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尊上、狐主。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7-05 14:08
点击:811
章节字数:354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位狐主,”一条大尾巴摇过来,刚刚那位松鼠精端了盘松子来,“以前没在这妖市见过你,可是要去妖界?”


“不过是途经,”季无念笑对,“听人说你这里栗子汤甜,便来试试。”


“那真可惜,还以为您也要去向妖皇效力呢……”松鼠精笑笑,又看那碗加了甜的栗子汤给了旁边这位人间姑娘,便也向那姑娘笑,“这位姑娘也是好看,不下此处的狐狸精呢。”


狐族多美人,这喝着汤的姑娘真与这六尾妖狐不相上下、甚至更甚一筹。


月白浅浅笑起,如平湖泛波、清风朗月,“多谢夸奖。”


这人吧,其实不惹她、还是很友善的。


这么想着、季无念又用尾巴去勾了勾她大腿。


直接在桌下按住了那条捣乱的尾巴,月白波澜无惊,“我看着妖市里也有许多修仙人,倒也有趣。”


说完,才向一旁的小狐狸送来一枚目光、叫她别捣乱,却得回一抹甜笑、便是偏不想如她愿。


“还行吧,也就是最近更多了些,”因已是午后多时,松鼠精此时摊位人不多,除她们外、就只有边上已吃完在聊着天的两只鸟妖。松鼠精便与她们多聊几句,“本来来的、都是些散修山民,这段时间还有些大门派来了,出手特别阔……”正巧看见两个,松鼠精给她们一指,“你们看。”


两人往她手指处看,确实有四人携剑同行,看那一身浅蓝服饰、是无极人。


这么快就来了吗?


季无念心中冷笑,只觉得看着他们倒胃口。


却不巧四人目光转了一圈,也发现了这边、直直得走了过来。


见他们过来,旁边两只鸟妖放了几枚种子在桌上便出去了。松鼠精去把那边桌子收拾干净,正好他们进来。


“阿杜娘,”为首的弟子坐在了月白她们旁边的一张桌子上,另外三人也各自就坐,“来四份松果子、再要四碗栗子汤。”


“好嘞。你们稍等。”阿杜娘转身去备,恭敬得很。


月白在无极弟子的识海中见过这几人,没记错的话、为首的该叫宋则,是无极长夏长老座下大弟子,也已经有金丹的修为了。


这边阿杜娘端了吃食上来,给他们布好。宋则翻出一颗鲛泪给她放回了托盘上,“多谢阿杜娘。”


“哪儿的话,”阿杜娘弯了弯身,走开时路过月白她们,微微一笑。


月白回了那笑,季无念也点了点头。


“吃完、回去么?”季无念正好背对那桌人,与月白说话时轻声一些。


日色行落,月白也吃了半饱,是差不多可以回去了。


她放下碗勺,若有似无得看了旁边那桌一眼,“回去吧。”


见二人起身要走,宋则起身过来,“两位姑娘留步。”


季无念转身,正好挡在月白面前,笑意盈盈、不含暖意,“有事?”


“我乃无极长夏长老座下大弟子宋则,这几位是我的师弟师妹,”宋则想向她们介绍一下,“这位是……”


“有事?”冰声脆语,如泉水叮咚。


月白对他们是谁没有兴趣,看季小狐狸这副警惕模样、也就没有什么好感,更不愿意与他们浪费时间。


宋则一愣,又快速收拾好表情,温和而道,“两位姑娘可是狐族?我们自无极而来、在寻一只三尾火狐,想与姑娘问问。”


三尾火狐?


月白想到什么,却见季无念拉过她的手,淡淡一笑,“不认识。”


说完便拉着月白要走,却又见另外三人站起,径直挡了她们去路。


“……干嘛、这是要当街打劫么?”


一个闷闷的声音自识海想起,月白回他一句,“不生气了?”


九一“哼”了一声,“有个新任务,‘杀了宋则’。”


如此点名道姓得要杀人还是第一次,也不知道这宋则与季无念有什么牵扯、竟直接起了杀意。


月白神魂一扫,在宋则身上打了个印记。而牵住她的季无念此时却是上前一步,妖瞳成红,“好狗不挡道。”


“姑娘莫气,”宋则这么说着、却也无人让开,“我们只是想问些事情,想请姑娘与我们走一遭。”


季无念嫣然一笑,翻手成爪,“我们若不去呢?”


