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借花献佛。

作者:马甲可以随便穿
更新时间:2020-05-27 19:47
点击:216
章节字数:336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晚上季无念去找酒友,月白凝出实体站她面前,接了她递过来的酒。


来人一副冷淡面容,指尖转动酒杯,似乎是对杯中月颇有兴趣。


“是你么?”


月白侧目看她,并不承认,“你说什么?”


季无念只是一笑,并不继续问下去,“今夜可以教我修炼魔气么?我之前受人牵引,魔气差点失控……”


还是眼前这人把她及时拉了回来。


刚刚还被她坑了一块结界玉符、让她“代为保管”。


季无念笑意盈盈,如月下白狐、狡黠得盯着自己的猎物。


月白对她那目光不置可否。当日若不是季无念魔气暴露,她也不必强用琼影鞭、止戈弓射杀魔修。


如今看来,那任务该是指季无念的魔气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如此,便只能从源头抓起最好。


把酒杯还给她,月白伸手停在她丹田之前,放出一丝魂力,就见季无念体内金丹和围绕在旁的灵气纯正而丰盈。月白叫她将魔气放出来些,季无念说了照做,那金丹看上去却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月白看她,季无念只是笑笑。


“自己控制住些。”


也不与她多言,月白感觉到了已经有丝丝熟悉的气息围绕在她金丹旁,魂力一收,那气息被引动、金丹旁也就露出了那狰狞的黑云。


季无念周身一怔,眼睛开始有些泛红,指甲插进了肉里,正尽力克制自己突然狂涌而上的暴虐。


月白撕扯更多,季无念都有些抖了起来。


“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九一“啧啧”两声,“月白你这就是妥妥的报复。”


月白眼睛注意着季无念的反应,心中回他的语气颇为愉悦,“对她好的。”


季无念已经闭起了眼睛,睫毛颤动、两颊紧绷,似是在咬牙坚持。在她体内露出狰狞面貌的魔气正不断冲击着她的识海,似是想要夺取她身体的控制。她死死得压住自己的手,怕一个忍不住、又向面前人用剑。


月白见引出的魔气差不多了,用魂力探入季无念丹田、轻轻拨弄,魂丝牵引,竟将那魔气引到一旁、与灵气分了开,最后魂力包裹魔气,带进了季无念身体,消失无踪。


季无念放松下来,看着月白、有些复杂。


月白盘腿坐下,也让季无念坐到她身边,引导着她,“用灵气运转全身,入骨入血肉,感受看看。”


这手法与季无念给月白淬炼身体时做的类似,月白知道她能做到。


季无念顺着月白灵气,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这……”


月白说,“魔气喜欢聚集识海,所以吞人意志,你用此法将魔气定于血肉之中、便易于修炼控制,而且也可以避开结婴、只修本体。”


此间人炼体不多,所以气都在丹田,什么都在金丹、元婴里。月白本身强悍,修炼之途又以练体为主,她自己身体的每一分、每一寸,都是金丹补药。


季无念修行的基础毕竟不同,月白没打算教她太多,只告诉她如何贮存魔气而不被魔气侵蚀识海。此法也适用于灵气,若是有人探她丹田便也看不出来。月白还教了她一道隐藏本体灵气的方法,就算有人探她身体、也可遮蔽灵气痕迹。


不过月白留了个心眼,教她的方法与自己修炼的有所不同,确保就算季无念来探自己也探不出什么东西来。


九一惊讶于月白这么多修炼法门,忍不住问,“你家开功法商店的么?怎么这么多种?”


“我没事喜欢研究研究,”月白回他,“天下功法甚多,但其实本质都差不多,无非是看个人能参悟到哪个程度。”


也不和九一多说,月白将该教的东西教给季无念之后便让她自己修习。


正打算走,季无念叫住她,“月白你知道我现在这魔气、是怎么隐藏的么?”


月白回头看她。季无念眼神灼灼,似乎这对她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


“你这魔气中伴有一种气息,互相交缠,”月白还是回答了她,“能隐藏的是那种气息,魔气不过躲在它之中,相伴而藏却也有压制。”


“你刚刚把那气息扯开了,”季无念说得确定,“你能控制。”


月白想了想,点点头,“确有控制之法。”


那气息属于月白原生的世界,月白对它十分熟悉。


“教我。”


语气难得沉了下来,季无念盯着月白的眸子火热而坚定。


月白冷冷,看似随意得扔了个东西给她。


一朵蓝色晶莲绽于手中,水晶色凉,其中流光辗转、映出一片月光。


“戴着,把自己藏好。”


月白不再看她,散了神魂。


***


季无念总算开始好好修炼。不仅晚上会去月白那里讨教,白日里不忙时也会在青临殿打坐修习。

看着那个助她长修为的任务进度不断升高,月白颇为欣慰。用九一的话说,就是有一种躺着数钱的满足感。


只是季无念乖乖修炼的同时又开始对着月白胡搅蛮缠起来,硬是要缠着她学那气息的控制之法。月白不厌其烦,有时候只是去看她一两眼,并不现身。


“月白你干嘛不教她啊?”九一也想不通,感觉月白并不是会对此吝啬的人。


月白说,“那气息与我本源有些类似之处,但我还有些摸不准。而且季无念现在修为不够,接触太多反而怕她被控制不住,还是一步一步来。”


九一觉得也在理,又问她,“那那个什么魔修奸细,你有头绪了么?”


