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骗人烂嘴。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6-08 14:17
点击:1107
章节字数:308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月白回到六离那儿时,六离还在栾清峰没回来,倒也省了她的解释。之后几天季无念还算安生。之后听说有一位散游乐修要在净语峰讲道,洛长河便约了月白和同去。


那乐修颇得名声,人还未到便吸引了诸多弟子到来。


月白三人到时,吸引了不少目光。净语峰诸人自然是对洛长河熟悉,连带着对叶二态度也不差,是以他们虽引人注目、却少带敌意。


可当八尺峰弟子到时,场上诸人却让了开去、要和他们保持距离。


“听说昨日魔修又去无极宫惹事了……”


“现在他们都这么猖狂了么?”


“估计是又有奸细……”


“……跟八尺峰那个齐丰似的……?”


“……嗯,听说无极宫已经在查了……”


“会不会又是被染了魔气?我听外门说,已经有常人发疯了……”


“不知道呀……”


人群中碎语细细,却将八尺峰诸人隔绝在外。


洛长河追随叶二目光,知道是怎么回事,却也毫无办法,只能说,“最近魔修太过猖獗,那神秘魔气又没有个说法,弟子中有些人心惶惶。”本来还是消停了一些,但无极一事、还是挑动了不少神经。


叶二指指自己,“那我……?”


“……你又不是自己想这样,都是无妄之灾,”赵棋拉住她,“再说文正长老不是已经替你查了么……”


叶二点点头。


“这就是受害者和加害者的区别呀,”九一老神在在,还有些好奇,“月白你是想管闲事了?”


“嗯?”月白收回目光,“有什么需要我管的?”


“诶?你之前不是想去找齐悦的么??”九一坚信自己没记错,月白是说过这话。


“八尺峰对我友善,”月白说,“可以去拜访一下。”


“……你这个时候去,”九一提醒她,“不是很惹人注意么?”明明之前都特别注意隐藏自己的。


“……嗯,所以呢?”


“嗯?”九一问她,“你不是不想出风头么……”居然现在还主动去……


“我只是不喜欢麻烦,”月白回他。


九一想了想还是觉得大佬说什么都对,反正月白想什么他也搞不懂。


于是待那乐修讲完、众人即将散场之际,一个小小身影穿过人群、越过一段空白,恭恭敬敬得站在八尺峰诸人面前行礼,“诸位师兄好。”


这些弟子都是认识叶二的,有不少还与她说过几句话,于是便也与她行礼、大多面露疑惑。


“叶师妹,有什么事么?”有一个弟子问她,眼角已经看到不少窃窃私语的人。


“是这样的,”叶二好似不察,只是递出腰间佩剑。这是六离给她暂用的下品仙剑,乏陈无味。她面露为难,“师尊给我的封雨被收走了,六离仙长给我的剑……不太适合我修炼寒气……不知八尺峰有没有可以借我修习一段时间的仙剑?”


谁都知道叶二的封雨被收走是因为被八尺峰弟子染了魔气,她居然还要问他们要剑?


刚刚说话的那位弟子名叫陈烽火,大概晚了莫深几年入门,也算个说的上话的。他踌躇一番,顶着众人目光,说道,“……季仙长当时寻得了一块玄冰寒铁,且她煅法独特……八尺峰怕是拿不出跟封雨同样的寒剑……”


小姑娘只是摇摇头,笑道,“师兄误会了。我只是想随意借一柄下品寒剑继续修行,待师尊将封雨还我、就原剑奉还。”


“师兄也知道我师尊的性子……”叶二面露为难,“不好好修行……还不知道被她怎么折腾……”


九一拍拍手,“这锅甩得好。”


“……嗯,”季仙长的跳脱闻名三清,陈烽火也没少和同门们一起同情这位小师妹,“若只是要普通寒剑,倒是有几品……你午后来八尺峰拿就好。”


“那就麻烦师兄了。”


弯腰的人毕恭毕敬,可洛长河却觉得她比任何时候都能挺直腰杆。他不管周边诸人细语,走到叶二身边,也向陈烽火行礼,“不知师兄们可否也借我一把?”


“你不是吹.箫的么……?”


