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他在说什么?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6-18 21:33
点击:1051
章节字数:332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出来的路上九一很沉默,显然还没想好该怎么对刚刚看到的活春宫吐槽,而因为活春宫太过震撼、对于“这样的月白”也有点吐槽不能。还是月白先打破沉默,“晚点再来探吧。”


九一表示同意。


既是如此,月白便打算先回三清,免得逗留太久、引人怀疑。


“诶?”九一问她,“你不去看看季无念么?”


月白已经飞到城外,手中传送阵法已经画好,反问道,“看她干嘛?”


……你问得好有道理,我都没办法反驳了呢。


月白走得潇洒,却可怜了季无念绕着昆弥找了一圈、甚至都想要赶紧飞回三清去。可行到半路,却又不知道应该和月白说些什么,楞在空中、跟个傻子似的。就这么傻了许久,终是如只蔫鸡,悻悻得转了个方向、往缅南去了。


九一不知道季无念停住是为了什么,但还是将她已经动身去缅南这件事报告给了月白。


“嗯,知道了。”


月白回的地方离百草峰是最近,她便解了幻身咒、先落在了百草峰,想着再领些药草回去。


“你是炼丹炼上瘾了么?”九一吐槽,“你别忘了你是个剑修。”


月白不愿与他争辩,只说自己是在为之后准备。刚进百草药庐、便有弟子与她打招呼,“叶二、来了啊?”


叶二恭敬行礼,“又来叨扰了。”


那弟子拿了她平日常用的药,向她走过来,笑道,“你昨夜去哪儿啦?听说六离仙长一早便找你呢。”


“昨夜练剑被自己的寒气伤了,便去了师尊常带我去的温泉,”月白说出早已想好的缘由,“却睡过去了……”


“原来如此。”弟子笑道,“你也不要太逼着自己。你看你这修为尚浅,在外风餐露宿都还会被蚊虫叮咬……”他递过来一个小纸包,“这个你敷在脖子上,一会儿就消了。”


……他在说什么?


月白默默咬牙,微笑接过,“麻烦了。”


就算六离在找她,月白也得先找一处看看自己“被蚊虫叮咬”的脖子。


还好,露在外面的只是一小片微红,也难怪会被那弟子看错。只不过这衣衫底下,真可谓是一片狼藉。斑点遍布、深浅不一。季无念甚至还在她肩上留了个牙印,一夜过去、还有些淤肿。


想来是她的化身咒并不会将这些“伤痕”留在表面,季无念又被魔气所侵、下嘴便没个分寸。饶是如此,月白心中还是有个疑问。


……属狗的么?


九一替她答,“她属兔。”


“……牙口真好。”


月白快速消去身上“伤痕”,飞回五时峰去。六离大约是等了她一早上,一见她回来便问,“叶二,你去哪儿了?”


月白将那理由再说一遍,却见六离有些疑惑,“温泉?是栾清后峰那个么?”


叶二对他的疑惑表示疑惑,“是……”


“……”那本是专给掌门所用……


但想来赵子琛已入分神,早不需要那温泉滋养。该是无念小师妹又偷了师兄资源供养徒弟,六离也没什么好说的,赵子琛也不会去责罚她。“你说你侵了寒气?给我看看。”六离说着,牵起她的手便探,片刻后皱起眉头,“你是怎么……”


叶二有些窘迫,低头认错,“是弟子太过急躁……”


“这几日你就待在殿中修养,”六离难得对她严肃起来,“我让子鸣给你备些‘红心丹’,好好调养几日。”


“多谢仙长……”


“你怎么就寒气入体了……?”九一都没发现,此时有些急。


月白倒没有很紧张,恭恭敬敬得拜别六离,心里却在对九一说,“昨日她给我的那个小片,与‘封雨’是同一材质。”那么握了许久、自然有些侵体的迹象。


“那你早上还乱跑!?”


“小事。”


九一又气又恼,但拿她也没什么办法。“这下你就不能乱来了……”见她回了自己住的偏殿,九一有些担忧道,“希望季无念这几天别搞事……”


“是啊……”月白往床上一趴,之前被压住的疲倦感涌上来,让她长长吐出一口气。


累了。



***



“何止是寒气入体,”六离难得严肃,“而且体质虚浮、灵力不满,真是太拼了一点。”


季无念摸摸鼻子,“这么严重么?”


“这几日不该让她修炼了,”六离替对面这位师尊做了决定,“她这身子,得好好调养一番。”


“嗯……”季无念没什么好说的,答应就是了。


“你之前是不是说要给她重塑经脉?”六离突然想起这事儿来。叶二此时会弄成这样,也有她经脉脆弱的原因在,“这停了几月了,我替你接上吧。”


接上?接上什么?接上和小徒弟一起泡澡么?


