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要做坏事?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6-19 09:58
点击:1027
章节字数:33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师兄,”鹿溪出了客栈便跑出了城,见谢楷在等他、赶忙跑到了他身边,“告诉他了。”


“嗯,多谢师弟。”谢楷向他抱拳。


“师兄,”鹿溪皱眉说,“这么一直下去也不是办法,他根本不听。你就别管他了。”


那谢行本是谢楷同父异母的兄弟,可天资不好、进不了明云。心中本就有作为私生子的怨气,如今更是满心怨怼、只觉得所有人都针对他。便是谢楷之前给他透露上明云的路,他也根本听不进去、还将师兄赶走。那也就别怪鹿溪对他态度更差了。


谢楷摇了摇头,“毕竟是兄弟……倒是鹿溪你,这毕竟违反门规……”


“哎呀、也没人查,”鹿溪摆摆手,“而且我好歹是鹿家三少爷,掌门都得卖我爹三分面子。”

谢楷一笑,“也是。”


鹿家是修仙大家,他爹如今已是元婴大圆满,几个叔叔最低也是金丹圆满的修为,都可比得上一个中流的修仙门派。而且鹿家资源丰富,鹿溪一个叔叔便是炼器出身,在他来时便给他打了把专属的仙剑。饶是明云都是些世家子弟,比得上鹿溪的、也是少数。


好巧不巧,谢楷便算是少数之一。他谢家在北方也是修仙名门,看上了明云一派正统、这才让家中独子来拜师修道。


“师尊说让我们查魔修……”鹿溪撇了撇嘴,“可去哪儿啊?这百川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总不能我们全找遍吧?无星长老也是、怎么信三清那群人……”


“你也别这么说,”谢楷想了想,“我这次去三清,看他们的弟子虽没有我们这般家世流传、但天赋都不错,确实可称得上后起之秀。”


“哎……那不还靠着一个皇族公主?”鹿溪言语中透露出丝丝鄙夷,“以仙人之道影响人间朝代更替……她扶了个好皇帝那还好,要是搞得民不聊生、要我仙门如何自处?不是祸乱苍生么?”


暗处一人听了话,冷笑一声,“呵。”


“谁!?”


谢楷顿觉不妥,只觉空气中有这么一丝令人烦躁的气息……


“魔气!?”


谢楷召出长剑,“追!”


谢楷跟着魔气、鹿溪跟着谢楷,就这么追追赶赶直至明月挂长空。两人甚至跟入山林深处,却在某一处突然失去了那魔气踪迹。


“师兄?”鹿溪赶到谢楷身旁,“这……”


谢楷长指抵唇,示意他不要说话。


虽说追随的那魔气没了踪迹,可谢楷又感觉到了其他什么……


***




季无念走在路上,感念着刚刚菜色可口,想着一会儿上山可以看看摘不摘得到、给小徒弟带回去一些。


……作为赔罪?毕竟……昨晚……她应该……还挺累的……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些画面,季无念赶忙躲进墙角、面着墙壁恨不得散出些寒气来降一降脸上温度。


不行不行,现在不能再想了、还有其他事呢!


忍住、忍住……


真是的、都告诉她“忍得过”了,怎么就……


打住!打住!!打住!!!


季无念长吐出一口气,双手带了寒气、贴在自己脸上,“冷静一点。”


冰凉的温度沁入两颊,透过皮肉几乎要冻住她的舌头。凉气侵入的感受不好受……


寒气入体、该是被封雨碎片……那灵力虚空、只怕是被她折腾太狠……


寒气也不管用了,季无念按着墙壁缓缓蹲下,狠狠得按住了自己火烧一般的脸。


月白大概真的是被那药激得狠了,在引她魔气的时候也没个轻重。便是季无念已经在努力控制、却也有几处激动得模糊了记忆。月白攀在她身上的温度、贴在她耳边的气息、黏在她身上如娇似媚的眼神此时都有那么一层轻纱相罩。


饶是如此,还是迷人。正因如此,更是迷人。


从一开始玩笑似的亲吻,一路到昨日的颠鸾倒凤,季无念一颗死水般的心被她搅得天翻地覆,偏偏正主做完就跑……虽然季无念目前也不太敢见她,可这每次适时出现一下、扰了人心神就走的可恶行径,是在令人发指。


等她回去、一定要问个清楚!


几乎是靠着颠倒是非般的一番怒气重新站起的季无念总算压下了脸上温度,跟着记忆中的路来到山中一处泉眼。涓涓细流沿坡而下,流入一个清澈见底的小池里。


这明云阁确实高居九天,像个小秘境。而要从此世间去明云、便要走一些特殊的通道。此通道出现的地方日日不同,时常改换、便是连明云门人也摸不清其规律。每日都有弟子确定出路、而告知众人。


是以外人要进明云,若无明云门人领路、难。


季无念对这明云结界也时常觉得麻烦,还好谢家有个不成器的弟弟还有个溺爱的哥哥,这才让她有可乘之机。


季无念手中灵力微微激发,那池中便泛起金色涟漪来。


是这里了。


池中金光布满,季无念一跃而入。


***


“卧槽!卧槽!卧槽!!!!!”


