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二奏红尘笑。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7-03 11:56
点击:1171
章节字数:325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四人一路玩到深夜,丛生被突来的小厮叫走、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苏扬叫月白她们不必担心,带着她们出了主阁、往庄中后院走去。


“此处清静,”苏扬带着她们到了一处小院,倒是离之前丛生自己的住处不远,“二位先在此歇息。”


“好。”月白往主阁那处望了一眼,还有一片欢歌笑乐。


“月白不必担心,”苏扬笑道,“烟柳之地、骚动常有,小事罢了。”


“阿扬,”季无念凑上来,环着月白的腰靠她肩膀,狐耳贴着月白黑发。她笑说,“鹿家三公子前日在明云之难中被染音搜魂而死、魂飞魄散。可鹿家有秘术,收了鹿溪尸身后便在四处寻聚灵之物,想至少让三公子魂魄安息、再入轮回。这种魂术上不了台面所以少有人知、形式隐秘,但若蝶庄能帮,大可卖他们个人情。”


苏扬一眼深深,“绛绡姑娘、果然神通广大。”


“毕竟没天赋,”红狐狸挂在月白身上,胡笑,“只能靠苦功。”


苏扬谢过告辞,季无念拉着月白进了屋子、挥手点亮所有烛火,却又打开飘窗一扇、自己坐在窗台看明月高挂。


月白少言了一夜,此时也没有多少说话的意愿,与红狐狸相对而坐、却是靠在窗沿看她。


季无念这张脸变来变去,里面藏了诸多隐密,但那双眸子里却一直有些不变的东西,像是那高悬北天的极星,或明或暗、不动如钟。


“嗯?”红狐狸转过脑袋来,学她靠着窗沿,与她对视,“大人、是看我好看么?”


好看的方式千千万,月白五指一伸便给她摘了下来。


伸前的手还未收回就被抓住,红狐狸顺着劲欺身而上,夺了自家大人两片薄唇、一条软舌,追逐嬉戏,逗弄轻咬,硬要亲得她气息有变才放过她。


季无念笑着看月白眼底浅浅波澜,贴着她唇边笑,“月白大人、今晚不回去了吧?”


月白还没答,九一先识相得说,“我回避去了。”


看这样子就知道自家宿主又要被攻,九一除了回避还能怎么样呢?


哎……都已经让人家叫大人了……


“你至少攻一次也好啊……”九一想想觉得又不可能,“哎,算了算了……”


自家系统今夜也沉默,可留下的话是真让人摸不着头脑,月白都有这么一瞬呆愣。


“月白?”


这时候都能心不在焉,季无念戳了戳她的脸。


月白握住捣乱的手指,声如冰泉、滴滴答答砸在人心上,“不回去。”


既然不回去,那便有漫漫长夜、肆意寻欢。


季小狐狸倾身要继续,却被月白大人一根手指抵住了唇。


小狐狸无辜得眨了眨眼,在大人说话之前、伸出小粉舌划过了某人指腹。她本就唇红,下唇跟着舌尖划过、染上湿气晕色,更显秀润。


真是一人千面、染了妖气就一定要是这幅诱人模样。


月白收回手,连人都躲了开、往里屋去。


丛生她们备的房间翠瓶玉坠,看着清雅、却又处处销金。里屋放了一张实木雕花榻、上铺软垫、备棋备案,内里再是一张架子床,刻了花中君子、再雕巡天仙鹤,落下一纬青纱帐。月白在榻上坐下,面前是一半人高的柜子,刻了三支梅。


看着都对,却又觉得哪里怪怪的。


季无念跟过来,跪坐在月白身边,“月白?”


“此处、总觉得有些古怪。”也不是灵力或是什么、就是一种氛围。


“古怪?”季无念看一圈,又似乎想到什么似的笑了出来,“可是觉得气氛奇怪、像是藏了什么?”


“嗯。”


“来。”季无念把她拉起来,牵着她的手走到床前,再一推、便让她躺倒了。


天地轮转间,君子改颜色、仙鹤落凡尘。


这下月白可知道那隐隐违和是甚,这四周满目的镂空春宫、可真得让人夸一句好手艺。


长衫翻折、季无念跨坐在月白腰上,前倾时落下一片阴影,偏偏那笑容又明若流火、闪出些玩味,“丛生这品味、大人可也想让我学……?”


月白没回话、唇齿又被贪婪的小狐狸夺走,双手也被压制。


季无念今日太有耐心、叫月白心里起了几分烦躁,正好某只毛耳朵在脸颊边胡蹭……


“哎哟,”季无念坐起身,捂着自己耳朵尖,哭笑不得,“月白大人怎么也学起咬人了……”


此时的月白衣衫半开,又有一双清冷眸子沾着什么自下而来,带点怒带点怨、还带点难以言说的难耐。


季无念被这眼光夺了心神去,还想着她家月白大人看来不爱被磨……


突然手腕一紧,季无念还没反应过来、又觉得双臂被往上一扯。她抬头看,是不知哪儿来的一条红绫一头绕在了她手腕上,另一头绕过头顶床架、又虚浮而下,悠悠散散、落入月白手中。


刚刚那双眸子散去了些情绪,只注视手中红绫,再抬起时、便让季无念觉得有些慌乱。


“……月、月白?”


