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做个人吧。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6-17 13:40
点击:1199
章节字数:363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月白醒来看见这活色生香的房间懵了几瞬,揉了揉脑袋却还是觉得累。


“月白,你还好吧?”九一恨铁不成钢,但现在也没办法,木已成舟。


也不知道该不该夸苏扬给得一手好助攻。


“恩,”只是累和疲倦,但又其实还好,月白手臂搭在眼睛上,“那是红袖砂,不是绮梦砂。”


“啊?”九一没反应过来,“什么啊……”


“红袖砂是春.药,”月白想着,“那绮梦砂是什么……”


“你怎么还想着这个啊……”九一要对这个莫得感情的任务机器要抓狂了,“月白姐姐,你被睡了你知道么?从里到外、被睡得彻彻底底!”


“恩,知道啊……”大概是脑子还没清醒,月白被九一的语气一惊,愣愣得发表了评论,“她……做的挺好的……”


霸道却温柔,动作有力又精细,跟她操控灵力的手段一样,让月白觉得挺好的。


“不行了不行了,”九一抓狂,“月白同学!你的贞操这么不值一提的么!说好的‘忍得过’呢?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呢?被吃了么?啊?啊?啊?”


月白越来越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撑起身子时还有些酸软。地上那些衣服自然是不要了,她重新拿了一套穿上,还是有心情回复九一的,“忍得过,但我干嘛要忍……?”


她本不在意这具身体如何,又有什么好忍的?


至于季无念……月白也不想知道她是怎么“忍得过”了。


系紧衣带,月白不理九一的尖叫,从窗口一跃而出。


***


季无念刚刚成功地从苏扬那里得到了绮梦砂。看着她神色冰冷,苏扬却笑得愉快,“怎么?那姑娘滋味不好么?”


季无念低头看看手里的一小包,“我不想牵扯她。”


“我倒是看那姑娘巴不得牵扯进来,”苏扬点点桌子,虽是第一次见面,但她隐隐觉得这人有些熟悉,便想提点她两句,“你也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看那姑娘是一大能。她若自己不想,你也扯不进她。与其在这里失神纠结,不如赶紧去与她温存一会儿。”


季无念还发着楞,却突然感觉到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一下子抬起了头。


苏扬一摊手,“你看。”


心中无奈间又生出一股怒火来,季无念行了一礼,“无论如何,多谢苏姑娘赐药。”


苏扬一笑,拿起团扇扇了扇,“我也就是做着玩儿,也不知道姑娘你是从哪儿得知的,只不过……”媚眼抛来,“此物与红袖砂一样沾染神魂,虽不像红袖砂一样烈性,但不论你给谁用,都最好掂量掂量。”


“我知道。”


季无念拜别苏扬,急忙追了出去。


这边苏扬喝茶一口,门扉自外而开,月白穿戴整齐走进来,“苏姑娘。”


“姑娘昨夜可还舒畅?”苏扬百无禁忌,此时眼神暧昧,对这摘了面具便貌美清冷的姑娘也有几分兴趣,“若是昨夜不够,苏扬也可作陪。”


被掏空了的月白其实身子虚浮,坐到她身边,倒是一笑,“够了。”


清雅的美人笑起来有些温柔,似乎毫不在意苏扬昨夜对她们的恶作剧。月白看她,“苏姑娘,绮梦砂是做什么的?”


苏扬一愣,本仰着躺的人侧过身来,看着月白颇有打量,“这是我苏扬的独门秘方,本是十分保密的,到不想这两日,你与那姑娘竟接连来问……”


“我知她要,所以好奇。”月白把自己身上的干系撇清。


“姑娘对她倒是在意,”苏扬颇为暧昧得看她,“想来我那红袖纱也不算白费……”


月白不接与季无念有关的话,但她对这种能侵染神魂的手法也十分佩服,“此等手法、该是与姑娘天赋有关吧?”


“是,”知道眼前这人神魂强大,苏扬也不藏着掖着,“我自幼对魂体敏感,长大了进了这幻梦楼,就想着做些小玩意儿。”她一笑,“倒是从来没想过,连姑娘这般强大的神魂也能侵染到。”


“苏姑娘天赋异禀,”月白觉得寒暄够了,再一次问,“还想请问姑娘,那绮梦砂,是作何用。”


“红袖砂是烈性的春.药,绮梦砂就是让人陷入绵长梦境的迷药,”苏扬笑了,“可也因为药效讲究时长,并没有红袖那般强力,估计是迷不倒姑娘你了。”


“多谢姑娘告知。”月白站起身来,却是走到了她的身边,拿出一本书来放她手上。


苏扬不解且有些警惕,“这是?”


“姑娘既有天赋,便可以好好利用。”月白说,“我也难得遇到能迷我神魂之人,对姑娘十分欣赏。这是一套修炼魂力的功法,苏姑娘要是不嫌弃,可以试试。”想了想,她又拿出一道紫雷符,“此物、姑娘也可拿着防身。”


苏扬也算见多识广,一翻就知道这是好东西。这世间少有修炼魂力的功法,可此时却有一本上品在自己手中。更不要说紫雷符可召唤雷电,也是世间少有的珍宝。她看着月白有些震惊,连躺也不躺了。她不解,“姑娘这可算是……以德报怨了?”


