己当做暖源。


这倒是挺新奇的体验。除了上次在幻梦,这似乎还是第一次月白在她面前熟睡,理由倒是差不多……


季无念轻轻亲了下她额头,有些想笑。


明明体弱、早些叫停不就好了。


罪魁祸首季小骗子好像反省错了地方,但到底良心还在,一手贴上月白裸背、用灵力细细替她舒缓。


月白还没有睡熟,那细致的灵力丝线自然感觉得到。她慢慢睁开眼睛,便见季无念眉眼平和、微笑淡淡,像是静静的流水,没什么波涛起伏、却又有什么流转其中。


小骗子温柔起来、还挺……


季无念注意到了那双睁开的眼睛,笑意深了些,“怎么了?这样睡不好?”


前两次她都没有这样做,并不知道这会不会影响月白安眠。


月白摇了摇头、重新闭上了眼睛。


这是会还是不会?


季无念踌躇一番,正打算撤了灵力……


“继续。”


语气有些凉薄,季无念却从中听出了几分别扭,不知怎得轻笑出声、接着便见那边眉毛微微拱了起来。


叶二有奇怪的倔强、月白也在奇怪的地方不喜示弱。


季无念亲在她的眉间,将她拉近了些。虽然抱着的是与她一般高的月白,却也有一种抱着小徒弟的感觉,她放柔了声音,“好好睡会儿,晚些我给你备些吃的。”


季无念很少用这么温柔的语调与月白说话,总是太过亢奋或带着防备,前前后后给月白惹麻烦、到处折腾,让她烦得很……


但或许是月白累了,现在只觉得柔和下来的师尊十分靠谱、连带着这个怀抱也让人更加安心起来。


“……嗯。”


晨光静水雾,逸者好安眠。


季无念陪她躺了大半个时辰,确定人已经睡熟、才慢慢将自己的手从她颈下抽出来。


月白其实总是安静沉稳的,只有偶尔看见什么新奇玩意儿时会有些好奇、却也腻的快,显现出少有的孩子气。只是这睡着无防备的时候,本来修长的人微微蜷起来,竟也有些像个孩子。


指尖划过月白细眉,季无念倾身、在她脸颊落下一吻,心中软绵一片。


轻手轻脚得下床,季无念自己的衣服早不知被月白弄去了哪里、便捡了月白的浅衣。她俩身形相似,穿在身上到也合身。只是尾巴无处放,季无念想着反正月白也不会要了,干脆再毁她一件。


变了容貌的季无念做起绛绡,又安安静静得出了门。


桂花风半落,烟草蝶双飞。


季无念指尖拂过枝丫,看上黄花一串、突然想起六离没给她带回的雷州桂花酿。


或许可以做些?


“姑娘。”院外有个小厮拱手,轻声问道,“主人与苏姑娘在宣亭用早,问两位姑娘可要同去?”


季无念转身,对那小厮笑道,“另一位还在睡,我与你去。”


那小厮抬了下眼睛又低下去,“姑娘这边请。”


季无念跟着他,又走过昨日的小桥流水,在往前阁去的路上转了个弯、又往后走,再穿一片小竹林进了花园,这才到了丛生苏扬在的宣亭。


亭中,丛生与苏扬面前已经摆了不少吃食,二人也早已动筷,见着季无念、都笑起来。


苏扬看她一身浅衣,俨然就是月白昨日那件,自然调笑,“方才刚与阿生说怕是月白起不来……你这衣服又是怎么回事?”


“你穿了她的,”丛生两手撑着自己的娃娃脸,笑眯眯,“月白还有衣服穿么?”


“不必担心她,”季无念可不担心月白的衣服,她笑道,“二位这时才用早,又不知是谁起不来?”


苏扬低头抿茶,丛生却直直盯着她,“你这狐狸真有趣。”


不怕她这魔将不说,还特别得自来熟。


季无念坐下,见周边侍从鱼贯而入、收了桌上残垣又换上新食,回看丛生,笑着,“多谢阿生夸奖。”


“实话实说,”丛生夹了块饼状食物给季无念放进碗里,“这是这儿的米浆耙耙,听着不好听、但鲜香软糯,可好吃。”


……这谢人就夹菜的习惯倒是没改。


季无念从善如流,咬了一口,也不管什么食不言寝不语,边咀嚼边问,“昨夜事、可还好?”