月白将红绫扔在一边,撑着身子慵懒得半躺着,“你与丛生很熟?”


小狐狸咽口口水,“这辈子第一次见。”


第一次见便如此熟稔?


结合她此前抗拒,再看她对苏扬亲近,更不要提她对此间熟悉,月白只觉得这人又在骗人。


可月白也不想迫她说实话,转了个话题,“你、是不是还欠我一支舞?”


终归有些不爽快,月白打算让她还还。


小狐狸抿了抿唇,对大人这副样子又喜欢又有些吃不住,双手不敢挣扎,腰上有些痒却又不敢动,“狐舞可得用扇……月白……”


“不是狐舞。”


季无念退也不敢多退,“那、那是什么……?”


某人轻笑,眸似红月。


“红尘笑。”


红绫、裸衣,可不就是一曲红尘笑?



刚刚飘落的红绫一端自尾尖旋绕而上,逆着毛发走向、差点让季无念炸起来。


“等、等等……”


等她才怪。



“月白!”


被蒙住眼睛、绑住尾巴的小狐狸声音又羞又忿、大概全身都要红了。



“月白……”


季小狐狸有点不安,转动间、耳朵还会碰到自己的手臂。


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


季小狐狸、真是担得起这名字。


月白觉得自己心中也有股火被她挑起来,可又不想就这么放过她。


“你说……那边的柜子里、是什么?”


这样的房间、柜子里还能是什么?


季无念可真是一身火烧,“月白、别……”


那里面的东西、她可不想……


可视觉被剥夺,听觉便更加敏感。本来现在就是狐妖之身,那柜子被打开的吱呀、物品被翻动的声响,还有摇铃摇晃得脆声……


“叮铃。”


季无念身子都抖了一抖。


“叮铃。叮铃。叮铃。”


声音越来越近,终是在她耳边、传来近在咫尺的脆响。


几乎是反射性的,季无念侧过头躲避。


可使坏的人在她的另一只耳朵旁等她,发出的每一丝气息、都刺激着她耳内细小敏感的茸毛,“你说、这个怎么用?”


“别、别用。”季无念真的在抖,“月白、别用。”


别用。


别。


月白本想调笑,却渐渐止了笑容。


这种颤抖、不是因为紧张。


她在害怕。


为什么?


月白看看手中银铃,握掌、碾成了灰。


季无念许久听不见动静,内心一片惶恐、有些慌乱,“月白?”


“也是。”突然一个体温贴上来,再次温暖她泛凉的身体,轻轻柔柔的吻落在她后颈,“我可和某某人不一样、要温柔些。毕竟是自己的狐狸,玩儿坏了不好……”


“……什……”什么叫玩儿坏了,“唔。”


.....



看身边人气息微喘、浑身泛红,月白亲了亲那对颤动的眼皮、想等她平复一会儿。等待的过程中月白被那对跳动的狐耳吸引,忍不住上前、用牙磨了磨。


“……有毛。”


这是月白曾经说过的话。月白放开那只狐耳,侧躺着看她。


小狐狸面色泛红、眼色泛红,嘴唇被她自己咬出了红润血色,那副春情、任谁见了都会知道刚刚被“安抚”了。


但月白没有之前心中的那份不爽,只觉得小狐狸眼中春情可以再浓一些。


反正她现在是月白的狐狸,要安抚、也只有月白来安抚她。


这么想着、月白还是好心情得摸了摸她的脑袋。


季无念总算缓了气抬头,却看在自己身边的月白衣衫完好、也就是之前被自己弄乱的那样。眼里倒是温柔些、可怎么看还是有些清冷。


反观自己,一身衣服被毁还不知道去哪儿了、手臂和大腿上隐隐有些红痕,刚刚更是完全没有见到月白这张脸,最最可恶的是……


月白光在外面欺负她,给她留了大大的一份空洞。


季无念也不想管月白是出于温柔还是什么,但既然月白大人留了份空虚给她,她就想从月白那里讨回来。


于是小狐狸握住脑袋上的手往大人那边爬了两步,再次居高临下、露出两颗小犬牙,“大人玩儿得开心么?”


月白隐隐察觉到了什么,但反正无所谓,笑着答,“嗯,挺开心的。”


小犬牙抵上了月白锁骨,刚刚本该放火的那双手又回到月白身上,“那、可以换我玩儿大人了么?”


玩儿这个词用得真不好。


“随你。”月白笑着,如深夜昙花绽放。


就这份从容让季无念心中更是牙痒,但她还是耐了会儿性子,“大人明日回去么?”


月白想了想,“打算回去的。”


“不用回去了,”狐狸凑上来、舌尖挑过自己的犬牙,竖瞳成红、摆明了要放任自己兽.性,“我会让大人回不去的。”


……我哪里惹她了么?


“我……”


唇齿再被封,月白再一次被红狐狸拉入欲海。


嘛~上面的是阉割版,下面的是完整版。
https://wx1.sinaimg.cn/mw690/b04c2cfegy1ggamv7tuqqj20dc7c7e81.jpg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