“不、不必了,”季无念连忙拒绝,“师兄你就好好给她调养,经脉一事、我回去再给她继续。”


“你那‘人间事’做的怎么样了?”六离叹了口气,“再不回来、你这徒弟就要努力过头了。”


“差、差不多了……”季无念心虚得不行,“至多半月,我便回去。”她话锋一转,“师兄,我这儿已经有了魔气出现的地点单子,我报给你。”


“好。”


季无念报了一串地名,又与六离确认无误后,又问,“明云那边、可通知了?”


“无星长老说知道了,”六离叹气,“至于他们重不重视、便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了。”


“嗯。”季无念余光瞥见一人,心中已有答案。


与六离结束对话,季无念自房间走出,到了客栈大厅。她用了月白给她的另一张脸,一身寻常服饰,只当自己是个过路人。叫来小二,要了两个简单的菜。


“小姐这是一个人在外啊?”小二是个热心肠的,给她倒茶时问了一嘴,“最近人来人往的,可得当心啊。”


“我是晋兴人,也算半个本地,”季无念笑着回他,“与友人约了出游,来早了罢了。”


“哟,原来是首府人士,”小二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还没去过缅南首府,此刻还有些羡慕,“小姐这也算是下乡了。”他笑得阳光,“小姐你先坐着,我给你下个菜去。”


“麻烦小哥。”季无念朝他一点头,便顺着客栈门厅、看外面人来人往。


那边刚坐下的男子没有注意这边对话,他只是安静坐着、默默饮茶。这人其貌不扬但气质出众,一身长衫算不得华贵、却另有一番仙气在,眉间一条银白抹额、唯一颗碧绿翡翠显眼。


他没坐多久,又从客栈外走进来一个少年,见那男子便叫到,“哟,谢小弟!”


那男子微微蹙眉,只冷冷瞥去一眼,并未多言。


“谢小弟,你点了什么?”少年一身浅绿衣裳、银丝罩衫,腰间一枚鹿佩,尽显荣华。他与那男子颇为亲近的样子,坐下便锤了一下他的胸口,“钱够么?”


“说什么呢,”男子把少年的手拍开,“你来这儿做什么?”


“师尊派我下山办事……”少年喝了一口茶,脸皱起来,“啧……这茶怎么这么难喝……小二!”


小二从后厨紧赶慢赶得出来,“诶、客官什么吩咐?”


少年将那壶茶连着手里杯子都塞进他手里,“这茶不好喝,你去给我换一壶。”那少年也不知从哪儿翻出一个茶包,“你用这个茶叶,一定要用山泉水泡!知道么?”


“诶,好嘞,”小二慌忙将东西都接下,问道,“公子可还有别的什么吩咐?”


“你给我拿几碟小菜来,就先这样。”


“好嘞好嘞,”小二说着边走,“公子稍等!一会儿就来!”


少年又向着他的背影提醒一遍,“山泉水!”


“好嘞!”


男子轻哼,“你鹿家三少爷要喝杯茶,还得要人家去找山泉水……”


鹿溪一笑,“我鹿家人自然有自己的派头,哪是你一个私生子懂的。”


“既是你师尊要你办事,就好好办你的事,”谢行咬着牙,“少来惹我。”


“你当我想?”鹿溪大步一跨,一脚便踏到了长凳另一头,坐没坐相,手指都点到了谢行脑门前,“还不是谢师兄叫我来看看你。 哎!”少年一拍大腿,“你这种木头也就谢师兄关心,活该上不去明云。”


“你!”


不等谢行发怒,鹿溪一踏而起,闪到了店门口,对着谢行道,“你还是早日回去吧。明云不收你这样的人!”


小二正好端着茶水点心出来,眼见那公子站在门口,忙问,“公子、这茶!”


“不要了不要了,”鹿溪甩手,转身而去,“赏给那个不识好歹的家伙吧!”


小二悻悻然走到谢行身边,“客官、这……”


“不要!”


莫名夹在中间的小二只得将茶点撤回。正好另一位客人的菜品做好,他便先给那位首府来的小姐上菜。


“小二哥,那两人是?”


小二将菜品一一摆好,见小姐和善、也笑着答,“小姐不知吧?那白衣公子听说是哪个世家私生子,想寻仙问道。在这儿都十几年了,还是找不到寻仙问道的路。那绿衣小公子也不知是不是山上来的,时常来找他说话。前几年还是另一个公子,这几年不来了。哎……”小二哥一叹,“我之前也劝这白衣公子、别老想那有的没的,他也不听、脾气暴躁的很。”


季无念双眸明媚,“这山上、真有仙人啊?”


“这谁知道呢?”小二哥一笑,“有山民说见过,可谁也没见过去的路。要我说、与其在这儿搜山、不如去拜那三清门呢。小姐你说是不?”


“也是。”季无念笑着吃了口菜,“味道不错。”


“小姐您先用着。”小二欠身,“有事儿叫我。”


此处菌菇出名,各式各样的菌菇小菜爽口迷人。季无念一口一口,吃了半盘。而那边谢行桌上虽然也摆上了一些小菜,却是一口未动。一直到季无念找小二结账离开,谢行还一直坐在那里、不知所思。


哎、浪费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