周边小妖都有意无意得避开此处,偶尔有几双眼睛望过来、却也在瑟缩后无人向前。


这妖市本就只是附近小妖交易之所,小妖们修为都不高,这六尾妖狐与金丹修士的冲突、无妖敢管。


“……你出不出手啊。”九一还别扭,闷闷得问,“早点弄死算了?”


月白对季无念这突来的情绪十分好奇,“看看再说。”


这冷淡的态度到不知怎么让九一好受了一些,又突然有点同情季无念,“啧啧,月白、你真的有点渣。”


……什么跟什么?


月白搞不懂自家系统那千回百转的逻辑,但面前狐狸与修士的紧张倒是显而易见。季无念面对蒲时、元酒那样的人物时都未曾展露过这样的情绪,对眼前的人倒是更为重视的样子。


不过是个长老座下大弟子,哪里值得她这般?


正这么思索着,月白突然听外面传来一声虎吼,再后便是一个雄厚的声音,“谁在这儿闹事!?”


众人往那方向看去,是一只虎妖扛着一把大斧、划开妖群而来,后面还跟了两排小妖、颇成气势。那虎妖未现全人型,两脚着地、全身斑纹,着了一身甲,大斧往前一指、画出一道风,“你们什么人!闹什么闹!”


月白觉得那虎妖似乎有些熟悉,待得他近了、看见月白也似乎一愣,“尊上?”


……好像知道是谁了。


季无念未曾见过这虎妖,本是戒备着、却听那一声尊上,往月白那里看了一眼,“尊上?”


“他谁啊……”九一也不记得见过他。


“你还记得当年给我送晚晚的那只灵虎么?”


“……”九一想了想,“没磨爪子那只?”划破了月白的背的那只。


月白有些头疼,“嗯。”


虎妖带着一队人走过来,近了更显高大。宽厚的两只虎爪往前一送,似是忽略了其他所有人,“尊上、您怎么到这儿来了?您的伤……”


月白连忙打断,“不必再提。”


“伤?”季无念也不管什么宋则了,“什么伤?你受伤了?”


“以前,”月白不想她深究,握住她的手,“小事。”


“哦,”那虎子点点头、有些憨厚,面向另一波人时,却又龇牙咧嘴、喉间吐露出嘶吼来,“你们又是何人,缠着尊上作甚?”


宋则本以为这六尾狐才是上位者、却不想她身后这女子竟被尊称。不过愣了一瞬,便回道那虎子,“我们乃无极门人,不过是想问两位姑娘些问题。”


“呵,”虎妖冷哼,“无极、藏雪对我妖族虎视眈眈,没安什么好心。要问问别人去,少来我妖族地界惹事!”


“你怎么说话!”宋则背后有个弟子上来,“要不是妖……”


宋则一抬手,止住那弟子话语,“既然两位姑娘不方便,那我们也不强留。”


“算你们识相,”虎妖收起大斧,对月白恭敬说道,“尊上、狐主、请。”


月白拉上季无念,跟着虎妖往外走,后面跟着两排小妖、顿时聚拢妖市目光。


月白心中叹气,轻声问那虎妖,“你怎会在此?”


虎妖老大一只,走在月白和季无念身旁、阴影便将她俩全部罩住,走在妖市这街道之中特别显眼。只是他此时摸了摸后虎脑,倒有些憨气,“哎,离开三清后、我本是先去了其他山里,后来听闻妖皇寻回不归,便还是想着回妖界看看。正好妖皇寻人手防备那些修仙人来袭妖界,便也去讨了个称,之后被派来这护着小小一方妖市。若能让他们少受这修仙人骚扰、也算为我妖族做些什么。倒不想还能在此遇见尊上……”


三清、虎妖、伤。季无念拾掇了一下,大概知道了怎么回事。一眼凉凉看向月白的背,心里有些不爽快。


那时果真是她演的一出戏,搞得自己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月白觉得后背一凉,微微转身果然看一双狐目冷凝,笑意不达眼底。


九一还在状况外,“你跟这虎妖也是有缘分哈。”


此时已走到妖市尽头一处阴凉,月白驻足、赶紧转个话题,“你、见得到妖皇么?”


“……嗯,平日是不太能见到,”虎妖说道,“不过定期会传书回去,应是会先经过黑蛟大人手里、再给妖皇吧?”


月白点点头,递出一个信封给他,“可否替我将这信、转给蒲时?”


“……大佬,”九一干干得说,“你就这样请妖皇么?不觉得太普通了点么?你确定他给得到蒲时?”


