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凝风冻雨。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5-28 19:01
点击:1162
章节字数:354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升武会两天前,其他诸派的人都到得差不多,三清门难得得热闹起来。月白此时修为太低,季无念去接待时并不会带上她,她也就又有时间到处乱转,寻找那魔修奸细。


只是她几个峰又走了一圈,也没感觉到什么魔气。看来那所谓奸细,该是有着和六离、季无念身上类似的气息,将魔气隐藏了起来。月白有时也会读一些人识海,可也都没有发觉那抹气息。


一个一个去读无异于大海捞针,月白却想不出有什么好办法。


这日月白待在五时峰广场上,托着腮看广场中人来人往,识海中正跟九一对话。


“要不找个时间,我们去探探魔界。”


九一一愣,“你行么?”


挂逼虽然是挂逼,但这两次受伤、还都是被自己的挂逼伤,还是好好让九一担心了一把。


“现在不行,”月白自己也知道,“但这里所得的信息太少了,只怕以后会有变。蒲时说人间将乱,该不是危言耸听。”月白将事情连起来,“我觉得这之中都互有联系,而且……”


“而且什么?”


“季无念知道。”


“啊?”九一一愣,“什么意思。”


“保六离的任务,她一旦知道六离被蛟龙袭击未死,便会涨进度,得偿所愿。换句话说,她之前就知道六离可能会在那日遇袭身亡,而过了那日、她便放心了,”月白说,“月港那时,她虽是急急赶到,但对那两人的招数十分熟悉,且连引水珠之事都立刻有所察觉……”


“诶?”九一也想起什么,“那个引水珠她不是说是在钟阁看到的么?你之前搜了一圈、不知道?”


“引水之物要多不少,”月白回答,“我当时也并不知道究竟是何物。”


出于对月白挂逼的自信,九一也觉得事有蹊跷。


“难不成……她是另一个挂逼?”九一一愣,“不会那个‘魔修奸细’就是她吧???”


月白觉得不像,却说不出什么道道来。


她将对六离的感应又放在了识海,对九一说,“你再替我盯着六离,他现在身体脆弱,说不定那什么奸细、反而会对他动手。”


九一回答,“你放心,我一定尽心尽责做一个盯梢的小标兵!”


“叶二!”


月白朝着声音看去,是之前在八尺峰认识的一位师姐,她身边跟了几位穿着不同的人,看来是别派弟子。


月白向他们行礼问好。那师姐向她说明来意,原来这几位都是各派之中对炼器有兴趣的弟子,平日几人都还会有书信交流。这回聚到一起,更是聊了不少。正好看到叶二在此,几人便想起她手里有季无念亲手打造的封雨剑,这才过来想借剑一看。


月白应允,这就把剑递了出去。


封雨剑鞘漆黑,寒气逼人,凝风冻雨、不在话下。


“当初季仙长可是在剑炉整整呆了一月,”那师姐与他们说道,又看着叶二笑,“比起你那时做带钩,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带钩是个黑历史,月白只是笑笑、不作多言。


“我倒是听说季仙长一直自己想要一把冰雪之剑,”一位玄色衣服的弟子说,“是不是季仙长给自己打的,只不过收了徒又送了?”


这话说得有点酸,那师姐听了也有些不高兴,“你说什么呢。我们季仙长从叶二入门前就一直宠爱她,这三清门大家都知道,送把剑怎么了?”


“哎呀,他只是说说,”那玄色衣服的弟子旁边还有个比较识趣的同门,赶忙把话头接过了,“小叶姑娘也请不要在意。季仙长天资甚好,可以说精通仙门各种,所以名声远扬,我等也十分倾慕。听说她收了徒还甚为宠爱,都是好奇……”


月白只摆摆手,却把封雨收了回来,“叶二也是运气好,才得了师尊青眼。”


刚刚说酸话的弟子,此时冷不丁冒出一句,“也不知季仙长看上你什么。”


这话就把气氛弄得尴尬,那弟子被同门推了一把。


“你什么意思?”师姐面色一青,“我们叶二虽说刚入门,但在炼器、音律、药理方面都十分有天赋,被诸峰长老多有赞扬,是个天赋异禀的全才。假以时日,必然又是仙门一翘楚。”


那同门也觉得尴尬,推着不识相的人走了。那师姐也面带歉意,“叶二,师姐也不知他是那样,你别在意。”


月白提着封雨,微微一笑,“师姐安心,叶二不在意。”


只是此间事似乎被周边弟子听到,月白一瞬间又看见不少凑到一起私语的脑袋。


九一又开始幸灾乐祸,“哎,都是季无念给你拉的仇恨啊。”


月白轻叹,“他说的可能没错。”


“恩?什么?”


封雨在手,丝丝泛凉。


“这可能,真的是季无念给自己的剑。”


月白想到那夜封住大海的寒气,与封雨的冰寒如出一辙。


比起在自己手里,只怕季无念更适合用这把寒霜之剑。


那为什么、要将这把剑给她?


