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去约会么?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6-08 22:18
点击:1117
章节字数:35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季无念梦到了一些事,不太愉快。再加上酒气未醒的头疼和不明原因的全身酸痛,让她在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也皱起了眉头。


“醒了?”


“嗯?”阳光刺进眼睛里,季无念一瞬间脑子有点糊涂。这个声音倒是很熟悉,“月白?”


“醒了就放手。”


季无念这才感觉到双手中还紧攥着什么,连忙放开、显得迷迷糊糊的,“哦……”


九一很嫌弃,“……醉得没救了”


月白翻了颗药丸出来,抵着她的嘴唇塞进去。


“唔!”季无念忙往后退,却被月白拉住了背,一抬下巴让她硬咽了下去。那药丸划过喉舌的感觉太强烈,让她忍不住伸出舌头、似乎这样就能把那些味道散去一些,“好苦啊……”比上次那颗还苦。


“清醒一些没有?”


脑袋确实是清醒了,可舌头收不回去,季无念缓了缓才苦笑道,“月白,你怎么在这儿……”


懒得理她,月白拍了拍胸前的衣服,但那褶皱还在那里。


季无念有些尴尬,又不好伸手以术法祛除,只能说道,“昨夜我醉狠了……”


月白看她一眼,站起身来,看看日头、都已经快中午。她慢慢地说,“蒲时找到不归了。”


清晨时此处的气息也起了变化,九一更是宣告了任务成功、总进度涨到了百分之三十。一个不归总算让这许久未动的进度往前涨了涨,抵得上五个小徒弟。


月白凝出神魂去了看了看,与蒲时他们道了喜,也顺便问了些事情。


季无念点点头,几天是该找到了。


“看她样子好傻,”九一都忍不住了,“你要不赶紧套一套话?”


月白也觉得这个样子有点傻,她摸摸那颗还在发晕的脑袋,问,“想去妖界?”


“啊?”季无念眨眨眼,“你要去妖界干嘛?”


“是你说想去妖界,”月白看她,似乎想要从她的眼睛里看到心里,“说了很久。”


嗯?她有说过么?


季无念揉着脑袋,苦笑,“应该是昨天兔小缠了我太久,结果就记着了。”


“蒲时欠你一个承诺,”月白提醒她,“你可以去住一段。”


“妖皇一诺就换去妖界住一段?”季无念总算清明起来,伸了个懒腰,“那可太浪费了……”

所以,还有比这个“所愿”更重要的事。


月白不再多问,“那随你吧。”


“嗯?”九一一愣,“就这么放弃啦?这个任务怎么办?”


“现在去了也是打白工。”月白回他,“先放着吧。”


“哦。好。”


甩了甩脑袋,季无念站起时觉得浑身不舒爽,更不要说自己现在这身衣服也是邋邋遢遢。随手施了一个净身咒,一身红衣又整整齐齐得帖在身上。金冠红袍、她便又是那个心比日月的猖狂魔修。


季无念确实适合这么个张扬的扮相,昨天那副雨打风吹落的样子简直像是另一个人。


“嗯?”注意到某束目光,季无念眼睛一亮,双手叉腰、孔雀似的朝月白一摆,“怎么?是觉得我这身衣服好看么?”又换了个姿势,季无念笑问,“白衣红衣,你更喜欢哪样?”


月白勾勾手指,季无念兴然向前。


“啪。”


一张面具扣在季无念脸上,还稍稍有点疼。


……今天这姑娘是真的脾气不小。


季无念想摸摸自己无辜受难的脸,可面具挡住了。她也只能快步跟上已经走远的月白,可怜兮兮的,“月白,我昨晚上得罪你了?”


“没有。”月白慢悠悠得走着。反正已经过了夜,她也不介意再悠闲一些。


见她不像有气,季无念便还是厚脸皮得看她,看她嘴角浅浅笑意、又看她眼中淡淡温柔。哪怕月白注意到了、冷冷瞥过一眼来,季无念也觉得那是热的、暖的。


“怎么?”


“……也没什么事,”季无念贴到月白身旁,扬起大大的笑,“月白你还没陪我过过夜,这是第一次。”


是这样么?


九一替月白回忆了一番,好像还真是这样。


月白不动声色,“所以呢?”


“所以我今日高兴,想带你去吃吃逛逛,报答你昨日照顾我醉酒的情谊。”


平日里该报答的事情这么多,季无念偏偏挑了最无关紧要的一件。


可又偏偏月白对此间风土人情很有兴趣,便问,“去哪儿?”


“向西出了这片山林,就是武阳,”季无念笑说,“所谓‘九省通衢汇,中南繁华京’,武阳热闹不输江南和京城。且武阳背靠川渝、北临三秦,虽在中原、但别有一番风味。几十年前还开了一条马道,不少草原商人也在武阳周转,甚至开起了马市。他们每年这个时节还会赛马赌马,很是热闹,想去看么?”


……好像挺有意思。


九一:“……你不要忘了还有个六离在‘等’你……”


看看日头……月白并不想再多呆一个晚上,“今日就有?”


