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八尺齐丰。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5-29 21:23
点击:1096
章节字数:21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分神不久,场上剑气凝聚,如千百尖刃,终是突破层层音波、划破对方脸颊。


剑停音止,洛长河已耗尽气力。


血珠滑下,被洛长河接住。他持箫抱拳,“我输了。”


场下有三清弟子大呼可惜,也有明云弟子欢呼胜利,可少年身躯挺直,不卑不亢。


他的对手长剑在手,依旧风采明媚,“承让。”


胜而不娇,负而不怯。


月白多看了几眼,对这两位少年倒是不讨厌。


两位少年转身下场,都有多人相迎。那握箫少年却一转身,直直得往月白方向过来。


“叶师妹。”洛长河说话间已调整了刚刚的呼吸,“你也来了。”


九一早给了月白一句“自求多福”。周边已有人凑近了头颅在说些什么,月白只当不察。


“洛师兄,”月白说话轻轻,笑得温柔,“比得很精彩。”


少年一笑,倒也洒脱,“可惜啊,还是输了。”


“洛师兄别那么说,”赵棋也凑在身旁,“你已经很厉害了。”


洛长河对手修为本就高于他,输了也不觉得遗憾。也不用赵棋和月白过多安慰,反而是说既然小比的压力没了,要不要晚间去山下吃一顿。


三人说话间离赛台远了些,待走到广场周边,突然有人叫住了洛长河。


三人回身,来人白袍黑纹,衣冠楚楚。


“齐师兄。”洛长河迎上去,“你回来了?”


“是啊,”来人笑说,“想着也差不多是小比的时候,又听说之前出了事,就回来了。”


赵棋也走了上去,“齐师兄,好久不见。”


见叶二有些茫然,洛长河给她介绍,“叶师妹,这位是八尺峰齐丰师兄,几年前结丹后下山游历,你该是没见过。”


“这位是?”齐丰也问道。


“齐师兄,”赵棋把叶二拉过来,“这位是季仙长新收的徒弟,叶二。”


月白茫茫然行礼,“齐师兄。”


“季仙长收徒了?”齐丰一脸惊讶,“那个季仙长?”


“是啊,”赵棋对这份惊讶反倒是不表示惊讶,“季仙长现在收心养徒弟,都不闯祸了。已经很久没去思过峰抄书了。”


齐丰睁大了眼睛。


月白抿嘴笑笑,感觉不应该接这个吐槽自己师尊的话题。


“这倒是令人没想到……”齐丰打量的目光过来,没一会儿又集中到月白手中的封雨剑上,“这把……难道是季仙长打的?”


月白这边还没说话,赵棋双手往月白身上一搭,“是啊,季仙长可喜欢叶二,还没拜师就开始准备拜师礼,打了一个月呢。”


“这可真是没想到……”齐丰不可置信,问月白,“可否一观?”


“怎么感觉你的剑这几天特别受欢迎……”九一干干得说。


月白还是将封雨递出,“请。”


封雨出鞘,寒气凝雾。


“还真是……”齐丰单手舞了几下,划出一片寒芒,“早就知道她天赋异禀,没想到连炼器造诣都进步得如此之快……”


封雨是把好剑,这个月白知道。她又想起前几日有别派弟子说过季无念想给自己一把冰雪之剑,问道,“齐师兄,我师尊以前也炼过剑?”


“是啊……”齐丰平举封雨,身前剑锋闪光、寒芒泛雾,他似乎有些失神,“她在诸多事上都天赋非凡,就连锻剑、也比一般人厉害……”


“她当年刚学没多久,就敢以半身精血入剑,锻一把‘习风’。”齐丰淡淡一笑,思维似乎飘远,“要不是当年掌门不知为何压下此事,她只怕、名声会更大吧……”


话说得轻,却被三人听到。


“哇哦……半身精血……”九一鼓鼓掌,“原来是个比你还严重的自残狂。”


月白沉默,已经接收到赵棋和洛长河的目光,写着“有其师必有其徒”。


还剑入鞘,齐丰将封雨剑递回来,目有深意。


月白接过,上面隐隐有些气息。


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功夫。


不动声色得神魂一扫,月白在识海中对九一说,“是他,奸细。”


洛长河又与齐丰交谈几句,还想问他要不要晚间一起下山。齐丰说他刚从山下回来不久,谢绝了这份邀请。而在他离开之后,月白也以突然想起季无念晚间要找她为由,不打算一同下山。


“没想到季仙长管你管得这么紧……”赵棋忍不住说。


“师尊也是担心我的身体,”叶二身体不好真的算是个百试不爽的借口,“之前虎爪逃生,师尊也是太担心了。”月白想了想,“虽然晚间不能同去,但你们什么时候到青临殿来,我给你们单独做一桌。”


这个承诺可比什么下馆子来得好。洛长河也接受,没一会儿也与赵棋离去。


月白回青临殿的路上,九一跟她说任务更新,下一步是要当众揭发他。这任务还给了时限,正好是在这小比结束前。


“就是要让这诸多门派发现魔气可以隐蔽,”月白思索这任务的意义,却有些头疼,“若是所有人都知道了,季无念那魔气、可就得花更多心思藏好了……季无念想要这样?”


九一也不太懂,按理说这诸多任务都该是要符合季无念心愿,只是这确实有矛盾之处。


“你……”九一犹犹豫豫,“要不直接去问问季无念?”


直接问季无念这件事似乎就从来没有在月白脑子里出现过,她觉得这样不行。而且从齐丰的识海中,月白知道他的目标是六离。


当日六离似有入魔迹象,此事该是被魔族知晓。而齐丰不过是个小人物,因对派中的天才嫉妒而在游历途中被魔修收拢,还被派回来探查六离体内魔气一事。为了笼络他,魔修还给了他一些带有隐蔽气息的魔气。


“这魔气难有所察,”招揽他的魔修说,“便是化神之境也看不出来。你可以将你所憎恶之人,以此引入魔道、为那些正道所不齿,岂不快哉?”


这附在封雨上的魔气,也不知是为了引她叶二,还是引与她亲近的季无念。


“你看,树大招风,”月白对九一说,“容易引人妒忌。”


“……”九一才不跟她辩,“你还是想想该怎么弄吧,实在不行就不管季无念想不想,大不了打个白工……”


“若是因此而使季无念身上的魔气被察觉,”月白思考着,“那不还得倒贴?”


小范围暴露还好,若是当众被揭穿,她难道还得把所有知道的人全杀了?


九一也为了个难。


“罢了,”月白心生一计,“让她自己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