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月啦A白。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6-10 22:57
点击:1137
章节字数:328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村子名为下陈,一村一姓,有近百户人家。地处武阳以北的山里,离大道倒也不远。村里人多耕种,也有不少会在农闲时进城打打短工。在武阳地界上,这村子算不上富庶,但也过得去。

月白落在村外一处树林,跟住人的地方之间还隔了几亩农田。不少农人在田中耕作,月白只远远看去,便感受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息和包裹其中的点点魔气。这回可不止是识海,而是整个地界都有。


……不知道气息主人若是知道自己的力量被这样使用,会是什么想法。


“怎么样?”九一是搞不懂的,他只是个没用的、依靠大佬的系统。


“……若是季无念无法察觉这份气息,”月白提出了另一个问题,“那些魔修、又是如何得知?”甚至能有所控制……


“啊?”九一明显是跟不上月白的思路的,“什么意思?”


月白此时倒是想起那个引齐丰入魔的魔修,以及将气息引上封雨的齐丰。那魔修是将自身魔气传给了齐丰,而齐丰又是将自身魔气染上封雨……


如此看来、到像是气息跟着魔气走……


……想想那气息本源,到是也说得通……


“月白?”九一看她都发呆了,叫道,“月白,你想什么呢?”


“我在想,怕是那些魔修只知道自己的魔气能够隐藏、却不知道该如何控制这份气息,”月白越想越觉得有理,“他们只是能控制自身魔气,能用出去、沾染他人。”


“……所以呢?”九一是没明白这之间的联系,“……能用不就行了么……”


“……”这个所以月白也答不上来,还是得看事情发展。


她看向不远处那个村子,各处虽气息浓郁,可是魔气并不活跃。就连午间遇到的那家人也是,魔气微不可查、几乎可以算作是日常浊气,并不会对神志造成什么影响。


脚尖轻点、月白落在村中台门,此处该是村民平日聚集议事之地。此时只有几人扛着农具走过、没人看得见这儿有个姑娘正看着他们的公告。


“诶、你说,”一个汉子扯了扯身上汗衫,跟旁边的人说话,“这前两年大旱……今年又会如何啊……”


“前日不是说那个什么监天的、说今年会是好收成么?”这也是一个黝黑的汉子,脚上没穿鞋子、还有田里带来的泥污,“再说朝廷救济粮发了这么多、就算今年收成不好,也还撑得过去。”


“这天天等着分粮也不是办法啊 ,”汉子愁眉,“家里婆娘都在骂……也不知道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知足吧你,”另一人锤他一下,“听说西北那边饿死了不少,我们如今还有口饭吃、还有地种,被婆娘骂骂怎么了?”说着又贼笑起来,往人家下身一探,“晚上哄哄……”


那汉子往旁边一闪,愁色倒是少了一些,“说啥呢你!”


月白眼见他们向着夕阳而去,又回过身来看这边贴的告示,大约说的就是官府发粮。看看时日、已经有几个月的布置,今日才刚来分过一次。


说来确实去岁大灾,但朝廷处置得当,各处都还安置得不错。且因为这大灾……季和光还专门上山找季无念致谢来着?


此时正是日暮时分,农家不少都会将饭桌抬到院子里。月白探进一户厨房,瞅了眼米缸、心中便有了计较。


这米该是处理过,虽吃不出什么差别、长期食用有清除魔气的作用。而能用赈灾的米给村民洗涤魔气,季无念还真不愧是一国皇族、好大手笔。就不知是全国如此,还是就那些被季无念画起了圈的地界。


“如果是这样……”九一觉得自己不存在的五官都要皱在一起,“那她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


“说不好,”月白看向天边残阳,一片红似血,“或许和她自己身上的魔气有关。”


若是以季无念在三清表现来说,她似乎一直为这份魔气所扰。可考虑到后来的凌洲身份,季无念这表现就显得有些扑朔迷离。而且到现在、她还不知道季无念是如何染上这份气息和魔气。


“真的……”九一说,“我觉得她肯定就是个魔族奸细……然后可能被什么感化……什么什么的……”


月白不做判断,只问,“她呢?”


“嗯?”九一反应了一下,才去看他应该看的红点,“好像出城了。”


“去看看。”


去偷窥。九一替她更正。


***


季无念落脚的地方离下陈不远,居高临下、将山里安宁和城市繁华收在眼中。


今日她没有喝酒,只静静得坐着。风吹不惊、云散不扰,与漫天星辰作伴。


月白凝在她身后,与她同看万家灯火,“这么好看?”


看她出现在这里、季无念是有些许惊讶的,却也只是回,“不好看么?”