“最近该是每日都有,”季无念祭出习风,向月白伸手,浅笑勾人,“现在去、正好来得及。”


月白伸出手去,被她牵引拉起、共御一剑。


***


所谓“荆塞三湘接,荆门九派通”,汉水繁荣、一片苍莽。


季无念带着月白落在城中一处暗巷,摘了自己的面具,又拿出两块丝巾要遮掩两人面容。


“……这不是更引人注目?”九一吐槽,“你们直接换张脸不就好了……”


月白本就是用了化身咒的,换一下倒也可以。


季无念像是看出了她在想什么,伸手绕过她的脖子、替她将丝巾系上,“既是在人间、便按人间的规矩走,不用灵力、不使幻术。”


“这样也很引人注目。”月白知道她习惯了,可是月白不喜欢。


“这是武阳,达官显贵不少。一些小姐想出门时也会如此,武阳人早习惯了,”季无念给她理好,又看那双清冷眸子,笑道,“只是你吧……怕是藏不起来……”


九一是同意季无念的话的。


浅匀眉,横波目,乌云叠鬓。说甚么嫦娥离阙,西子娇容,抵不过此人一双敛笑清目、秋水凉凉。


但季无念也没好到哪儿去。暂不说月白浅衣清雅、月射寒江,一旁的季无念亦是仙袂飘飘、若飞若扬。更别提她一寸剪目怯骄阳、惹人断肠。


“……这种只遮下半脸的伪装到底有什么鬼用……”


九一看看周遭那些注意着这俩的人,觉得不如不戴。


“嗯?”


九一:“没啥……”


月白不再管他,拿起手中纸片勾了一匹乌云盖雪、一匹玉花骢,递给了季无念。而红衣人自己手中也是一张勾好了的纸片。两张纸片连着银票被季无念递给人群中穿梭的小厮。那小厮腿脚伶俐,游走于于人群之中,回应着诸人叫喊,不一会儿便收了一沓消失在了看台下处。


“……你不嫌吵么?”九一忍不住问月白。好好的一个高冷大佬,怎么被季无念拐到这种地方……而且这两人不去楼上包间,偏要挤在人群、更加叫人注目……


“不嫌,”月白回道,“人间喧闹,不是应该的么?”


……这是个喜欢探索人间的大佬。九一没话说,毕竟月白一开始就表示对世间很多好奇……他现在甚至觉得,如果没有任务、月白大概会开开心心得探索这个世间……


“你不是想要低调么……”九一想抚一抚自己并不存在的额头。


“……她带我来,难道我要跑么?”


“口胡!”九一戳穿她,“你根本就是自己好奇!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月白……”


月白无力反驳。


“你以前就没赌过马么?”


“赌过,”月白回他,眼睛已经跟去了场下已经出现的八匹骏马,“很少赢。”


“那你还玩儿??”


“输的又不是我的钱。”


“……”嗯,对。输的都是季无念的钱,而且目前看来、这个季仙长很有钱,刚刚递出去的银票都特别大额。


如此出手,也不怪有人上前搭讪。那人衣着鲜丽,看起来也是个富家公子哥儿。他一路走来、人群给他让路,似是怕脏了他的衣服。他上来便问,“不知两位是哪家的小姐?在下……”


“别在下了,”季无念搭住下巴,一双眉眼笑弯,“我俩只想自己玩儿,对他人没有兴趣。”


那人还不放弃。可话还没说,那位白衣姑娘便从他眼前走开、往一旁去。众人目光追随。只见她径直走向栏杆旁靠着的一家子,指着那孩子手里小食,眉目温和,“请问、这个哪儿买的?”


这家人不过是武阳城外一家普通农户,难得进城、想带孩子来见见世面,却不想会被这么个仙女似的人物搭话。那汉子赶紧拉了拉衣襟,生怕自己露出什么不雅。身旁妇人一身粗布,手里拉着自家孩童,也有些紧张,“这是街角老三家的豆皮……”


“豆皮?”月白没听过,有些好奇。可再往台下一看,那边几匹骏马都已列好,快开始了。


“……姑娘不是武阳人吧?”


“不是,”月白摇头,“我被人拐来的。”


……拐你个鬼。九一翻了个白眼。


……这从容的模样实在不像被拐骗了。妇人本觉得不应该管,可看眼前姑娘一双美目盯着自家孩子手中豆皮满是遗憾,终究敌不过自己的热心,将自己手中的小纸包递了出去,“姑娘要是不嫌弃,我这份还没动过……就是凉了些……”


“可以么?”一目星光。


饶是妇人都有些看呆,还是身旁孩子直白,“姐姐你真好看……”妇人赶紧拉他,还拍打了一下,自己闹了个大红脸,“姑娘见谅……”


“这是实话,”季无念从旁走上,看着月白笑,“她是好看。”


月白不理她,只对那妇人笑道,“白拿你的不好……”


“没事没事,”一旁那汉子此刻也有些热,拿了自己老婆手中的纸包赶紧就给月白抵了过去,“都是些街口小食,姑娘不嫌弃就好。我们都是武阳本地人,日常吃的……”


“对、对、对,”那妇人脸也红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玩意儿,就当给姑娘尝尝鲜……”

月白接过纸包道谢,只轻轻瞥了季无念一眼。


季无念的眼睛弯弯的,比月白的多了许多调笑,手上倒是很心领神会得递出一粒碎银。知道那妇人想要推拒,季无念拉过她的手给她塞进手里,“您要是不收,她更要怨我。大姐,你就当帮我个忙……”


妇人左右为难,可那姑娘塞了银子就跑。他们这红了脸的农家人,可不敢再去面对那两双好看过头的眼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