“把人请着住下了,”丛生卷了个饵块,咬下一大口,颇为不满,“真是大胆,居然敢打我家阿扬的主意!”


苏扬掏出丝巾,给她擦去唇边酱料,“那少爷看着像偷跑出来的,或许不是家里意思。”


“哼。”丛生又咬一口,“知不知道我蝶庄什么地方!”


她生气的时候鼻沿皱起,特别可爱。


季无念不爱甜食,只吃了一口便没继续。她从桌上舀了一碗豆粉,撒了葱花和胡椒面,边吃边说,“这条街上都知道蝶庄幻梦是对手,你蝶庄厉害、和他去幻梦抢人有什么关系……”


“阿扬,”丛生一下垂了眼,“果然我们还是成亲吧……”


“胡闹什么,”苏扬又一点丛生鼻尖,细长眉眼挑向一旁狐妖,“你和月白、来的倒是时候……”


季无念一勺豆粉入口,“她挑的日子。”关于这个、季无念也不知是月白故意还是巧合。


“也要多谢绛绡你的提醒。”苏扬安抚般摸了摸丛生的头,“不然阿生生气,只怕蝶庄要与鹿家生怨。”


丛生嘟嘟嘴,“我们又不怕他们。”


说是这么说,丛生心中也并不希望起冲突。要不是他们惹到苏扬,也不至于昨夜让丛生如此怒气冲冲。而这小狐狸大概知道劝不住丛生,单劝苏扬、反倒是把要杀人的丛生拦了下来。


几乎要红了眼的魔将,也就苏扬控得住。


丛生从苏扬怀里望出一眼去,那绛绡喝完一碗豆粉、用舌头舔了舔唇。


“绛绡,你说他们、是如何知道阿扬天赋的?”


季无念一顿,放下手里的碗,“阿扬天赋在魔界便有现,有人与他们说了吧。”


“你呢?”


果然来了。


季无念撑起脑袋,对上那双散出魔气的红眸、周边一身妖气荡漾,“我在魔界待过。”


“我俩还在魔界时,”丛生歪了歪脑袋,红眸瞪圆,“可没听说过你这么只狐狸。”


……一遇上苏扬的事就发疯、这点倒也没变。


季无念粲然一笑,一点不惧她,“那你活了这么久、可曾听过一个月白?”


丛生一愣,被苏扬按回去坐好,嘟了嘟嘴,“还真没听过。”


连丛生都没听过,那可真不知道月白是从那个旮沓里蹦出来的。


“绛绡、你又是如何得知我有红袖与绮梦?”苏扬也早被这问题困扰许久。红袖与绮梦是她自己都还未试过的东西,这狐狸又是如何得知?


这问题季无念没法答,只能苦笑说道,“阿扬、我知道许多事,你便只当我是神通广大、别再问了。”


别人或许不能这样说话,但季无念知道、她与苏扬可以。


人人皆有隐密。苏扬想了想、月白绛绡二人都算对她有恩,既然不想说、也不该迫。她按住丛生,“既如此,我便不问了。”


丛生见苏扬态度如此,也撇了撇嘴,却又转了个方向,“你既然知晓许多,那你知道三清齐丰么?又是否知道引他入魔之人是谁?”


“是寻玉手下、叫常冕,不是什么大人物。”


丛生与苏扬对视一眼,还是苏扬来问,“那你与月白说了吗?”


“月白?”季无念眨眨眼,耳朵都因为这名字出现而跳了一跳,“这与月白有何干系……”


“月白叫我们查。”丛生看着她觉得奇怪,“真是的,她都有你了、怎么还要我费这番功夫……”


苏扬倒是想到当日她颓然模样,似乎知道了什么,“绛绡,我看月白对你颇为重视、你……或许该对她再敞开些……”


敞开些……


红狐狸笑了笑,并未答语。


嘛~~上面是阉割版,下面是完整版
https://wx2.sinaimg.cn/mw690/b04c2cfegy1ggb7d0zdwsj20dc7i7e81.jpg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东瓶西镜放
东瓶西镜放 在 2020/07/30 21:12 发表

完整版怎么打开啊?咬手绢.jpg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