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越来越恶劣。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6-11 11:03
点击:1119
章节字数:351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月白的离开被九一称作是“落荒而逃”,完全是为了避开季无念过于坚硬的牙口。而一天一夜未归的叶二在在第三日清晨回到了六离的殿里。这回她没有那么好运气,六离已经在等她。


“六离仙长。”叶二向端坐高堂的人恭敬行礼。


“嗯,”六离看向她,“叶二,你有两晚未归了吧?去哪儿了?”


“……我在思过峰,”叶二眉眼低垂,谦和恭敬,“之前向文正长老请教了一些药理,这两日都在看医书。我知道仙长你诸事繁忙,便没有叨扰……”


“这段时日是有些忙乱,”六离笑道,“你都看了些什么?”


叶二报出几本医书名字,说了其中一些药理,主要集中在了抵御入体寒气的主题。


“嗯?”六离问道,“是你的寒气修习出了什么问题么?”他向叶二招手,“过来,我看看。”


叶二很乖,把手伸过去让六离查探,也好好回答,“并非如此。只是想多了解一下……”


这位小师侄的身体确实没有什么问题。六离倒是能理解她的未雨绸缪,笑道,“若是无念当年有你三分勤奋,师尊也不用这么头疼……”


“……”季无念的各种荒唐事在三清流传甚广,叶二也只能尴尬笑笑、不好对师尊顽皮做出什么评论。她想了一想,问道,“六离仙长,不知师尊要闭关到何时?”


最好早点回来,免得她又要来回奔波。


“这就不知道了,”六离松开她,让她站在自己面前,“‘清冷’可还用得顺手?”


知道他其实想问的是当日与八尺峰相交的事,叶二毕恭毕敬,“顺手的,要多谢齐悦长老……”


明明是主动得不计前嫌去与八尺峰示好,却在这里感谢对方。不骄不躁而踏实好学,玲珑剔透还谦虚可人。虽不是顶了天的根骨,但叶二凭借着她的品行、已经赢得了诸多长老的喜爱,就连六离都有些羡慕季无念的好运气。


“你若是有什么需要的,问我来要就是,”六离对叶二是真有好感,“若我不在,你就去问子鸣。”曾子鸣是五时峰的一掌事弟子,虽非六离亲传,但修为在同辈弟子里也算不错。


“知道了,多谢仙长。”


叶二与六离告别后又往百草峰去,一头扎进了药炉。


“你干嘛?”九一都有点不解,“要炼药啊?”


“嗯,”月白走在药房里,有不少弟子对她投来目光,她也没管。


“干嘛突然要炼药?”九一是看得到月白的神魂空间的,那满满的挂……就算有些拿不出来、也绝不至于让月白困窘到需要自己炼药的程度。


“修炼,顺便炼丹。”


“……你好像是个剑修来着?”九一干干得说,“要转丹修了?”


“修炼而已,何必拘于形式,”月白找到了自己想要的药草,麻烦药童去拿“而且最近吃药太频繁了,得先做准备。”若是能用此间药物,她便不想用自己随身带的那些灵丹妙药。


确实考虑到月白此时修为,往季无念跑一趟可能就得磕一颗药……可是……


你看看你的挂啊!那满满一柜子啊!


“……大佬你说什么都对,”九一觉得自己有点窒息,“但你现在这种修为,炼得出好药么?”

炼出平常吃的那种是不行的,光是材料就不够。“一步一步来吧……”


另一个药童将月白要的东西打了个纸包给她。在递给她的时候没好气得提了一句,“这里面少了那味‘羌火’,你师尊闭关前把百草峰有的都刮了个干净、等她出关的时候你去问她要吧……”


叶二有些尴尬,“多谢了。”


那味羌火是这副药贴中最重要的一味,为的就是祛除体内寒气。以季无念的修为来说,冷剑太过霸道。用它免不了寒气侵体的代价。季无念该是下山前就想好了要去偷冷剑,连自己要磕的药都备了。


“这下怎么办?”九一问她。


“换一味就是了。”这又怎么会难倒月白呢。


***


月白安安心心得练了一个月的丹。没有任务、没有奔波,甚至连季无念都乖乖得没有乱跑、呆在武阳也不知道在干什么。但月白不在意,她就这么清清闲闲得炼丹、修炼,将那份不为人知的修为再往上提了一个档次。


“……你这个修为……提得有点快哈……”九一又想起了当年“五年元婴”的说法。只能说大佬不愧是大佬。


月白收住体内灵气流转,慢慢睁开眼睛,“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嗯?”这倒是很新鲜,九一问,“啥意思?”


“季无念把那些种子种下去了。”


“嗯?”九一没懂,“这个有啥关系?”


知道这个所谓系统是个傻的,月白好心得将一身气息聚于识海,在一片海蓝之中催出金色的光。


“……这是个啥?”九一除了发问,啥都不会。


“气息。”月白将那烈日散去,识海中又是一片安宁无波。她目光平静,“季无念从各地收拢来的。”


九一察觉到了什么,“……你当时到底给了她啥?”


