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万物逆旅、百代过客。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6-12 23:02
点击:1124
章节字数:34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都说山中无日月,可住在城里、若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倒也真的不太能感受得到时间流逝。看那边日日出来卖饼的阿婶,又看另一边卖着小食的摊贩,谁又不是这么日复一日得过日子?


季无念趴在窗口,看外面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却少有人抬头看看这边的女子。


想来也是,万物逆旅、百代过客,她不过天地间堪堪一生灵,又凭什么让他人驻足。


“无念?”


“师兄啊……”季无念有些发呆,“你说小叶儿喜欢吃什么?我说不定可以给她带点儿回去。”她好像喜欢甜甜的味道,或许可以绕道雷州,去弄点桂花酿。不知道还有没有。


“叶二不像个挑食的孩子,”那边六离说,“且我看她修行刻苦,过段时日、该可以辟谷了。”


“……辟谷?”季无念想到月白当时嘴边油渍,“那可太委屈她了。”那人似乎对这世间吃食多有好奇,让她辟谷……“不过也难说。”毕竟叶二小徒弟是真的克己复礼,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生怕自己露出一点天资……


这么说着,季无念还真有些想她。


“师兄,她最近在做什么?”


“叶二最近常去百草峰,似乎在学炼丹。”六离对她说,“你是不是把‘羌火’都搜刮走了?之前听文正说、本来叶二想试着炼‘红心丹’的,缺了‘羌火’,还是用了‘旭草’替换。”


“‘红心丹’?”季无念站直了,“她寒气入体了?”


“没有。”六离听出她似乎有些紧张,笑道,“只是你家小徒弟想先学着、未雨绸缪。这可比你想得多多了。”


季无念笑开,得意洋洋,“羡慕么?”


“明明我俩一起打下来的小徒弟,怎么就被你抢了先?”六离陪着她胡闹,“那还是真的有点羡慕哟。”


“哈哈,你羡慕不来,晚了!”季无念笑着又问,“那最近有人针对她么?”


“叶二乖得很,都很少出殿,”六离说到这个还稍稍有点惋惜,“也就洛长河和赵棋时常来找她。”


那可真是把低调藏拙做到了极致……估计季无念不在、她一个人应该也挺开心自在的。


季无念几乎都可以想到对方那松一口气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还更想欺负她,“师兄,偶尔也让她出去走走,天天闷在殿里会傻掉的。”


“听师兄说,过些时日展封要带一些弟子去西侧找灵宠,我让他们把叶二带上。”


“……别又被虎子弄一爪子,”季无念不是真的担心,“他们什么时候去?”


“三日后吧?我去问问。”六离对这个知道的不算太清楚,但甚少看季无念如此在意一个人,“你对徒弟倒真是上心。”


“那可不……”一个她、解决了多少问题……


想到这个,季无念淡淡一笑。月白解决的问题太多了,让她甚至觉得对自身、有些嘲讽和鄙夷。但转念再想,她也不过芸芸一众生,只是以前、没有遇到过月白这般人物罢了。


“师兄啊,”季无念坐到椅子上,低头看着自己靴子前翘起的尖,“你最近又怎么样?伤还好么?”


“在慢慢恢复了,”六离倒是很轻松,“你别担心我。你自己身处乱地,才要多加小心。说来之前叶二还问了,你什么时候回来?昆弥现在情况如何?若是没有更多消息,你还是赶紧回来。”


聊了这么久才问到昆弥,六离师兄果然不如子琛师兄那般果决凌厉,婆婆妈妈、絮絮叨叨,烦得很。


季无念低下头微笑,两只脚尖互相点着,“我在查魔族聚集究竟在缅南何处,已经快了。”


“可知他们为何聚集?”六离问道,“会不会是关于那隐匿魔气?”


“极有可能,”季无念说,踌躇了一番,“也有可能是为了明云。”


“明云阁?”六离想了想,“明云阁高居九天、魔修只怕上也上不去。”


“缅南也算明云地盘,”季无念晃晃脚,“师兄你还是与明云知会一声,多加注意总没错。我若查出具体所在,便传与你。”她想了想,又说,“据说人间各处也有一些地方被魔气侵扰,只怕也会有魔修作乱。”


“无念。”六离想了想才说,“你若是知道哪里有异象,告知与我、我们也好有的放矢。”


季无念要如何知道各地异象?还不是靠着她与朝廷的联系?


赵子琛与六离对她这些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比她师尊要放任得多。


季无念言语轻轻,“我知道的,师兄。”


“辛苦你了,无念。”六离本是很不希望自家师妹去做这等危险事的,但确实季无念身份适合也比他们这些修仙的老古董、更懂人间。


“不辛苦,”季无念笑出声来,“能出来玩儿玩儿挺好的。”


“还是要万事小心。”


***


断了与六离的联系,季无念在椅子上低着头,手里晃着那张紫色的符咒、愣神。


“殿下?”


门外传来敲门声和人声,季无念没动,只说“进”。


一个气质沉稳的中年人走进来,一身深色长袍、刺锦精致,头戴玉冠、非富即贵。他走到季无念面前,躬身行礼,“殿下,您吩咐的作物、都种下去了。”


“之前预留的粮食还要发一段时日,”季无念看着他的侧脸、又注意到那些深深浅浅的皱纹,嘴上却是不停的,“都还够吧?”