洛长河扬起笑容,“最近想习剑。”


“倒是也可以……”


“师兄,”赵棋也凑过来,“我的鼎炉可能要修修……”


陈烽火大他们不少,无奈笑着,“如此,午后便都来八尺峰吧。我找莫师兄一起给你们解决了。”


***


“……你家徒弟好气量。”六离笑着与季无念说着当时的事,“齐悦亲自给她去挑了一把‘清泠’,你的封雨可能不用还了。”


清泠品级不高,但比封雨要柔和不少,适合叶二此时修为。


“呵,师兄你太小看我徒弟,”季无念笑道,“清泠太普通了,没有封雨独一无二,她才看不上。”


叶二出了名的谦逊有礼。六离只当她在胡说,“我看是你看不上。”


“那是,”季无念随着他说,“我的徒弟当然得用最特别的东西。”


“是是是,你徒弟可宝贝,”六离不和她争,他确实对叶二多有好感,“是个好孩子。”


是个好孩子……就是特别喜欢偷窥和尾随。


季无念摸摸自己手腕,对着符文说话,“无极宫那边、怎么样了?”


“前几日凌洲又出现了,但一会儿又消失,元酒宫主追踪无门,大发雷霆。这些魔修可真是越来越猖狂了……”六离可以想象当时“盛状”,“你那儿呢?什么时候回来?”


“再过一段时日吧,”季无念说,“我看这里魔修聚集,总觉得除了缅南、还有哪里要出事……我再看看。”


“……你万事小心。”


季无念收了符咒,深深吸了一口气。


“凌洲?”一只小兔子凑到她的脚边,一双眼睛红得像血,“你还好么?”


将兔子抱起,季无念揉了揉他的耳朵,“我没事啊。”


“你是不是又要走了?”兔子很乖,动也不动,“你越呆越短了……”倒是离开的时间越来越长……


“……说不定以后可以去妖界看你们,”季无念捧住它,用额头蹭,“那时就能住得久一些……”


兔子让她再三保证,季无念都一一应了。兔子才放心跑走,留季无念一个人在树下喝酒。


“骗人的话少说,当心烂嘴。”阿山从树丛中窜出,端坐到她面前,“以后不回来了?”


“蒲时现在神志清醒,不归还回去,他的妖皇之位就稳了。你们回妖界,日子可比人界安生,”季无念轻笑,“以后管好族中的小崽子,要再落进我手里……让你们当牛做马!”


“其实有些小妖并不想回妖界,”阿山舔舔爪子,上面有一道疤痕、是他踩中人类陷阱留下的。


“也随他们吧,”季无念靠在树上,手里晃着酒杯,“但要知道,现在护着你们的是不归。没有不归,你们就得靠自己……还是回妖界吧,安全一些。”


阿山点点头,蹭了蹭季无念的腿,“你要多保重。”


***


季无念盘腿而坐,在树影斑驳中几乎要消失在黑暗里。


可月白还是找到了她,抢了她的酒杯。


“……老这么跑来跑去累不累?”季无念有一点点醉意,眼神有一点点迷离,散去灵气魔气之后、整个人显得有点……傻?


月白喝了酒,也想问她,每天一个想法、累不累?


刚刚九一给了她一个“去妖界久住”的任务,差点让她以为季无念是要被蒲时掳走了。


怕季无念死在半路的月白只能又跑过来找她,她自己也觉得很烦。


结果这人只是躲在阴影中喝酒,然后就想出了要去妖界久住?


“你的任务机制很有问题……”月白跟九一说。


九一才不理她,都说了这个任务没有时限,以后再做也可以。分明是感知到季无念散了灵气魔气,自己担心、还怪他……


杯底朝天,月白把酒杯一扔,打算走了。


“月白……”季无念委委屈屈,“月白……”


叫魂么?


月白蹲在她身前,冷淡,“什么事?”


带着酒气的人往前一扑,手臂环在月白脖子上、脸埋进了月白颈边。月白想好了,她敢咬就真的揍她。


可当湿润的感觉传来,月白又不能真的揍她,只能拍拍她的背、任她哭。


“……怎么了?”


怀里的人言语唔哝,月白听不清楚,只隐隐分辨出了“蒲时”二字。


“蒲时?”那只丹鸟?“他怎么了?”不是该在林子里找不归么?


兮兮索索,季无念的话又轻又模糊,月白这次是一个字也没听清楚。又不能读识海,月白对待这种没什么耐心,还隐隐有点烦。她换了个位置,让自己靠在树下,扯过季无念的时候动作稍大了一些,怀里的人突然猛得颤了颤。


环着她的手缩到了胸前,季无念的身子弯得像只虾米,抖得像只小兽。


月白紧紧抱住她,感觉贴在自己身上的人一阵一阵得发着冷汗,可还就这么陷在了噩梦里,醒不过来。


那双颤抖的嘴唇里组不出完整的句子,月白只能从那堆哼哼里面抠出几个有用的字,“怕”,“死”,“疼”之类的。


……怕蒲时还想去妖界?还去找人打架?


月白叹了口气,认命得陪着她度过这个漫长的夜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