琼林玉殿,朱户绿窗。歌酒长春不夜,人间繁华未眠。


月白坐到她身边,点点头,“是不错。”


面容精致的人从侧面看会显得有些锐利,尤其是那双眼睛、内里的无波无澜有时会让季无念觉得发冷。季无念笑问,“你怎么没回去?”


月白没看她,“去了一趟下陈村。”


季无念一怔,突然笑了出来,“有什么好玩的么?”


“你的暗卫,也包括朝廷的人?”月白不乐意跟她绕圈子,直接问道。


“……不包括,”季无念撑着下巴看她,淡淡笑着,“不过是有一些老臣,还愿意听我一言。”


“自古上者多疑,你这样行事,不怕皇帝猜忌?”


“……展鸿知道我志不在此,”季无念笑得更开,“再说此事与他通过气了。”


这可真是将“不落凡尘”踩在脚底,再多个几百年禁闭都不为过。


“月白你又是怎么知道下陈的?”季无念凑她近些,一双明眸直盯着她。


“今日马场那家农户,身上气息很重,”月白转过头与她对视,“你想算计我?”


引她前来、解决此间神秘魔气?


“呵,”季无念低眉一笑,倒是明白了之前月白说她“拐”她。她又直视月白,真诚得说道,“我是真的不知那家农户……我只给下陈分粮,可不认识他们村的每一户……”


也说得通,毕竟她画过圈的地方那么多、每家每户都认识确实不太现实。


月白可以信她的说法,又问,“你又如何知道下陈?”


“魔修想拿人间试验、下陈便是一处,”季无念笑道,“我的暗卫、魔界也有。”


九一:“这是什么都打算推给暗卫了……”


月白也懒得去称赞她家暗卫的神通广大、毕竟她不信。她只是低头看这武阳锦片繁华、处处火树银花,人声鼎沸、似是一片欢歌笑语。而远离那香车宝马聚集之处,也有点点星火布在山林,亦是一片安宁。


季无念所愿之一、怕不就是这烟火人间。


“秘而不宣,想孤身救世?”蒲时的评价倒是很切合,“修为不高、心气不小。”


季无念低声笑,“这好歹是我季家天下,总得帮着小辈守守家业,没什么……”


话被头顶轻柔触感打断,季无念微微抬头、看见月白淡淡的笑。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中月。


“我不讨厌努力的孩子。”


季无念一下红了脸,抓着她的手扯开,“我又不是个孩子……”话突然止住,季无念又眯起眼睛,“说来,月白你多大了?”


月白还真没算过自己的年龄,她对时间的观感也不太一样。想了一会儿,她还是不太确定,“六七千多岁了吧……也可能八千多了……”


“……”那季无念对她来说、还真的是个孩子。


孩子不服输,却又拿年纪没办法,便只能换个方式宣誓自己的成熟。


唇齿相依,季无念将自己的手垫在月白头下,免得她一会儿又说哪儿疼。


眼见某人从嘴唇啃到脖子,月白把她推开,“属狗的么?”


季无念居高临下,嚣张跋扈,“我属兔。”


到是一只秘密很多的兔子。


月白不理她,只是拍了拍身上这身被她蹂躏两晚的衣服,端端正正站起。


季无念站在她身边,替她拍去了背上的尘土,见她五指一张,笑,“你又要给我东西啊?”


“月啦A白。”九一吧唧了一下嘴。


这种调侃月白听不懂也不想理,只是将一个小瓷瓶给她,“放在水里,随便找些植物种子,浸泡七日后去种,便能把那气息收走。”


季无念睁大了眼睛,“那……”


“只对散落的气息有用,”月白见季无念似有不解,多解释一句,“那些封在识海中的、没那么简单。”


那些、便是连月白都只能一个个去搜。


“而且将那气息剥离,剩下的魔气、还是要想办法祛除。”月白看着季无念,“不过已经很淡了,对你应该不难。”


……收复魔气是不难,但止住震惊是很难。


月白在她面前晃晃手,“傻了?”


“你……”季无念抓住那只手,想说些什么、但都流于无奈笑容,“月白,你究竟……是什么人?”


“山灵。”月白维持了自己以前的说法,“对你所求有兴趣,有心情了、就帮一帮。”


“那我一定让你很感兴趣……”季无念看着手中瓷瓶,眼中苦涩,“你心情也一直不错……”


……这突如其来的情绪让月白很困惑。可还没等她作出反应、那边眼波流转间又生出光来。抓着月白的手将她拉向自己,季无念顺势搂住月白的腰,笑得像刚偷了只鸡的狐狸,“我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如何?”


眼波婉转,面如春风。


然而月白看见她笑时露出的犬牙,只想到了自己被咬得血淋淋的脖子。


怀中实感突然消失,季无念眼见此人化作点点晶芒,随清风消散。


“不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jaidjwksk
jaidjwksk 在 2020/07/11 21:30 发表

一个穿越一个重生?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