月白正打算出门,转头笑道,“苏姑娘的药、只能激我半个时辰。”


九一没听懂,问她什么意思。苏扬却是一副了然。


前半个时辰被迷惑,那后面大半夜、可就是她自己贪欢了。


***



反正已经过了夜,月白也不急着赶回三清。隐了身形,月白便跟着记忆去找那个齐丰见过魔修的地方。倒是也巧,那地方名唤“蝶庄”,便离这花街不远、同属于暗城的一部分。外面看是个别院,常接待些往来贵胄之人,流觞曲水、寻欢作乐,与花街一样、是个纸醉金迷之地。


可它又与花街不一样。不仅有人间娇花好朱颜,还有千秋妖门更绝色。门庭深深,歌管楼台,觥筹交错间还有诸多交易、引得宝物钱财尽聚于此。


当日齐丰是来此处想看看正拍卖的天材地宝,却被魔修引上了另一路。


说来也有趣,除却季无念、齐丰与那日射杀的两人,月白到此时、也还没见过其他魔修。


“……你这不都是在三清门窝着么……”九一讪讪,“可能多出来出来就好了。”


月白路过一个小厮,翩翩然从他身边走过,在没有被对方发觉时、停下脚步欣赏此处园林,“还是得先提升修为。”实力才是硬道理。


“……”九一不太高兴,“你说的都对。”


这个系统情绪有问题,而月白今日心情不算差,便问了一句,“怎么了?”


“……昨天的事儿你就这么算了?”九一还挺想炸毛的,可是炸毛月白大概也不会理。


月白绕过一处亭台,眼前有了一条小路来。她顺着往前走,边走边回,“不然要怎样?”


……虽然不能怎么样、但你这个反应也太淡定了吧!?????


九一心里太炸了,炸到已经说不出来话了。


“你都不问问季无念干嘛要去弄‘绮梦纱’么?”九一对自家的白菜无语了,“她那明显就是知道那是春.药吧?”


“……我也知道。”月白感觉到了什么,更加警惕了些。


九一要是有眼睛都能给她翻瞎,“那你还喝?????”


“一般的药本该对我无用。”


九一生无可恋,还隐隐感觉到了什么。


“……月白、你老实说,你是不是馋她身子很久了……”


纵容她又吻又抱、这次还直接纵容她睡……


月白想了想,“我帮她良多,这点回报不过分。”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月白!!!!!!”


月白将气息更加收敛,“噤声。”


……我又不会发出声音。


九一虽然内心要炸,但并不想分散月白的注意力。它陪着月白一路向前,转过小桥流水、奇林异石,终是到了宅内深处一处院落。


一栋小阁、三两梨花,门前一片青青草。主人正在院内修剪枝丫,丝毫没意识到有人来访。


说什么来什么。刚刚还在说没见过魔修、这儿就来了一个。


那人看上去不过是个二八少女,一身素袍,松松垮垮得披着,长发只用一根丝带拢起,口中还哼着一首小曲,一副懒漫疏狂。


别说,还有点像季无念。


背后有个气息传了来,月白敛去气息、还拿了枚玉符保险,这才找了个合适的距离躲起来。


“……你这是偷窥偷出来的经验么?”九一都有些嫌弃了。


月白注意着收敛神魂,“有备无患。”毕竟昨夜刚被苏扬发现过,她可不想这么快重蹈覆辙。


“阿扬。”那魔修姑娘放下手中剪刀,笑迎来客,“听说昨日你家一曲红尘笑、宾客满堂,在此恭喜啊。”


苏扬一张媚脸,此刻却没什么笑意,便是那双细长眼睛也如长刀,“少来。”她走到那人面前,一本砖块厚的书差点砸在她脸上,“你看看这是什么?”


那姑娘从容接下,假装翻了几页,“啊呀,这不是我家账本么?”


“你看看!”苏扬抢过来,翻到某一页点给她看,怒不可遏,“丛生你可真是长本事了?敢到我家来揽客人?”


“这不是看你那儿人满为患,替你分担点儿么,”丛生一双眼睛眨得无辜,又往苏扬点的那页看,“啊呀,这怎么……一个不小心……都赚得比你多了呢?”


“……好贱。”九一评价。


苏扬气得眉头倒挂,可刚要说话、又被丛生拉住手臂,“阿扬你看,兵不厌诈、无奸不商。我就这么个无良商人,你可别跟我一般见识。”她甩着苏扬胳膊,一双圆眼写满了天真烂漫,“不过阿扬,你可跟我不一样,之前打的赌,要说话算话哦。”


苏扬气得脸都红了,几个大喘气后又笑开,拿出一个小瓶来,语气狠恶,“喝了,我便履行赌约。”


月白觉得那东西有点熟悉。


丛生也不说什么,拔开瓶塞便一饮而尽,还将瓶子倒过来、表示自己一滴不剩。


可还没等苏扬转怒为笑,腰间一紧、那人便将苏扬拉到身边,一双唇按了上去。


九一:“……”


月白:“……”


苏扬高丛生一些,本是想挣脱的,可丛生抓住她的双手、唇舌追逐着她,不一会儿便软了下来。几个喉头吞咽,那侵染神魂的药便由苏扬自己承受。


月白是知道那药的厉害,此刻见苏扬软下身去便也不觉得奇怪。


丛生搂着她,带着她慢慢靠在梨花树边。她舔过自己的唇,眼圈发红,靠在苏扬身上,气息全在苏扬颈边,“阿扬,这次的药好厉害……”


到底是苏扬自己做的药, 此刻还保持了几分清明,气息不稳,媚眼如丝,“进、进去……”

“不要,”丛生身上隐隐现出魔气来,埋在苏扬身上、解她的衣衫,“又没人来……”


月白:“……”


九一:“月白,做个人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