“之前预留处理过的粮食大约还能再发两月,”中年人毕恭毕敬,“还需要再多准备么?”


“不必,应该够了。”季无念想了想,又说,“那些新种下去的,若是结了新种、收一部分回来给我。若我不在,就先交给展鸿。”


“是。”


“……阿远,”季无念往旁边一歪,撑着脑袋,笑眯眯的,“做的很好。”


“谢殿下夸奖。”中年人抱拳,弯腰时微微露出了鬓角白发。


年华易逝,昔日玩伴已入不惑,儿孙满堂、阖家欢悦。只不过此人醉心百姓,倒时常忽略家里人。


“过几日该是你孙女生辰了?”季无念递出一个老虎布偶,“替我转送吧。”


沈及远接过,对着这个过分圆润还有些粗糙的玩偶,心中有些好奇,“殿下是如何知道我孙女生辰?”似乎还知道她属虎?


“我神通广大呀,”季无念往后一靠,一如当年纵马京城的肆意少女,“你就告诉她,‘云水怒四海,风雷激五洲*,我等她虎吞万里’。”


“这……”沈及远瞪大了眼,“殿下?”


虎吞万里?这是要谋反么?


“哎呀,”季无念把东西推进他怀里,“你就这么告诉她就是了。沈若是个大才,你好好栽培。”


这副耍赖的模样倒是和年少时一般无二,沈及远苦笑着,“殿下,你可又动用了什么占星之力?”


“你管我用了什么力,”季无念没了刚刚的威严,扯他胡子、还是把他当做儿时玩伴,“总之你把沈若培养好了,她想学什么就让她学,总有她发挥的时候。”


“是,殿下……”沈及远总算拯救了自己这一小片山羊胡。在外的太守姿态对这位公主殿下是一点也不好用,“殿下,你可是要走了?”不然也不会让自己转送。


“是。”季无念点头,“再不走又得被人跟上。”


“谁这么不长眼?”沈及远一下警惕起来,官家气派不自觉得摆出来,“殿下可需要我们做些什么?”虽不一定帮得上那些仙魔之事,但这人间诸事、他愿意帮着管管。


“嗯?她眼睛长得挺好的,”季无念可没有他那么紧张,挥挥手,“不需要你们,我已经安排好了。”


那人总不能一边跟着展封找灵宠,一边跟她到千里之外吧?


……或许也能,但那就到时再说吧……


沈及远见季无念慢慢笑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眼里有点点波澜、泛出一片温柔来。如煦煦春风吹融冬雪、又似粼粼秋波荡开夏炎,就这么落在了一个舒服的温度。


“殿下?”沈及远唤她。


“嗯?”季无念回过神来,看着沈及远,“怎么了?”


“殿下……”这句话有些问不出口,可季无念一直在他们这些人的心上。便不再是可得之人、也满是牵挂。诸多情谊交杂,还是让沈及远八卦了一次,“可是有了心上人?”


心上人?


温度转冷,季无念的眼睛不知为何就这么凉了下来。不是冰,只是去了温度的水,由浅及深得这么散了温度。她还是笑着,“不算吧,但确实很在意。”


看着那嘴角泛出的淡淡苦味,沈及远突然后悔问了这句话,“是臣失言……”


“呵,”季无念一下将刚刚那层苦涩撕开,又如一只蝴蝶般绚烂开来,“没什么失言的,我知道你们关心我。”


似朋友、似女儿、似上君、又似神明,她的这些平凡友人对她的感情复杂,却都有一颗关爱之心。季无念知道,从不怀疑。


“只不过那人目的不明,要说是心上人、太不谨慎了。”季无念笑道,“再看看吧。”


“可需要去查查?”沈及远问道。若是那人有人间背景,他们或许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季无念摇了摇头,“不必,查不出来的。”她不想再谈这事儿,拍了拍沈及远的肩膀,“去把粮食的事儿做好,多和家人相处相处。”


沈及远面露窘色,“是,殿下。”


***


听着脑袋里连着几声“叮”,月白正舀着泡馍的勺子都被吵得停了下来。


“新任务触发。‘培养沈若’。”

“新任务触发。‘让阿远提沈若庆生’。”

“‘培养沈若’。任务完成。”

“‘让阿远替沈若庆生’。任务完成。”


一堆“叮”完之后,总任务进度完全没动。


“……这是啥?”九一也一脸懵,“她自己去刷了个副本么?”


沈若、阿远又是谁?跟季无念又什么关系?


月白想了一圈,猜阿远该是季无念儿时玩伴沈及远、而沈若该是他的亲族。至于季无念为什么会蹦出这些念头,月白便完全不知了。


但反正也不需要她做什么,月白吃一口馍饼,说九一,“你的任务机制真的有问题……”


九一尴尬得笑,“也不是我定的啊……”


这种不受控的感觉不好,但月白目前也没有去追根溯源的打算,向周边望了一圈、打算今日多逛会儿。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