他可能是传说中最没有用的系统了,别人都是宿主问系统、他这儿正好反一下。


“目前没有。”


这三清门弟子三千,分散于七峰之上,还有一些在外游历。如今什么线索都没有,就这么要她找一个人……要是有此人有魔气外溢倒是好说。若跟六离、季无念情况一样,她也只能去搜人识海,不知道要花上多久。


“不是说有比试么?”月白说,“到时候弟子聚集,说不定会有什么。”


也不知道这个所谓魔修奸细有什么目的。


月白去问了后山那些飞禽走兽,魔界那边也没什么消息,便也只能先顺其自然。


***


季无念这日抽空,带月白去五时峰看了六离。六离伤重,还在修养,看见她们来倒是颇为温和,请二人坐下,让童子倒茶。


“无念安心,我这不好好的么,”六离看上去其实并无异常,只是此时身体应该还虚、难以顺畅运转灵力,“还亏你替我整理经脉,不然这一身伤,有我好受的。”


“师兄是该好好休养,早些好起来,”季无念随意坐着,撇了撇嘴,“你这一伤,诸多杂事掌门师兄就扔给了我。”


六离一笑,“怎么?是升武会之事?”


升武会五年一次,几大仙门轮流主持。今年正好轮到三清。六离本是五时峰的主事长老,升武会一般也都放在五时峰,往年都是他来弄、今年他身体多有不便,赵子琛就把此时交给了季无念。

其实本来一个升武会,参加的也都只是些筑基弟子,实际不是什么特别麻烦的事。只是今年六离出了事,又有蛟龙现世、魔修要淹月港,赵子琛就想借着这个机会召拢多个仙家门派商议商议,比试之余还有多轮议事。事发突然,要做的准备却不少,这才麻烦了起来。


“凌云殿、无极宫的人都快到了,”季无念喝口茶,“我安排他们住在主峰落影殿。到时明云阁的人到了,再让他们去沉日殿,和藏雪峰的人做个邻居吧。”


“恩,”六离点点头,“听说明云的无星长老与无极的李仙长不太对付,你到时候注意着点。”


“知道,”季无念又说,“那此次门内弟子也得多多准备,希望别丢了三清的脸。”


六离点头,“此时门中倒有不少翘楚,我记得欧阳长老门下的洛长河就颇为优秀,还与叶二相识,对吧?”


做了很久透明人的月白闻言抬头,却见两人都看着她。六离笑意盈盈,季无念却是眼有深意。她连忙摆摆手,“我只是与洛师兄有几面之缘……”


“琴箫和鸣,”六离能和季无念玩儿得好,也总有这么几分调皮,“三清门可都传遍了……我也还是回来了才知道……”


……怕是养伤太闲了,就知道八卦。


“他要是知道自己的绯闻对象也是你……”九一忍不住想象。


月白还没答,季无念那边就开始揶揄,“师兄你别说叶二,你那个神秘的红颜知己可也还没影儿呢。”


“哎,哪儿来什么红颜知己,”六离摇摇头,“我是真的不知那人是谁。若是知晓,定然要好好登门拜谢。”


不要、别来、离我远点。


月白轻轻喝了口茶,只当自己不存在。


“说来,那个女子当日所用玉符还在我这儿,”季无念右手一翻,那玄武符躺在她手中被递给六离,“想那女子对师兄你颇为上心,此符留在师兄身边保你平安,可能更符合她心意吧?”


好一招借花献佛。


六离没接,“终究是她人物件,还是无念你先保管。”


“都说那女子为师兄而来,”季无念笑着,眼角余光碰到了某个喝茶的小徒弟,“说不定以后她还会找你。玉符在你这里,更有可能物归原主。”季无念往前一塞,“师兄你就收下。”


“……前几天可不是这样说的。”九一讪讪,“月白,她不仅坑你法宝,还乱送人。”一点也不珍惜。


月白看六离为难间还是接下,静静得听着季无念与六离调笑,心中似有所感。


“她知道我不会问她要了,给六离护身也算合理。”


“啊?”九一愣愣。


不知道九一听没听清,但月白知道、那日季无念搭上自己双手时,轻轻得唤了自己的名。


这些日子晚间见面时,月白没提、季无念也不问。


这枚玄武符,自然就当作是两人默契的证明,随季无念处置。


月白静静看着,季无念突然回头、给了她一个春光烂漫的笑。


眼眸灵动,唇角飞扬。


月白眨眨眼,继续喝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