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腰疼。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6-09 23:15
点击:1305
章节字数:23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为了吃豆皮,月白得摘掉脸上面巾。而为了不让此番赛马失了该有的乐趣,月白舍弃人群、还是上了包间。


季无念慢她一步,进门时月白已经扯开一半纸包,正端详着眼前金黄小块。表皮金脆,肉粒香嫩,虽因冷却少了几丝香味,但入口先酥后糯,笋丁香菇一脆一软、相得益彰。


递去一碗蛋酒,季无念笑她,“不是说我拐你么?还叫我付钱?”


“你拐我,自然是你付钱。”月白接过蛋酒喝了一口,甜嫩香滑,还不错。


“哐!”


一声锣响,鼎沸人声间马蹄飞踏,几道身影飞速向前。


“可别冤枉我……”季无念走到月白身边,歪着身子看她,眼睛忍不住滑向她唇边点点油光,笑说,“这么好吃么?”


“还不错,稍稍有点油,”月白自己的口味比较淡,比起豆皮、她还是更喜欢蛋酒,“这个甜甜的比较好喝。”


“这些本是武阳人‘过早’的吃食,”季无念笑着,月白好奇稚气的样子让她觉得很可爱,“若是你再呆一晚、明早还能带你去吃热干面。”


月白看她,“你一个修仙人,对这些倒挺了解。”


“我好歹是皇族出身,”季无念一笑,“这些风土人情不过是常识。”


“我记得本朝是出过女皇的,”月白对此到真的知道不多,只是依靠着一些读过的记忆,“你没想过去做皇么?”以季无念之前对季展鸿的教导,她该是配得上女皇之名。为什么要修仙?


季无念轻轻一怔,倒是笑了开来。只是她眉眼低垂,便是眼中笑意也抵不住那份惋惜,似是嘲弄,“人皇所及,不过如此了。”


“嗯?”九一都觉得不对了,“之前不是还和皇帝说过人间生生不息、还要与诸界大君共商大事么?怎么这就这么悲观了?”


月白没有回话。


季无念向前一步,眼见一匹银鬃踏风追赶而上、冲过终线。她只是浅浅笑,“便是我能让这天下海晏河清、一片清明,也抵不过这诸天神魔翻云覆雨、戏弄苍生。”她看向月白,笑开了颜,“人间便是如此脆弱,单单为皇、是保不住的。”


单单为皇保不住,所以她造了个皇、自己去往更高处。


“……那还真是心气不小,”月白随意回了一句,心中可惜。


那匹乌云踏雪直接落在了最后、与玉花骢一起垫底。


“……你是不是赌运很差?”九一都看不下去了。


“……”月白喝口蛋酒,“也没那么差……”很偶尔得会赢一赢。


见身旁人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自己身上,季无念便干脆撑着下巴看她,只觉得月白眼里的惋惜颇为有趣。


明明也是时常在试探她,在她说起真心话的时候、却又走神赌马去了。


这时有人敲门,季无念说了声“进”。小厮捧着托盘进门,说是季无念赢来的银票,小小一沓、大概是之前递出去的三四倍。


“今次几匹都在伯仲之间,赔率不算高。”小厮弯着腰,眼神在两位女子之间飘来飘去,不知道到底该对着哪位发呆,脸都有些红,“还是恭喜小姐。”


季无念给他留了一张,笑道,“多谢。”


银票面额不小,小厮深弯一次、连忙退下了。


“……怎么刚刚给碎银、现在就给银票……”九一对这种“嫌贫爱富”有点嫌弃。


月白对此到没什么评价。马也赌了、小食也吃了,她的好奇用光了。


这种兴趣的涨落太过明显,季无念将手中银票递给她,笑着问,“要走了?”


月白没接银票,只是一口喝尽碗中蛋酒,将碗放在一边。口中甜嫩是她喜欢的味道,咽下后几乎是不自觉得舔了舔嘴唇。


九一看着季无念走近,没好气得跟月白说,“你注意点、又要被吻了。”


“嗯?”


被吻这件事月白不在意。毕竟季无念双唇柔软、便是适时的轻咬都只让这份旖旎更为舒适。可总是被抵着腰这件事让她有些不满,桌子、窗台、台阶,季无念总能找到什么东西、硬卡着她的腰背。等季无念退开,她也懒得理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微微蹙眉,“腰疼。”


“这是重点么????”九一咆哮。


季无念也是好笑,“我会注意的……”


两分无奈、三分得意、五分餍足,眼前这张脸让月白觉得有些欠扁,手一伸便推开了。


又是什么东西贴在了脸上。这回没有疼痛,季无念去摸也是一种皮肉感觉,但异样感确实是有。她早从善如流得搂住了月白的腰,此时也贴得近,“你又给了我什么?”


“一张脸,”月白把她推得更远了些,一直到她把钳制自己的手松开、月白才开始整理衣襟,“方便些。”


季无念摸出一面镜子、果然是一张不同的脸。与她本来面貌诸多不同,却气质相仿,也不知道月白哪里找出来的。


“你是不是……”


话没问完,人先走了。


窗外还有一片熙攘,屋内却只剩了季无念一人叹息。


“一张方便的脸……”季无念的五指划过自己面颊,镜中又露出了那颗属于她自己的泪痣。


也不知道究竟叶二、月白,哪张是她方便的脸。


***




“我还以为你是要赶回去……”九一干干得开口,“没想到又是要偷窥。”


是的,月白不仅没有回三清,还在开了个房间后神魂离体、又来跟踪季无念。


“你就不能正大光明跟着她么?”九一难以理解大佬的心思,“这样真的特别像个变.态。”跟踪狂那种。


“我不信她说的话,”月白坐在屋顶,脚下赛马还在进行,“我觉得她算计我。”


九一搞不懂,“她哪里算计你了?”


“刚刚那家农户,身上气息很重。”月白跟九一说了话、也在人群中找到了刚刚那一家人。


“啊?”九一惊了,“她不是不能探知到那个气息么?她知道?”


“可能知道。”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她知道……”


“她在地图上画过。”当初季无念在海边寄出的地图上,有一个圈就画在了武阳附近。


九一已经被这两个人的搞晕了。大佬也就算了,怎么大气运之人也这么多秘密……


“那你现在要做什么?”九一提醒她,“你别忘了三清那边还有六离……而且现在也没有什么任务……”平日里没有任务根本叫不动的月白现在这么积极,九一开始有一点点担心,“你不会真的对季无念上心了吧……”


“不是你要我上心的么?”月白说,“我得让她‘得偿所愿’才能回家。”


“……”


“嗯?”


“没……”九一不知道该不该喜欢自家白菜这一心向任务的心。不过亲亲吻吻都不算什么,月白不陷进去就好,“那现在要怎么办?你要在这儿等着么?”


季无念一直在这儿呆着,却不知道要坐多久。月白也不想虚度这光阴,思考一番,她还是飞出城外、去找那个被季无念画了圈的小村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