那虎妖一愣,也很有自知之明,“尊上、我也不确定这书信能不能到妖皇手里……”


“送回去就行,他会知道的。”


蒲时那狗鼻子,会感知到她的气息。


“好,”虎妖点点头,将那书信接下。一双虎目往旁边,看那沉默许久的六尾狐,“说来还未问,这位是?”


“绛绡。”季无念这么介绍自己,“见过虎将。”


“啊,我给自己取名扈十三,”扈十三想笑,却只露出一排尖利牙齿,“绛绡狐主叫我十三就好。”


九一有些好奇,“他们干嘛一直叫她狐主?”


月白给他解释,“狐妖一族修行不易,修到三尾才成人型为‘妖’,六尾为‘主’,九尾便是可与当世妖皇一同为‘尊’、世称天狐。 ”


“……那你不就是狐尊?”九一可忘不了月白九尾在身的样子,“你不是还没筑基么……”


大约神魂太强?月白也不是很知道。


“说来,狐主可有兴趣见见妖皇?”扈十三对这少有的六尾狐还是崇敬,“如今妖界有危,正需要狐主相助。”


季无念一目秋水,爪子绕过月白细腰,靠在她肩上,狐耳贴发,自成媚骨,“我是你家尊上的狐狸,你问问她?”


扈十三瞪开了眼,他身后那些小妖也有在往这边看的。


能收一只六尾狐、也不知这人究竟什么来头。


“……这事以后再说,”月白不喜欢这一片注视,拍了拍腰间的狐爪子,心里有些无力,“回去吧。”


一片柔声贴在月白耳边,“听尊上的。”


月白有些别扭,那边更加掉下一片眼珠。


扈十三愣愣得说不出话,也不知是该惊讶尊上收服狐主、还是该讶异狐主调戏尊上。


总之、这两人一同,挺养眼的。


青峰出鞘,月白不愿再在这一片目光中流连,随意与扈十三说了一声、便拉着季无念御剑而走。


月白小可爱在线掉马。


嗯,因为跟小伙伴说起了她们俩的感情,还是说一下自己写的时候的感觉吧。
月白是个很冷淡很佛的人,对于任务是十分抗拒的,更不要说师尊在之前一定程度上一直在强迫她(逼着她引人注目)、各种折腾她(对待叶二的各种),心理上更加抗拒。
而师尊对月白,一开始就是玩味且带点防备的。她从一开始就知道叶二=月白,但对这个人的目的非常好奇,所以对于叶二她一直都在试探。
两个人一开始其实是一种相当对抗的姿态。如果不是必要,月白绝对会离师尊越远越好。
后来经过这些那些的事情,师尊对月白的态度因为月白的各种所作所为慢慢变得依靠而软化,而师尊不强迫她、甚至开始真心亲近她的时候,月白也就会用真心对她,也不会继续抗拒她的接近,甚至会去主动招惹她。
所以这里会说,如果不去惹月白,她是十分友善的(典型的吃软不吃硬)。
然而师尊后来还是要去惹,既是喜欢看她反应,也是一种亲近(反正月白也不会真的揍她)。
月白对师尊的关系的拉近,其实是她对师尊的抗拒心理的消失,转而变成一种“又嫌弃又宠”,时不时得也想闹她一闹。
月白嫌弃,但也不会扭头就走,小狐狸想干什么就让她干吧,嫌弃完了不还是该怎么样怎么样……
虽然确实也是任务,但也是真的随她喜欢。月白自己应该都不会去仔细想这个问题,反正她自己也这样,舒服就好(懒得分辨)。
说她自己心里想不想……嗯、问就是随便,做么……还是要看她自己都做了些什么(绑起来的小狐狸不香么?)。
九一和月白并不是一体的,他只是一个会发任务的系统,心里还幻想着自家宿主是个沉着冷静的冰山大佬,并且对又撩徒弟又撩大佬的师尊嗤之以鼻!宿主和任务对象,让他选边他会选宿主。跟他比起来,月白

还更会为师尊说话。
“不能让我家大佬被渣!”是他的内心独白。
然大佬其实骚气逼人,跟师尊比起来不遑多让、两个人互有默契互相试探、手段多得很。
也别觉得小狐狸是什么善茬,戒心重得很,大人还有得被她折腾。

……虽然看着月白一直被攻略,但其实师尊才是需要月白去攻略的那个人呢……
主线才走了一年…还有漫漫长路,大人要摸透小狐狸的内心,还需努力呢~
(作者已经不知道这篇文要写多长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