月白心中存疑,御着封雨剑回了青临殿。


***


被人小瞧这种事月白不会在意,自然也不会和季无念说。


过了两日,比试开始,各派来的小弟子也被混入分组。主要看着的是百草峰的文正长老,其余多位长老、包括季无念,都被叫去主峰与其他门派来的长老商讨事情。


季无念本来要月白跟着她,可是这回赵子琛叫季无念不要那么黏糊,该让徒弟去看看世面,这才放了月白自由。月白趁着前几日寻了个修为尚可的别派弟子打了印记,在被赵棋拉去看比试的时候,还分神听着那边主殿谈话。


那边诸位长老都对蛟龙出世一事表示了担忧。六离毕竟也已成名许久,如今被打成重伤、自然让人忧虑。而且六离此时也说出自己当时似乎莫名亢奋、记忆隐隐有些模糊,也让人觉得奇怪。


更不要说魔修淹城,元婴陨落,以及那修为高深的神秘女子。


“我们之前从未听闻有两位元婴魔修出现在涧州境内,”凌云殿一直在查此事,高云也来了,现在出来说话,“他们如同凭空出现一般,连魔气都感觉不到。”


“还有那个神秘女子,”无极宫一位长老说,“既能威慑蛟龙,又能一人斩两位元婴魔修,只怕也是此间大能,若是能求得她相助,该是如虎添翼。六离仙长,你确定不认识她?”


六离也有些无奈,“六离确实不知有这么一位人物。”


赵子琛问季无念,“无念,你当时与那女子有些接触,你觉得如何?”


“那女子所使皆为神兵,且都运用娴熟,”季无念坐在六离下首,此时倒是颇为恭敬,“剑法超群,鞭法飒爽,两箭皆无须发、一击毙命,是个高人。”


“说到弓箭,我听说当时季仙长与那女子同使一弓,身姿亲密。季仙长,你又是否知道、那女子是谁?”凌云殿葛长老一双鹰眸勾住季无念,“还有她当日所用结界,据说是运用一玉符,不知那玉符又在何处?或许可以从玉符知晓她来历?”


“玉符在我这里,”六离将玄武符拿出,“既然那女子可能因我而来,那便先由我保管。若她来寻,便可物归原主。至于弓箭……”六离看看季无念,对方耸了耸肩,“无念已跟我说过,她当时本只是上前想与那女子交谈,却并未得到回复,也没有什么共执一弓,该是弟子们角度不好,看差了。”


季无念点点头,脑海中回顾了一下当日捏着的手。


纤细而有力,嫩滑而紧致。


“先不论那女子如何,”赵子琛打断,“便是她不出现,我等也有斩妖除魔之责。现在蛟龙虽退走,那魔修之事却没个头绪。引水一事,只怕是为了调虎离山,可是他们又为何要掳走六离?”


“此事不如问问六离仙长?”明云的无星长老浮尘一摆,“这诸多事情似乎都与六离相关,您就真的没有头绪?”


六离摇头。


“无论如何,魔族动态都值得多方注意。”再多说就会让六离成为众矢之的,赵子琛及时打断,“六离此时伤重,会留在三清修养。而人间诸事,还望各位道友多加留意,若有什么消息,仙门中可互通有无,切忌互相隐瞒猜忌。”


这便是此次目的:借着这次事件,该让仙门有所联合。


“我觉得你出名了,”九一幽幽对月白说,“还记得当年那个要低调的目标么?”


月白此次确实太过耀眼,而季无念躲在那些讨论后面,深藏功与名。


倒也新鲜,月白竟然成了季无念的挡箭牌。


“她想藏,那就随她。”月白回答九一,“既然是要她‘顺心如意’,那就看看她到底所求为何。”


“我看她对你也挺有兴趣的,”九一就觉得那个任务对象对月白态度特别,“你要不去勾引一番,交交心,然后直接问她要什么,不是更简单?”


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提议,但月白不喜欢。


“这样就好。”


不仅仅是因为她不想与季无念有太多牵扯,也因为她觉得季无念不会想说。


九一还问为什么,月白却不再回他,开始专心看着场中比赛诸人。


当日赵棋说要带月白看洛长河比赛,可季无念又说要带着月白,月白就没将赵棋的话放在心上。只是如今季无念被叫走议事,她也打算在场中观察,便还是站在了洛长河的赛场旁。


洛长河一支玉箫在手,白衣君子,风度翩翩。他对面是一明云弟子,剑眉星目,手中一柄长剑直指对手。


音波剑气针锋相对,荡起片片尘埃。


“这弟子叫谢楷,也是明云翘楚,”赵棋拉着叶二,“他是明云派大师兄的徒弟,也是不到十年就已筑基,和洛师兄一样都是少年有成。”她叹一口气,“只是他筑基已久,只怕洛师兄此战艰难。”


长风灌袖,场中两名少年赛得认真,也引来周边更多看众。


月白看他们招式,本想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新意,最后还是百无聊赖得分了神,转而去看周边聚集的人群。


因为今年临时加了别派弟子前来比试,许多本来不会来看门内比试的年长弟子此次也会来广场凑个热闹。广场中灵气翻飞,各台之外熙熙攘攘。


月白观察众人,有时会闭上眼细细感受或是读几人识海看会不会有什么运气。


可这毫无头绪的,月白就有些消极怠工。


“那怎么办……”九一也愁。


月白咬咬牙,“等。”


是奸细总要有动作,她就看、之后会不会有什么发展。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