月白睡了一日,突然被九一吵醒,迷迷糊糊的,“怎么了?”


“她不见了!!!!”九一几乎想把识海中那张地图怼到月白脸上,“季无念不见了!!!!”


“……”月白愣了几楞,然后直直得砸回了床上。


“……月白!!月白你还好么!!”九一激动得想抓着她的肩膀晃,“月白!”


“……我知道了。”月白抓过一旁的棉被,把自己塞进去,“我一会儿就去找她……”


“……你一会儿……”九一激动得突然停下来、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你一会儿怎么去找她?”


这都已经入夜、六离还就在隔壁。月白这时候飞出山门……不太好吧?


月白闭上眼睛,将自己整个缩成了团子,任被窝将自己整个包裹、提供给她一些舒服的温暖。为自己难得的睡眠哀悼了一会儿,她便只能认命起身,“她在哪儿不见的。”


“不是……你现在出去……不太好吧?”九一有些踌躇,“还有你的身体?”


这时候的担心显得有些无用。反正不管怎么样,月白还是得起身去找季无念。还好她之前并不是受伤,这么休息一日、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至于六离……


九一见她拿出了之前用过的傀儡,还在外面附了一层什么。


“这是什么?”


月白不愿解释,手中划过一道金光将自己与傀儡包裹起来。手掌向下、一个传送法阵应声而现,这便将她带走。


“……你现在都这么猖狂了么?”九一内心在鼓掌,大佬不愧是大佬。


“……还是要快去快……”月白出现在季无念刚刚所站之处,面对这一汪清泉、有些发愣。

熟悉,太过熟悉。


九一感觉到了一丝不对,“月白?”


“……九一。”月白站在池边,冷冷得看着自己的倒影,“你有感觉到什么么?”


“什么啊?”九一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月白闭上眼睛,“没事。”



***


从池中一路下坠,季无念掠过万里深潭、坠入无边云海。待她稍稍脱离眼前云雾,金黄圆月便映入眼帘。月前一座孤山,山上几座高阁,上下相宜、独坐云端。


明云永夜,无朝无阳。


季无念轻车熟路得藏进后山,寻了一处林子,便潇潇洒洒得靠在树上看月亮。


都说月有阴晴圆缺,明云这月、却是长满不亏、不动如钟。


杯酒向前,都盛不住那月亮。季无念左右晃动酒杯,却怎么也没办法将整月包裹,最后只能笑自己幼稚、一饮而尽。


“你家暗卫、这里也有?”


“噗……”季无念一口酒卡在喉咙中间,咳不出来、咽不下去,还有杯里洒出来的落在手上,更加狼狈。


月白落在树枝另一头,离她远远的。


“你……”季无念还没缓过气来,眼中都呛出了泪珠,“你怎么在这儿?”


到底是看她可怜,月白还是过去接过了她手中酒杯,“你能在,我不能在?”


“这、这里是……”季无念慌忙间施了个净身咒,总算慢慢缓过气来、抬眼看这突然出现的人,“这里可是明云……”


这人转着酒杯,施施然站在枝头,似乎也玩起了刚刚杯酒盛月的游戏,脸色有些冷然。


终归是漂亮的。


季无念有些呆愣,毕竟此时的月白发着光、所有线条都在背后明月的照应下更加深邃。平日里就有些无所谓的神情此时更添几分神性。无谓手中酒、不论杯中月,她不过是高悬于天、冷看人间。


那双眼睛转过来,配着声音,“我知道。”


冷冷淡淡。


回过神来,季无念站起来,无奈笑道,“不是说不要跟来么?”


月白一口酒喝尽,也没看她,“我也说了,与你无关。”


说完她仰头,看这长月当空,无星无尘。


季无念突然想起自己午间那些窘迫心思,她这副清冷模样就衬得自己好傻。于是本来就有一腔颠倒是非的怒火,此时更加上一股不服气,季无念伸手拉着月白腰带,硬是把她拉到了自己身边。


抱着,吻着。


头顶树冠挡去一片月光,靠在树干上的季无念几乎无法在分开时看清月白的脸。


估计还是那副清清冷冷的样子,说不定又会蹦出一句哪儿哪儿疼。


季无念突然就笑出了声,按着月白的背、将她抱在怀里。而怀里这个人似乎踌躇了一下,也回抱着她。


哪儿哪儿变了、又似乎没变。


“月白,”她将自己的脸埋在月白颈边,“你回去好不好?”


月白被她抱得紧,配合得环着她的脖子,倒是有些调笑,“要做坏事?”


“是啊。”季无念闭着眼睛点点头,“挺坏的。”


“今夜?”


季无念笑道,“嗯,今夜。”


“……”月白轻轻推开她,“你倒是挺忙碌。”早上才到、晚上便有事了。


“本来是没空去昆弥的,”季无念歪着头,“还得多亏你。”


因为伤被月白治好了,她才有多出这么几天、去一趟昆弥。


“既然就是今夜,”月白往后退了一步,向着月光铺洒的方向望去,“我就再陪你一会儿。”


“月……”


月白打断她,“来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