“我的血。”


哦,就那个可追踪、可爆发、可窥视、据说一滴也不能违抗她意愿的血嘛……九一对挂逼不知道该说啥,只能给她鼓鼓掌,“你真厉害。”但九一也是有困惑的,“这个气息究竟是啥……”


月白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清水,反问九一,“你不知道?”


“……我为什么会知道?”九一现在已经厚脸皮到自豪了,“我就是个只会发任务的系统,我啥都不知道。”


月白轻笑,“那我不告诉你。”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月白。”越来越恶劣。


这样的月白轻声笑,换了身衣服出门。


六离虽说对她有监管之责,但对她管得倒不是很严格。再说这位仙长虽然受伤,但也一直是掌门的左膀右臂,对门中之事多有管理。现在季无念不在,他又恢复得好了些,许多事情也落回他的头上、月白也就更放松了些。


季无念动作很快,那些种子散下去、月白也就借此收集那些气息、为自己所用。她现在自己修为又好了些,便打算出门看看。


“……你这算不算闲不住了?”九一戳穿她,“分明就是想出去玩儿……”


月白画个传送阵,“到处了解了解,没什么坏处。”


九一老“啧啧”她,但月白一般不理。


她是喜欢世间喧闹的。这一世万物各有行迹、各有风格,她也不过造物,对这百态世间、自是喜爱而崇敬。


九一以为她又会跑去武阳跟踪季无念,结果她到了缅南,要去找那可能“灭门”的明云阁。


按钟阁书籍说法,明云阁本身在一处结界之中、世间难寻踪迹。结界中孤山高耸、明月长圆,是处十分神奇的地方。月白读了之前来三清的明云弟子识海,大概也知道这明云难入,其结界入口日日不同、便是明云弟子也需要门内指引。


月白并不着急去探明云,她对季无念说的魔修聚集反而更有兴趣。


仙门子弟见得多,她还没怎么遇过这里的魔修呢。


“……你不才在月港杀了两个?”九一说她。


名字都还不知道、识海都还没读,月白甚至有些惋惜、当时手动得太快。


然说来都是季无念的错,要不是她暴露自身魔气、月白也用不着这么着急。


多说无益,月白还是在缅南转了几圈,可哪里有魔修踪迹……


九一也觉得奇怪,“她骗人的?”


月白看了看日头,又画了一个传送阵、去了上京、隐去身形进了皇宫。


皇帝的识海早在月港的时候就被月白打了印记,九一问她到底是来干嘛的。


“他们只是姑侄,算不得亲近,”月白旁若无人得进了书库,“但应该还有与她相熟之人、也应该有些她儿时的记录。”


哦、扒人家黑历史来了。


九一对月白的情报收集能力早就见怪不怪,她神识一扫、这书库中的内容也就都知道了。


“……怎么样?”


月白低声,“没什么特别的。”


天赋、调皮、璨若明阳,人间皇族季无念与仙门奇才季无念也没什么区别,都是众星捧月、位于众人焦点。


她与先皇一母同胞、年岁却相去不少。她母妃在先皇登基后不久便离世,那时皇帝也就更加宠爱这个小妹妹。季无念自小受尽恩宠,再加上天资聪颖又性格阳光,在这上京交往甚广、也多受瞩目。若不是她后来被三清掌门带走,这皇位轮不轮得到季展鸿、还真不好说。


“啧啧啧,”九一感叹,“什么叫做人生赢家。”


一出生便在顶点,天赋、谋略、资源,季无念看上去应有尽有,不管她所求为何、目前看来也都在稳步发展,而她更是早有规划……


可若是这么简单,月白又在此做什么?


“……唔……”这个九一答不上来,“额……”


季无念好像自己金手指就开得很足,绑一个月白来到底干嘛?


“……给她亲?”九一只能想到这个了。


月白是打不到九一,不然真可能砍了他那狗头,“不是说不用我卖身?”


“……那我也不知道啊……”九一讪讪,还有点嫌弃,“而且你不是被亲得挺开心的么……”


“说到底,”月白不接他的话了,“她是如何知道无极密道和不归所在的呢?”还有她自己身上那身魔气、那份气息……又是从何处来……


“额……暗卫?”九一自己也不信。


谁家的人间暗卫能摸进修仙门派、还能找到妖界丢失已久的龙骨哦……可真是不拿玄幻当回事。

季无念身上谜团众多,若真要月白找个头绪、算来算去还是回到了那份气息和魔气上。


魔气对月白来说是小事,可那份气息……


若那气息真是来自魔界,月白可得找个时间去好好探探。


“……现在?”九一问。


“现在不行。”月白叹气,“等身体再好一些吧。”


到底体弱,若贸然去了魔界被群起而攻之、月白怕不能全身而退。


稍微想了想月白之前吐血肾虚的模样,九一也觉得还是从长计议好,不能操之过急、结果把自家宿主赔在那儿。


反正月白大佬修为提得快,应该也要不了多久。


“那你现在要干嘛?”九一看月白出了宫,却没有想回三清的意思,虽然问出了口、但内心差不多也已经有答案了。


出了宫便往西市去的月白随意得答,“逛逛。”


过渡一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